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那人至,帝钟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次日,斜阳高照,正值午时。

    这一天的烈日烘烤的厉害,全然没有往日风和日丽的感觉。

    带着温热的金色光线铺洒落入客栈之中,站在凌雪房前的陈一凡,这一回倒是记得先叩门。

    砰砰。

    推开房门后,陈一凡便见一袭白衣的少女站在金色的光芒中,手中正拿起一把仿佛要吞噬尽世间一切光芒的黑伞。

    少女俏脸上的妆容还未卸去,昨日已经惊艳过陈一凡,但是今日望见她身上的白衣,却是又着实将他惊艳了一番。

    本来平淡无奇的白衣,不知为何落在这个少女身上,当真如风拂玉树,雪裹琼苞,超凡脱俗,澄澈空灵,将她衬得清极冷极,气质摄人。

    加之手中一把幽弥在手,黑与白的极力对比之间,绝世的容颜粉黛微施,令陈一凡不禁心头微微一紧。

    他不知道,这是因为凌雪此刻元气运转起来,剑胆琴心第一层的琴心异象,已经加诸在身上的一袭白衣之上,令原本毫无出彩的衣物,此刻也有了凌波之飘渺仙意。

    此刻的少女,犹如一柄即将出鞘的神兵利器,在迎上她的眸子时,陈一凡也忍不住感到几分心悸。

    忽然之间,他瞥到少女手背上的瑰丽刺青,竟然正在光芒中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渐渐褪去,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能够察觉到,随着手上刺青的每一点消失,少女目光中的威仪都在缓慢攀升之中。

    凌雪在第一缕曙光射入窗内的时候,就已经彻底将龙剑武魂的封印解开了,接下去,只消一刹那的时间,她便能让这把雪藏了半年之久的神剑,彻底出鞘。

    没有人能够想象,这把神剑出世,那会是怎样的锋芒,即使她自己,也完全无法想象。

    少女那沉静在识海深处的那颗神秘的妖瞳,此时得知她终于将龙剑的封印解开,也重新从沉睡中苏醒过来,咧开尖利密集的惨白牙齿,独眼上露出邪恶的笑意。

    剑诀加诸在它身上的封印,唯有一物能解,便是这柄神兵。

    少女之前一直没有解开龙剑,很大程度的原因,也是在顾虑妖瞳的反噬与蛊惑,不过如今她已经决定背城借一,放开所有顾虑,势必要得到这颗避天珠。

    凌雪道:“我准备好了。”

    陈一凡毫不怀疑,他看得出来,少女上到三千青丝,下到那性感玉足,身上每一寸完美无瑕肌肤,都已经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他轻笑了起来,说道:“今日一见,看到你这般状态,对你最后得到避天珠,我突然多了些许信心。”

    这一刻的凌雪,与昨日慵懒在床,目光透着柔弱的美丽少女,有着判若两人的不同。

    “原来你很不看好我么。”少女黛眉一挑。

    “不。”陈一凡微微摇头。

    “不是很不看好你,而是根本不看好你。”

    少女轻啐了一声,没有再理会陈一凡,便穿过他,出了房门。

    挺着将军肚的修士正敞着体毛茂盛的虬结大胸站在一楼的阶下,望见白衣少女下来,感受到她此刻绝美的锋锐气质,目光微微露出惊异,不过旋即化作对即将要发生的战斗的狂热期待。

    他将手中的妖兽血肉大口咬尽,随手扔下森白的骨头,咧起嘴笑了起来:“在下司徒,见过未来的妖帝,凌大人。”

    这是凌雪第二次看到这个黑刀修士,饶是她已经解开了龙剑的封印,但是她仍然无法看清这个修士的深浅,不禁墨瞳微微一缩。

    “不知妖帝大人,对接下来的战斗,有几成把握。”司徒的嘴巴呲成了诡异的月牙状,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凌雪也觉得很是渗人,不过她仍然毫不示弱的迎上司徒调侃的目光,说了两个字。

    “十成。”

    声音轻柔,并不大声,很是好听,不过真正令人心中震撼的是,其中透着的那股所向披靡的自信。

    背水一战,破釜沉舟,孤注一掷,就当如此。

    不成功,便成仁。

    “哈哈哈,好一个十成!”明白了少女的意思,司徒猛然放肆大笑,声音如滚滚雷霆,差点将整间客栈掀翻。

    就连此刻跟在身后的陈一凡,也不禁目露异色,停住脚步,认真的望着少女白衣临世的纤细背影,久久不语。

    不过,他们都不知道这一刻的少女,确实已经与昨日完全不同。

    虽然依旧是聚元境后期,但是在实力上,已经有了质的的变化,就连是十方剑王死而复苏,卷土重来,也要在这份惊世的锐气下,灰飞烟灭。

    这一回,神剑已在弦上。

    神剑出鞘,只为守护她的那份初心。

    ……

    春阳城烈日高照的时候,王城中仍然还是凛冬一片,万里飘下的鹅毛大雪,带着肃杀与庄严的气氛。

    轰!

