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鸳鸯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十冬腊月天,大雪漫天飞舞,雪堵着窗户,覆满霜雪的屋檐上挂满了水晶一般剔透的冰溜子。

    火蚕国的都城荆棘城尤其寒冷,地面都冻出了裂缝,北风刮在修士的身上,都有种刀割一般的凛冽感。

    凌雪一行人已经离开了苍狼国六七日时间。

    他们没有沿着原路南下,而是绕过天云国,从另外一个方向前往沧海国。

    赵无极经过醉老头的调教,偷天之道进步神速,也终于完成了一次三天一小偷。

    说来也怪,自从赵无极取走了凌雪一些元气石后,凌雪还真产生了种很不可思议的难以名状的感觉,仿佛身上某种因果真的随着元气石一同被赵无极偷去一般。

    刚开始还会遇到不少追及而来的修士,但是自从赵无极偷了她的元气石后,还真的是丁点人影都看不到了,令她心中不由得对醉老头的话又更加信了几分。

    只不过正因如此凌雪才更加咬牙切齿与纠结起来。

    虽然醉老头的话已经确信没错,但是她相信除了眼下这种方法之外,肯定还有其他方法可以破解她身上的祸患,只是醉老头护短,想要为他的宝贝徒儿牵上红线,才出此昏招。

    刚开始因为受了重伤,凌雪还有些昏昏沉沉,思维迟钝,但如今已经彻底恢复过来,转念一想,便也心中雪亮,可是想明白了也没办法,谁让她有求于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好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她也缺不了几块肉,只不过有些便宜了赵无极这个无耻之徒。

    赵无极一脸贼兮兮的牵着毛驴,醉老头仰躺在驴上,蠢驴猥琐的露出龅牙,傻笑的四处张望着,至于凌雪则是一身雪白的狐裘,经过些许装扮,遮掩了一些她沉鱼落雁的美貌容颜,不过她一身绝美的身材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仍然还是引来行人纷纷侧目,尤其是他们一行人搭配极为奇葩,颇具毒性,让人匆匆一看不仅心生无限怪异,而且还难以再挪开目光。

    “小二,将你们店里的招牌都摆上来。”赵无极牵着毛驴走进荆棘城里一家名闻遐迩的酒楼,意气风发的招呼了一声。

    这一路上,有了凌雪这个美人高手来练手,加上醉老头的指点,赵无极偷道突飞猛进,一路上已经敛了不少钱财,此时花使起来也难得的财大气粗起来,一时之间不复曾经铁公鸡一毛不拔的做派。

    当然,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道理,赵无极就算是进步巨大,但是胆子大了,路子野了,定然也有被高手识破的时候,而能够识破他手段的修士,手段都不一般之高,仅仅炼神境的他唯有跑路的份。

    若是实在跑不了路,他便对着天大喊一声“美人何在”,随后就有一道纤细貌美的倾城女子闪现而出,为他阻拦强敌,每次都能将对手震惊到,一是因为凌雪的美貌惊人,二是凌雪的剑道惊人,至于三,则是震惊于如此鲜花竟然会插在这样一坨牛粪上。

    不过不论对方怎么想,凌雪一出来,赵无极已经是装了一手满分的好逼,旁人再怎么嫉妒恨,其本质也是羡慕。

    每次事后凌雪经常一脸黑线,感慨遇人不淑,竟然交到赵无极这样的狐朋狗友,害的她竟然也开始做起这种下三滥的勾当来,而且不仅如此,这家伙脸皮还厚到一定境界。

    有几次修士被打不过凌雪,气得跳脚,骂赵无极小白脸只会躲在女人后边。

    赵无极也不生气,而是回道“我这叫本事,你要行你也找个好看又会打的女人挡你前面”。

    此番话一出,更是气得直教人七窍生烟,更加气人的是想要狠狠教训他一顿,却根本奈何不了凌雪,也不知道这个小子灌了什么迷魂汤,令这个不知道哪个石头缝里冒出来的俊俏女子对他如此“死心塌地”,也不嫌弃他修为低下,此次都这般维护着他。

    如此一来二去下来,两人也在这一亩三分地里闯下了不小的“名声”,被人传称“鸳鸯刀”。

    对于不明真相群众而言,鸳鸯自然指的是看似道侣的赵无极与凌雪二人,而“刀”则是通的“盗”,这两个字谐音,本来是“鸳鸯盗”不过传着传着也成了“鸳鸯刀”。

    如今不少修士一听到这三字,俱皆闻之色变,目光一下子变得警惕无比,不仅是惧怕赵无极神乎其神的偷技,更重要的,是对凌雪实力的敬畏,尤其是还传出这个貌美无比的女子,很可能具有真王的实力后,众人更是心惊肉跳。

    要知道火蚕国十几万里疆域,明面上的真王,只有都城荆棘城的城主一人,这样层次的修士要干起强盗的勾当,试问何人能够拦得住此等洪水猛兽?

    惧怕理所当然,此刻店小二看到赵无极一身青衫,风流倜傥,而一旁还有一个持着黑伞的清冷美人,心中不禁悄悄咯噔一声,想到最近令人闻风丧胆的传闻,隐隐有些猜测后,不禁嘴唇发干,面色苍白,忙不迭的就将二人往店里面最好的座位领去。

    一路恭恭敬敬,不敢怠慢分毫。

    “啧啧,恶名还是比正名要更加管用不少。”赵无极坐下来后,感慨了一句。

    凌雪懒得搭理他,她如今一想起“鸳鸯刀”这个神坑外号就感到非常心累,完全也不想提起这段黑历史,于是直接错开话题道:“我此前还欠你两顿酒,这几天帮了你这么多次,也算是还了账,你可不要耍赖。”

    赵无极讪然一笑,轻咳一声道:“你瞧瞧你,都一起干了这么多票,还这么见外,哪有什么谁欠谁的。”

    醉老头见缝插针,这时候也乐呵呵说道:“看看我徒儿说的多好,女娃儿你如今也算与他‘同生死,共患难’了,倒真不必分这么清楚,他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他的,岂不妙哉。”

    凌雪轻啐了一声以示反对,没有出言抗议是因为她明白这师徒俩一个鼻孔出气,她一张嘴定然是说不过两张嘴。(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