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二章 局势逆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司徒似乎早就料到他这师兄会这般说,丝毫没有尴尬,只不过看到左丘阔竟然也现身,他的目光也变得凝重起来。

    左丘阔虽然没有如黎王那般受到羽皇的宠信,但他的实力毋庸置疑,镇关王三个字也不是白叫的。

    他在时间之道已经堪称登峰造极,因为他的武魂就是日晷,天生便是最亲近时间大道的人,也是最有可能在时间上领悟极境之人,这样的人作为对手,能够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力。

    黎王这是第二次看到左丘阔的身影。

    对于他而言,这可是十足的前辈,在他还没出世的时候,左丘阔就已经是名动四方的镇关王,而今千余载岁月过去,虽然他仍然还没有突破帝皇,但是没有人怀疑他随时可以称皇。

    凝脉境寿命大都在两百岁以内,聚元境修士则可以达到五百岁,炼神境是一千余年的寿元,寻常缎魂是两千余年,而缎魂中被神州大陆认可的真王强者,足足有五千多年的光阴可以任其挥霍。

    算起来镇关王而今也有三千七百多年的寿命,他之所以迟迟没有突破,也是因为不甘心只是一成为介伪皇,他要做足准备,再行突破,毕竟但凡真王,大都是具有大魄力大雄心之人,没有谁不想有朝一日成为真皇,逐鹿神州。

    左丘阔接近五千年的底蕴,先不说实力如何,光是这辈分就吓死人,他与清风皇易云渺还是一个时期的人物,一上来便威风凛凛,直追清风皇。

    他慢慢抬起干枯的手指,整个世界都忽然暗淡下来,无尽时间法则从遍布他周身世界,一瞬间中,他成了天地间的瞩目。

    “凝滞。”左丘阔吐出充满沧桑的二字,轻轻一点,八方骤然扭曲,双方的时间陡然一变,不论是格物宗的四位,还是朱雀来的沧澜真王都感到面前的世界蓦然凝滞起来,他们的出手速度变得缓慢下来,而黎王一拳下来,直接便如同流星加速砸下一般,轰碎一切。

    此消彼长之下,黎王接下来的这一拳,直接将纪无双还有司徒二人轰飞,两人在口中禁不住吐出鲜血。

    “好强的时间之道!”纪无双用另一个世界的仙术堪堪挡住致命的伤害,终于停住了倒射的趋势,伫立在空中,目光露出凝重。

    司徒用力一吐,鲜血犹如利箭一般射出,伸出鲜红的大舌头舔了一圈厚厚的嘴唇,说道:“毕竟是镇关王,北拒中州,守着凄惶崖数千年,从没有出过意外,无可争议的羽皇座下第一真王。只要元气不断绝,他就可以操纵任何人的时间,这可确实是很无解的能力。”

    左丘阔平静的望着他们,身后日晷虚影犹如大磨盘一般慢慢旋转着,仿佛背负着整个诸天星寰的时间一般,淡淡说道:“这一场闹剧该结束了。”

    穹空之上,尽皆被蓝色的火焰包围,仔细一看,尽皆是一只只细小燃烧着生命的不死鸟,这些鸟儿与满天飞舞的雪白羽毛作着殊死搏斗,不断毁灭与重生。

    冷夜羽极为擅长空间之道,司马青衫要看住他,必须封锁住空间才行,否则他只需要白羽一动,便能纵横数千里。

    要他一个伪皇留住真皇,还真是非常强人所难的事情,所以需要底下的战斗速战速决,只是谁也没有料到,看似人手紧张的羽皇,竟然还可以请来镇关王来镇守这件上古妖器。

    左丘阔可以守住北关上千年,如今要守住天水湖三天怕是轻而易举之事。

    时间,既可以是最锋利的矛,也可以是最坚硬的盾。

    此时此刻,司马青衫背后燃着一对丈许长的诡异幽蓝翅膀,半边身子都被漫天的羽毛刺破,然而他仍然气息平稳,只是不如最开始那般强大。

    在不尽毁灭的元气之中,他需要不断消耗元气,使伤口周边的血肉不断化作成千上万只不死鸟,修补着他的肉身。

    “没有想到,镇关王也来了。”司马青衫有些意外,旋即想起了什么,问道:“他走了,飘云关怎么办?”

    羽皇那比美人还美的面庞上露出淡然的笑容,反问道:“事到如今,你还有闲心关心这个?”

    ……

    天水湖中心的局势骤变,丝毫没有影响到外围修士的厮杀抢夺。

    在混战中,一道白色的身影站在元气化鹰的项飞英旁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她已经用弦音将周围隔绝起来,周围的这些修士在附近都会受到弦音的引导,下意识的远离这里。

    项飞英紧紧的盯着她,想要知道她为什么救他。

    面纱女子没有回答他,只是冷声道:“刚过易折的道理你莫非不明白?”

    话音落下,项飞英就有些蒙了,不仅仅是因为他没有想到女子会这么与他说,更是因为女子的声音熟悉无比,不过由于凌雪这个可能性已经被他下意识排除掉,所以一时半会没有想到这个最应该马上想到的名字。

    “明明只有聚元境,你竟然妄想从四位炼神境修士的手中抢夺仙器,你这是在自寻死路,活着可比什么都来的重要!”她在这么教训项飞英的时候,却是丝毫没有想起她此前是如何进行逞强的,说的义正言辞,语气咄咄。

    “你是……”项飞英睁大眼睛,露出强烈的不可思议,同时还有不尽的喜悦在酝酿而出。

    没错,就是她……

    若非那个人,谁会有这般完美的身形,又有哪个女子会来关心他的死活!

    “本以为你已经成熟不少,却没有想到,现在还是这样的胡闹不带脑子。”凌雪面纱下的俏脸柳眉倒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项飞英却是已经没有去听凌雪在说什么,他眼下脑子里面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凌雪还活着,而且就站在他的面前。

    凌雪还在教训着项飞英,不过却冷不丁被项飞英一句话彻底打断。

    “师姐,是你么?”

    凌雪这才止住了气势汹汹的口气,没好气的应了一声,说道:“不是我,还能是谁。”

    得到这一句承认,项飞英只觉满腔热血仿佛都燃烧起来,他挣扎着站了起来,想要认真仔细的看看他这个有名无实的师姐。

    项飞英咬牙想要独自站起来,凌雪本想去扶他,但是看到他眸子中的坚韧不屈,想到了项飞英始终在追赶她的倔强,眸子微微一闪,忍住没有去搀扶他。

    她曾经也是男人,她能懂这种倔强,如今她去扶他,更不如让他在自己的眼前,凭借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半晌项飞英终于站直了身子,他目光暗涌不断的望着面前的女子,正想要开口,却是脚上剧烈一疼,一个踉跄再次往前摔了下去。

    所幸这一次没有再摔了个四仰朝天,在两人的措不及防之下,他与面前的香软撞了个满怀。(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