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八章 三千弱水问黄泉(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若泰城附近的一处山谷中,大雨也瓢泼,敲打在洞外的肥厚芭蕉上。

    声声如泣。

    纪无双一日前便已经来到鸠城往东九千里的荀姻国,此时望了一眼外面纷扰的落雨,尽管并没有多愁善感的功夫,但他仍然禁不住想起那个与他有一夜鱼水之欢的奇女子。

    从那一天起,她对于他整个世界的意义,都彻底不同起来。

    无论是他此刻心中的愧对之情,还是这个女子对他三观的颠覆。

    所有的一切,都将这个女子抬到他心中难以忽视的一个极为重要位置上。

    他想要补偿她,想要报答她。

    “两年时间,等我。”纪无双喃喃自语,旋即手上结起一个古怪的手印,顿时仙气缭绕起来,引动面前万魂妖鼎之中的妖气与元气,宝相庄严。

    ……

    三千弱水畔,大雨依旧滂沱。

    噼里啪啦的落在不远处的镜海之上,只是却颠簸不起丝毫涟漪,只是落下,然后消失。

    清澈的镜面上,始终倒映着漫天阴翳的天空。

    看着这片海,凌雪不由得想起了那一片沧海,还有她心头上的那个伊人。

    伊人曾经伏在她的耳畔,低声恳求说道:“你可一定要回来。”

    她答应了。

    然而她现在食言了,第一次食言。

    她明白,应是等不到了司北星了。

    不过,或许不见也更好。

    只要她活着便好。

    这一次她前来这里,何尝又没有赴死的想法。

    她忽然大笑了起来,自从有了剑胆琴心之后,她已经很少没有这么肆无忌惮的大笑过了。

    笑得众人莫名其妙,没有会知道她此刻想到了什么,不少修士此刻感到惊慌不已,纷纷施展道法要将凌雪手刃在此。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刹那间各种绚烂的颜色犹如黑夜的焰火一般绽放。

    然而,下一刻,随着少女妖瞳猛然一缩。

    世界仿佛停住了一般,漫天的火树银花止在了半空中,来自渺远地方的钟声在她的心中响起。

    一声。

    还不够。

    她燃烧精血,将血龙破碎,一声龙啸声响彻天地,震惊世人。

    两声。

    碎开阴阳大道,崩塌了数十丈大地。

    三声。

    风声,雨声,钟鸣声,声声入耳。

    震裂了无数道法,崩碎无尽虚空,山河震颤,天崩地裂,这是真正的大帝威严!

    不少人喷出血来,更多的是瞪大眼睛,露出骇然的神色,千军万马纷纷后退开来。

    没有人胆敢逼近这个看似纤弱的末路帝女,甚至有人已经在这份惊人的帝威下跪伏下来。

    镜庭站在人海之中,一身红衣在这惊世的威压之中猎猎飞舞,目光深深的望着凌雪。

    凌雪目光平静的拂过千军万马,将妖化的状态收了起来。

    随着两道龙翼逐渐消失,她的双瞳也变成了明澈的墨色,似乎有些明白过来少女的想法,镜庭心中的敬佩更甚了几分。

    问世间炼神修士,又有能做到如此?

    如此绝世天赋,这般风华绝代,更有此等帝王气魄。

    怕是再也没有了。

    少女轻轻落在了地上,感受着瓢泼落下的雨水,不自觉的将幽弥伞展了开来。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若是暴雨,撑着伞顶着便是。

    这是她在红袖中对兮璃儿说的话,只是眼下这场暴雨太大了,一把幽弥已经撑不住了。

    她忽然想到了剑帝独孤夜当初的一剑。

    那一剑,斩开浩浩天威,血雨绵绵无绝期。

    当时孤独夜问她,想学我这一剑么。

    她说想。

    尽管辜负了剑帝对她的殷殷期盼,不过她不能辜负这一身亘古造化。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敢为万剑师。

