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初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两旁的人们,纷纷侧目,望着正在道路中央徐徐前行的华贵马车。

    一道正站在虚空中的身影,此刻也平静的望着这辆马车。

    没有人能够看到这道身影的存在。

    他手中握着一柄漆黑的匕首,没有一丝颤抖。

    这柄匕首不大,宽两寸,长不过一尺,满刃皆刻满了代表至理玄奥的符文,任谁都能一眼看出这柄匕首的非同一般。

    他很平静,尽管明白这一次的任务至关重要,不过作为以刺杀之道证道炼神的修士,在愈加关键的时刻越是需要保持愈加冰冷的沉静,是最基本的素质与要求。

    从月初,他便来到了黎王的王城,按照玄庭上皇的吩咐,在龙脉塔的最底下等她的出现。

    这一次,他万里奔赴黎国,只为弑帝而来。

    神州中,唯一一位尚未成长起来的大帝。

    他的修为仅仅半步王境,本来在那道迷人到一出现便知晓是她的身影出现时,他便想要出手杀了她。

    不过出乎他意料,也出乎玄庭上皇意料的是,她竟然已经达到了聚元境后期。

    他无法想象,一个人如何能够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连蹦两级,直接从聚元境初期到聚元境后期。

    这种逆天的修炼速度加上其震惊神州的战斗天赋,实在是太不讲道理。

    当然,虽然凌雪的修为进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甚至连玄庭上皇的神算也出现了些许的偏差与失误,但是刺客仍然不慌不忙。

    因为按照他现在的充足准备,足够将半步炼神的凌雪刺杀,虽然肯定要变得更加麻烦。

    玄庭上皇已经运用了他独有的无上神通,为自己遮蔽了近乎所有的天机感应,令自己能够尽可能的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并且一击既出,还不会打破这种遮蔽,能够全身而退。

    只是这样逆天的手段,限制很大,最多只能施加在半步王境的修士身上,否则此刻出现在这里的,也不会是他。

    不仅如此,玄庭上皇还交给了自己一把专门用于刺杀的次帝器匕首,名为湛光。

    湛光之锐利,见血足以封喉。

    正如他在炼神境的侯位一般,名为剑血侯,以剑血封侯。

    如今,他正在消磨冥冥之中,神州对于凌雪的守护。

    若有若无杀机的淡淡释放而出,令大帝意志频频感应并提醒凌雪。

    不过这样的帝意感应,并非是全无止境,他有一个临界值,要么自己的实力远超凌雪,要么自己对它的触发超过了它在一段时间内,能够保护凌雪次数的极限。

    从凌雪走出龙脉塔的一刻,他便一直在做这件事情,有张有弛,不徐不缓,虽然是第一次这么做,但是却熟练无比。

    忽然之间,这个刺客的眸子陡然亮了起来,就像是他手中湛光的匕尖一般锋利。

    他能感觉到,神州在冥冥之中的帝意保护,已经彻底消失了。

    现在,他所需要做的,便是等待她从马车上下来,随后一击必杀。

    杀了她,回去后玄庭上皇会想办法帮自己成就真王,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以刺杀之道证王道的刺客。

    成王败寇,在此一举。

    他不能失败。

    ……

    奢华的马车穿过人海,终于停了下来,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黎王的行宫外的街道上。

    对于马车的目的地,没有人感到意外,此刻所有人都在瞩目着,那个即将从马车上下来的王女,究竟生的多么倾国倾城。

    陈一凡也站在客栈的门口静静的看着。

    大雪越下越大,但是却是没有方才那么冰冷,车中的少女也应该要下车了。

    龙马轻轻踩踏着,神色之间悠闲安然,没了最初的焦躁不安。

    王城的护卫披着威武无比的重甲,恭敬无比的立于两排,迎接车内那位最贵无比的王女的移驾。

    瘦子王境修士走到旁边,缓慢而优雅的打开车门,示意其内高贵无比的王女可以准备下车。

    终于从车门内伸出了一只手,仿佛兰花一般优雅、细腻、纤长,搭在了王境修士的手臂上,如冰似雪的肌肤,如同那凝结的玉脂,如同寒玉一般,充满着勾人心魄的魔力。嫣红的指尖,犹如五朵玫瑰绽放,指甲其上的线条,都完美的令人无可挑剔。

