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十面埋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成百长灯飞舞,无数光影在狂风骤雨里尽情摇曳。

    长风无孔不入,吹入殿内每个角落,袭卷众人的心间,掀起滔天的巨浪。

    百里侯与靖宇侯此刻皆是爆出强烈的光芒,望着场间那道,比付明月还要不可一世的绝美身影。

    她飞舞的红裙倾世迷人,娇艳的秀靥傲雪如梅。

    一子黑棋落下,无尽劫成,破付明月的六载机关算尽。

    一卷画成,逆转胜负。

    飞笔题字,技压群芳。

    再回想她开场的那一句狂傲傲慢的宣言,更是令人不禁感到震撼。

    “红袖还没有输。”

    “付明月,我挑战你。”

    “琴棋书画!”

    没有人知道这个少女是如何进行修行。

    仅仅十八芳华,便将棋、书、画三艺臻至如此不可思议的境界,而且接下来还很有可能,会在琴艺上狠狠碾压付明月,证道名魁。

    或许这才是这个世间真正的绝代女子。

    所有复杂的目光,尽皆落在凌雪的身上。

    惊异、敬佩、垂涎、倾慕、震惊……

    从没有人知道,也从没有人想过,原来红颜一怒,也能够如此震撼人心。

    楚文鸿一脸难以置信,紧握的双手无力的松开,嘴角流露出几分癫狂笑意,轻声自语说道:“如此美味珍贵的猎物,最后还是被我自己逼死了。”

    他没有想到,这个少女竟然可以在红袖风雨飘摇的最后时刻,爆出如此惊人的力量。

    此番报复红袖,他与付明月联手,他只是要把红袖这层保护瑰丽外壳打个粉碎,最后的最后,他不要四大名魁,他只要得到苏岚岚。

    他告诉靖宇侯苏岚岚有祸水之体,告诉百里侯苏岚岚有百变妖女气质,都只是为了将这些王侯吸引过来,给红袖施加空前压力,保证他的计划能够进行。

    楚文鸿相信,只要见识过付明月与四大名魁精彩绝伦的斗艺,诸侯都不会再将注意力放到苏岚岚身上。

    之后,遭殃的只会是付明月或者红袖的四大名魁,而他只要能够给苏岚岚提供庇护,自然很难会有人要为一个苏岚岚与自己结怨。

    但是如今不同了,形势逆转,苏岚岚已经变成了全场的焦点。

    她已经不可能安然走出这场盛宴。

    靖宇侯南门康目光愈加锐利起来,喃喃说道:“我一定要得到她,不惜一切代价!”

    宰嘉懿斗大的眼睛怒睁,身下的血池沸腾不已,怪笑一声,说道:“天云国一趟,不能白来,就是她了。”

    尉迟枫还是第一次对一个女子如此感兴趣,此刻剑眉微挑,星目光芒闪烁,轻声说道:“苏岚岚么,真是有意思的女子。”

    诸侯垂涎渴望的目光,一道道的齐齐射向中间的鲜红身影。

    如山如海的压力,骤然压在她纤细的娇躯之上。

    ……

    不觉间,夜已来临。

    长殿内的暴风狂雨也会随着夜色的逐渐深沉,悄然在倏然间爆发。

    凌雪一掸长裙,与付明月对坐下来,感受到此刻交集在自己身上的炽烈目光,她微微闭上星眸。

    她在决定出手之前,就想通了这场群芳宴的全部关节。

    在她站上舞台上放言要挑战付明月时,便已经决定要为红袖遮挡下这场风雨满城。

    哪怕这场暴雨带着致命的杀机,她也不再畏惧。

    理由很简单,也很任性。

    因为若是不出手,她的心意难平。

    已经杀了那么多人,而且还有不少是被她妖化后虐杀致死,她很清楚自己已经不是当那好人的料。

    只是……好人也好,恶人也罢,她已经不在意,就如萧笑笑一直认为她是披着人皮的妖怪,她也没有去否认一样。

    她只顺应心意,顺应她的道。

    如今她横眉冷对千夫指,拔剑拨弦轻王侯,就是为了平那份心中愤怒。

    明白一切经过,知晓所有是非的她,看不下去红袖被付明月如此欺凌,最后在无尽绝望中堕入毁灭。

    所以她站出来了。

    若是凡事畏畏缩缩,瞻前顾后,她修这仙又有什么意义?

    待到天下无敌,再去仗剑江湖么?

    修炼一途,没有尽头。

    王侯之上还有八方帝皇,帝皇之上还有亘古大帝。

    甚至就连大帝也难逃被镇压的命运,大帝仍然不是尽头!

    道无止境,若是要等候举世无敌再贯彻心中信条,那她的所谓信条也要之无用!

    “听禅何须风雨后,悟道且向此地求。”

    凌雪轻念道,这是方才画中之诗的最后一句话。

    方才提笔之时,前世无数与宫阙有关的诗词在她脑海中闪过,最终她选了这首《畅游镇远青龙洞有记》。

    “就让我借着这满城风雨的生死压力,在这红袖之中化茧成蝶吧。”

    如今破釜沉舟,断无退路,她只能坚信自己一定能够突破。

    距离突破,也仅仅只剩下一层窗户纸的事情。

    她需要契机,这个契机,就是这场红袖风雨!

