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若说先前的纪无双是儒雅却不失英雄气概的外貌,如今凌雪为他乔装打扮后,便是一个彻头彻底的小白脸了,很显然这其中有了几分凌雪的恶趣味在里面。

    她在同辈之中向来没有败绩,唯一输的一次,便是在天海一役大婚之战中输给了纪无双,而且若是没有神睚的帮助,只会以碾压式的惨败收场,如今有了公报私仇的机会,她自然不会错过。

    纪无双照完镜子后,很是无语,不过他还真是拿凌雪毫无办法,只是剑眉微微一挑,说了一句“妆也上完了,那就上路吧“,便先行策马上了路,凌雪骑在龙马上走在后头,眸子中流露着狡黠的笑意。

    相比出关,入关显得简单的多。

    前后不到一两盏茶时间,两人便过了涵东关,来到了融雪国里头。

    不过能够这般轻松写意,却是与这片国土不归属于南域三大真皇疆域有着重大关系。

    南域三大真皇,分别统治羽界、朱雀疆域、赤灵疆域三大疆域,每个真皇疆域内,通常会有七八个大大小小的修仙国,延绵五六万里。

    羽界主要分布在南域的北边,至于镇关王左丘阔镇守的,与中州接壤的飘云关,则是位于南域最北部。赤灵真皇的疆域则是在南域的最东边,其东南边,也是沿着海岸线,可以一览沧海的浩瀚壮阔。

    至于朱雀疆域,则位于南域的西南边,最东的边界上与天云国接近,直线横越濉临山也不过四千里的距离。

    不过这些都是主要势力分布,整个神州势力分布向来盘根错节,没有扎堆分布的说法,不论是哪个真皇,都有布局在各地的国土。

    就像玄庭的鹰爪能够伸到南域,三大真皇的势力范围也可以相互交错,敌中有我,我中有敌。

    三个真皇疆域合起来,共计是二十四个国家,不过这三大疆域仍然没能将南域所有国家都尽数囊括进去,还剩下十来个大小不一的国家没有被真皇并入到版图之中,其中不仅包括长谷国还有天云国,还包括凌雪二人接下来行程路线中的融雪国、镜海国还有最终目的地沧海国。

    这些国家之所以没有被各个真皇收入领土之中,是有历史原因在其中的。

    要么是这些国土中有大隐秘,要么就是像出了洛皇李千愁的天云国,或者是出了镜庭小沙弥的二级修仙国流明国,这些国家早早就被玄庭这样的势力布局,不属于南域三大真皇,而是归属于中州玄庭。

    眼下凌雪他们到达的融雪国,正是东域伏狱真皇早先在南域中占领的香火之地。

    过关后再走上短短五百里,便是融雪国的修士修炼圣地双书城,大抵是天海在天云国中地位,这样的传教圣地,就设在关口不远处,意义耐人寻味,给整个国家平添了几分铁血勇猛之感。

    天云国有天像守护,融雪国也有类似于锻魂境修士的存在正默默守望着这一片疆土,相传就在双书城中,不过若非有很重大的事情发生,轻易不会现身。

    虽说凌雪眼下水平在神州中已经勉强沾到了真正高手的边缘,不过仍然察觉不到守护者任何存在的痕迹。

    至于已经算得上真正高手的纪无双,或许他能够感受到,不过凌雪却是不稀罕请教这个趾高气扬,成天一副老气横秋模样的家伙,因为这样的问题容易暴露水平,她可不想再听这家伙教训自己。

    街上修士络绎不绝,两人身边还跟着一对年轻男女。

    这两人是他们过了关后捡到的般配路痴,想要前往沧海国一观沧海,却没想到迷了方向,料想也顺路,凌雪便捎着他们将他们带到了双书城中。

    男子叫蔺怀,女子叫萧月,都是炼神境的修士,不过见他们二人一副涉世未深的模样,凌雪便明白他们应是高等修仙国的宗门子弟。

    一问之下,才知道是春阳城北面临近的三级修仙国风雷过中一流宗派紫淑峰的三代子弟,两人年轻气盛,干柴烈火,一时冲动之下,便破了门内的清规戒律,这才偷偷逃了出来,要前往沧海国这个定情之城里双宿双飞。

    凌雪只消听到这里,便明白这两人其中一位定然在紫淑峰里地位不浅,否则破戒这等事真做了出来,以他们二人这个江湖经验,根本逃不到雪融国,便要被人抓了回去严惩。

    萧月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也是想说就说什么的主儿,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心思活跃无比,不知想起了什么,脆声问道:“萱萱姐,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来着,却总是是忘了,如今终于记了起来。你与陈哥要去沧海国,应当也是去观沧海以定终生的吧?”

