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顷刻的骤雨,燎原的情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静谧的房间中,原本正在打坐的辰毅猛然睁开眼睛,喃喃说道:“璃儿姑娘……。”

    那一****从白天等到黄昏,除了向兮璃儿表达他的一片衷心,还交给了兮璃儿一个传令符。

    “不管你是想我了,还是需要我,只需要使用它,无论我在哪里,都会第一时间来到你的身边。”当时辰毅如是说道。

    因为当时兮璃儿对辰毅感到有些愧疚,虽然推脱了几句,不过见辰毅坚持,最后还是将这张传令符收了下来。

    辰毅当即站起身来,望了望窗外漆黑的天色,心道:“现已入夜,依照璃儿姑娘的性子,若是使用传令符,恐怕是遇到什么事了。”

    没再多想,辰毅取来灵剑,负在背上,纵身跃出窗户。

    ……

    暴雨凶猛,倾泻在地面,将所有的声音尽数吞没。

    兮璃儿紧紧的靠着窗户,如水般诱人的眸子狠狠瞪着眼前正得意发笑的楚文鸿。

    楚文鸿笑道:“你现在就是叫破天也没有用,吃了忘情之欢,就算是聚元境的女修也招架不住,如今大雨滂沱,你的声音根本传不出去。不要再挣扎了,今天小爷便让你明白男人的妙处,从此忘不了小爷。”

    作为花丛老手,虽然不如那合欢修士一般深喑御女之道,不过楚文鸿平日里也没少从修炼合欢功法的修士手中买来一些催情丹药,用来调教被他玩弄的女人。

    “这忘情之欢,可是万斤难求啊,只要吃下它,没过多久,再如何的贞洁烈女,也会变成顺从本能的********。而且不仅如此,吃下忘情之欢的女修,从此身体还会变得愈加敏感,对鱼水之欢产生强烈依赖,会让女修对云雨之事变得欲罢不能。本来我是打算留给苏岚岚的,不过既然她无福消受,只好就便宜你了,璃儿姑娘。”

    楚文鸿一边邪笑着一边靠近兮璃儿,他没有注意到兮璃儿将一只纤手背在身后,一道灵符正在缓缓燃烧,渐渐化作半透明的烟雾消散在空中。

    念在深度沉睡之中,李小白此刻应该也已经入睡。危难之际的电光石火间,兮璃儿发现如今她除了使用传令符让辰毅过来之外,已经别无他法。

    兮璃儿说道:“你不要……不要过来,你若是乱来的话……夏姐定然不会放过你的!”

    楚文鸿道:“今日之后,她都自身难保,还有闲工夫为你出头?真是太天真了!而且今夜过后,恐怕你想要恨我,也都恨不起来了,到时候赶都赶不走你,你还舍得让夏络秋杀了我?”

    听到楚文鸿不堪入耳的话语,兮璃儿杏眸中的怒火更盛,说道:“不可能!像你这等恶人,就算看着你被千刀万剐,我也不会眨一次眼睛!”

    “嘿嘿,话不要说这么绝对,不然到时候你求着小爷做些什么的时候,那可要多么尴尬……”

    楚文鸿一边淫笑一边逼近兮璃儿,此刻兮璃儿手中的传令符已经完全燃烧殆尽,她不断惊恐的往后退着,“滚!不要过来!”

    抓起一个青瓷花瓶,便朝楚文鸿掷了过去,不过这等凡人手段,怎么可能阻拦的住楚文鸿的半点脚步。他只是目光一凛,一瞬间的功夫,花瓶便在空中炸碎开来,在强烈的冲击下,兮璃儿被狠狠的冲到了床上去。

    此刻衣衫凌乱,更是在瓷片的割裂下,衣物已经有了不少的破裂,露出了在忘情之欢作用之下,蒙上一层性感潮红的冰肌玉骨。

    望见此刻楚楚可怜,衣衫不整的兮璃儿,楚文鸿目光中的淫光更甚,“挣扎吧,你越是挣扎,我就越是期待一会儿你在我身下婉转娇啼的动人模样。”

    “不要……给我滚开!”

