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七章 交织的情感(第五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项飞英不知道有个紧张的佳人伫立门外,只是听到柳宇思这句直指道心的话语,他忽然想起了凌雪那一天离开武府时所说的话“你若是喜欢,尽管去追求,我从黎国回来,要看你找到与你真正两情相悦之人”。

    他沉默了很久,时间静悄悄的流逝,门内外的姐弟俩掌心都开始渗出细汗。

    过了半晌,项飞英经过深思熟虑,终于开口:“你姐姐很好,只是我心里面已经被另外一个人占满了,她无可替代。”

    柳菲雨露出一抹艰涩的苦笑,紧抓的手悄然松开,对于这个结果,她早就有所预料。

    “你和她,是天与地的差距,而且这个差距还会随着时间经过,变得越来越大,直到你无法想象的程度,你与她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难以与她发生交集,你帮不上她,也不可能得到她的心,即使是这样,你也要为她苦守一生么?”

    柳宇思不甘心,忍不住追问了一句,只是终究年轻气盛,他一时没想到这句话,真是诛心之语,如同在项飞英的伤口上撒盐一般。

    项飞英面色微微一变,忍不住动怒,想要出言反驳。

    有些东西人们都心知肚明,但就是不愿意被人当着面无情的拆穿,不仅仅是因为下不了台阶,更是因为他们往往都还抱着不着边际的希望,然而这个欺骗自己的最后念想都被打破的时候,无疑是在他们脆弱的内心世界狠狠捶了一记。

    “宇思,你说什么浑话?还不快与你项师叔道歉!”

    柳菲雨推门走了进来,一脸怒容的看着柳宇思。

    “菲雨师姐……”项飞英没有听到病榻上柳宇思的低声道歉,他在看到柳菲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愣住了神,想到方才的一切全让柳菲雨听的一清二楚,一下子就浑然没了动怒的想法,内心转而马上被歉疚的心情充满,此刻柳菲雨柳眉倒竖的怒状,更是令他没缘由的一阵心虚。

    “飞英,你可不要听我弟胡说,乱点鸳鸯谱。凌雪真的很优秀,她值得你为她守候,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被你的一片痴情打动的。”柳菲雨大大方方的说道,嘴角挂着一抹好看自然的笑意,看上去似乎真的不在意项飞英的决定。

    见着柳菲雨真的没有放在心上,项飞英终究也因为太年轻,不懂女儿家的心思,也就信以为真,终于放下心来。没有计较柳宇思的失礼,他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些元气石放在桌上,这些是交与柳菲雨治疗她弟弟用的。随后与柳菲雨姐弟又闲聊了几句,便离开了小屋,前往武府府主处。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他不仅要红袍换紫袍,而且还要与罗睺一同出境前往天云之外的浩淼世界,一方面是为了增长江湖阅历,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准备要渡聚元劫了。

    凌雪临走前告诉他,不要在天云之内封侯,要突破聚元,便前往一个听天阁的地方,向来将凌雪的话奉为圣旨的他,自然心中谨记,不敢违背。

    直到项飞英走后,柳菲雨面色上的笑容才终于流露出几分苦涩。

    她与那些心术不正的男人们迎合了半辈子,这逢场作戏的功夫已然入木三分,连她朝夕相伴的弟弟都能骗去,更何况是如今尽管成熟不少,不过仍然心思单纯的项飞英。

    “姐……我对不起你。”柳宇思低声说道。

    柳菲雨仍然望着此刻紧闭的房门,半晌才反应过来,转身看到柳宇思一脸愧疚的模样,她没好气的说道:“你在想什么,飞英对凌雪早就情根深种,要我是男人,有这样的师姐,怕是也无法自拔,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你说对不起可就没意思了。”

    “你知道的,我说的不是这个。”

    因为他的缘故,柳菲雨需要出卖自己来换取元气石,在旁人眼中,她就是一个千人骑的贱女人,即使今日扯上了血夜这张大旗,成了血夜的统领,这一点在旁人眼里也不会改变。

    柳菲雨微微一笑,说道:“这没有什么,如今看到你的身体越来越好,也越来越懂事起来,我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比起来这个,这些事情都是小事。我若长生,百年之后,沧海桑田,谁还会记得这些事情,甚至还要不了这么久,十几年的功夫,就再也没有人记得,但是十几年后甚至百年后,你还在啊。”

    柳宇思微微一怔,随后眼眶稍稍一红,眼泪就不争气的跑了下来。

    她姐姐说的风轻云淡,不过他看的明白,这一切远不如她现在说的轻巧,就好比方才离开的那位项师叔,他天赋不差,人又老实,地位还高,若她现在清白,她也可以更加放心大胆的去追求,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着不过一层纱,何况是他姐姐这样天生媚骨的美人。

    “看看你,都多大了,还学开裆裤的小家伙哭鼻子。”柳菲雨温柔的帮他拭去眼泪。

    “姐弟相依为命也挺好,爱情这种东西,没有的时候总是念着,有的时候,却是比那三千烦恼丝还要令人纠结,不要也罢。”

    ……

    “若是自身实力不够,谈起感情,不过空中楼阁,镜花水月。”

    宽大上百丈,无尽长流的白沙河旁,一个白骨虬结的青年坐在边上,他随手捡起一句石子,朝充满死气的白色湍急河流中扔去,还未听见一声噗通,只见石子登时在半空中灰飞烟灭。

    白骨冥帝告诉他,那个人已经敲响了三次钟声,若是他不肯接受建议,那他根本无法追上那个人的脚步。

    他是个传统而又有些刻板的人,他在柯家军呆的那段日子里面,没有去过胭脂之地,甚至没有沾染过一次酒水,没有圆滑的性子,但就是这样的他,更加容易陷入情网,而且一旦踏足,便泥足深陷,无法自拔。

    自从那一天不经意间被那个人打动,第一次破戒喝了酒,并且暗自发誓要为她扛下她所背负的一切开始,他的眼里就再也放不下其他人了,只是他又是个有深刻大男子主义的人,可不甘心躲在女人的石榴裙后面,他的武魂之道是盾,就是需要挡在心爱的人前面,像那一晚篝火酒会一样,如同标杆一样站在她身前,为她遮风挡雨。

    “喜欢她,就要超过她,征服她。”

    薛磊轻喃了一句,最后望了一眼滚滚而下的白沙河,起身离开。

    他相信,当帝钟响彻神州之后,不论他变成什么模样,这一份情感与执念都不会改变。

    此时此刻,他关心的只是这一次帝钟会为他响几声。

    不过,不管多少声响,至少也需要四声。(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