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银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第三声帝钟响彻神州。

    苍狼国的醉翁一个哆嗦,随后从醉酒中清醒过来,看了一眼天色,此刻月光照拂,满天星辰,身边的蠢驴早已经消失不见,连带着他的那个宝贝徒儿也不见踪迹。

    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这些,他习惯性的摸了摸身边的酒壶,却发现几个葫芦竟然都已经空了,不禁苦起脸来,骂骂咧咧说道:“这破钟还真是贼响,今年一连吵醒了我三次,要不是不知道到底在哪儿,我一定把把它给拆了去。”

    “得,也没酒了,去看看我那宝贝徒儿干嘛去了。”

    醉翁一身酒味,走了几步,忽然看到几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子在斗剑,看着有趣,马上眉开眼笑起来,走过去指点江山道:“你们这群小子斗剑,实在太没气势,看我来教你们几招。”

    几个小毛孩以为是遇到高人,虽然老头臭气熏天,说话也牛气无比,但他们不发作,只是捏着鼻子赐教,认真仔细的观摩起来。

    醉翁接过木剑,嘿嘿一笑,气势汹汹的舞了一套建达,不过倒不像剑法,而像是醉拳,颠来倒去,最后更是不堪,竟然醉倒在地,看的几个小子目瞪口呆,暗道这个高人还真是“高”。

    醉翁倒是不尴尬,反而坐在地上大笑起来,道:“怎么样,这套剑法是不是很厉害,若是想学,叫我一声师傅,再送些好酒过来,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几个小子这时候也明白过,原来是坑蒙拐骗的老骗子,自觉被骗了感情,合着骂了几声,也懒得夺回沾了满手油腻的木剑,便走了开去。

    “死老头,来,给你的酒。”赵无极这时候碰巧回来,看到这一幕满脸黑线,丢了壶新酒给他,“瞧你的德行,骗吃骗喝,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醉翁心满意足的喝了一口,红着脸打了个酒嗝,说道:“乖徒儿真是懂事,来,为师接着与你一起找媳妇去。”

    说着,他便往前踩了一步,却是扑了个空,赵无极不忍直视,正想扭过头去,却陡然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他却是看到了那头早就被他卖了换钱的蠢驴,它不知怎么出现的,就出现在了他面前,还驮住了老酒鬼。

    注意到赵无极懵逼的目光,蠢驴似乎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扭过头来对着他含羞带怯的露齿一笑,两颗大龅牙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赵无极一脸无语的和它对视了半晌,终于受不了蠢驴的傻气,望着天上的满天星斗长长一叹,这个一老一驴还真是绝了。

    他突然无比想念在黎国王城的生活,和这两个家伙呆久了真是会拉低他的智商下限,他已经明显感觉自己智商不够用了。

    手头捏着一张票据,上面写的是他在赌坊的押注字据,这是他如今呆在苍狼国的唯一念想。

    ……

    星夜漫长,凌雪遍身鲜血,白衣彻底成了鲜红的血衣。

    追兵还在后面,如芒在背,尽管她已经疲惫到一定极点,但是仍然片刻都不敢歇息,手里紧紧攥着一纸血帛,心中飞速想着,天狼究竟是什么。

    听天阁与她有仇,叔子童用一条命算出来的所谓生机,也有可能是真正的绝望,不过她如今除了相信之外,已经没有其他选择。

    如今几番与玄庭上皇交手,她已经深深了解到真皇境大能的可怕之处,难以想象,若是玄庭上皇真的证道大帝,神算之能会可怕到何等地步,就算到时候帝钟一声未响,他仍然是一个无比可怖的敌人。

    若非她身上有不少东西连玄庭上皇也无法算计,她甚至连第一轮杀局都活过不去,早已香消玉殒。

    只是,如今她也产生了山穷水尽的感觉,难道真的要解开妖瞳的封印?

    妖瞳与她不同,是彻彻底底的妖,不在五行六道之中,玄庭上皇再厉害也不可能将它也算计进绝杀局中,一旦有了它的帮助,玄庭加诸于她的劫难,也将迎刃而解。

    只是叔子童既然能算到自己有一线生机,那么她很可能在解封妖瞳之外,还有其他的办法可以化解她这一次死劫。

    天狼到底是什么呢?

    忽然凌雪像是想起了什么,她突然停止了身形,黛眉好看的皱了起来。

    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叔子童卜算的能力远远不如玄庭上皇,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都还是太轻了。

    那么问题来了,他都知道的事情,玄庭上皇岂不是也一清二楚?

    来不及细想,陡然产生一阵心悸之感,凌雪便明白追兵怕是已经追到,凌雪咬牙拖着重伤的躯体再次往着前边远遁。

    几个弓武魂锻魂境修士挽弓射击,却都被凌雪灵巧的身法躲了开去。

    不过,她却没有注意到,在极远处的山崖上,约莫刚出城外二十里,还有一道清瘦的身影站在雪上,挽起长弓,目光如鹰一般的望着她飞速移动的渺小身影,身上散发出不逊色于朱雀国花蝶真王的气息。

    天海这一场绝杀,玄庭确实是出动了相当的手笔,足足出动了一位皇境大能,三个黎王这一级的顶尖真王,六七个堪堪得到神州认可的真王,而伪王更是数不胜数,在高级修仙国中,元气充盈无比,炼神境修士多如草芥,锻魂境修士虽然仍然有限,但是毕竟疆土极大,聚集起来的话,数量也是惊人。

    眼前这一位,正是六七个堪堪得到神州认可的真王之一。

    他姓远,有着远山水而一箭射杀的能力与自信。

    因为他走的道正是极目道与长弓道。

    神色平静,拉开弓弦,他蓦然松手。

    过了半晌,第一箭偏了,他微微皱眉。

    眯起眼睛,屏气凝神,待到天地仿佛都静止下来的时候,又是一箭破碎虚空射出。

    等了一会儿的时间,看到那道细弱蚊蝇的影子忽然如流星坠落下来,他的嘴角泛起笑意。

    如法炮制,准备再次引弓补上一箭时,手指上却是浮起的一层寒霜,虽然不至于冻住他的行动,不过还是令他的动作慢了几分,不必去看,第三箭肯定偏了。

    眸子浮起几分遗憾,转过身来,正是玄冰王尉迟泽,黎王的亲弟弟。

    天海城内的风雨,已经袭卷到城外。

    也就在这时,血染的身影犹如凤凰陨落一般,极速坠落下来,一边带着飘舞的鲜血。

    底下是一条冰冷但却没有冻结的长河,倒映出星空,犹如银河落凡。(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