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 轻鸥欲下落洲汀,一钩残月挂三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柯亦梦已经将避天珠归还凌雪,因为她知道,凌雪比她更需要避天珠。凌雪虽然推辞了几番,不过还是拗不过她的坚持,最后只能收下避天珠。

    原先避天珠交给柯亦梦,便是为了躲避纪无双的追踪,可如今纪无双都找上门来,这避天珠留在柯亦梦的身边,确实远远不如留在凌雪身上来的有用。

    赵无极得知凌雪已经不需要偷天之道的帮助后,登时一脸苦瓜脸,因为他再也不能名正言顺的搭讪凌雪。

    司北星看到赵无极无所事事起来,好气又好笑,马上把他抓去修行,让他去偷各路王侯储物戒之中的钱财,一方面锤炼了偷天之道,另外一方面也锻炼了他跑路的能力。

    每次事成之后,两人就贼兮兮聚在一起坐地分赃,钱物就留着,财宝多是卖了换钱,沧海国是二级修仙国,这里流通最多的仍然还是货币,而不是黎国等高级修仙国所用的元气石。

    然后,师徒俩就拿着这些不义之财,丝毫没有惭愧和珍惜的觉悟,向来是有多少挥霍多少,完全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作派,到各大酒楼里去花天酒地,既有美酒又有佳肴,偶尔还会捎上几个当地的名流歌妓,小日子过的也好生快活逍遥。

    不过赵无极有时候占些歌妓便宜的时候,却是忍不住想起了凌雪,随后感到索然无味。

    他去的都是依着不冻之海沧海建立的酒楼,悻悻然放下还留有余香的手,听着耳边的莺莺燕燕,凭栏望去,碧海倒映星空,波澜壮阔,海鸟翔集,忽然想起沧海国的一句名言来,不禁轻声念了出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不知不觉间,放浪不羁的他,心里面也开始有了牵挂。

    想到几日之后纪无双要来找凌雪,更是目光闪烁,眼前的山珍海味,长袖轻舞,他也全然没有去注意,只知道一边小口啜着美酒,一边感受冬末里这一份遮挡不住的春意。

    司北星就像是老顽童一般,正说着他不知几千年前的游记,听得这些年岁还不过二十的陪酒少女娇笑不断,兴致盎然,一则故事刚刚说完,准备换个经历的时候,忽然看到了赵无极饮酒时的神光,他眼睛一亮,大笑起来。

    天涯任飘萍,沧海淡云清,把酒对明月,牵动一潭星。

    不论是摘星还是偷天,都讲究红尘历练,需要修士拥看似放荡逍遥,但却实则执念深刻的心境。执念并不难,但是要在执念与逍遥之间取得合适的平衡,却是一门深刻的学问,而如今的赵无极显然已经初具这样心境的雏形。

    不过还是远远不够。

    执念不够深刻,逍遥不够自在。

    不过没有关系,酒是好东西,浇愁更愁,却又真的能让人忘却一切。

    他淡然一笑,向窗外看了一眼。

    轻鸥欲下,落在汀州之上,一钩残月倒挂,星辰似海。

    ……

    赵无极忍不住还是会牵挂凌雪,可凌雪却已经快忘了他这个朝夕相伴了一个月之久的无耻之徒。

    这几日凌雪除了修炼的时间之外,大都用来陪着柯亦梦,毕竟小别胜新欢,更何况是一次生死离别。

    两人一时如胶似漆,游山玩水,起舞抚琴,有时候兴趣所致,也会琴棋书画样样玩上一通,看的柯亦梦异彩连连。

    男人的才学可以吸引女人的注意,而凌雪身具剑胆琴心,表面有女人的娇媚迷人,内里有着男人的责任担当,加上流溢的才学,不觉之中,却是比寻常男子更加吸引女子。

    两个心心相惜的绝代佳人,却是玩出了许多江湖儿女玩不出的花样来,让还没被司北星抓出去历练的赵无极偶尔偷偷看到,大饱眼福的同时又羡慕无比,他巴不得换上柯亦梦的位置和凌雪你侬我侬一番。

    只不过作为当事人的凌雪却是有些纠结,如今她与柯亦梦正处在友情之上,恋人未满的程度,尽管在各方各面上,已经形形似恩爱情侣,但是因为没有捅破最后那层纸,将这份心照不宣的感觉表达出来,始终还是差了一些感觉。

    不时想起兮璃儿还有李小白二人颠鸾倒凤的香艳画面,凌雪真觉心痒难耐,只不过因为她如今身负着两世近乎截然不同的感情观,不论是接受男子的追求,还是主动表达自己的爱意,都要受到矛盾价值观的制掣。

    本来她也不是犹犹豫豫之人,相反她遇事果断,有打破一切的勇气与胆魄,但是落在感情之上,却是始终没能够迈出最后一步。

    说是成也阴阳,败也阴阳也不过分。

    若是她没有用血色魂环将粉色光团还有蓝色光团一同链接起来,如今她也不会如此感到难以启齿。

    她忽然有些佩服兮璃儿二人起来,能够毅然决然打破俗世加之的思维惯性,这是一种旁人没有亲身体会无法理解的莫大勇气。

    或许,她还需要一个时机,一个令所有感情如决堤江河爆发,让一切水到渠成的绝佳时机。

    就在凌雪想要表白却又心中纠结之时,琴宗的女弟子传来了一些关于她背后靠山羽皇还有黎王的消息。

    不知道是谁泄露出来的风声,据说距离春阳城约莫五百里地的天水湖,将会有上古仙器出世,如今这个消息已经南域悄然传开,到处风起云涌,议论纷纷。

    凌雪对于这件上古仙器并不甚感冒,尽管外界对此十分觊觎,但是她明白自己几斤几两,想要去争夺这件上古仙器,那是老寿星嫌命长。

    这个仙器现在吹的越了得,到时候天水湖也必然愈加凶险难测,真王出手争夺也是理所当然。

    她之前一边养伤一边赶路,一直没能专心修炼,修为也只是从聚元境圆满再次迈出半步,突破到大圆满之境,没能突破聚元境的门槛,达到炼神,要与真王一战仍然勉强无比,更何况是与顶尖真王交手,怕是要第一回合就被秒杀。

    不过,尽管她对消息本身并不感兴趣,但这个消息却是点醒了她,让她忽然记起是时候与黎王羽皇方面报个平安,虽然对方肯定有办法知道她的安危,不过这意义不一样。

    这是礼。

    礼义廉耻,礼在首位,不论是对于修士个人还是对于修仙国家,这都是立足之本。(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