    楚文鸿马上就欺身上来,兮璃儿想要反抗挣扎,可是她连半点元气都没有,仅仅凭借一个女子的气力,又怎么可能是楚文鸿的对手。粉拳玉足踢打在楚文鸿身上,非但无法阻止楚文鸿,反而更激起了他的兽性。

    “不要……不要……白儿,夏姐……快来救我啊……”

    兮璃儿贝齿紧咬红唇,波光流转的美目中流露出强烈的痛苦与绝望,于此同时浑身已经浮起一层淡淡的潮红。挣扎之间,两只玉手尽皆被楚文鸿如铁钳一般的双手缚住,根本动弹不得。

    此刻少女正紧靠着背后华美的床头,柔软的棉絮阻挡住了少女正在后退的光滑玉背,小巧的脑袋只能无助的贴在床头的墙上。

    楚文鸿手上动作微微一变,一只大手便将少女的两只纤细柔荑紧紧钳住,另一只手按在了坚硬的墙上。

    畅快得意的望着眼前的少女因为忘情之欢的作用而泛起红晕的迷人面庞,以及那对快要喷火的勾人眸子,楚文鸿怪笑一声,紧紧压上乐少女怒挺的胸脯,便要对着那嫣红的樱桃小嘴吻下去。

    “不……停下……别……!”

    兮璃儿瞪大一双美眸,然而已经避无可避,浑身上下都被楚文鸿限制住,就连脑袋此刻也被楚文鸿聚元境圆满的元气所完全束缚,根本无法逃脱。

    眼睁睁看着楚文鸿那张令人嫌恶无比的轻佻面庞在眼前不断放大,她只能惊慌害怕的做着最后的抗拒。

    只是,在她那一声“别靠近”还没有说完之时,她的眸子忽然一缩。

    “剑!”一道比寒风还要冰冷的剑光,斩裂雨夜弥漫的夜色,势如破竹的撕裂了楚文鸿雾气武魂所形成的防护,在他的面庞上溅起一朵腥红的血花。

    一道长长的血痕沿着他此刻僵硬下来的笑脸笔直而上。

    “是你……你居然真的来了……”

    兮璃儿紧绷的俏脸,在看到这道身影的时候,终于放松下来。

    她嘴角逐渐浮起一抹复杂的笑容,喃喃说道。

    ……

    一朵朵雨花在地面极速绽放,生生不息。

    深沉的夜里,红袖灯火的光芒却是愈加明亮起来,宛若白昼一般。

    凌雪撑着幽弥伞,目光锐利的观察着周围的一静一动。

    尉迟枫已经离开红袖,走之前告诉凌雪红袖可能会有人趁夜潜入红袖搞一些小动作,赵无极担心凌雪的安危,闻言便主动留下,要与凌雪在红袖之内巡视一番。

    方才赵无极感觉到了稍纵即逝的声响,考虑到凌雪此刻修为全无,若是带着她必定会放跑贼人。叮嘱凌雪待在原地等他,不要乱跑,便纵身追踪过去。

    等在原地的凌雪却忽然看到几缕鲜血忽然从空中飘落,落在尽是雨水的地面,又迅速被的雨水冲刷稀释。

    一道身影落在凌雪的面前,本来轻佻俊俏的脸上,此刻已经被一道深深的血痕所毁。

    浸湿的白袍上面,本应藐视青云,独立云端的天鹤此刻被鲜血与雨水所玷污,狼狈之间不再那么不可一世。

    “哈哈哈……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此番我屡经波折,不过最后还是让我得到了我最想要得到的女人!”

