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帘卷晚天倾盆雨(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皇星渊负手站在一片法则天地之中,若是纪无双凌雪见到这一幕,应该会感到熟悉无比,因为这些法则便都是天道掌握的每一条道法,几乎遍布天下万道,就连极为罕见的命运阴阳轮回都在此列之中。

    不过若是仔细一看,便会发现这些道法都是镜花水月,经不住仔细推敲,就像是倒影一般,一旦细细一品味,便会有无数涟漪荡开,将法则的玄奥一同模糊起来。

    这里终究不是真正的天道,而皇星渊本人也不是完整彻底的玄庭上皇,站在这里的,不过只是一具只有上皇三成修为的分身。

    不过,这一片天地之中,却有一样是真的。

    那就是此刻正安详躺在车里面的少女。

    她此刻的心口正隐隐发着幽暗的光芒,身后逐渐浮现出一道武魂虚影,并没有呈现出极为惊人的气魄,而是就像少女一般小家碧玉,那是一颗漆黑的种子,很小,小到让人难以提起重视的想法。

    然而,正是这样一颗不起眼的种子虚影,倏然形成的时候,整个世界看似真实的镜花水月都皆然震颤起来,变得模糊不堪,仿佛在这样的种子面前,这些虚幻的法则都没有资格显现出来一般。

    玄庭上皇喃喃自语道:“就算那半妖帝女不来,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将这个女子带回去,便可以开始为位界仪式做准备。”

    “不过她肯定会来,这一弦放下,定能一箭双雕。”

    并不是因为凌雪侠骨柔情,所以她不得不来,真正操纵这一切的,是强大到能够将命理之外人都一同束缚住的因果,这才是真正的必然。

    ……

    司北星都说了要与凌雪一同前往,赵无极自然也是跟着一同前往,而项飞英想要前去,被凌雪拦了下来,令他与宁冬儿留在沧海国作为接应。毕竟此行前去,可不是去游山玩水,极有可能是玄庭布下的一道直钩,留在那里的很可能就是天罗地网。

    尤其是想起了司北星临行前露出的罕见凝重,凌雪更是不肯仅仅只有聚元境修为项飞英陪着他们一同去冒险。项飞英尽管不非常明白事情的严重,不过看到凌雪等人皆是一脸慎重的神情,自然也能够体会一二,于是也没再坚持,只是叫道了一声平安,便目送凌雪等人离去。

    蠢驴就这样捎着一众人一同前往镜海国,不知是不是受到众人氛围的感染,这一次蠢驴倒也没那么悠哉悠哉,驴蹄一踏,斗转星移,不小一会儿便带着众人走出是数里的路程,看的赵无极好生惊奇,连声夸赞了蠢驴几声,蠢驴倒也是丝毫不谦逊,一听到夸奖,当即呲牙咧嘴的露出两颗大大的龅牙。

    六千里山河,连带着一众人,仅仅用了一日的时辰。

    凌雪回过神来,便发现自己已经可以远远的看到镜海国都城的城门,不禁有种如置梦幻的不真实感觉,这头驴究竟是何方神圣,光是这惊人的速度,怕是在整个神州天下自称第二,便再无任何坐骑能排上第一的位置。

    司北星,又究竟是什么人?这个疑问再次闪过凌雪的心头。

    众人当即要进城,却被刚喝了一口酒的司北星抬手拦了下来,他眯起眼睛望着被沉重黑云摧压的城池,此时此刻,他终于隐约明白了什么,缓声说道:“女娃儿,你再往前半步,死气便要滔天而起,你可想好了。”

    这一句话,当即断了凌雪对于结果的乐观念头。

    前方是刀山,也是火海。

    寒月微微一缩目光,她也随着凌雪等人一同前来镜海国,尽管表面上对于凌雪不屑一顾,不过实则早在天海一役的时候,就对凌雪赞赏有加,只是从未宣之于口。

    虽然看不出这位邋遢老道的任何修为气息,但光是这一路上斗转星移的神通便让她明白,此人是毫无疑问的前辈,是毋庸置疑的修界帝皇,此等人物说的话,又岂能有差错。

    想起自己的差事,寒月语气清冷的问道:“非去不可?”

    凌雪望着被阴翳天色覆盖的城门,目光闪烁。

    她想起了临别前柯亦梦附在耳畔的一句“你可一定要回来”,还有镜海国边境鸠城发生的一切,思念与挂念,歉疚与负罪,诸多的情绪犹如潮水一般涌来,一层高过一层,一浪高过一浪,最后将她的所有顾虑统统淹没。

    心头的惊涛骇浪之中,只剩下一声坚定又任性的四个字传了出来:“非去不可。”

    何尝又无赴死之意。

    话音刚落下,倾盆大雨骤至。

    黄豆大小的雨点激烈的打在地面上,溅起无数的水花,却转眼被更多更快的雨珠打落破碎,此起彼伏,愈加急躁。

    得到这个预料之中的答案后,寒月仙子点了点头,欲言又止。

    司北星看着这漫天雨水的生生死死,只是感慨了一句:“一因一果,一饮一啄,看似巧合,却都是必然。”

    凌雪没有用元气阻挡雨水,很快水花便浸透了她的白衣,衬托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来,她轻笑的摸了摸蠢驴的脑袋,说道:“尽管不知道信里究竟写了什么,不过一路过来我应该也想的差不多了。”

    “信中大抵应该全是那些声泪俱下绑架道德的东西,以亦梦那柔软又不会拒绝人的性子,肯定要被牵着鼻子走。毕竟对于她来说,哪怕是曾经要杀她的亲人,那也仍然是血浓于水的亲人,如今他们大难不死,日薄西山,又送来家书一封,去看上一眼也是应当,只不过她仍然还是低估了某些人的下限,低估了人心的险恶之处。”

    赵无极目光一闪,道:“如果幕后之人真是玄庭,那他们的目标是你,你若去了,便是遂了他们的心意,你若是不去,他们便拿你没有办法,亦梦也不会有事。”

    凌雪好看的皱起黛眉,道:“真有这么简单,那便好了。”

    对手可是玄庭,以真皇的手腕,怎么可能会布下这等败局。

    死局,必然是无解之局。

    只不过,玄庭上皇再厉害,应当是算不出此行司北星这莫测老道会与自己一同前来吧?(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