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凌雪听到宁冬儿说完后,沉吟的时候,身边的阴影中也出现了数道锻魂境后期的身影,他们虽然没有真王之境的实力,不过也极为接近,身上还有羽皇加封的王道气数在身,实力很强,不亚于黎王的弟弟玄冰王。

    其中一位老者低声说道:“凌小姐,纪无双实力深不可测,而且他这一次随行前来的六位王境修士,也都非常不一般,很可能至少一半有真王的实力,还请三思而后行。”

    他那一撮短而硬的八字胡上沾满霜雪,一双棕褐色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一头灰发在寒风中微微凌乱,一出口其他人都缄默下来,看起来像是黎国八大宗门的诸位长老中,地位最高的一位。

    凌雪有意无意的望了布满夜色的阴影空间,意味深长的说道:“玄庭要杀纪无双,也要杀我,玄庭并不傻,相反玄庭上皇还有算无遗策之称。若换作是我,要必杀纪无双,必然会出动皇境的大能。”

    “同样,羽皇肯让我前来天云国,自然同样有应付玄庭上皇的后手,我说的可对?”

    无人答话,天地唯有呼啸的北风与落雪的簌簌声音。

    虽然黎王与羽皇都没有说,但是凌雪明白,羽界之中至少有一尊帝皇驾临到天云国之中,暗中保护自己,否则天云国如此危险,他们决计不会轻易让自己以身犯险。

    “既然有把握在玄庭手中保下我,那定然也有把握让我此行不出任何意外,相信羽皇的布局已经展开,这时候我若是不幸死去,他肯定会很困扰的吧。”凌雪自语道。

    灰发老者对凌雪的无赖说法感到哭笑不得,终于说道:“有没有后手老朽不知晓,不过若是凌小姐你遇到什么危险,我们定然会全力相助。”

    ……

    落月亭上堆满了沉雪,在朦胧的月色下显得一片寂静,四周的海棠花早已经在隆冬的酷寒中落尽,只是枝干上此刻又承满了雪,在昏暗的光芒下看去,仿佛又是一片白色的花海。

    数不清的漆黑乌鸦歇在树枝上,慵懒的在一弯弦月下小憩。

    落月亭远处的山上,司徒坐在石头上,俯瞰着底下的雪花盛放的亭子,高大的身影在银月的光影中显得漆黑无比,他摸了摸了腰间的刀,想起了当时凌雪前往华宝会前,他问她有几成把握后,她的那声自信到令人惊异的回答“十成”。

    拧开酒囊喝了几口,他咧嘴一笑,不禁很期待当凌雪发现纪无双就是救了她三次性命的陈一凡时,那张绝美脸蛋上会出现怎样精彩的表情。

    纪无双一身白袍站在亭上,负手的望着雪白枝干上立着的黑鸦。

    夜色愈加深沉,不过他并不着急。

    天云国这个龙潭虎穴她都敢闯进来,纪无双不信这个小小的落月亭她不敢来。

    本来他并不想约见她,不过当他想起了当时她提起柯亦梦时,眸子中闪耀出的刹那光芒,他忽然升起了几分兴趣,想要看看这位绝代帝女在生死与感情之间,究竟要如何两全,还是二选其一。

    他不禁又想起了前一世的那个人。

    他从最开始的不识风月,到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爱,与如何爱一个人,再到如今的冰冷无情,全是拜她所赐。

    到了如今,他已然对世间所谓男女之情不屑一顾。

    情到深处,即为羁绊。

    羁绊越深,他的弱点就会越明显。

    自己若能斩断情丝,便能超然尘上,达到一种自身世界的无敌之境。

    他不想再有弱点,重活一世,他不想再重蹈覆辙,他要斩断心魔,斩尽一切可能成为弱点的东西。

    自古男女多殇情,他相信,慧剑斩情丝之后,所谓男女之情也会随之烟消云散。

    他闭上了眼睛,静心感受这一刻的天寒地冻,唯有这份冰冷,才能将他心中张牙舞爪的心魔之火压制下来。

    待到他即将进入空明之时,忽然听闻一声簌簌的清脆声音。

    原来是亭子角落的几支红梅,迎着寒风独自盛放起来。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他微微一笑,望着亭下的那道曼妙身影。

    手中的伞比黑夜还要深邃,身上的白衣比皓月还要明净。

    她来了。

    凌雪看着亭上这道熟悉的身影,一双美丽的星眸不禁睁大起来,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她紧紧盯着纪无双那张似笑非笑的面庞,纵使风雪缭乱,也无法挡住她那道充满难以置信的视线。

    直到终于确认亭上之人的身份,她的身体忽然变得有些僵硬起来,神色复杂的说道:“一凡……无双,你真是起的好名字啊。”

    她本来是带着面见生死仇敌的心情来的,却是没有想到,最终见到的人,竟然是救了她三次性命的恩人。

    偏消就是这个恩人,如今摇身一变,就成了要杀她心上人的仇敌。

    其中复杂滋味,真当是一言难尽。

    纪无双微微一笑,说道:“我也没有想到原来你想要救的人,就是柯亦梦。”

    凌雪曲线诱人的胸脯微微起伏着,努力平静下来之后,终于问道:“你为什么要杀她?”

    她还抱着最后的幻想,她希望纪无双杀柯亦梦有不得已的苦衷,若是如此的话,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她也不用对自己的恩人刀剑相向。

    “要斩情,就应先有情。”纪无双没有长篇大论,而是简短无比,语调平静的就像是在陈述一件无足挂齿的事实一般。

    他的回答令凌雪很失望,而他理所当然的平静,更令她怒火中烧,她怒目圆睁望着他。

    “就为了这个破理由,你就忍心让曾经对你一心一意的女子经受无数颠沛流离,承受众叛亲离之痛楚,甚至还要让她感受被自己所爱之人亲手杀死的痛楚?!”

    “这个理由并不破,相反,我觉得这个理由非常充分。有些事唯有亲生经历过,才能体悟出道理来,你现在可能不懂,不过没关系,你只需明白,对成大事者而言,多情是取死之道,即便是薄情也会留下心魔后患,唯有无情才能有真正的大魄力。”

    “为何众生多为棋子,操于他人之手?为何执棋之人能做到弃子如尘,掌握乾坤,这边是多情与无情的差别啊,你现在毕竟还是太年轻。”

    纪无双神色平静,语气风轻云淡,然而每一句话却都在撩动凌雪的神经。(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