    看到雨夜狂风中长裙轻舞的身影,这道身影疯癫一般的仰天大笑起来。

    方才就在快要得手的时候,却是被天云武府的剑宗继承人辰毅给横插一手,坏了他的好事。

    因为方才他的全身心已经都在兮璃儿的身上,辰毅的出现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才被辰毅得了先手优势。

    本来他还比那辰毅还强上几分,但是方才交手却落了下乘,再战恐怕动静过大,会引来更致命的杀机。

    最后虽然十分不甘心,但却只得凭借其雾气武魂的潜行优势,仓皇逃窜。

    不过却是没有想到,虽然被辰毅赶走,却在这里撞见了毫无修为,又落单的凌雪,他之前满心的愤怒,骤然化为成对这个千年难得一见的少女的渴望。

    “原来是你……楚文鸿。”

    凌雪目光微微一凝,此刻便明白过来,夜袭红袖之人,应该便是楚文鸿。

    几乎在凌雪认出楚文鸿的一瞬间,她墨澈瞳子变被妖冶的金色所弥漫,在深沉的雨夜中闪耀着诡谲迷人的光芒。

    她嫣红的薄唇微不可查的轻轻一勾,流露出冰冷彻骨的笑意。

    暴雨还在倾盆而下。

    落在漆黑的幽弥伞上,发出仿佛倒豆一般的乱响。

    不知是被楚文鸿白袍上染红的鲜血所惊吓,亦或是被他此刻的狰狞所震骇,少女素来风轻云淡的绝世容颜上,竟然流露出了惊慌失措的神色。

    “你怎么在这里,你要做什么……!”

    少女妖艳的竖瞳紧张的盯着面前不断大笑的扭曲脸孔,纤细的手指不自觉的紧握伞柄,似乎是因为心中的恐惧,关节处在长灯的红晕中,显得愈加苍白无力,雪白的玉足带着鲜红的木屐略显慌乱的往后退了一小步。

    看到前不久还技压群芳、震慑全场,以一己之力扭转红袖乾坤,甚至还放言明日还要以一曲琴道独战列国诸侯的红袖千年第一名魁,此刻竟然在自己面前流露出失措害怕,楚文鸿不禁更加畅快的大笑起来,“做什么?哈哈哈,你问我要做什么,自然是要带你去体验一回人间极乐!”

    听到楚文鸿的话,少女的纤纤手指愈发害怕的握紧伞柄,因为心中强烈的紧张,精致的琼鼻呼吸起来也变得急促,厉声说道:“楚文鸿……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你!”

    “真有气势呢。不过,你真以为你还是无妄城的潜龙第一凌雪?不,真是太天真了,修为尽失的你,现在只有一个身份——红袖名魁苏岚岚!来,让我亲自来检测一下你在红袖的所学。”

    “别过来!”狂风呼啸,滂沱的大雨淋湿了少女身上的红裙,若隐若现的显现出她欺霜胜雪的光洁肌肤,她又慌乱的退后了半步,此情此景之下,本应绝代风华的美人更是显得无比惹人心疼。

    楚文鸿自然不会听从她色厉内荏的威胁,淫笑着便想要伸手抓住少女纤细的手腕,只是伸到一半,他却疑惑的怔住。

    “奇怪……怎么我的手,不听使唤了……”

    有些疑惑的望向娇靥迷人的少女,不知何时,她妖冶的金黄色竖瞳已经变得冰冷无比。

    暴雨还在急促落下,但她的呼吸却已经平稳下来。

    少女的嘴角正扬起一道很好看弧度,她竟然在笑。

    瑰丽的长裙包裹纤细的娇躯,婷婷玉立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怡然自得,没有半点慌乱。

    仿佛方才的一切,都是他的错觉。

    两人之间,此时只相隔不到一臂的距离。

    他可以清楚的注意到,少女白皙透红的玉指上握着的伞柄,有一截明晃晃的剑身,自漆黑中展露而出。

    那截锃亮的剑身,在刹那的骤雨中,显得耀眼无比。

    原来,这才是她手中黑伞的真面目。

    剑在伞中,这是一柄危险诡异的长剑。

    致命的杀机,就酝酿在看似人畜无害的外表之下。

    就如同眼前的少女一样。

    剑之无尽锋锐,藏于伞中,只留一小截剑身呈现在这片骤雨的天地间。

    墨水一般的怨气猛然挥洒开来,无数暴雨尽皆化作无形无影的剑气,在天地间呼啸袭卷。

    鲜血与漫天雨水一齐绽放。

    “怎么可能……”抬起手,密密麻麻的血色裂痕遍布手臂,楚文鸿呢喃了一句。

    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死定了。

    凌迟处死,都没有他死的这般彻底。

    只是,他不能理解的是,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察觉到少女半分的元气波动。

    她是用什么杀的自己。

    这场风雨么……

    “咯咯,我不是说过了么,再过来……我就会杀了你。”

