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七章 我以我血祭仙道(第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韶华易逝。”

    镇关王喃喃开口,随着元气的极速流转起来,身后破裂起来的日晷圆盘又碎裂了几分,此战之后,他至少需要休养生息十数年的时间,才可能重新恢复巅峰。

    话音稍稍落下,纪无双马上感到他周身的时光开始疯狂加速起来,不只是数十倍的加速,而是成千上万倍的加速!

    只是刹那的功夫,他便感到自己已经虚度了近百年光阴。

    炼神境修士也不过千余年的寿命,就算他与寻常的炼神境修士不同,也禁不起如此耗费,虽然不知道这一道法对于镇关王的消耗究竟多大,但是他知道,他肯定耗不过镇关王。

    “大胆!”就在纪无双身陷囹圄之时,清风皇易云渺终于抽出空来,怒叱一声,法随言出,狂风肆卷。

    雪上添霜。

    纪无双目光狠狠一凝,不论是清风皇的攻击,还是左丘阔的时间之道,他只要将其中一个吃实了,这条命怕是也得交代在这里,更不必说是硬生生接下这两人的联机。

    他手中紧紧抓着妖鼎,一边抵御妖鼎的恶念反噬,一边闪开身形往司徒那里爆射而去,先前计划之中,便是他若出了意外就让司徒来接应他。

    “纪小子,往这里来。”司徒咧开嘴角,露出皓白的大牙齿,笑得犹如一弯恶魔弦月。

    ……

    不知何时,一身蓑衣的罗睺已经来到项飞英的身旁,他的手按着项飞英的斗笠,笑着摩挲。

    “原来,这才是神州真正的王。”项飞英望着远处精彩绝伦的大战,喃喃自语。

    不论是左丘阔的时间大道,还是黑鸦的群鸦盛宴,抑或是司徒的空间黑刀,以傀儡之身延续剑道的关红蝶,都仿佛在他的面前打开了一个新世界一般,这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战斗方式。

    罗睺注意到项飞英此刻的震撼,感慨说道:“凝脉千日一朝聚元,气海成而证炼神,灭心魔炼神终缎魂,最后将这四个阶段的所有东西全都熔炼一炉,变成自己的东西,便是帝皇的神通。”

    “伪王成不了帝皇,想要成为帝皇,必须先得到神州的认可,不论是对道的理解还是对世界的理解,还是毅力执念,只要超越寻常天才,都有可能得到神州承认。”

    “证道真王之后,他们便是最接近帝皇的修士,如今施展出来的各种手段,大都已经具备神通的雏形。凝聚的魂脉、形成的气海领域,他们并非不再使用,而是就像是已经理解到了骨头一样,已经将这些东西融汇在一举一动之间。”

    罗睺的目光中闪耀着异色,静静摩挲着腰间的刀鞘。

    男儿当志在四方,他也不甘平凡,他要斩心魔通缎魂,更要得到神州认可,成就真王,名动八方。

    “逃避了这么多年,我的心魔,也该是时候去面对了。”他在心中说了一句。

    凌雪没有仔细听罗睺说的话,只是目光紧紧的盯着纪无双那里的局势。

    自从那个红衣女子以及数十傀儡出来之后,形势便陡然发生变化,一直被黎王等人压制的格物宗还有沧澜真王,此刻一下子占据了优势,不过羽皇座下的真王也都不是什么易于之辈,应对起来从容不迫,也没有因为措不及防而陷入绝对劣势。

    只是纪无双的穿梭道法确实是令人防不胜防,无声无息,在里面的无垠虚空中行走,就像是有个短暂的避天珠加身一般,就连清风皇也没有察觉到他的行动。

    如今纪无双已经成功夺得妖鼎,一下子将整场战斗的紧张氛围推到了最高,成败似乎马上就要揭晓。

    格物宗若是计划成功的话,她只需要等纪无双等人找到自己,为妖器滴血封印即可。

    只不过她眼下还不确定是否要帮纪无双,毕竟这一件妖器与幽弥妖伞还是红衣女子手中的妖剑都不一样。

    不仅因为其上流着妖瞳最多的鲜血,更重要的是,这个万魂妖鼎的前身,便是一尊帝器。

    妖瞳与她解释过,次帝器都是帝器的仿制品,本质也是仙器的一种,只不过多具备了特定帝器的一些能力,与顶尖仙器相比,孰优孰劣还是得看具体情况。

    至于真正的帝器,则凌驾在仙器之上。

    就像是真王与真皇一般,帝器本身就是属于被神州认可的仙器。

    当今大陆因为炼器师水平远远不如高武时期,故而再也没有听说过有帝器出世,如今仅存的两三件帝器,也只不过都是高武时期留下来的古董。

    帝器之所以珍贵无比,是因为它能够达到仙器所无法达到的极限,原来镇魂鼎是用来镇压强大灵魂或者为强大怨灵超度的帝器,如今妖化成了万魂妖鼎,便具备了吞噬天下万魂的可怖成长性。

    因此,这样的妖器若是落在纪无双的手中,对于她而言,是一件很是不利的事情。

    忽然之间,随着一阵飓风将面纱吹得凛凛飞舞之后,她所有的思索全都戛然而止。

    局势向着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方向发展,漫天鲜血在狂风的横扫下,犹如雨水般滴下。

    她忽然发现,她先前的一切纠结都是多余的。

    眼下,她需要思考另外一件事。

    ……

    纪无双施展仙法,往司徒那里疾驰,不过却没有想到,司徒只是袖着手,咧嘴笑着看他,彻底没有丝毫接应的意思。

    看到这一幕,纪无双面色骤然一沉,他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一直冷眼旁观的折镜只是露出几分诡异的笑容。

    这一幕他并不意外。

    因为整个战局都是他在主导。

    纪无双这枚棋子既然无法纳为己用,眼前弃了,效果是最好的。

    他轻轻嗅了一口风中的血腥,两眼里成千上万的蜂窝瞳孔中皆是流露出冷漠残忍的神色,轻声自语道:“蠢货,带着妖鼎拼命挣扎吧,去发挥出你最大的余热。”

    纪无双没有再往司徒那里飞去,而是冰冷至极的眯起眼睛,紧紧感受紧随而来的致命危机。

    用力一拍胸膛,一口血雾喷出,化作漫天血雨,淅淅沥沥落下。

    随后这些鲜血尽数燃烧起来,将他身后的星空法相映得耀眼无比。

    这可不是寻常的鲜血,而是他的三百年寿元精血。

    “我以我血祭仙道。”

    这一刻,他的眸子中尽是玄秘的符文。(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