    所有人见了皆是赞叹,甚至不禁生出,想要将这只如同艺术品般纯净的手彻底占为己有的想法。

    仅仅只是如此,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直了眼。

    毕竟是经过先前那么漫长的铺垫与等待,此时此刻终于得见,所有的美丽都会再加上一层华美的传奇色彩。

    从马车内出来的,首先便是一张映若芙蓉,莹亮如雪的娇艳秀靥,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随后即是一道盛放的逶迤红裙,长及曳地。

    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少女的不盈一握,双眸墨澈,明媚动人,又暗含威仪,锐利无比,黛眉若柳,琼鼻秀挺,肩颈上的肌肤细嫩的似乎随时可能被风吹破,身材绝美,妩媚含情,宜喜宜嗔。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她都符合哪怕最苛刻的倾世佳人的标准。

    她的另一只玉手上,正轻轻的握着一把幽黑的伞,更显一种神秘森寒的气质。

    不少人认出了这位便是月初刚来到王城的那位美貌女子,只是,此刻不知是因为严寒的凛冬更突显她身上肌肤的欺霜胜雪,抑或是此刻她随行的惊人排场震撼了所有人,但是在这一瞬间,全场都沸腾了。

    这个少女一下车,此刻王城围观的修士们顿时忘了方才手下正在做的事情,轰然之间,你推我挤起来,都想要凑上前看的更清楚些。

    即使是对美色有很强抵抗力的陈一凡,此刻澄澈的瞳子中,也露出了些许动容。

    仅仅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能得见此等女子,确实不负他的等待。

    人海攒动,于千万人之中,因为客栈的出口地势较高,此刻陈一凡仍然能够清晰无比的看到少女的一举一动。

    ……

    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落在少女冷冽的性感锁骨上,落在少女盛放的长裙上,仿佛是在她的奢贵之上,又铺上了一层洁白神圣的银装一般。

    忽如一夜春风袭来,雪花飞也似的吹袭在她的秀靥上。

    漫天雪花骤然起舞,千树万树梨花开。

    感受着此刻王城的温暖,看到攒动的人海,凌雪终于舒了一口气。

    从方才到现在,一种从未有过的致命危机,一直如鲠在喉,令她难以忍受。

    如今,这样的危机感应,终于消失不见,再看去银装素裹的王城,变得格外亮眼清新。

    远处行宫仍然虚无缥缈,凌雪深吸口气。

    今日她便需要动身前往春阳城,奔赴那四面埋伏,充满危机的华宝会,这需要她打起精神,用最好的精神状态来面对。

    不过,凌雪并没有注意到,虚空中正有一道目光平静的望着自己,一直随着自己而动。

    所有毕露的杀机,此刻尽数藏匿在细长匕首上的一点寒芒之上。

    他终于准备出手了。

    与车内仍然还望着自己的祝凝萱辞别之后,凌雪轻轻迈开脚步,在层层护卫的保护下,往黎王的水晶行宫走去。

    冬雪还在飘下,不过凌雪却感觉愈加温暖起来。

    她很喜欢现在这样的感觉。

    目光不经意的拂动过每个路人,凌雪发现,对于这样的场面,她应付起来已经愈加得心应手,甚至她已经可以完全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些灼热的目光。

    倏然间,凌雪的目光微微一滞,她注意到一道不太寻常的白袍身影。

    白袍临风,飞雪不时飘落在他的脸上,虽然仅仅只有炼神境初期的修为,但是不知为何,凌雪却感觉,他身上的气质,很不一般。

    看上去更像是个读书人而非修道之人,但隐约间,凌雪却觉得他可能是个类似于尉迟枫那样很有身份地位的人。

    他的眉宇间似乎暗含天地乾坤,目光澄澈,应该是位颇具正气的修士无疑。

    澄澈中,又带着些许的淡然与超脱,这是一双见惯了生离死别的眸子。

    刹那间,所有的感觉尽数消失,凌雪定睛再看去,此刻确实是炼神境初期的修为,但是却平淡无奇,刚才的一切仿佛都是错觉。

    微微蹙起黛眉,她突破的喜悦已经被今天层出不穷的错觉消磨殆尽。

    凌雪收回这不经意的交错目光,便想要继续前行。

    此刻风越吹越猛,雪越下越密,雪花也越来越大,正要像一面撑开的白色大网,将世界覆盖住的时候。

    似是因为这一次的目光交错,白袍修士决心开口,叫住了她。

    “小心。”

