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一章 镇关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在明媚的光影之中,趁着几个来自不同宗门的炼神境修士麻痹大意的时候,一头丈许大小的雪白苍鹰冲天而起,朝着厮杀中的蓑衣修士方向冲去,与此同时,苍鹰还将爪子上紧紧抓着的仙尺抛了下去,回头瞥了一眼几人,果然陷入了短暂的犹疑。

    项飞英暗笑一声,正要继续加速,却没有想到翅膀上剧烈一疼,原来是伤口撕裂开来,一下子没有掌控好好平衡,从空中重重的摔落下来。

    方才的几人很快达成协议,追了上来,皆是一脸冰寒。

    原来他们并不想与项飞英过于难堪,毕竟眼下天水湖附近藏龙卧虎,他仅仅聚元境初期,就表现出快赶上炼神境的惊人速度,实在是非同凡响,其背后宗门底蕴足以在他身上看到冰山一角。

    于是便想着拿了他的储物戒也就算了,他们几个炼神境修士这么欺负一个聚元境小辈也没有意思,却是没有想到项飞英竟然戏耍他们,这下子直接让这几个修道不过二三十年,正值血气方刚的年轻修士一下子动了真怒,想要趁着混乱直接杀了一了百了。

    “你倒是跑啊,怎么就不跑了。”

    一个修士狠狠踩在项飞英元气化成的翅膀上,翅膀虽然只是元气化成,但是与痛觉相连,一下子便使他疼的呲牙咧嘴。

    项飞英咬牙切齿的望着他们,没有流露出丝毫求饶的神色,只是他不服输的眼神更是激起了几个人的怒火,当即大骂一声,要动手将他就地斩杀。

    看到几人真动了杀心,远处的罗睺终于目光中寒芒一闪,他可是带着项飞英出来历练的,怎么可能自己就杀红了眼,之所以一直见死不救,是为了给项飞英多一些历练。

    当师尊的不狠,徒弟怎么可能对自己狠的起来。

    没有真正的生死压力,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

    他先是一刀醉饮狂龙斩开了周围的炼神境修士,随后要动用缺血救下项飞英的时候,却没有想到有人动作比他还要快,只见一个面纱女子从几人的身后悄然走出。

    她手中随意捏着一柄灵器长剑,一剑落下,四个人头便落在地上。

    血光四溅,将地上的巨大苍鹰染红。

    手法极为熟练,显然杀人对于这个女子而言,已经是司空见惯之事。

    罗睺斗笠下的目光微微凝滞,此刻他已经脱开一方混战,看到这个女子出现时,他不禁心中一紧,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女子的深浅他根本看不透,更是因为这个女子与纪无双有联系,很可能就是格物宗的人。

    那可是连帝皇都敢弑杀的组织,里面的人都很不好对付,若是如今对项飞英起了杀心,那可就真是麻烦了。

    只是在他准备现身,挡在项飞英面前的时候,他的脚步却是微微一顿,因为他的耳畔忽然传来一道传音:“我是凌雪。”

    罗睺一怔,旋即不可思议的望了一眼面纱女子,半晌后,才轻轻点头。

    项飞英目光凝重的望着面纱女子,他没有想明白,这个与纪无双有关系的女子为什么要出手救他,不过他从这个女子出手的一瞬间,看明白了她的实力比他强了非常多。

    “你为什么要救我?”望着不远处静静看着他的面纱女子,项飞英喃喃问道。

    ……

    湖中心的战斗远远比外面小打小闹的打斗要凶险十数倍。

    群鸦飞舞,其内的空间犹如碎裂的镜片一般,时而咔擦咔擦的落下,留下漆黑的虚空。

    花蝶真王虽然和黎王同样是真王,但她毕竟是靠着与朱雀真皇双修走得捷径,底蕴太浅,也完全不敢插手进去,只是与她的师妹澹新月在湖畔目光凝重的旁观,不过虽然仅仅只是如此,但是他们已经觉得不虚此行了。

    朱雀皇膝下无女,将澹新月当做了亲孙女,最是疼爱澹新月,而澹新月的师姐花蝶真王杨兮旋又是他的宠妾,自然不希望他们去冒险。

    这一次只是让她们前来观摩顶尖真王还有帝皇的手段,从中触类旁通,感悟武魂之道,顺便带着紫凰宗的三四代弟子们前来历练。

    这一战中,不仅有黑鸦的道境,还有黎王的极境,极道始三境,只差传说中的始境缺位,其他的两个却是已经来齐。

    当今大陆上,领悟了极境的修士,明面上十个指头便能轻易数过来,眼前正有一位,能够有幸看到其全力一战,这是莫大的荣幸,至于始境,在明面上而言,似乎从来没有人领会过这个境界,自然没人奢望可以观摩到始境的玄妙与强大。

    而今战斗已经白热化,羽皇方面一直躲在暗处没有出来的重量级真王又出现一位。

    镇关王,左丘阔。

    那是一个披着有着复杂玄秘花纹大髦的银色长发老人,笔直的站着,容光焕发,戴着一副由石英打磨而成的镜片,铜制的眼镜脚卡在鬓角上,身后的日晷武魂磅礴奥妙,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的遒劲大字刻在日晷虚影之上。

    他倏一出场,全场的时间便错乱起来,空间也变得迷幻折叠。

    看到左丘阔也出场,师姐妹二人都露出不可思议,因为左丘阔所镇守的飘霜城非同寻常。

    不仅因为其北临中州,是一处边关重地,而且中州与南域之间有一处大凶之地,名为凄惶崖,其内有很多凶兽,时而爆发兽潮,若无顶尖真王镇守,极有可能被冲破防守,闯入关内。

    若是边关失守,冷夜羽的三千羽界证道大计便要受到不可估量的打击。

    左丘阔的地位之重可想而知。

    如今没有恪守镇关之责,而是出现在这里,令人如何不惊讶,只是司徒开口的第一句话,更是让她们二人震惊的掩住了小嘴。

    “嘿嘿,左师兄真是好久不见呐。”司徒黝黑的面上流露出异色,意味深长的说道。

    格物宗的司徒竟然与左丘阔是同门师兄弟,这一点从来没有人知道,甚至没人知道左丘阔这样的真王竟然还有一位师尊,那他的师尊该有多厉害,是伪皇还是真皇?

    可不仅仅是朱雀的两个天之骄女感到吃惊,就是场中的各位站在大陆顶尖的真王,此刻也目露惊奇,

    左丘阔只是淡然说道:“师兄不敢当,当年是师尊赐你的名与姓,如今你全然不要,自号司徒。你如此了得,我们自然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一句师兄以后还是不要再提。”(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