    少女轻轻一笑说道,两眼弯成完美的月牙。

    随着她银铃般的话音落下,楚文鸿还想要说什么,但是此刻他全身所有血肉的支撑已然消失,面色骤然一变。

    雨夜的狂风猛然袭卷,无数细碎的血肉飞散空中。

    微闭星眸,嗅着暴雨中的浓烈血腥,少女诱人的嘴角带着满足的笑意。

    她此刻虽然没有元气,不过可以借着幽弥中暗伏的千年怨气催动藏锋之剑气。

    藏锋可以酝酿天地之势,剑势,雨势……只要她对其有所感悟,便能酝酿在幽弥之中。

    此时暴雨倾盆,所凝聚的雨势极为强大,甚至连逍遥榜上的修士都能重伤,更何况楚文鸿只是一个聚元圆满的修士而已。

    骤雨虽强,不过却有一个缺陷,那便是需要时间来凝聚天地之势。

    所以她先示之以弱,来藏剑锋之锐。

    在楚文鸿伸出手想要抓出她手腕的时候,那时候她已经藏锋完毕,只消用千年怨气催动这份惊人剑气。

    致命的杀机,在顷刻间犹如骤雨一般爆发,如楚文鸿之流,唯有毁灭一途。

    再次睁开眼时,妖冶的金黄色竖瞳已然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明媚如水的墨瞳,深处带着一抹妖艳的暗红。

    望向不远处的阴影,凌雪忽然说道:“你可以出来了。”

    没有让凌雪久等,目光之处,缓缓走出一道身影,目光惊悸复杂的望着她。

    正是早就来到此地的赵无极,他本来准备在凌雪被楚文鸿抓住时再出手,成一番英雄救美的美事,以获取凌雪的好感。

    甚至在他看到凌雪在楚文鸿面前的柔弱模样时,还想着是不是救下凌雪后,趁机要了凌雪的身子,先把生米煮成熟饭再说。

    正好此刻凌雪功力全失,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若是等她明天破境之后,想要再次找到这样的机会,那可真是比登天还难。

    赵无极讪笑了一声,解释说道:“你没事吧,原来方才我们注意到的动静,只是楚文鸿的魂技所化分身故意露出的马脚……直到我追去很远的时候,才恍然惊觉,竟然中了他的调虎离山之计,如此一来一回耗费不少时间,回来的却是有些晚了。”

    “是这样么。”凌雪似笑非笑的望了赵无极一眼,看的赵无极心惊肉跳。

    他忽然想起这妮子自从得到幽弥之后,就变得邪门无比,似乎还有一眼看穿人心的可怕能力,自己此刻拙劣的谎言根本就瞒不住她。

    而且想到这一点,赵无极更是不禁心中一惊,暗道她恐怕已经知道自己方才污秽不堪的想法,只是因为他还没有机会付诸实际,才留得自己一条小命……

    大雨中血腥的气息还很呛人,寒冷彻骨的暴风吹袭身上,令赵无极不禁感到遍体生寒。

    凌雪望了楚文鸿来时的方向,那里正是兮璃儿闺房的方向,心中不禁升起几分担忧,对此刻心里面还在兀自狂跳的赵无极说道:“走,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

    就在楚文鸿遭遇凌雪的时候,闺房内的烛火在屋外的狂风不断卷入中,变得晦明晦暗起来,一如此刻正坐在床上的少女的复杂心情。

    兮璃儿俏脸酡红,正缩在床头,用双手紧紧抱住双膝,身上衣衫凌乱,裸露出来的雪肤绯红诱人,令辰毅看的目光闪动,口舌干燥。

    “璃儿姑娘,你没事吧……”