    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并不大声,却令这个世界猛然一颤,如同滚滚的雷霆,轰然击破所有虚幻。

    举城忽然喧哗起来,不少人不禁惊叫出声。

    凌雪一怔,旋即一种前所未有,令她头皮发麻的致命危机在这一句轻飘飘的话落下后,轰然爆发!

    她终于看到了即刻就能取走她性命,正闪着冰冷寒光的匕首。

    也看到了此刻正披着漆黑斗篷飞舞,一脸沉静,犹如望着死人一般望着自己的半步王境修士!

    充满杀机的一点寒芒,在暴雪中画出诡异无比的曲线,匕尖之锋锐,甚至割开了虚空,令空间震荡,形成了数层破裂的层叠。

    她有种感觉,一旦让这把匕首割开她纤细的玉颈,恐怕她的一身造化,都难以让她在这次危机中活命下来。

    电光石火之间,凌雪猛然将螓首后仰,令玉颈尽可能的远离这点致命无比的寒芒,同时手中幽弥一动,猛然撑开,挡在自己与刺客之间。

    而黑色斗篷下的男子,则是在白袍男子的这一声小心道出后,面色骤然变化。

    简短的两个字,却是将他身上的所有隐匿手段尽数破去,而且就连他手上接下来的动作,都随着这两个字的出现,而突然慢了几分!

    暴雪骤歇,时间在这一刻忽然停止。

    瘦子王境修士大吃一惊,不过临危之间,却反应极快,正站在旁边的他瞬间拉住凌雪,将她猛然往后扯,随后抬手朝刺客蓦然一指,目光中闪耀着冰寒的杀机。

    轰轰轰!

    刺客所在的空间,在四大王境高手的各种术法还有无数护卫的攻势下,猛然崩碎,而刺杀少女的修士,也就在这瞬息间,在狂暴的元气中,爆成血雾弥漫在空气中。

    这一刹那,王城的天空,仿佛绽放出最绚烂的烟火一般。

    护卫们瞪着眼睛,大口喘气着,感受着空气中弥漫的毁灭气息,他们的心已经快跳出嗓门。

    若是这位少女在这里被刺杀,他们所有人都必须为其陪葬。

    在生死存亡的风驰电掣间,这些护卫气血猛然爆发,就连反应力也在这一刻超越了炼神境的极限,一时之间皆是释放出自己的最强的攻击手段。

    噗!

    一把漆黑的匕首落在苍白的雪地上。

    只消再给刺客一眨眼的时间,他便能功成身退,回到玄庭,成就真王。

    玄庭上皇的机关算尽,耗费了无数心血的计划,都在这轻描淡写的两个字中尽数覆灭。

    万人之中,举世之间,蓦然轻语,破帝皇天机。

    成王败寇,一言断之。

    这一切如冬雪初落,如旭日初升,在不经意的惊鸿交错中,便是火树银花。

    大雪仍然如鹅毛一般纷纷扬扬的落下。

    所有人都余惊未消的望着方才的现场,没有人注意到刺客究竟是如何来到那个绝美少女的身边,刺客的手段令他们感到毛骨悚然。

    凌雪微微喘息着,因为受到惊吓而显得苍白的俏脸,此刻终于浮上了稍许气血,显示出一种不一样的迷人风姿。

    她想到了出龙脉塔时候感受到的冰寒,想必从那个时候,这个刺客便一直在尾行在马车之后,与自己一同来到了王成之中。

    第一次,她对于成帝这两个字,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若是没有方才那个白袍修士的提醒,这一次她九死一生!

    不过突然想到这个修士时,凌雪陡然墨瞳一缩。

    “身边如此多的王境护卫都没能察觉到刺客的存在,为何他能够看穿刺客的手段,并且提醒我……他究竟是谁!”

    如此想着,凌雪蓦然再次回首,望向此刻也正看着自己的白袍修士。(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