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残局(第二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李小白紧紧的盯着两人交手,说道:“果然,两人弹奏的都是平沙落雁。”

    平沙落雁,作为天云国,甚至邻边数国内的第一琴曲存在,素有“半曲平沙走天下”之称。

    试想,半曲平沙便能走遍天下,这首琴曲对于琴艺的要求定然是极高。

    对于此时的二人,平沙落雁显然是将自身琴技展露无遗的不二选择。

    凌雪望着兮璃儿飞速舞动的细指,目露异色,却是惊讶于此刻兮璃儿表现出来的琴艺水平,远远超过平日。

    真不愧是四大名魁之首,就此一战,便能看出实力的深浅。

    萧笑笑见凌雪目露惊异,传音说道:“破妄红瞳,虽然只是雏形,不过却能将音感提升到一种极高的程度,弹奏之间,就像是剑修的无形剑境界一般,演奏的时候只需要专心表达情感即可,无需去顾虑手中琴弦。”

    凌雪恍然点头,再望去场中的斗琴,只见此刻兮璃儿的元气已经形成胜势,付明月节节败退,元气刀剑的交错地点不断往付明月那里移动。

    注意到付明月仍然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不知为何,凌雪心中浮起几分不好的预感。

    付明月很是诡诈,虽然与妖化后的自己相比还要差了些许,不过已经令人感到很是难缠。

    就像是绵里藏针一般,总会在他人精神最为松懈的一刻,发起致命一击。

    事实证明,凌雪的担心并非是多虑。

    正在元气刀剑紧逼付明月身侧的时候,只见她唇角忽然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意,轻声说了一声:“落雁。”

    只听得她手下陡然变奏,倏然换过手来,元气交错纵横的位置瞬间斗转星移。

    兮璃儿目光骤然一缩,本来已经即将迫近付明月的元气纵横陡然降临身边,似是猛然想起什么,俏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璃儿!”席上辰毅猛然站了起来,目呲欲裂的望向兮璃儿那里。

    就在同时,一朵鲜艳的血花骤然绽放开来。

    伴随漫天飞舞的红玫瑰。

    一道道元气犹如刀刃一般,无情的落在少女娇嫩的肌肤上。

    “轰!”就在这些无情利刃,将要把她的娇靥歹毒的毁去时,陡然一座棋盘从天而降,横亘在少女与百千元气利刃中间,将一切的伤害尽数挡了下来。

    仔细一看,这座棋盘,正是楚文鸿祭出的莫测残局!

    “够了,付明月。”

    不知何时,一道风姿妖娆的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红袖的幕后东家,也是上一任棋魁,夏络秋!

    一滴一滴的鲜血,顺着兮璃儿吹弹可破的粉嫩肌肤滴落在银白色的雪琴之上,本来锃亮的六道琴弦,此刻却被猩红的鲜血染上。

    兮璃儿似是没有注意到站在身前的夏络秋,只是目光灰暗的望着手中的雪琴。

    “平沙落雁……原来后半曲是这个意思。”兮璃儿嘴角浮起一分苦涩无比的笑意,眼眶中似乎有种冰冷的东西掉落下来,潮湿的划过她的脸颊,留下一道曲折的痕迹。不知觉间,这样的冰冷忽然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混着身上的鲜血流淌在雪琴之上,“落雁还巢……是在宣布你的卷土归来么。从踏入这座争芳殿开始,你就已经算计到这一步了,真是好深的心机啊!”

    李小白走到兮璃儿的身边,轻轻叹了口气,看着此刻无助的坐在舞台上的少女,伸出手摩挲着她的秀发。

    她能够体会此刻兮璃儿的心情。

    她不仅输了她的懵懂恋情,也输了她再次爱上男人的能力,如今就连二十载的努力也输了。

    全盘皆输。

    此刻身上的痛楚,比起她心里面的痛苦,根本不值一提。

    付明月妩媚一笑,望向此刻面色冰冷的夏络秋,说道:“夏棋魁,真是别来无恙啊。”

    夏络秋冷笑一声,不想与她寒暄,径直说道:“妖女,我并不想与你多说什么,你若是想要挑战我,那么就开始吧。”

    付明月本就是复仇而来,此刻见红袖众人愈愤怒绝望,她愈是兴奋快乐,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起来,说道:“既然夏棋魁快人快语,那妾身也不多说废话。眼前的残局,黑子与白子,您选一个吧。”

    夏络秋目光微微一凝。

    正如之前分析的,黑子杀势已成,白棋无力回天,只要再有七个回合,白子就要被黑子杀得溃不成军。

    “黑子。”

    夏络秋再三思考后,决定还是选择黑子。

    因为若是先行白子,她根本想不出任何破局之法。

    这是付明月留给她的阳谋。

    明知道必有陷阱在其中,但却是别无选择。

    “那么开始吧。”

    付明月微微一笑,似是早就料到夏络秋会这么说一般。

    手上微微一动,夏络秋身前的那座残局陡然再次飞起来,随后落在玫瑰道上。

    棋盘正好处于夏络秋与她的中间位置,这样更方便让所有宾客看到夏络秋是如何落败的。

    所有人的注意力,已经从兮璃儿身上转移到残局上面。

    此刻终于仔细看这一棋局,不少人不禁流露出惊讶的神色。

    付明月所执的白子,是显然的必输之局,如今她让夏络秋先行选择黑方,定然不是自寻死路,而是另有玄机在其中。

    只是,如今任凭众人望穿棋盘,却是看不出任何破局之法,不禁心中无限好奇起来。

    凌雪也目露深思之色,尽管面前残局有些眼熟,但她却始终想不起来。

    “是珍珑棋局么……”凌雪自语说道,不过旋即又摇头自己将这个想法否认掉,因为无论是千阁宝图还是演武图,亦或是岛国的十恶势,都与眼前的残局截然不同。

    最后凌雪想到了金庸大师笔下逍遥派无崖子,花费整整三年时间摆出的珍珑棋局,只是那副棋局的画面刚刚浮现而出,就被凌雪否认。

    那么,眼前残局的莫名熟悉感,究竟又来自何处……

    正在凌雪思索之时,席间突然传出一片哗然,凌雪一惊,连忙看去残局。

    “付明月……这是在寻死么?”

    不只是凌雪这么想,席间宾客懂得围棋之道的,莫不都在心中不约而同闪过这个念头。(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