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七章 大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长老之首的灰发老者神出鬼没,不知何时站在凌雪的身旁,轻笑道:“凌小姐情深意重,超脱生死,老朽佩服。”

    凌雪哑然失笑,半晌问道:“易前辈,你说我会死么?”

    灰发老者名为易云渺,他前来天云国的目的本就是保护凌雪,而如今她这般问,他自然明白她问的不是‘她会不会死’而是‘羽皇想不想让她死’。

    易云渺笑了笑说道:“正如凌小姐所说,这种事情,还是听天由命。说来也巧,山下正好有人送来了天意,你想不想听。”

    没有听到灰发老者的正面回答,凌雪眸子中微微闪过几分失望,旋即很好的掩饰起来,转而露出诧异,问道:“什么天意?”

    易云渺取出一张血帛,道:“这是听天阁当今的阁主拓拔风送来的天意。”

    接过血帛,上面歪歪扭扭的写了两个血红色的字:“天狼”。

    “听天阁弟子叔子童耗尽残年生命,为你卜算出浩渺天意,说是能够让你驱凶化吉,令你在必死之局之中,找到一线生机。”

    凌雪有些不可思议,不明白听天阁作为自己的死对头,自己还逼死了他们的前一任阁主,为何他们还要费这么大功夫帮自己,深深的看了一眼手中的血帛,自语说道:“人心真是复杂,令人难以预料。”

    ……

    “人心这种东西,真是有趣。”

    纪无双负手赏雪,纪府的观天湖如今已经霜冻三尺,底下的鱼儿都尽数躲在黑暗无比的深处,他还记得就在五岁那年,冬雪也如今日一样凛冽,他就在这面冰雪覆盖的湖泊上,与柯家的二小姐柯亦梦相识。

    两小无猜。

    那时候的柯二小姐古灵精怪,而他木木讷讷,就像是曾经的自己,而柯二小姐则像极了当年的珈玥,从懵懂到真正心动,再到受尽耻笑,遭到全世界反对,十三年的光阴在他心中不断飞梭而过。

    十八岁的他想要改变一切,终于强烈的不甘情绪冲破了记忆的桎梏,觉醒了前一世的记忆,然而听了一同苏醒过来的天道的建议,他的初心逐渐动摇,最后彻底抛却,背道而驰。

    那一年的自己,肯定想不到一向被柯家作为癞蛤蟆看待的自己,真的会有执掌天下乾坤,一念定世家兴衰的一天,也想不到自己会生出要杀死曾经最爱之人的想法。

    至于今天,他则是没有想到,凌雪在清楚认识到,他与她之间的绝对悬殊实力后,竟然还能生起与自己一战的勇气。

    他从她的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为了心中所爱,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他目光倒映着飞雪,流转着思索的光芒。

    “你不会在最后关头,突然心软了吧。”一个漆黑小人出现在他的肩上,欢脱的晃着小脚,“你若不杀死他们,死的就是你,不斩断前世因果业力,最后你只会被心魔吞噬,陷入永劫不复。”

    “下一次轮回转世,你不再是你,你的报复,你的野心,一切的一切,都变成了镜花水月,当初的负心之人如今可能就躺在哪个仙帝的怀中巧言欢笑,坐享你的一世江山,你真的甘心?”

    纪无双笑了笑,说道:“既然只有你死我亡,毫无疑问,我只能选择我自己。”

    漆黑小人也咧开嘴笑了起来。

    ……

    黎明初至,霞光万里。

    天海郡的映月楼内,一身白衣的女子站在窗前,亲眼见证天海从寂静的毫无波澜到热闹沸腾的变化。

    她是月华宫的真王,寒月仙子。

    身旁恭敬的站着月华宫的女弟子,她自顾自的说道:“真是愚昧之极,她去挑战纪无双,真当如螳臂当车,蚍蜉撼树一般。此等毫无胜算的事情,她如何做的出来。”

    一个相貌平平,却气质特别的女弟子庚诗诗上前说道:“听说她是为了柯家二小姐,才与纪无双一战。”

    寒月仙子冷哼一声:“她没有去学女子隐忍的笑里藏刀,却学会了男人们毛躁的冲冠一怒,真是女人中的耻辱,我倒要看她这一战没人帮她的话,她会如何惨败。”

    听到寒月仙子发怒,所有人噤若寒蝉,没有说话。

    倒是庚诗诗目光闪烁,心中暗道:“师叔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她欠羽界一个人情,如今受羽皇所托,自然是不会袖手旁观。只是这个凌雪,倒真是一个奇女子,竟然能够舍弃一切,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却是有不一样的大气魄。”

    纪家有一殿,名为无双殿,延绵两百丈,气势磅礴。

    底下白玉为阶,有九百层,压迫感十足。

    当年纪无双就是在这里加封无双之名,那一天人山人海,天下来祝。

    作为纪家圣地的无双殿,今天再次开启,云集人海,汇聚神州英雄,破天荒的成为纪无双的大婚殿堂。

    柯雪雁坐在华美的车辇之中,底下簇拥着数不清的民众,人声喧哗,无比热闹,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不明就里的喜气,她只是目光冰冷的望着他们。

    她的眼圈已经红肿,光是这个妆,她就画了一遍又一遍,然而每次都止不住泪如泉涌,将妆容弄乱,最后直到她哭的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后,才算是妆容完毕。

    她不明白,纪无双既然不爱她,甚至想要覆灭她们全家,为什么还要假惺惺的将一切做的滴水不漏,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六礼事必躬亲,若不是她如今已经看明白了一切,恐怕还会心中触动,被他的诚挚所感动。

    她不明白事情还很多,其中最无法理解的,是纪无双为何要杀她的妹妹。

    马车微微摇晃,外面不时有好心人将洗净的瓜果朝这边扔来,这可是世家之人成婚,才能够有的待遇,显得更加热闹,更加盛烈,忽然一个鸡蛋果落入马车内,打乱了柯雪雁的思绪,她看到了不远处朝着她呲开牙齿开颜的小女孩,她也回以微笑。

    鸡蛋果是她小时候最爱吃的瓜果,吃起来会有熟蛋黄一般,又粉又甜美。

    她捧起鸡蛋果,轻轻咬了一口,旋即微微一怔,手指紧紧攥紧了一身的红衣,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流下来。

    瓜果并没有熟,又涩又苦。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