    她还需要一把剑。

    识海中的一龙一剑仍然还在沉睡之中,不过没有关系。

    她承受剧痛,将体内的妖瞳彻底燃烧开来,血海蓦然掀起滔天巨浪,与此同时,她的临摹天赋也开始无限制的攀升起来,令她的眸子愈发明亮起来,紧紧盯着那一把龙剑。

    还不够。

    她将她的最后一个造化也崩碎了,剑胆碎,琴心裂。

    识海世界随着剑胆琴心的崩碎,开始彻底崩裂开来,血海失却了平衡,颠倒了乾坤,蔓延了天地。

    深深沉睡之中的神睚似乎也感觉到了外界的变化,紧闭的龙眼微微一动,不过却仍然没有醒转过来。

    这一刻的少女白衣如血,指尖缓缓的流淌下一滴滴嫣红的鲜血。

    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到了极致之时,她的手中真的就出现了一把漆黑龙剑。

    她也有些惊讶,龙剑竟然真的临摹出来了,尽管只有一剑之威,然而也已经足够了。

    龙剑出来的时候,整个天地都黯淡了下来,只剩下这个风华绝代的半妖帝女。

    只剩下她手中的这一把神剑。

    三位真王目光一缩,心惊胆战,终于一齐悍然出手。

    凌雪轻声说道:“剑去。”

    她的脑海中,只剩下剑帝斩断苍穹的绝世一剑。

    日暮天寒,一剑飘然。

    山河破碎,血雨飘摇。

    这一剑,便是这一剑。

    她学到了。

    ……

    四百人,此刻仅仅剩下了数十人还站着,血流成河。

    关红蝶被废了一臂,鲜血狂涌而出,世人这才明白,原来人偶也会流血,天莲魔门的真王寇宗也满身鲜血。

    即使是镜庭的嘴角溢出了鲜血,手中的竖掌上,虎口已经被震裂。

    号称能够问鼎神州第一真王的他,出关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受伤,被一个女子所伤。

    这个女子此刻正一步一步的走着,白衣凌波。

    仅剩下来的王侯,此刻看到她都如同见了猫的老鼠一般,目露敬畏,连连退缩。

    步履空虚,却无人敢阻。

    她来到了镜海畔边。

    千里弱水海如镜,倒影着风风雨雨,还倒映着一位浑身鲜血的绝代女子。

    凌雪就这样平静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一身白衣染血,面色苍白,目光暗淡,气息将灭,真当是山穷水尽,英雄末路。

    她忽然想起了死在江边的西楚霸王项羽。

    蓦然转身。

    周围便是尸山血海,她举着剑,冷冷望着所有人。

    只是这一下,便惊得众人忍不住又退后几步,心惊肉跳,仿若惊弓之鸟。

    就在众人想要将毕生修为道法全然释放而出时,一个娇媚的声音提前响起,止住了众人。

    “她不过虚张声势罢了。”

    忽然噗的几声响起。

    只见凌雪纤细娇柔的四肢被天际垂下的四根丝线穿过,随着鲜血的溅出,龙剑也骤然消失,剩余的人这才知道凌雪果然已经是油尽灯枯。

    关红蝶她一步一步走上前去,作为凶名在外的剑痴,无人胆敢阻拦分毫,伸出仅剩的那只手,将凌雪的面纱揭开随后抛到镜海之中。

    就在面纱被镜海无声无息吞噬的时候,关红蝶的面前也展露出一张苍白虚弱也掩盖不住其倾城绝色的容颜。

    这张令人看了就不禁心生怜惜的脸蛋此刻正怒目望着她,方才一剑下来的帝威犹存,她愈看愈是欢喜,一双淡黄色幽冥瞳子愈加妖冶起来。

    “刚才你是想主动取死么?”

    她似乎想起了自己曾经的黑暗经历,一种病态的复仇感涌上心头,嘴角浮出残忍的笑意,用纤长的玉指轻轻托起少女的下巴,勾唇一笑说道:“你现在的这个表情与曾经的我真是像呢……只不过不同的是,你比当初的我还要优秀无数倍,所以我好喜欢你啊,你能明白这种感觉么。”

    她微微俯身,人偶冰冷娇艳的脸颊贴在少女的耳畔,吐气如兰,柔声细语说道:“能把我们伤成这样,说明赤灵上皇果然没有看错,若是把你的尸体做成了人偶……嘻嘻,虽说你自毁道基有些可惜了,不过依旧是半妖之体啊,制作成我的贴身妖偶应该会很好玩吧。”

    凌雪不断想要挣扎,只是她现在已经一无所有,怎么可能逃脱的去,只能被空中的几道丝线钉的死死的,无法动弹分毫。

    唯一能做的,便是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红衣如血的曼妙人儿。

    “红蝶仙子真当是妙人,说的极为不错,如此一朵娇艳的帝花,就这么直接扔在地上一脚踩碎委实是可惜了。”

    天莲魔宗的真王寇宗想起方才凌雪犹如剑帝一剑的无上威严,心痒难耐,垂涎欲滴,接着阴恻恻笑着说道:“不过仅仅只是这样仍然还是太过浪费,不如在此之前,借我把玩一番如何?”

