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那一湖不冻之水(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春阳城很热闹,王城里却是格外的冰冷,苍茫的大雪翩翩落下,飘在后山的湖泊上,在初春的寒水上荡起涟漪。羽皇平静的坐在湖边,手上轻轻握着钓竿,身旁站着黎王。

    羽皇很喜欢黎王行宫后面这一座后花园,尤其是眼前这面湖泊。这是他手下疆域的帝皇与真王都没有的待遇,旁人都羡煞了黎王,因为羽皇偶尔出行的话,几乎都会来到黎王这里,他对黎王的信任与肯定由此可见一斑。

    湖面在阳光下波光嶙峋,上面飘着淡淡的一层飞雪,里面的水之所不会冻结,是因为它们来自数万里遥远的沧海。

    尉迟川很疼爱他的妻子,还记得当时只因为她说喜欢那一片有“定情”深刻寓意的大海,他二话不说便将沧海搬了过来,让她每天都可以在冰天雪地的王城看到永远不会冻结的湖水。而今他的妻子已经与世长辞,他将这份宠溺转移到他的独子尉迟枫的身上,只因为他从来没有对哪个女人动过心思的独子终于动了情思,他便主动揽下了一切。

    所有人都知道他很信任黎王,却不知道,这一份信任多么来之不易,几乎流尽了这个盖世霸王一辈子的泪水。尽管只是两行转瞬即逝的清泪,但是他这一生也仅仅掉过这么一次眼泪,当年受尽屈辱的时候,也都咬牙挺了下来,但在得知李穆娥死讯的时候,他真的没有忍住。

    若非因为他的原因,李穆娥也不会死去。

    或许对于旁人而言,死了一个妻子也没有什么,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但是对于尉迟川而言却不一样。

    他力能拔山,暴烈果决,有令诸国修士胆寒的铁血手腕,但他极为重情重义,甚至这种品质已经成了一种极端偏执,就像是他的极境之道一样。

    对于这样的人,死去一个挚爱之人,在忠孝义三字的忠字上,真的已经付出够多。

    羽皇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从湖面上的光影中回过神来,发觉黎王还站在身旁,等着他的决策安排,他开口说道:“格物宗很难对付,不论是那个人,还是左右护法,抑或是底下的真王,都绝非善茬,就连玄庭也折损了一尊帝皇,如今他们过河拆桥,将獠牙对准我们,务必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对待。”

    黎王点点头,低声说了一句:“我随时可以称皇。”

    “还太早了,你修道不过千余年,底蕴太浅,此时若是突破帝皇,穷尽一生也只能是一个伪皇。”

    黎王默然不语。

    “这一次,我会盯着司马青衫,清风也会出手,我们不必去管明里暗里的人,只需要做好两件事,一是确保妖器不要被人夺走,二是尽快找到凌雪,如今她应是已经取回了避天珠,回到黎国的路上,绝不能让她落入敌对势力的手里。”

    “凌雪是个很聪明的女人,此番过后,定然会有所怀疑。待到风波停下来,就将妖器送给凌雪,随后用妖器控制她的日程一定要提上来,动作要快,迟则生变,免得夜长梦多。”

    “唯有用这种办法控制她,才不会毁她道心,扼杀一代绝世天才,尉迟枫到时候得到的也不会仅仅只是一具没有感情的牵线木偶。”羽皇说道。

    “这半妖帝女如果拒绝妖器怎么办?”

    “她没法拒绝的,只要是妖,绝对抵挡不了那种诱惑,那是她的血脉,天性,她没办法拒绝自己的。”

    这个上古妖器被镇压在此的时候,甚至还没有黎国的说法,羽皇之所以知道,也是由于一次极为偶然的机会。

    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镇压妖器的阵法能量也变得虚弱起来,一直都是他在延续阵法的能量,代为继续镇压这件妖器,没有想到如今竟然能够派上用场,这一因一果还真是玄妙。

    眼下虽然上古妖器的消息被格物宗放出来,但是毕竟主场还在他的羽界之内,他并不是非常担忧。

    尉迟川又与羽皇聊了几句后,便不再打扰羽皇。

    回到行宫之内的时候,他看到尉迟枫正在雪下修炼,微微一笑,走就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几个恭候在旁边的侍卫看到了他,用眼神示意他,他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好久尉迟枫才注意到黎王来了,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作为一个王侯纨绔的他,主动修炼可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如今让老爹看了这么大半会儿,他感觉有些怪怪的。

    “知道努力了,很不错,爹看到欣慰啊。”黎王大笑起来。这小子平日莫不是带着恶党到处闲逛,就是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里凑,就像是去参加天云国的群芳宴,若非逼着他静下心来修炼,他如今修为都到不了聚元境圆满的程度。

    尉迟枫干笑几声,说道:“游手好闲惯了,也了然无趣。”

    黎王宠溺的揉了揉他的头发,柔声说道:“成熟点也好,也该有个男人模样了。既然你喜欢凌雪,以后她若嫁给你,你可好好疼她,她是个好女孩,不仅天赋绝顶,而且心性极佳,侠肝义胆重情重义,你要真心相待,我相信她不会让你失望的。”

    尉迟枫笑道:“我晓得,就像是爹对娘亲一样。”

    黎王淡然一笑,没有说话。

    他明白,这并不一样。

    尉迟枫趁热打铁,想要打听他老爹究竟打算怎么做,不过黎王始终没有透露分毫,令尉迟枫心痒难耐,无奈他老爹口风严实,他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羽皇冷夜羽仍然坐在湖泊旁,一头灰发、眼窝深陷的八字胡老者一步风雪走到他的身边,静静看了一湖不冻之水半晌,似是在犹豫着什么,直到湖面忽然荡起微波之时,他才终于下了决心,说道:“凌雪重情重义,若是以仁义相待,日后她必百倍报答,如今这么做,只是在行杀鸡取卵,竭泽而渔之事。”

    羽皇微微一笑:“你错了。”

    清风皇一怔,问道:“何以见得?”

    羽皇深深看了一眼湖泊深处游戏的鱼儿,说道:“她再像人,那也只是半妖,终究是会失去本心的。如今这么做,不仅不是饮鸩止渴,反而还会是长久之计。”

    清风皇有些了然,轻声一叹,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小姑娘的,忍不住问道:“不会有奇迹么?”

    羽皇只是反问:“谁能阻止纪元浩劫来临?”(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