    见兮璃儿状态异常,辰毅不禁关心问道。

    “我……我好冷……”兮璃儿发着抖,通红着脸,颤声说道。

    忘情之欢的效果,是她此刻感到忽冷忽热。

    不过这样的冷热无常,却流露出同样的一种渴望。

    体内欲望之火灼烧,但是又希望有一个温暖的怀抱给予她慰藉。

    辰毅目中闪过几分疼惜的光芒,将窗户关严后,又将自己染着淋漓鲜血的紫袍脱下,披在兮璃儿纤弱的娇躯上。

    他的衣衫下,有数道不浅的伤口,虽然已经用元气将血止住。不过楚文鸿不愧是三级修仙国大宗派的门徒,虽然只是一介外门弟子,但是手段着实不简单。他此刻的伤口上,还残留着几缕鲜血,将他的底衫也染红,并逐渐蔓延开来。

    纤细的手指拉过袍子,将身上裹紧,兮璃儿望着辰毅此刻身上的伤口,美眸中光芒闪动。

    灼热的火焰,在体内逐渐燃烧,已成燎原之势。

    同时她也感到冷,身上的袍子愈裹愈紧,但依然是冷。

    要是什么都不做,再这么下去,她感觉自己要么会被火焰烧死,要么就是被冻僵。

    忘情之欢,如此可怖。

    能够将她此刻冰冷的娇躯暖化的,唯有身旁这个男人身上火热的阳刚之气。

    仿佛阴阳相吸一般,此刻这个男人仿佛一颗凌烈的太阳一般,只是稍微靠近,她便觉得体内的火焰更盛几分,将她身上不知何处而来的无边寒冷驱散。

    在这一瞬间,她想了很多东西。

    有当年深深伤害她的慕景英,还有如今与她朝夕相伴,相拥而眠的李小白。

    与两人的所有事情,在她的脑海中不断浮现。

    手指紧紧抓入袍子之中,她的脑袋在混乱的纠结着。

    辰毅坐在兮璃儿的身边,他并不知道兮璃儿已经中了忘情之欢的春毒,对于此刻兮璃儿的状况,他感到很担忧,不过却也无从下手。

    忽然,他感到正缩在床边的少女,正用一种极为复杂的火热目光望着自己,低声说道:“我……我……我还是好冷。”

    辰毅微微一震,此刻他已经完全明白过来兮璃儿的情况。

    朝思暮想的美人在旁,如此暗示,他如何能忍。

    ……

    外面还在满城风雨,屋内情火已然燎原。

    说起来,这是凌雪第二次撞见兮璃儿的好事了。

    这一次,她已经从楚文鸿的口中,大概猜测到事情的经过。

    因此,此时见到兮璃儿与辰毅两人在屋里面打的火热,倒也一下子便明白过来缘由。

    少女白皙的玉手正准备叩开此刻虚掩的房门,却忽然停了下来。

    却是赵无极用眼神制止了她,传音道:“都已经这样子了,你现在进去,岂不是尴尬么。”

    凌雪想来也有道理,便放弃了打扰此刻正紧紧缠绵在一起的两人。

    而且,她想起辰毅对兮璃儿一片痴情的付出,心道这也算是辰毅苦尽甘来,只是苦了李小白,不知道兮璃儿日后要如何面对李小白。

    赵无极倒是没有凌雪想的这般多,他正津津有趣的望着里头上演的活春宫。

    因为兮璃儿身中忘情之欢,此刻索求起来,格外的强烈,远比平时与李小白的虚凰假凤还要主动与热情。

    连续不断的娇吟声,从屋内传来,直到一声略微痛苦的闷哼之后,兮璃儿的娇吟越发高亢激烈,凌雪听得俏脸发红。

    再看此时兮璃儿酡红的面色上,流露出的七分满足与三分痛苦的神色,凌雪不禁也感到遍体酥软起来。

    她能感受到,此刻兮璃儿所得到的欢乐,比起与李小白之间,要更加强烈,更加自然。

    因为,这才是真正的阴阳结合。

    “阴阳交合……!”

    凌雪美目蓦然一闪,对于阴阳之道的种种明悟骤然浮上心头。(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