    关红蝶闻言瞥了他一眼,讥讽道:“你不怕她么,我刚才可见你连尿都快吓出来了。”

    寇宗笑意微敛,淡淡说道:“她已经自毁大帝道基,气海崩溃,我又怎可能会怕。”

    “倒也不是不可以交给你……”关红蝶咯咯一笑,旋即声音微微变得愈加病态起来,“不过我要亲眼看着你将她玩的如仙如死,主动要求让你将她彻底吸干。”

    寇宗深深看了她一眼,心中对于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多了几分忌惮,不过嘴上却是大笑道:“这个自然没有问题,看不出仙子也是个会玩的人啊。”

    凌雪对两人的污言秽语置若罔闻,此刻虚弱无比,已经临死不远的她,前世今生的一幕幕画面走马灯一般的浮现出来。

    她想到了很多人很多事。

    她与柯亦梦坐在龙首之上,一览苍茫大地,看那星火通明,云海如蓬,无妄城项飞英为她舍生取义,赵无极看似放荡不羁实则心意颇深的付出,她还想到了篝火之旁,薛磊那个实在小子一面盾牌挡在自己面前的场面。

    不过绕到头来,她还是忍不住又想起那个叫做陈一凡也叫做纪无双的男人。

    一幕幕画面抑制不住的出现在眼前,从王城到春阳到天云,再到沧海、鸠城,最后到了眼前的镜海……

    寇宗在少女神游天外之时已经走到她的身边,陶醉的吸了一口她身上混杂着鲜血的幽香,这个女人是他这一辈子见过的女人中最特别的一个,这一阵特殊的香味,也是平生仅见,他顿时感到如痴如醉,恨不得这份香味盈满他的五脏六腑。

    “我的帝女大人,不要着急,一会儿便让你快活的忘了现在的所有痛楚。”寇宗一边怪笑的说道,一边伸出手去,准备开始抚摸面前玉人的一对怒挺双峰,看的凌雪目疵欲裂,却是没有想到她死之前竟然还要受此玷污。

    这一刻,她恨意滔天,无边怨气不知不觉的在体内酝酿。

    只不过她明白一切抵抗都没有任何作用,只是缓缓的闭上眼睛,嘴角露出几抹悲戚自嘲。

    就在寇宗的手指即将要摸上美人的****时,骤然心中一惊,微微侧开身去。

    正在这时,一道飞箭贯穿而过。

    在倾泻而下的大雨中,形成一道空洞。

    噗的一声,白衣少女的心口上绽出一朵艳丽的血花,她的心脏已经被这一箭彻底扯碎,她痛的蓦然睁开眼,喷出一口鲜血。

    她最后望了镜庭一眼,在巨大的冲击力下娇躯从半空中往后飘飞了数丈,随后终于跌落镜海

    旌旗十万,终于击毙了半妖帝女。

    只是此等死去,却再也没有溅起一点浪花,只是如同被无尽深渊静静吞噬。

    镜庭目光复杂,拉动那看不见弓弦的两指逐渐松开,宣了一声阿弥陀佛之后,说道:“这样就够了。”

    寇宗眉头轻挑,悻悻然的望着底下不知几多深的镜海,冷哼一声道:“真是无趣的紧。”

    一个王境修士瞪大眼睛,余惊未消的问道:“死了么?”

    镜庭抿了抿嘴,半晌才说道:“她已经散尽大帝气数,崩碎了气海,如今又被我贯穿心脉,跌落千里弱水之中,确实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关红蝶有点遗憾的皱起眉头,随后望了眼犹如深渊一般的海洋,问道:“镜海之下是什么?”

    小沙弥感到索然无味,看着漫天烟雨更觉萧索,于是拂袖转身,只留下两个字便消失无际。

    “黄泉。”

    镜海之滨,半妖帝女终于陨落,众人顿感心中一松的瞬间,却也没有多少欣喜的感觉,反而还有有种与镜庭相似的莫名感慨。

    一声剑去,风雨飘摇,斩王侯无数,三千弱水问黄泉。

    只可惜,只看到了帝女一剑,却不见那一头惊世妖龙。

    再也看不到了。

    此战之后,天下再无此等女子。(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