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 生死冬夏一字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正在所有人都在回味醉老头那一句“凌雪这个女娃儿是我宝贝徒弟的,你可不许与他抢”的时候,荒古琴宗的当代天下行走竺南风正呆呆的望着外面雪色正浓的天色。

    她不禁怀疑荒古琴宗的隐秘阵法是不是已经失效,今日算上纪无双一个,竟然一连来了四个人还有一头毛驴,她发誓此番过后,定要好好检查一下阵法。

    还没等到纪无双反应过来醉老头话里的玄机时,凌雪看到纪无双站在柯亦梦不远处,而柯亦梦此时不仅引弓对着纪无双,而且也已经哭成泪人儿的模样,不禁心中一紧,当即身上元气骤然爆发,闪身到柯亦梦的身边,将她护在身后。

    “凌雪……”看到凌雪熟悉的身影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柯亦梦的眼泪再次不听话起来。

    嗅着她身上的幽香,若非此时情景不和,柯亦梦真想扑到她那玉背上,搂住她那细若约素的腰肢,在她的身上大哭一番。

    只是她现在不能,只能将所有的情绪,都化作风雪中一声嫣然的轻喃:“太好了……你还活着。”

    宁冬儿薄唇轻启,本来想说些什么,不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微微扬起嘴角。

    在外界,凌雪与纪无双一战的结果众说纷纭,不过她听了众多说法之后,还是最相信那个最不可信的说法,那就是纪无双亲口承认“他输了”,说到底,尽管她从来没有承认过,不过对于这个镇压了她数月之久的主人,她还是有几分感情在其中,自然不希望她真的死在天海。

    至于凌雪与纪无双的绯闻八卦之谈,她完全没去在意,听到的时候只是一笑置之,她清楚的很凌雪的性格,先不说凌雪与纪无双之间的仇隙究竟有多深,单单是凌雪与柯亦梦之间,那种超乎世俗眼光的真挚百合之情,就断然不会有容下一个第三者的可能。

    这时候竺南风忽然感应到了什么,心中蓦然一跳,猛然望向凌雪,这个容貌完全不再她之下的女子,这些日子听柯亦梦等人说的耳朵都要起茧子的女子,她轻纱下的眸子露出强烈的难以置信光芒。

    她不仅仅在这个女子的身上感受到“琴心”的波动,而且还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剑胆的浩然正气!

    “怎么可能……这是怎么回事?”

    先不说为什么会同时出现两位剑胆琴心的继承人,单单剑胆琴心的气息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便是绝然不可能的事情。

    尽管她没有修练过剑胆琴心,但是她清楚的很,剑胆唯有男子才能炼出,琴心唯有女子才能修炼,为什么眼前这个女子可以打破常规,同时兼修剑胆琴心。

    她到底是什么人,又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不要紧张,我此行并非是来杀她的。”

    正在竺南风满脑子疑惑的时候,纪无双终于回过神来,看向面前倒竖柳眉,正怒目望着他的白衣美人,缓缓说道。

    凌雪不禁一怔,旋即感到好笑无比,他不是来杀柯亦梦的,难道是来与柯亦梦叙旧的不成,以他们二人如今形如水火的关系,又怎么可能。

    柯亦梦不禁想起纪无双方才那一句“我今天只是来等人的”,随后又忍不住想起江湖上关于纪无双还有凌雪的流言蜚语,再联系起醉老头的开场白。

    “他是来等凌雪的?”这个念头不可抑制的,伴随万千她此刻无法一时言明的情绪涌上心头。

    “我如果真要杀了她,在你来之前就动手了。”

    也就在这时,纪无双开口说道:“我来这里,是为了等你。”

    漫天风雪又开始紧了起来,柯亦梦情不自禁抓紧了衣袖,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似乎想要甩去那些控制不住浮现脑海的猜测。

    只不过此情此景下,再加上外界连同雪花一起满天飞的谣言,纪无双此番话,仍然还是显得过于暧昧,醉老头刚喝下一口酒,马上“噗”的喷了出来,一身青衣的赵无极睁大眼睛,更加警惕的望着纪无双。

    “等我?”凌雪没有注意到众人的反应,只是羽睫轻颤,挑起黛眉,疑惑的问了一声。

    纪无双点了点头,道:“对。”

    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后,凌雪目光变得凛然与警惕起来,道:“等我做什么?”

    纪无双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先看了一眼众人,随后注意到赵无极充满敌意的目光,对于这样的目光,他很熟悉,前一世他就经常在珈玥的追求者身上感受过,不禁摇头轻笑,“给你十天时间处理一下私事,顺便把伤养好,十天后我会再来找你。

    “要不要我现在求我师傅,动手除掉他?”就在凌雪准备答应下来的时候,她的耳边忽然传来赵无极的传音。

    凌雪抬眼望了眼纪无双,他正平静的看着自己,等着自己的答复。

    “不要了,我还欠他四次恩情,真到了需要杀他的时候,我会自己动手的。”

    “这小子邪门的很,按你之前所言,他身上的造化传承并不比你差多少,这种对手要我说,早早杀了最好,否则夜长梦多,迟则生变,否则最后你与柯亦梦很可能都要死在他的剑下。”

    赵无极见凌雪仍然摇摆不定,垂首沉思,紧接着说道:“他救你四次,说好听点是恩情,但是依他对柯家的所作所为,你又怎知救你的四次,是不是都是在利用你?”

    凌雪黛眉微微蹙起,赵无极说的道理,她又哪里不清楚,只是回想起王城的初见,春阳城客栈内的几日相处,还有天海一役他将仙气灌输给自己的一幕,她都无法狠下心做出这个决定。

    不论纪无双是不是在利用她,但她如今若是过河拆桥,忘恩负义,必然违背了她两世为人的根本信条。

    忽然她想起关羽义释华容道的典故来。

    自古忠义两难全,若是实在不知道怎么做,最好的办法,便是遵循本心。

    关羽可以放走曹操,她也可以放走纪无双。

    她还想起纪无双肩上的小黑人天道,还有自己的体内的妖瞳,她若是被妖瞳压制了理智,也会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来,会不会纪无双肩上的那个天道,也是如她体内妖瞳一般的存在?

    一时之间,思绪万千,她为自己不杀纪无双找了很多理由,而这些理由,最后都化作了她望向纪无双,薄唇轻启,吐出的一字。

    “好。”

    一字落下,赵无极轻叹一声,柯亦梦睫毛微垂,醉老头淡然一笑。

    纪无双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告辞后,迈出一步便消失在众人面前。

    饶是隆冬严寒,但他的手掌间也已经布满冷汗。(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