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 尽人事,听天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听天阁内里仍然素衣一片,比外面的无边落雪还要苍白,当代阁主仙逝之后,阁内修士都需要穿戴丧服一月时间,至于与阁主最为亲密的弟子,则需要披戴一年。

    同时,国不可一日无君,阁不可一日无主,早在皇天赐逝世的七日后,新的一任听天阁阁主便已经有弟子担任,是他死前钦定的十位候选弟子之一,名为拓拔风,自然比不得皇天赐的天赋异禀还有雄才大略,仅仅六十条魂脉聚元,而今聚元境大圆满,刚半步跨入炼神,距离传说中的封侯之位,还差半步之遥。

    凌雪约战纪无双的消息,已经如同长了翅膀一般,飞遍了天海郡的大街小巷,无论是茶馆还是酒楼,万家百姓家中,抑或是在这座千年不倒的阁楼内,都在说着这件事情。

    这一切理所当然。

    一个早早便是逍遥榜第一,无人撼动,另外一个得入逍遥第二而不入逍遥。

    从某种程度上看来,还要比第一来的令人震撼,因为从没有人胆敢拒绝玄庭上皇的亲自加封,逍遥第一自古恒存,然而过逍遥而不入者,却是绝无仅有,独此一家,凌雪之绝代风华,由此可见一斑。

    若说纪无双是真龙,那么凌雪就是真凤,龙凤相争,争的是一个天下第一。

    一个天纵英才,一个倾世佳人,这一战嚼头十足,而且偏偏还选在纪无双的大婚之日,如此一战,完全不亚于江湖说书之“决战皇城之巅”与“论剑灵山之上”,全天下的目光都彻彻底底的聚集在这一场盛世婚礼之上。

    两人的光芒实在过于耀眼,以至于本该是主角之一的柯家,此刻已经被完全掩盖,鲜有人关注到这个曾经的三大世家之一。

    已经修行了三个甲子岁月的拓拔风,是皇天赐手下修行时间最长的弟子。

    他凭栏伫立,听着底下弟子的纷纷议论,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看一眼自己那个最小的同代师弟,如今卜卦进行的如何。

    叔子童弱不禁风,武魂又霸道无比,令人不禁担心,他还没有算出什么来,就已经提前逝世,虽然他为了算上这一次,已经准备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应是出不了什么差错。

    “哈哈哈……可笑……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还没推开门,便传来叔子童的大笑声,其中情感复杂,拓拔风只听懂了无尽的自嘲与讽刺,连忙推开门去,只见本来就瘦骨如柴的药罐子师弟,面色已经极度枯萎,肌肤再无丝毫光泽,只剩下褶皱如老树皮一样的脸皮,令人看的不禁心下一跳。

    叔子童身后正悬浮着一道漆黑的书卷虚影,看上去不像是听天武魂,而更像是民间说的阎王生死簿,通体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死气。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叔子童之所以一直体弱多病,与觉醒的这个武魂有着密不可分的因果联系,但是也正因为这个武魂的存在,叔子童一直也是皇天赐最为器重的弟子,甚至宠溺程度,还要在他这个首席大师兄之上。

    因为凭借这卷武魂,叔子童可以看到所有人都看不到的东西,可以预测常人预想不到的未来。

    拓拔风轻声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皇天赐死前最恨玄庭,然而死后却要尸骨还乡,这并不矛盾。

    他热爱的是玄庭这片疆土,深恶痛绝的,是玄庭上皇的统治,他死之后,仍然不忘为他的这个宏图大志留下后手,就如那搬山的愚公,填海的精卫,他这一世完不成,身后还有千秋万代。

    在他看来,最有希望弑皇,推翻玄庭的人,非当凌雪这一世间奇女子莫属,而且传说第二次帝钟仍然还是为她而响,这等人物若是不陨落,日后定当君临神州,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如今最重要的就是一件事,如何令她不陨落。

    皇天赐自然不会轻易去帮他的生死宿敌,他之所以让沈凝霜带着他的头颅去找凌雪,也是留了一个小小的考验给她,而上焚香则是另外一番考验,虽然看似简单,但也需要看机缘巧合,更是别有深意。

    判断凌雪是否过关的人,正是离皇天赐最近的弟子,叔子童。

    很显然凌雪通过了这两个小小考验。

    叔子童的面前,正放着两张血帛,其中一张鲜血淋漓的写着天狼二字,而另外一张却因为其上字迹过多,层层覆盖,而令人看不清真切。

    叔子童深陷的眼窝望向进来的师兄,声音沙哑的说道:“我为她算了两次未来,第一次时,虽然她身上秘密众多,但我仍然隐约看出破局之法,只是第二次时……我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只是看到一片黑暗,毫无光亮。”

    拓拔风微微一愣,想了一会儿,明白后目光复杂,道:“世事难料,真是可惜了。”

    一语双关。

    都很可惜。

    没有人再接话,只剩下残音绕梁而上。

    拓拔风郑重的颔首,弯下腰来,将叔子童面前的两纸血帛拾起。

    ……

    天海热烈一片的时候,武府山巅,藐视天下的之处。

    此时柯亦梦已经晕眩过去,躺在马车之内,御风神驹悠哉的在踩在云端,宁冬儿与沈凝霜坐在马上。

    宁冬儿目露复杂的望着凌雪,说道:“没想到,你把避天珠也给她了,只是你怎么办?”

    凌雪微微一笑,道:“这叫做尽人事,要救她,便要为她考虑周全,毕竟对手是敢与真皇一较手腕的纪无双,我必须得小心谨慎,不能让我的一切努力付之东流。至于我自己,如今也只能是听天命了。”

    宁冬儿轻声一叹,说道:“她真是幸福,有你这位绝代佳人的一往情深相待,怪不得她最后还是对你动情了,换作是我,恐怕也会被你掰弯。”

    凌雪一笑置之,伸出手柔和的摸了摸沈凝霜的小脑袋,说道:“如今你便可以去好好寻一番你的娘亲了,这个方向日夜兼程的赶,应该能够到沧海国。”

    沈凝霜应了一声。

    她本来不想让凌雪碰她,不过想到此番一去,可能就是永别,还是耐着性子,让凌雪沾点便宜。

    宁冬儿还要说什么,凌雪却已经一拍马屁股,笑道:“去吧,记得日夜兼程,莫要回头。”

    “你保重。”神驹飞速腾跃起来,宁冬儿深吸口气,在最后只郑重的说了三个字。

    凌雪微笑的点头,目送一行人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云端之中,只是她仍然目不转睛的望着云层被破开而留下的痕迹。

    直到云层幻动,终于没有分毫痕迹之时,她才说了一句:“傻丫头,到时候找个好男人嫁了吧。”(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