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一缕发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侧躺在床上的少女一身白衣,柔顺的长发披散枕边,星眸微闭,呼吸均匀,似是没有察觉到有人来到她的闺房之中。

    赵无极如今每天与凌雪同房而寝,最大的福利,便是每天都可以正大光明的欣赏凌雪绝美的身材。

    少女尤其吸引他的是其已经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玉足长腿,不消一会儿,他的目光便被深深吸引。

    只见凌雪的脚踝光滑而圆润,脚腕莹白,清滑的脚背如软缎一般,其上肌肤细腻,可以看到看到若隐若现的纤毫筋络,五根白玉一般的秀趾间的趾缝香蜜一般,玉翠般的贝甲含羞带俏,轻轻竖起,圆柔的趾肚像是五只蜷缩的小兔,正恬静的小憩着,实在是令人看的呼吸紧促,垂涎三尺,恨不得能够马上亲手抚摸这件高贵秀美的艺术品。

    只是这个美人却是近在眼前,远在天边,哪怕距离不过五步之遥,但是他却没有这个胆子凑上前去亵玩。

    床底下的放着少女精致小巧的粉鞋,鞋头为尖形,微微上翘,做成了凤头的模样。鞋边上有刺绣,绣着浅色的牡丹,银丝勾勒,其内白如沉雪,使人浮想联翩,若是看的仔细了,仿佛还能从其中感受到少女玉足的余温幽香。

    赵无极心中微微一动,得不到心上人的玉足也就罢了,但是偷来她穿过的绣鞋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之事,如此想着,他不禁抬眼认真打量起少女的俏脸,只见其眉如新月,弯若柳眉,羽睫轻颤,朱唇不点而赤,仿若完全沉浸在梦香之中。

    “啧啧,装睡倒是挺像,不过没关系,我倒要看看是我速度快,还是你反应快。”赵无极可不信这么长时间过去,凌雪还没有清醒过来,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已经很深刻体会过凌雪堪称可怕的五感,即使他将气息敛到最低,仍然还是无法逃过这妮子的感知。

    当然这还是他修为太差的原因,如果他便宜师傅肯分点功力给他,他就完全不必偷得如此辛苦了,分分钟把他的最终目标亵衣偷到手中。

    赵无极站在窗边,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身后悄然浮起一道淡淡的武魂虚影,其状若手,白如皓月。

    他抬起套着白色武魂手套的手指,朝着地上的那双绣鞋方向轻轻一点,只见数道因果马上纠纠缠缠的出现绣鞋之上,最多的缠在凌雪身上,也有少数几根连接在他的身上,其中最为简单与纤薄的一条因果线,便是由“他想要偷绣鞋”这个念头产生的,最为直接也最为脆弱。

    偷天之道,可并非是寻常的偷法,而是已经半步踏入真正大道殿堂的道法,可以通过偷窃物品之上的“果”,来达到影响其上“因”,不仅更加玄妙,而且更加无声无息,所有元气尽数藏匿于武魂之手中,令人难以察觉。

    理论上说,他若是与想偷之物连结的因果愈多,偷窃之时产生的力量也会愈加强烈,成功率也将更高,施术的距离也可以更远。

    “一手偷天。”赵无极轻语一声,目光却猛然锐利起来,手上蓦然一抓,便将绣鞋连结到他身上的因果线尽然握在手中,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快速向掌心一拉,绣鞋却是没有马上动起来,而是随着他的元气缓缓流入因果线中,而逐渐变得透明起来,这是真正的无声无息!

    眼见绣鞋就要在眼前彻底透明淡化,马上就能得手心上人的贴足绣鞋,赵无极的呼吸不禁变得急促起来。

    “就知道你没有好心思,休息都不能让人安生。”忽然传来一声少女一声冷哼,赵无极目光微微一凝。

    马上就要消失的绣鞋,却是忽然被一支黑伞抵在地上,淡化的速度淡然一缓。

    凌雪的墨色眼眸已经变成了明黄色的妖眸,没好气的望着他,唯有妖化的时候,她才可以看到一些因果线的存在。

    功亏一篑的赵无极也不纳闷,手上还紧紧抓着因果线不放,嘿嘿一笑,说道:“人在江湖飘,到处凶险莫测,哪有真正安心的时候。”

    凌雪手上加了几分力气,没有理会他的歪理,而是似笑非笑的问道:“你还不肯放手?”

    赵无极闻言讪然一笑,才放开手来,凌雪见他放弃,也放下戒心,却是没有想到赵无极另外一只手就在这时猛然一拉。

    “疼……你干什么赵无极!”

    凌雪就像是发怒的小狮子一样,狠狠瞪着赵无极。

    只见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缕女子的飘长发丝,而他自己则是摆出一副可气的得瑟笑脸回望着她。

    凌雪稍稍一想便回过味来,原来赵无极从一开始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绣鞋目标太大,因果线过于明显,而若是换成发丝的话,她若不仔细观察,根本难以察觉。

    “真行啊,为了偷我一缕头发,连声东击西,暗渡陈仓的技俩都用出来了。”凌雪讽刺说道,语气极为不善。

    “这可不只是一缕头发。”赵无极摇了摇头。

    “那是什么?”

    “这是三千情丝的其中一道。”

    “真会贫嘴。”

    赵无极倒是不在意凌雪的不满,反而嘿嘿一笑,拿起发丝放在鼻尖轻轻一嗅,道:“真不错,仍有余香。”

    凌雪微微红了脸,感觉就像是赵无极这个混蛋就站在身旁,亲昵的轻嗅她的一头秀发一般,令她心中羞恼无比,鄙视道:“你这么无耻,将来肯定没有女人肯跟你。”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个道理自古有之,难道凌大小姐是第一次听说?”

    凌雪一时语噎,气恼得别过头去,不想理他。

    这个道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当初在黑漠篝火晚会的时候,她还用这句话教导过老实巴交的薛磊一回,没有想到今日竟然被赵无极用同样的话噎的无话可说。

    赵无极见凌雪无言以对,大笑起来,不再看着凌雪,而是目光深深的望向手中的一缕发丝。

    这确实不单单是一缕发丝这么简单。

    上面连接的,是关乎凌雪最直接的因果,等到她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他可以第一次时间察觉到,哪怕是刀山火海,他也有了选择的余地,而不是一味蒙在鼓里。

    他不再想落后旁人,尤其是那个叫做纪无双的家伙。

    他说的也没错,这确实是一道情根。

    不过不是凌雪的情根,而是属于他自己的。(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