    始化之后的惊世聚元,她相信定然可以为她摆平前方的所有荆棘!

    万事俱备,静待聚元!

    凌雪睁开眼睛,露出金色的竖瞳。

    白皙似雪的手背上,玫瑰色的妖龙缠绕着神秘龙剑,几乎要腾飞九天,震撼神州。

    美目中光芒闪动,不再犹豫,一张无弦的紫琴出现在她的手中。

    指尖一动,七道气若游丝的苍白色火焰琴弦陡然出现。

    凌雪不再有任何保留,既然突破需要刺激,不妨让这场风雨来的更加猛烈一些!

    “七弦……琴道!”

    尉迟枫瞪大眼睛,再也没有云淡风轻玩世不恭,而是直接站了起来,目光紧紧盯着凌雪。

    全场沸腾起来。

    所有炽烈无比的目光,化作千万致命利剑直指场中的抚琴少女。

    殿外暴风猛烈吹拂。

    殿内琴火熹微摇曳。

    “原来,她一直都在藏拙……”

    兮璃儿目光震惊,喃喃自语。

    “这不可能……七弦怎么可能被一介区区凡女所领悟!”付明月惊呼出声,无法相信的望着那七道苍白火焰燃烧的琴弦。

    尽管弦火微弱,在狂风中摇摇欲灭,但是却已经在她的心中掀起滔天火焰。

    手中一直引以为豪的六道锃亮琴弦,此刻在那七道苍火的照耀下,瞬间黯淡无光。

    玉手紧紧抓住琴弦,一种从所未有的畏惧油然而生。

    与此畏惧一同伴生的,是无尽的嫉恨。

    就算不惜违反规则,动用半步炼神的元气,她也要在这场琴艺比斗中,杀死她!

    凌雪锐利的目光穿过已经被玫红色的花雨覆盖的音傀草人,望向此刻面无半点血色,神色难明的付明月,说道:“来吧,可以开始了。”

    ……

    十指红酥轻动,弦火颤抖起来,飞花翩然起舞。

    从未听闻的急促旋律随着狂风扬起,凛然的肃杀气息猛然席卷开来,所有人目露疑惑不解。

    “这是什么琴曲?”

    “似乎不是已知的曲目,莫非是苏岚岚的自创曲目!”

    “她疯了么,莫不是她已经自大的认为,她能够以一己的才华力压历代的琴道宗师!”

    抚着平沙落雁的付明月,听到凌雪这里的陌生旋律,先是微微一愣,随后苍白无血的脸色不禁露出狂喜的红晕来。

    若不是还需要专心抚琴,她真想出言嘲笑凌雪的傲慢天真,竟然妄图想要用自创的琴曲来打败她的平沙落雁!

    “既然这是你自寻死路,那就更怪不得我了。”

    本来付明月还忌惮于凌雪的七弦琴道,心中动了想要使用半步炼神的元气,强行镇杀凌雪的心思。

    然而此刻听到这陌生无比的旋律,她心中的不安顿消大半。

    与此同时,一种在前两场比试中,已经被消磨圆滑的野心,再次露出峥嵘。

    或许可以凭借自身的琴艺,光明正大的打败凌雪,一雪前耻!

    似是猜到付明月的想法,凌雪只是淡淡一笑。

    她所弹奏的可不是什么原创琴曲,若只是单纯的琴艺,她可没有这么高的造诣,创造出这样出色的琴曲。

    她发现,这个世界的琴曲虽然与前一世有所重叠,但是仍然还是有不小的差别。

    无论是酒狂还是凤求凰,亦或是现在付明月所弹奏的平沙落雁,在前一世都相对应的存在。

    然而,可能因为这个世界的琴艺宗师,到了这个境界后,都去追求浩渺的琴道极致去了,不再创作这样单纯以琴艺为支撑的琴曲,或者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前一世十大古琴曲级别的曲目,在这个世界只有一首,那就是平沙落雁。

    此刻她演奏而出的,正是前一世作为十大古琴曲之一,与平沙落雁同一级的“十面埋伏”!

    不过,虽然同一级,但是两者表现而出的琴曲意境却截然不同。

    平沙落雁初弹似鸿雁来宾,极云霄之飘渺,序雁行以和鸣,随后其雁欲落,盘旋空际,息声斜掠,绕州三匝。意境在于风静沙平,云程万里,天际飞鸣。整体旋律起伏绵延,基调静美,静中有动。

    而十面埋伏表现的则是汉军在垓下包围项羽军,项羽军困兽犹斗,杀声震天,血流成河,最后项羽不过乌江,战死江边的故事。

    显然,此刻若是用于杀伐,十面埋伏不知要胜过平沙落雁多少。

    而且,凌雪本身用的还是七弦琴艺,更加能够将这样的不成功便成仁的杀敌气魄,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如此巨大优势,付明月必败无疑!

