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 镜庭约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纪无双听到少女恼羞成怒的话语,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流淌心间,那是一种暖暖的感觉,比此时照拂下来的夕阳红还要令人感到暖心。

    凌雪摘下面纱,见他现在还有心思笑得起来,不禁瞪着他说道:“你赶紧疗伤,我来为你护法,然后再为你解开妖鼎的反噬。”

    说到一半,她忽然意识到,纪无双似乎不是一个会信任旁人的家伙,加上他刚刚又被格物宗等人背叛,而疗伤又是修士防备最为薄弱的时候,若是她这个时候出手,他极有可能要吃大亏,想到这里,她顿了一下,补充了一句:“若是你信不过我,我现在就滴血为你解开妖鼎的反噬,然后立马走人。”

    纪无双轻轻一挑眉,没有回应她,只是开始飞速将元气石摆放起来。

    他很担心和这个女人多说几句话,会不会很快就变得和她一样蠢。

    他若是她,现在肯定是选择滴血后马上走人……不,换作是他的话,他根本没有选择的必要,因为他根本不可能会来到这里。

    凌雪见状,便明白他已经默认了她的提议,也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倚靠在墙面上,望着此刻认真摆阵的纪无双,内心默默算着时间。

    纪无双在虚空中穿行了足足千余里的时间,她用了足足半天的时间才追上,旁人不知道纪无双的具体位置,而羽皇也不是玄庭,无法用神通算到他的位置,这么远的距离,而元气外泄,最多也不过是百丈之内,纪无双要泄露位置,好说歹说至少也还得半天的时间。

    时间静悄悄的流过,凌雪进来之后就已经顺手将洞口的飞蓬草放了下来,洞内一片幽黑,一颗颗在地上摆成玄妙阵法的元气石就像是夜明珠一般,在漆黑中犹如群星闪耀,柔和的光线在黑暗中不断旋转氤氲,看着很是美丽。

    聚元阵与觉灵阵都是最基础最常用的阵法,基本上行走江湖的修士都明白这两个阵法的摆放方式,凌雪在武府修炼的时候,每天都会摆放聚元阵来加快修炼速度。

    不过并非所有修士都能够这般挥霍,真正的修行界,最多的还是买不起多少元气石的苦行修士。

    她的目光中倒影着被不断移动安放的星光,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她舒长的睫毛微微一颤,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开口说道:“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杀亦梦。”

    纪无双手上的动作微微一滞,不过没有回答,而是继续专注的摆阵。

    “告诉我吧,杀了柯家那么多人,还要挑拨亦梦与她父亲姐姐的关系,让她众叛亲离,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与你接触的时间也不短了,从王城相遇到华宝会再到天海一役,我也对你有了一些了解,觉得你不应该真的就是那等残酷无情之人,若你真的是,在大婚之战的最后,你也不会来救我了。只是如果你不是,那又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觉得这很没有道理。”

    纪无双终于停下动作,他看了一眼倚靠在墙上的少女。

    她右脚上的红色长靴正轻轻的蹬在石壁上,因为大腿曲起,使得白色的长裙变得无法完全遮住她修长的玉腿,露出其上光滑****的肌肤,在出尘之间透着几分俏皮撩人的性感。

    少女认真的望着他,俏脸莹润如玉,平静如远山,眸子灿若星辰。

    本来想要冷哼一声,再嘲讽上几句的纪无双,看到少女此刻的魅力动人,也不禁心旌动摇,最后也只是张张嘴,淡然说道:“说了你也不会懂,你也不要以为谁都会像你这般蠢,把这个世界想的太美好,像你这样子,迟早是要吃大亏的。”

    颜值高的就是好,让人骂都舍不得骂,若是凌雪知道了纪无双此时的心理活动,肯定会这么感慨。

    只不过凌雪又不是纪无双肚子里的蛔虫,自然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听到他又在自以为是的高高在上教训自己,她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你什么都懂,如今不还是落得朝青丝暮白发的下场。”

    纪无双被噎的没话说,他冷哼一声,再也没有搭理凌雪,专心将两个阵法摆完。

    约莫两个时辰过去,纪无双终于完成了聚元阵与觉灵阵,随手一指,一道仙法便打了出去,将洞口外的世界与洞内隔绝起来,使得里面元气大量运行难以被外界所察觉。

    随后他便端坐在阵法中央恢复起来。

    双目微闭,长发如雪,随着元气的流转而逐渐轻舞起来。

    半晌功夫,他的呼吸便开始逐渐愈加平稳起来,仿佛真的已经完全进入到了疗伤的状态之中。

    看着纪无双终于开始疗伤,凌雪的目光中却是流露出几分思索。

    妖瞳帮她找到纪无双之后,再次沉寂下来,不过她却十分清楚,妖瞳此刻一定就在她识海世界的某一处,冰冷邪恶的感受着山洞内发生的一切。

    它想要对她不利,极有可能是在她接触妖鼎的时候出手。

    只不过她现在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对策,妖瞳抓到了一个绝佳的时机,这不是阴谋,而是她无法拒绝的阳谋。

    猜不透妖眸究竟会怎么做,眼下她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

    初春已至,天云国西北面的长谷国道路旁树木的覆雪已经尽数化去,只剩下河域上还漂流着一些浮冰,到处一片春天复苏的景象。

    坊泉城的一处不太起眼宅院内,今日来了一个似乎很不得了的客人。

    一个披着红色袈裟的小沙弥双手合十,静静的立在门口一棵上了年代的榕树下。

    榕树根如蟠龙,皮若裂岩,如同一座长满青草的小山一般,千条万缕的垂下枝桠。

    小僧下了神驹后,就站在这座小山前面,万绿从中一点红。

    他旁边还停着一辆车辇,普普通通,寻寻常常,只是却没人敢小觑车内之人的身份。

    因为哪怕是这个小沙弥,下车之前,也只是这一辆车辇的马前卒。

    以他的身份,都只能策马在前,车内人的身份,已经高到没人胆敢妄加猜测。

    柯飞羽还有几个柯家的护卫敬畏无比的立侍在旁边,小僧不说话,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惊扰到了这位小僧,更是生怕惹怒了车内的那位大人。

    卫子方锦衣玉袍的站在柯雪雁的闺房前,伸出手本来想要直接推门而入,不过想到门口的一人一车,手上忍不住微微一哆嗦,最终还是转推为叩。

    砰砰砰。

    三声叩门。

    “大小姐,镜庭大人约见。”(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