    夏瑾萱、陈一凡,是凌雪与纪无双二人此行路上用的化名。

    凌雪闻言,遮着面纱的俏脸微微一僵,转眼看纪无双,发现他的嘴角正浮现耐人寻味的笑意。

    她当即银牙暗咬,然后冷哼说道:“像他这样的人,谁与他定终生可都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单单凭着这一点,这便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我与他去沧海国,只是去办一些事情。”

    萧月听到凌雪语气不善,这才明白过来怕是乱点了鸳鸯谱,惹得这位身材好的令人羡慕的仙女姐姐不快,连忙吐了吐舌头,很不好意思的道歉:“真是抱歉啊,萱萱姐,是萧月唐突了。”

    一路上都很冷淡,本来对这两个小尾巴无甚好感的纪无双,此时却是破天荒柔声安慰起来:“无妨,你那萱萱姐可是宰相肚子,肯定不会计较这些小事的。”

    蔺怀尽管也是路痴,不过倒是比萧月稍微懂事些许,察觉出气氛怪异,想到一路上人们正在热议的话题,便说道:“天水湖一战,一级修仙国出身的纪无双算是彻底出了名,夺走妖鼎,以血雾化刀,斩断时空苍穹,震慑数位当世盖世人杰,甚至连修行界的帝皇神灵,也无法阻止他的霸气离场。”

    “很多人说纪无双是大帝转世,不少人不信,我却是深信不移,试问,天下间谁能做到修道不足三十年,就跻身天下第一等英雄人物行列,只是不知道他现在又在何处,如今我最大的愿望便是能哪天能够碰到纪无双,与他说上一句话便是天大的知足。”

    “得知前几日一战之后,他一头青丝尽数化白雪,悲壮无比,我也跟着感慨难受很久,这等英雄人物真不应该早早便夭折,真希望他能够摆脱说起来倒是与陈大哥有些相似,只不过陈大哥看上去还是过于孱弱,若是能多加强锻炼,多上些许阳刚之气,就算仍然一辈子赶不上那等英雄人物,但是也不至于看起来让人没大安全感。”

    凌雪闻言不禁忍俊不禁噗哧笑出声来,纪无双眼下的修为只是炼神境初期,比起蔺怀的炼神中期还差上一截,加上容貌白白净净的妥妥就一小白脸,被教训倒也是无可厚非之事。

    纪无双眼角微微一抽,没好气的看了凌雪一眼。意思很明显,还不是你干的好事,这倒好,连一个涉世不深的少年都能够出言教训他了。

    蔺怀听到凌雪的笑声,目光闪过几分疑惑,他方才说的话可不是什么笑话,相反他说的相当认真,却是不知道究竟是哪一句话戳中了这个姿色迷人女子的笑点。

    还没等蔺怀想通,萧月便满脸不服气的开口说道:“谁说天下除了纪无双就没有天才了,半妖帝女凌雪传言芳龄不过二十,天海一役一人一龙,白衣临世,巨龙在天,不仅与纪无双一战惊世,随后更是在玄庭的绝地围剿中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来,那一战要杀她的真王也不在少数,更是还有一位中州帝皇的存在。”

    “只可惜,天妒英才,最后她与纪无双都一同销声匿迹,实在可惜,本来我还特别期待他们这两个南域的绝代双娇,金风玉露相逢之后,会不会擦出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火花来。”