    事实也是如此。

    草人某种的幽光随着凌雪的琴曲不断的演奏,愈加闪耀惊人起来,空中的花雨被突如其来的无数刀光剑影撕裂粉碎。

    凌雪这里形成的气息已经惊人无比,单单凭借琴艺与音傀的共鸣,就将气息达到聚元中期的程度!

    反观付明月,如今仅仅琴曲形成的元气,仅仅流露出聚元初期的气息。

    虽然还没正式交锋,但是高下立判!

    “她究竟弹奏的是什么琴曲,为什么我竟然听到震天的杀声!”

    “此曲……不在平沙落雁之下!甚至因为此曲完全就是为杀而创,完全就是为了这场比斗而诞生,其杀伐气息惊人无比,可以与音傀完美契合,虽然还没结束,但是已经可以断定这一战的结局!”

    “不只是琴曲闻所未闻,苏岚岚竟然真的将七弦弹奏的如此流畅……这更加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全天云国无人通晓七弦弹奏之法,她如何悟出?莫非真的是那绝顶天才,无师自通?!”

    所有人惊疑不定的望向凌雪。

    此曲为杀而创,只为杀而杀!

    这要经历过怎样的杀戮,才能创作出这样杀气凛然,气势磅礴的琴曲!

    而且……这样的琴曲,若是一介杀神修士演奏而出也就罢了,但却是由眼前这样的一介娇容倾城的红袖女子演奏而出,这要令人如何与那血流成河的画面结合起来!

    尉迟枫目中光芒更甚,说道:“此女不仅姿容绝世,心智如妖,而且气魄不亚于任何盖世王侯,杀气凌厉无比,光是这一曲的表现,我可以猜测,她杀过的人绝对不少……真是不可思议,红袖之中竟然能诞出这等女子!”

    赵无极深吸口气,他能感受到凌雪此曲杀气凌天的背后,流露出来的视死如归的悲壮之情。

    此时此刻,他已经彻底明白过来眼下的所有形势。

    忽然想起什么,他猛然望去凌雪画中的最后一句:“听禅何须风雨后,悟道且向此地求!”

    心中不由得一惊,他震撼于凌雪的才情。

    如此惊心动魄的局势下,她竟然还能信手拈来就是一首对仗工整,意境飘渺,应景又极具深意的诗词!

    在将所有的一切瞬间联系起来后,赵无极明白,凌雪此刻突破在即,若是等她突破,证道逍遥,此地的一切危机定然能够迎刃而解!

    他需要做的,便是帮她拖时间!

    赵无极目光一闪,马上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对尉迟枫说道:“尉迟兄,这般绝等女子,待到比试结束,定然会引得诸侯竟相争逐。若是落入那等恶徒手中,定然下场悲惨,如尉迟兄这等怜香惜玉之人,应是无法容忍吧。”

    尉迟枫微微点头,说道:“你所言非虚,此刻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汹涌。待到苏岚岚与付明月比斗分出胜负,恐怕大乱将起。这样一来,群芳宴的下半场也很难继续,赵兄你有什么看法?”

    ……

    “苏岚岚的这首曲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付明月感受到凌雪那边越来越声势惊人的气息,不禁心中越加心惊起来。

    本以为凌雪是在自寻死路,但是此刻她才明白,她竟然真的创走出了一曲完全不在平沙落雁落雁之下的琴曲!

    这首琴曲,完全是为杀所创!

    直到此刻,她已经明白过来,在她提出挑战凌雪琴艺的时候,她嘴角那一抹莫名的笑意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抹笑意,代表着轻蔑与嘲弄!

    因为她琴棋书画的四艺,最强的恰恰就是琴艺!

    如此琴曲,信手拈来,只为杀人。

    “此女实在是太妖孽……这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琴棋书画无一不精通……而且她竟然真的,能够将这首琴曲中的无尽杀意完美表现出来,显然她本身也是从尸山血海中走过来之人,她到底是谁!”

    正在付明月心中惊疑不定的时候,音傀草人已经微微颤抖起来。

    淡黄色的稻草随着狂风,伴着那无尽飞花,簌簌落下。

    凌雪这一曲十面埋伏所引动的元气,已经迫近草人核心阵法所能催发的极致。

    此刻凌雪凝聚出来的元气,已经有聚元后期的强度!

    “不能再等了,若是让她继续酝酿下去,我决然不是对手!”

    付明月心中一动,半步炼神的元气暗暗涌动起来,她决定将音傀共振而出的元气与自己的元气一同融合,借着这份强大无匹的元气,将凌雪直接绞杀!

    她已经歇斯底里了,在数载光阴所准备的一切,尽数被这个少女全部粉碎的一刻,她就已经不准备回去。

    她要杀了她,哪怕要触怒在场的所有诸侯,也在所不惜!

    “轰!”

    千万剑影,就在付明月下定决心的时候,以势不可挡之气势朝凌雪轰杀而去!(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