    龙脉塔的大门忽然打开,露出其中一道削瘦的青袍身影,他脊背挺直,嘴角浮着几分不羁于世的笑意,瞳仁灵动,似有窃世偷天之机敏。

    “赵道友,羽皇有请。”早早便有穿着重甲的王城修士在此等候,虽然有王境的修为,不过在这个男子面前,却也只是低眉顺首,恭敬无比的开口。

    就算没有羽皇的邀请,他明白这样的修士,也是值得他去尊敬的。

    不凭什么,就凭此刻天空中,还弥漫着惊人的七色炼神劫气息。

    他只是普通的王境修士而已,而这个男子,一朝缎魂,极有可能便是真王级别的存在,这令他如何不感到敬畏。

    赵无极目光闪烁,却是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先问道:“今日距离华宝会开始,还有几天时间。”

    重甲修士道:“两日前便已经开始,如今这个时间,应该已经即将落幕。”

    赵无极一惊,面色上浮现几分懊恼,没有想到真的耽误了时间。

    他本来想要临关突破,在华宝会上帮上凌雪些许,没有想到如今破关出门之时,华宝会已经结束,如今不知道凌雪在华宝会上的进展如何。

    “赵道友可是在担忧凌姑娘?”重甲修士想起羽皇的吩咐,一下子便猜出了赵无极此时的心思。

    “不错。”赵无极没有想到竟然被眼前的重甲修士一语道破,不禁浮起几分惊讶。

    重甲修士微微一笑,心中不禁佩服羽皇的神机妙算,说道:“羽皇这一次让我来接你,便是为了凌姑娘而来。”

    赵无极眸中惊讶更深,不过他当机立断,马上说道:“那我们即刻便动身吧。”

    “赵道友请。”

    重甲修士一抬手,恭敬的指向正停在龙脉塔之外的龙马驾车。

    ……

    就在赵无极坐上王城的马车时,不停蹄的往行宫赶的时候,春阳城这里的华宝会也进入尾声。

    不过,真正令神州各国瞩目的一场争夺之战,此刻才刚刚拉开序幕。

    在广袤的空间之中,艳阳高照。

    诸王齐聚,整个世界弥漫着强大到令人窒息的气息,甚至空间也在这份惊人的压力中微微崩裂开来。

    黎王此刻也一身赤红色的王袍,站在众人之中,无论是其高大威武的身材,还是其身上盖世的气魄,都令人无法轻视他的存在。

    这里并非只有黎王一位真王,算上他,这里有足足四位真王在场。

    玄庭的真王千征真王,也莅临当场,目光凛然,身高九尺,长发披肩泻下,却周遭都带着一股冲天而的惊人战意,他这一生为玄庭征战神州,未逢敌手,唯一一个污点,便是与黎王战的川流停止而不分胜负,用他的千年名气,衬托黎王的一世威名。

    “七百年不见,黎王如今两鬓寒霜,不过威风仍然不减当年,宝刀未老,当年我与你一战的场景,此刻仍然历历在目。”望着一身王袍加身的黎王,千征真王目光平静,笑着说道。

    黎王也笑了起来,“若是千征真王你要厚着老脸,与小辈们争夺这避天珠,我不介意今日就延续七百年那一战,在今日与你分出个高下。”

    千征真王听到黎王的挑衅,也不恼怒,只是说道:“我争的可不是这小小一颗避天珠,本王真正要争的,是神州千秋万代的和平。”

    黎王微微一笑,“他人怎么想,千年身后事,与我何干,我只是黎国的王,我为当年与我有知遇之恩的羽皇而战,只要羽皇想要,就算是与你身负的所谓万代千秋和平一战,又如何。”

    千征真王轻轻摇头,也不与黎王争辩。

    他知道黎王不是那愚忠之人,相反他能够从草庐末流站到如今这个地位,他只能是一个精明无比的人。

    此番黎王能够为那半妖帝女出手镇压场面,定然是羽皇许了他天大的好处,否则他也不会如此坚定的鞍前马后,不过无论如何,若是真到了他需要出手的时刻,他是定然不会犹豫分毫的。