    “江湖上对于他们二人的佳话传言数不胜数,我最喜欢的还是冲冠一怒为红颜那个,既表现出纪的英勇非凡,又侧面点出凌的绝世姿容。若非是绝世姿容的话,像纪无双这等绝世天骄,又怎么可能如此倾心,眼下天底下哪个男子没有将凌雪当做心中女神,若是能见上一面,就是被她手中幽弥妖剑刺伤一剑都是心甘情愿的事情,就连作为女子的我,也忍不住对她生出几分念想,想必凌对纪应当也是暗自倾心。”

    “毕竟这是整个南域中唯一一位能够与她媲美的同辈天才了。若皆为英雄,便是惺惺相惜,而今是英雄美人,更是妙不可言,相爱相杀,爱的深沉,恨得切骨。说起来两人现在一同销声匿迹,我倒觉得很可能是两人眼下应是同患难见真情,在哪里双宿双飞,你侬我侬……”

    向来喜欢江湖八卦的萧月越说下去两眼中的光芒便愈是亮了起来,只是她忽然发现氛围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只不过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她眨着大眼睛,看到一向不苟言笑的陈大哥正稀罕的开怀大笑起来,而温柔外向的萱萱姐倒是反常的一言不发。

    若是她还能看到凌雪面纱下的俏美容颜上,尽是羞恼的红晕,煞是好看,只不过红尘纱下遮红尘,这一幕美景如今都尽数匿在纱下,无人有幸得见。

    任她想破脑袋,也不知道她说的话里面,究竟哪一句让陈大哥好笑,又哪一句得罪了这个有侠义心肠的萱萱姐恼怒。

    怪不得她那宗主娘亲总唠叨她不会说话,出了江湖,几句话下来怕是怎么得罪人都不知道,眼下看来,娘亲说的话,还真是极为有理,这个一团浆糊的世道,当真是让人弄不明白。

    幸好还有蔺怀这个比她聪明一些的笨蛋在,不然她现在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的来到融雪国。

    如此想着,萧月羞涩温暖的望了蔺怀那张算不上十分俊俏的面庞一眼,一心都是欢喜,越看越喜欢。

    情人眼里出西施,在她眼里,不说气概,就是外貌上蔺怀可是比白皙如奶油小生的陈大哥英俊不少。

    四人就着酒楼吃过一顿饭后,谈了些许江湖,也借着酒楼内如火如荼的酒后笑谈,各自了解到一些有用没用的信息,纪无双结了账后,便互相道别。

    临别的时候,倒是没有想到萧月竟然舍不得的红了眼圈,凌雪也没想到只是萍水相逢,相识不过半日时间,这小姑娘竟然也能动了真感情,既感到好笑又感动,最后轻声说了一句“有缘千里定相会”才将这小妮子给打发,她破涕为笑,说道:“尽管没见过萱萱姐面纱下的脸,不过我想定然是美极,就算是逊色南域第一美人凌雪些许,不过我觉得也差不了许多。”

    临走终于开了窍,说上一句好话,实在难得。

    随后萧月横了一眼正直直盯着凌雪面纱看的蔺怀一眼,气道:“蔺呆子,再看眼睛可就要掉下来了,走啦!”

    蔺怀腾地就红了脸,急忙低下头,却是又看到了凌雪跨坐在龙马下露出的一小截撩人玉腿,脸上更红了,将眼睛远远的挪开,自觉做贼心虚,连声应道:“是是,是该走了。”

    辞别之后,凌雪坐在龙马上,望着一对江湖男女打打闹闹的离去,也不禁露出会心的笑容。

    萧月与蔺怀毫无疑问是幸福的,无忧无虑,可以自由自在的行走江湖,游山玩水,而且后面还跟着不少为他们擦屁股的人。

    纪无双有意无意的望了一眼不远处跟着江湖男女一同离去的几道隐匿身影,说道:“虽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不过饶是如此,现在也是幸福的要溢出了。”

    凌雪微微一笑,说道:“眼下也打探的差不多,找个地方继续疗伤恢复,等你真正恢复七七八八了,就可以准备解封了。”

    纪无双点点头,道:“走吧。”

    他拉着龙马的缰绳原地踱了几步,再次望了蔺怀萧月二人的方向一眼,此时已经彻底看不到二人的影子,半晌后他才策马扬鞭追赶前面那道一骑当先的倩影。(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