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 你可不许与他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面蒙轻纱的竺南风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亭边,远远望着纪无双,目光平静的望着这个名震南域的传奇人物,她并不惧他,毕竟她是荒古琴宗的天下行走,已经达到缎魂的她,没有理由畏惧一个连缎魂都没有达到的修士,哪怕有传说此人可与真王一战。

    神州有三古四殿之说,说的正是如荒古琴宗这般传承自高武时代的渺远宗门,也唯有此等宗门的行走,才有资格称为天下行走,或许他们的修为并没有力压神州众天骄,但是他们有独属于他们自己的骄傲,不单单是因为他们具有远超大多数宗门的远古传承,更因为“天下行走”这四个字带来的历史厚重感。

    纪无双也感受到了竺南风的目光,从进来这个宗门开始,他便能感受到这个宗门的不一般,尤其是这个面上蒙纱的出尘女子,她虽然不是真王强者,但光是伫立在那里,便带给他些许的压力。

    他没有想到,凌雪安排柯亦梦南下,竟然还留有如此惊人的后手,不动声色中,就为她找了一个如此强大的势力作为靠山。

    很显然,这个蒙纱女子并非是宗主级别的人物,弟子都有这般的实力,那么其宗主级别的人物,很可能有真王境的实力,这在二级修仙国沧海国,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要知道即使在三级修仙国乃至更高的四五级修仙国之中,真王都是属于凤毛麟角的存在。

    这个荒古琴宗,真是藏得比世人想的还要深,其中怕是有什么大隐秘。

    “簌簌!”

    远处忽然传来几声落雪的声音,将纪无双发散的思绪拉回了眼前世界中,原来是一只雪兔经过了林子,脱落了沉雪的青枝此刻还在犹自微震作响,

    “为什么要杀你么?”

    他回过神来,看着曾经与自己山盟海誓的温婉女子。

    这个女子,如今不仅能够挽弓对向自己,而且望着他的目光中,已经没有任何温柔,取而代之的是无数仇恨怒火以及难以理解,纪无双一时之间不由得感到心绪复杂难明,不过他将这一切的复杂都付诸一声轻笑。

    柯亦梦没有回应,只是将玉指愈加紧扣。

    “这一切说来话长,与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你只要知道,我并没有真正爱过你,之所以杀你,也不过是为了我自己。”

    纪无双没有将一切告诉柯亦梦的打算,一是没有必要,显得他特地过来像是来为自己的行为开脱一般,二则是木已成舟的事情,不需要那么多的理由来粉饰他的罪过。

    他承认他很自私,但是他这么做并不后悔,尽管这一切的背后,都有天道的影子在其中,但是最后真正决定究竟做不做的人,还是他自己。

    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卖,一些事情要么不做,真做了也不必来那些没用的忏悔歉疚,因为这些并不能改变什么。

    在天海一役的最后,他之所以叫停了那一场屠杀,或许有一些是由于他心中那道被天道用于平衡邪恶的善念终于解放,产生了些许于心不忍的缘故,但是真正的原因,还是他明白如今并不是破除心魔的绝佳时机,哪怕只是使心魔些许松动的行为,也会令他感到不安。

    没有人不怕死,他也不例外。

    “所以,这就是你给我的理由?”

    柯亦梦终于还是忍不住颤起声音来,眼眶通红的瞪着纪无双。

    她两年时间里,众叛亲离,受尽折磨痛苦,而导致这一切的理由竟然如此敷衍,如此儿戏,这让她感到接受不能。

    尽管纪无双的任何苦衷都无法令她原谅他,但他若是真能说出一个像样的理由,或许她此刻都能感到稍微好一些,然而如今纪无双说的话,在她看来可笑无比,让她感觉她不止这两年,而是这十几年的青春都全像是被狗啃了一般。

    纪无双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她,有些时候,人还是心狠一些为好,心软的人很容易让自己的整个世界,都绕着某个人旋转,就像从前的他一样,若是他无情无义,冰若磐石,前一世珈玥也不会有杀死他的机会。

    只是饶是今日的他,仍然无法做到真正的无情无义,看到面前女子眼眶的泪珠逐渐打转,最后梨花带雨时,还是会触动些许恻隐,所以他此时此刻,只是沉默一言不发。

    心软这种事情,除了给自己带来麻烦之外,不会有多余的意义。

    “如今你找到我,终于可以亲手杀死我了,高兴么?”

    柯亦梦半晌才终于平静下来,只不过已经不自觉的泪流满面,在隆冬中,秀靥上的这些泪痕显得冰寒刺骨。

    竺南风目光异样的望着两人,她很少出世,尽管在宗门的隐世之地大门不出,便能听遍天下万事,但是根本不知爱恨是何滋味的她,却是很难理解两人此刻心中的复杂心情,不过有一点她看出来了,若是这白袍男子想要杀人,差不多也该动手了。

    她已经悄然提起元气,以防范白袍男子的突然发难。

    雪一直在下,而且越下越大,沧海国因为东临不冻之海的缘故,向来潮湿,忽然一阵风刮来,不禁令大雪纷飞,而且还将众人吹了个透心凉。

    纪无双轻轻摇了摇头,说道:“不,今天我只是来等人的。”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待到这声话音随着漫天轻雪落在地面的时候,一头黄色毛驴突然出现在三人的面前,呲着牙齿,露着大暴牙,背上是一个醉眼惺忪的老翁,他放下酒壶,抬眼望了纪无双一眼,浑浊的目光中闪过几分罕见的锐利。

    纪无双身上流转的元气,比通常意义上的元气还要强大无数,毋庸置疑,这份不同寻常的元气定当会震惊整个神州。

    “你就是纪无双?”醉老头风轻云淡的问道。

    纪无双目光不禁一缩,这个老人尽管看起来平凡无奇,甚至邋遢迷糊,若是没有注意到他的出场方式,那他定然不会察觉到这个老人的惊人之处,毛驴脚下的空间若是仔细一看,却是扭扭曲曲,层层叠叠,仿佛将数百里的空间一口气尽然折叠起来一般!

    这是何等境界的修士,才能拥有这般可怖的手段?

    真皇么……?

    他目光敬畏的望着一身酒气的得道高人,等着他的下一句话。

    见纪无双没有否认,醉老头郑重其事的开口道:“我告诉你,凌雪这个女娃儿是我宝贝徒弟的,你可不许与他抢。”

    全场风雪寂静,原本空气中弥漫的肃杀萧索氛围,差点被这句话毁的荡然无存。

    就在这时,又有两道身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正是不少江湖修士闻风丧胆的鸳鸯刀。

    白衣凌雪,青衣无极。(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