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五章 三千弱水问黄泉(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镜海国的真王简清漪走在最后面,看到关红蝶等人都已经全部进入万钧山后,正准备要迈出一步时,她却忽然停了下来,目光中就浮现出几许饶有深意的笑意。

    她还是决定解决掉身后这个小尾巴。

    转过身来,便看到一道清冷如玉的白衣立于雨中。

    面庞精致,目光冷清,一身寒意拒人千里天涯。

    她仿佛看到了一弯圣洁无比的明月。

    弦月如刀。

    ……

    简清漪是个看起来仅仅只有二八年华的豆蔻少女,尽管有着一张姣好的脸蛋,不过胸脯却是平的让人扼腕叹息,她白皙的手腕上套满了银色的手镯,反射着阴翳的天色,与其天真烂漫的笑容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过很快,她俏脸上的笑意也逐渐收敛了起来,变得有些僵硬。

    她注意到对面的那个仙子那傲人的玉峰曲线委实过于诱人。

    这正是让她最难忍受的地方。

    因为她的武魂是阴阳鱼中的阴鱼,所修之道是小阴阳之道,身上有着强大吸力的漩涡阴气,可以吸收无数面首的生命阳气,不仅永葆青春,而且还能令她越活越年轻,若只是如此那自然极好不过,不过,这份年轻没有刹住车,而且还让她越活越回去。

    最后她的身材停在了春盎然玉峰初长成的年纪,二八芳华,虽然似乎暗合几分阴阳八卦之理,但对于她这样极度爱美的女人而言,无疑是一件杀了她还难受的事情。

    吃不到的葡萄总是酸的,所以她很介意别人比她还大,尤其是那些同个地位的修士。

    那个剑痴木偶比她大也就算了,毕竟某种程度上已经算是死人了,她是不爱和死人计较的。只不过眼下又来了一个,她感到很是不悦。

    “你就是中州月华宫的千年不出冰美人寒月?”简清漪轻巧的情绪收起,黛眉轻挑问道。

    寒月仙子目光清冷答道:“没错。”

    简清漪有心想要逗弄这个冷脸女人,银铃般笑着说道:“半妖帝女这一次必死无疑,你干嘛傻乎乎的要保住她。我想想,你应该是替羽皇办事的,你看看现在羽皇仍然按兵不动,帝皇都不急你这个小宫女瞎操什么心,你看我讲的是不是就是这个道理。”

    寒月仙子没有回答,只是平静问道:“你只是想说这些?”

    简清漪闻言微微一僵,旋即再次轻笑道:“还有……就是问问你,借你双峰一用愿不愿意。”

    话音落下,一道阴鱼蓦然跃出虚空,仿佛鲸吞大海一般吸走天地阳气,骤然雪封世界。

    轰隆的一声,仿佛两个世界狠狠撞击在一起般,倾泻而下的雨水尽数化成冰晶碎去。

    冰寒至极的玄月映照着另外的一半穹苍。

    一个天地,两种截然不同的冰天雪地。

    ……

    万钧山内如同深藏地底的钟乳洞一般,不仅有着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钟乳石,而且还有一股虽然仍比不得外界,但已经有了令大多凡修感到彻骨的冷意。

    里面很黑,伸手不见五指,凌雪妖冶的妖瞳闪动,不敢利用元气生火,只是将速度放慢下来,凭借着感觉摸索着前面的路。

    山中不知年月,她已经不记得进入到里面多长时间,不过很显然,有了外面一层山岳的阻挡,天上的那颗眼睛已经看不到她的位置所在,再加上身上的避天珠,已经可以非常完美的将她隐藏起来,而且还有一个很大的好处,那便是她在山洞内可以隐约感受到进来的几位真王气息。

    刚进来的时候,她可以隐约察觉山洞外难以忽视的大动静,其中她感受到寒月仙子的气息,却是没有想到这样的情势寒月竟然也敢追过来。

    这份胆魄令她暗自佩服的同时,也不禁有点好奇这到底是羽皇的意思还是她自己的意思,凌雪发现这个冷美人的心思确实也真是难猜。

    她与自己非亲非故,似乎也没有必要为自己舍生忘死,在敌阵中杀个七进七出,只不过若这一切都是羽皇的安排和旨意,那么羽皇的人手,此刻又应当在哪里呢?

    正在她如此想的时候,忽然舒长的睫毛微微一颤。

    一阵风夹着薄霜拂起,她首先看到的是一把仿佛缠绕了无数怨灵的血色妖剑,随后是一双在漆黑中仍然勾人心神的玉足,蓬松短裙下细长的腿,比她最早的那件红裙还要鲜红的红衣,最后是那双在黑夜中仍然露出淡黄色幽冥光芒的好看眸子。

    凌雪忽然想起了一盏灯,赤灵真黄手中的灯,玄硫往生灯。

    这是一盏可以搜寻生灵气息的灯。

    “这里这么暗,怎么不舍得点灯呢?”

    嫣红的唇微微勾起,站在不远处的人偶少女轻声问道。

    别样的惊悚与恐怖,顿时笼罩了整个漆黑的穴道。

    ……

    溶洞中的寒意再冷,也仍然敌不过满天大雪的黎国王城。

    大殿上的王座上坐着美貌胜过无数女子的羽皇,黎王稳稳当当的站在底下垂首,比起万钧山还要令人感到气势磅礴,再往下都是一些王侯二境的青衣谋士。

    “玄庭,朱雀,赤灵,格物宗。”羽皇似乎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说了九个字,尤其是说起格物宗三个字时,声音尤其的轻柔。

    底下一片寂静,鸦雀无声。仿佛这廖廖几个字中,蕴藏着一股惊人的焚天怒火一般。

    玄庭这一次借着格物宗带给羽皇的一次沉重打击,趁势展开雷霆行动,羽皇根本抽不出手来反应,而且凌雪的表现也呈现出了些许抗拒的端倪来,更是在如此紧张的局势下雪上添霜。

    这是一场由内而外开始的崩裂。

    在这一场对弈中,连他自己也不经意间被当做了棋子,真正下棋的人,唯有皇星渊还有诸葛青玄两人。

    “尉迟川。”羽皇忽然说道。

    黎王沉声答道:“属下在!”

    “这一局,便到此为止吧。”

    黎王闻言只是闭眼半晌,随后声音如雷的应道:“没有问题。”

    羽皇深深将王城冷徹的空气吸到肺腑之中。

    帝皇之间无声无息的博弈,远远比那庙堂下的匹夫之争,还要来的更加凶险万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