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 前因后果(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原来,这里是他的识海。”

    凌雪喃喃自语。看到后面,她也明白过来,这就是纪无双的识海,她来到了纪无双的识海之中。

    这时候她也知道了,原来纪无双也与她一样,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修士,不知为何,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觉涌上心头,让她明白,在这个世上,她并非是唯一的穿越者。

    虽然并非都来自地球,但却仍然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没有想到,纪无双原来前一世竟然受过这么深的情伤,被数千年修道生涯中最为挚爱之人残忍背叛,这恐怕是很多人都无法接受的事情,他会变得如现在这般不信任他人,也是完全情有可原的事情。”

    所有支离破碎的画面,都是纪无双内心最深处的执念,他前一世的所有记忆都支离破碎,许多东西都已经变得非常不清晰,唯有他与那个名为珈玥的女子三十年朝夕相伴的同生共死光阴,还有他死前最后一眼看到的画面,是所有记忆碎片中最为清晰以及重复次数最多的。

    爱之深,恨之切。

    三十年光阴的温暖相处,他始终没有忘记,甚至至今仍然记得非常清楚。纪无双哪怕是转世重生了,还是无法做到彻底将珈玥这个女子完全遗忘。

    这一世,他将自己想的绝情绝义,却是没有想到,他根本就做不到这四个字。

    “看到刚遇见珈玥的他,倒是让我想起了双书城遇见的蔺怀,而且还要相对更加高冷木讷一些,只不过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这时候的他们,都对世间的感情抱着憧憬与期待。”

    凌雪自语说道:“这一点从纪无双与珈玥联姻相识后,第一次共患难时便能看出,一样是受伤疗伤,那时候他就对珈玥毫不设防,甚至还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直来直去性子,与如今是判若不同的两个人,现在的他,已经将自己完全包围起来,不允许任何人再次踏入他心中的净土,他将上一世一切的错,都归咎到对旁人的信任之上,以为这一世只要做到无情无义,没有丝毫羁绊,便能真正做到无敌。”

    黑雾还在身旁极速缭绕,遮天蔽地,将本该不染尘埃的仙境变得乌烟瘴气。

    这些瘴气,便是他的心魔。

    原来心魔长这样子。

    就像是她的血海一样,充满了负面的情绪。

    怀疑,愤怒,仇恨……

    还真别说,他们两个人真是有许多相似的地方。

    都拥有与寻常修士截然不同的识海世界,也都具有不足与外人道的心魔存在。

    只是他们两个人又截然不同,一个是仙气飘渺,一个是妖气凛然。

    讽刺的是,识海仙气飘渺的他想要走无情无义的路子,识海世界妖气凛然的自己却选择侠骨柔情。

    她如同一个旁观者一般,行走在他前一世的记忆之中,细微的感觉着纪无双的每一个情绪变化。

    看完了一切,她现在非常理解珈玥在纪无双心中的地位。

    她并不仅仅只是纪无双的一个恋人。

    她教会了纪无双很多东西,让他明白了情为何物,身上更是被寄托了纪无双的所有对美好的理解。

    凌雪忽然想起了在双书城送别萧月还有蔺怀二人时,她先行一步,半晌才听纪无双策马追来,她那时候便在想他当时应在想些什么。

    眼下她明白过来了,他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他送别的不仅仅是蔺怀,而且还是曾经对一切都抱有期待的自己。

    “不过,即使如此……”不知想起了什么,凌雪的面色浮现了几分愠色,她愤懑的轻咬红唇,“就算他被珈玥伤的非常惨,那也不该迁怒于亦梦。”

    正在凌雪如此想着的时候,忽然心魔所化的瘴气骤然动乱了起来,犹如狂风暴雨,开始摧毁识海世界之中的一切,此刻她正链接着纪无双在识海中的精神感知,风暴刮起的时候,她便感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与绝望,就像是她身临其境,感受纪无双被背叛一瞬间的感觉。

    她的面色不禁蓦然一变,却是不知道原来纪无双每次心魔发作的时候,竟然都要忍受如此强烈的痛苦,而在她与纪无双相处的时候,他永远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任谁也不会想到,在他淡然的背后,竟然蕴藏着如此剧烈难忍的痛苦。

    滔天的黑色瘴气化作绝仙蛊,露出被笼罩的浩渺仙域。

    绝仙蛊如同奔涌的黑色潮水,诡异,邪恶,撕咬着识海中的每一个角落

    “那是……”

    穹空被咬碎的虚空之中,浮现出纪无双与柯亦梦的过往前事,她看到了纪无双与柯亦梦打小就订下娃娃亲的经过。

    犹如倒带一般,一幕幕画面在被绝仙蛊撕碎的虚空中呈现而出,一条条的因果线自瘴气上缠绕而出,与穹空上的每一幕画面紧紧纠缠,两世重合的一切,使得心魔瘴气上释放出来的因果线越缠越紧。

    重叠的越多,缠绕的越死,瘴气也变得愈加疯狂与强大起来。

    直到最后,凌雪感觉自己仿佛就像是被无数的因果线缠绕起来一般,呼吸无比困难,几乎窒息。

    凌雪紧紧盯着面前的一切,呼吸急促,目光闪烁着,终于明白了所有:“原来这便是纪无双要杀柯亦梦的原因,两世纠缠一起的因果业力已经超越了心魔的范畴,达到了纪无双无法通过自我调节来达到破劫的程度。”

    “若是纪无双不杀了柯亦梦,那么在突破缎魂境时引来的心魔劫,定然足以将他体内的所有因果业力彻底引爆,到时候他怕是连轮回转世都做不到,只能彻底死亡。”

    “他那一日与亦梦说他从来都没有爱过任何人,爱的只是他自己,原来是这个意思——若是柯亦梦与他之间只能选择一个,那他只会选择他自己。”

    凌雪忽然恍然大悟,明白一切前因后果的时候,凌雪却忽然意识到了一个本该一开始就意识到的问题。

    为什么她会出现在纪无双的识海之中,并且还可以看到纪无双前生今世的一切。

    所有的记忆开始回溯起来,她记起了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之中。

    因为她的一滴血滴入到了妖鼎之中。

    因为这是一次她与妖瞳的博弈。

    她输了么?

    咔擦咔擦!

    正在她如此想的时候,穹空的湛蓝仙空全然破碎落下,露出一面两处通透的巨大镜子,横跨了整个穹空。

    镜子的最深处,一道白袍身影倒立于血海之上,从她这个角度仰望过去,整个世界都是天翻地覆的,就像是反射后的镜面世界一般。

    纪无双长衣猎猎飞舞,对峙着凌雪妖化的源泉。

    一只遮蔽苍穹的巨大明黄色竖瞳。(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