    听着黎王两人的谈话,花蝶真王轻笑了起来,说道:“说了那么多,结果当事人到现在还没有到,竟然让我们如此久等,她真当自己是一代大帝了么。”

    花蝶真王身穿一身大软金色王袍,腰肢纤细,宽大的衣服反而更显她的绝美身材,她是如今来到当场唯一女性真王,嘴唇苍白却有中别样的病态性感。

    她一开口,便有无数七彩仙蝶飞旋而出,在她的金色王袍上翩然起舞,每次翅膀轻轻颤动,都会使空间震颤,周遭的王境修士,望见这一幕,如同畏惧蛇蝎一般的稍稍远离了她几步。

    花蝶真王不仅自身实力惊人,不再黎王之下,而且最重要的,她是南域朱雀的真王。

    而且,她来自皇国朱雀,她还是朱雀真皇的双修宠妾,仅仅是这两点,便足够令人闻风丧胆。

    “真是有够慢的,还是玄庭上皇的神算今日在要在这个所谓帝女身上失灵了呢,不过也是,虽然是要成帝之人,不过要听说这里这么多位真王在场,吓得花容失色,畏缩不敢前来,也是极有可能。”

    千征真王的身穿,身穿一拢红衣,席地而坐的男子,此刻也睁开了闭目养神的眼睛,这一刹那,整个空间,也遍布了一股阴柔无比的剑意,他眉头微微一皱,不满说道。

    他是与千征真王结伴而来的西域真王,众人只知道他是千仞真王,却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战力,不过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玄庭这一次来势汹汹。

    如今局面复杂,诸多列国仍然处于隔岸观火的态度。

    羽皇在南域的势力,可完全不亚于朱雀真皇,而玄庭上皇虽然在南域中势力不显,但是在中州却是当之无愧的庞然大物,如今三方巨无霸势力在春阳城三足鼎立。

    一些与黎国势力等若,不过却没有如此强硬后台,如同融雪国还有风雷国这样的国家,却是不敢出动真王贸然插足,最多便是指派些封王的修士,前来试试能不能争夺到避天珠这等天地奇物。

    烈日笼罩上空,空间中的树影随着光线位置的变换,而逐渐变幻起来,煞是醉人,不过此刻却是没有人有这个闲心去欣赏美景风光。

    四位真王毕竟都经历过大风大浪,此刻还算沉得住气,不过一些王侯却已经对那位半妖帝女意见满满。

    众人议论纷纷,都在怀疑凌雪是不是已经被吓得不敢前来。

    虽然凌雪两日前在华宝会上战绩硕果,连跨两级一战剑王,惊动天下,不过当时她也受了重伤,而这一次如同十方剑王那等高手,可是完全不少,凌雪如今不过来,虽然遭人置喙,不过却也是明智之极。

    黎王缓缓闭上眼睛,凌雪来不来他都不会失望,而且从某种方面来说,他更希望凌雪不要过来,她已经取得了羽皇的认可,没有必要再来犯险。

    更何况,黎王也想不到,凌雪究竟还有什么可以让她前来冒险的理由。

    有什么事情比性命以及唾手可得的帝位,还要来的重要的事情么。

    他想,凌雪应该不是这么不理智的人,分清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也是一个合格上位者应该具备的能力。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花蝶真王蹙起峨眉,想要说几句的时候,忽然一声浩渺的钟声从极远的地方传来,仿佛跨越了时间与空间,甚至是纪元,从远古传来。

    “半妖帝女,凌雪到!”与此同时,外面有人喊道。

    所有人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举座皆惊。

    黎王猛然睁开眼睛,“这不是华宝会的钟声,而是……真正的大帝之钟!”

    万年不响的帝钟,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再次响彻神州!

    没有人渡劫,这声钟声从何而来……

    神州轰动,不过一时之间,却是没有人能够找到这一声帝钟究竟为谁而敲。

    全场静谧,落针可闻。

    正在所有人心神震撼,陷入深思的时候,一道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这片空间之中。

    她白衣如雪,冰肌莹彻,一尘不染,就连灼热的光线也不好意思在她的身上留下斑驳的树影。

    手背上最后龙剑刺青,在这一刻,终于彻底化作光芒消散在空中。

    一种惊天的帝意笼罩在她的身上。

    随着她的一步踏入,似乎整片空间,都无法承受她身上背负的帝意一般,成片细碎的崩裂开来,最后形成无数的断层。

    她的修为还是聚元境后期,没有任何变化。

    望着这一幕的场景,一个极为荒谬又不可思议的想法,此时却不约而同的浮上所有人的心头。

    “莫非这声帝钟,只是为了迎接她的到来……?”(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