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我来与你一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殿外风雨还在持续,虽然是白昼,不过世界却阴翳如同漆黑之夜一般。

    听到楚文鸿的话,红袖哗然一片,很多人都流露出愤怒的神色。

    辰毅目中喷火,紧紧盯着站在宾客中的楚文鸿,说道:“真是岂有此理,这里是天云国,不是你的白狮国,更不是你的天鹤教!红袖如何,岂容你一个外人置喙!”

    天云国内修士众多,在宾客中足有占了七成,然而却只有辰毅一人站了出来。

    全场安静下来,因为这个人是辰毅。

    所有人看向他。

    他身上的武府紫袍凛凛,犹如他的一身冲天剑意。

    若是寻常这么说,众人只会一笑置之,不过辰毅不同。

    作为天云国两大顶尖势力之一,天云武府的剑宗少宗主,他的一言一行,代表的就是天云武府,甚至可以代表天云的半国民意!

    兮璃儿目光一闪,全场漠然的时候,唯有辰毅站了出来,她自然知道辰毅是为了谁。

    楚文鸿微微一笑,说道:“我有没有资格,这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大家都认可了,不是么?”

    靖宇侯南门康也开口了,说道:“我觉得楚道友古道心肠,虽然方式有些欠妥,不过也是出于一片赤诚之心,既然已经提出,就让我们天下人一同评判公道,岂不正好。何况红袖号称天云第一教坊,莫非连一个曾经被逐出教坊的娇弱女子的挑战,都没有底气面对,还是真的心中有愧?”

    一语落地,列国宾客不少纷纷附和。

    场内炼神与半步炼神的修士众多,天云国的修士迫于强大的压力,甚至都不敢出声,只是看着局面渐渐一面倾倒。

    显然楚文鸿已经料到有人会出言反对,在开始布局的时候,就与南门康等人沆瀣一气。

    辰毅还待说话,不过兮璃儿却开口了。

    “璃儿先谢过辰公子,不过既然付明月想要来讨个公道,与红袖较个高下,我们红袖自然不会退缩,她想战,我们红袖便应战。”

    听到兮璃儿直接应了下来,夏络秋轻轻一叹,却也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楚文鸿嘴角微微扬起,南门康字字诛心,激将之效显然,兮璃儿果然如付明月所说,会坐不住直接应战。

    ……

    辰毅见兮璃儿一声应下,不禁担忧无比,还想阻止兮璃儿,不过被沈星河拦了下来。

    还是那一句话,静观其变。

    此刻,浩渺的紫府宫阙图在殿内的上空不断飘舞,那座残局棋盘静静的端立在地面上。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所有人都很期待这场别开生面的群芳宴,如何展开。

    付明月走上玫瑰花瓣铺成的长道,在中间时,遥望着舞台上正紧张的曼妙身影,妩媚一笑,终于停了下来。

    在众多目光之下坐下来后,她拿出了一把冰蓝色的古琴。

    琴上有六弦。

    不少人开始惊讶起来,琴道五弦,已经是定律,却是没有想到付明月的这把琴,竟然有六道琴弦。

    兮璃儿目光愈加锐利,她已经逐渐感受到付明月加在她身上的压力。

    雪天依目光流露着惊讶,道:“没想到六年不见,付明月这个魔女竟然与璃儿姐姐一样,都悟到了六弦之道,岚岚你说璃儿姐能胜过她么。”

    凌雪说道:“难说,如今付明月还没有出手,没法进行判断,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一次红袖恐怕很危险。”

    雪天依目光微微一闪,流露出几分犹豫,最后还是忍不住说道:“若是璃儿姐败了,岚岚你会出手的吧……”

    听到雪天依的话,凌雪一怔。

    没有回答,只是深深的望向,此刻已经将纤纤玉手抚上琴弦的付明月。

    她明白,或许付明月的目标就是覆灭红袖,但是楚文鸿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楚文鸿的真正目标是自己。

    他见过自己的七弦琴道,想要的是逼迫自己尽全力出手。

    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何在,但是如今诸多王侯在列,还是低调行事为妙。

    看到凌雪没有回复,雪天依目光先是微微黯然,不过随后又释然的抿嘴微笑起来。

    凌雪与红袖之间的关系,和她不一样,并没有那么深的羁绊。

    如今凌雪想要独善其身也无可厚非,而且若是凌雪能够平安,她也感到高兴。

    毕竟她的心,从那一夜表白时,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属于凌雪。

    哪怕殿外已经风雨满城。

    她若安好,便是晴天。

    “铛!”

    正在两人各有所思的时候,付明月忽然一拨琴弦。

    琴音清脆,落在红袖众人的耳畔,却如同一把利剑陡然架在脖子上,令她们神情一紧。

    付明月说道:“琴棋书画四艺,选择你们最擅长的,来挑战我把。”

    穆丝雨虽然身兼名魁之姿,但是终究只是一介普通的红袖女子,何曾见过这般阵仗。

    列国王侯瞩目在身,庞大的压力令她几乎没法呼吸。

    而坐在自己不远处,等待自己挑战的,是能与夏络秋一战的半步炼神修士。

    虽然心中对明月不耻,但是要她出手挑战,却是太难。

    不过她知道,此刻并不是退缩的时候。

    “我……挑战琴艺。”穆丝雨声音带着几分颤抖。

    手中弹奏起来,是琴曲“关山月”,对于一直多按和快速连续过弦手法有着很高要求。

    不过因为心中紧张,却是在快速过弦的时候,出了不少差错,愈是错愈是紧张,最后琴音戛然而止,貌美的俏脸羞愧的如火烧云一般。

    付明月微微一笑,没有弹奏,而是温和问道:“重新来么?”

    不少宾客哄然大笑,付明月看似温和的一问,却是一巴掌火辣辣的打在红袖众人的脸上。

    穆丝雨还没下去,一个身穿蓝衫,身材纤细玲珑,玉面如花的绝美女子就面色冷然的走上台来。

    蓝竹轩,此番参加群芳宴的第三位具有名魁之姿女子。

    她目光含怒,望向付明月,说道:“我来挑战你的画艺!”

    蓝竹轩最为擅长的,便是画艺,甚至被红袖女子称为小画魁。

    虽然在画道上还差距萧笑笑不少,但是若只论画艺,她只认不比萧笑笑差多少。

    付明月对她面色上的怒色视若无睹,一指悬浮在空中的巨大画卷,说道:“画艺上,临摹最能考验一个人的基本功,三个时辰时间,比比我们能将这幅画临摹多少。”

    紫府宫阙图虽然当时一代大儒司马圣,用了足足一天一夜的功夫,才将全图完成。

    但是临摹却是不同。

    一个是创作,一个是模仿,两者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

    三个时辰,足够将这幅画全然画出,至于细节的多少,正好比拼速描基本功的差异。

    “没问题。”蓝竹轩一方面看不惯付明月,一方面也想要证明自己一番。如今付明月说完规则,判断规则并无问题后,当即答应下来。

    付明月伸手一指,便有一张两人高的洁白宣纸朝蓝竹轩飞射而去。

    冷哼一声,蓝竹轩接过宣纸,在舞台上直接铺开。

    抬手射出四道画钉,将几乎要收拢回去的画纸一下子固定住。

    “开始吧。”

    蓝竹轩开始作画,本就是绝美人儿,此刻专心作画的模样,更是优美动人,不少宾客看的目光闪动。

    不过宾客注意到付明月这里后,闪动的目光,却是多了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

    萧笑笑美目微微一凝,冷冷说道:“六年不见,这妖女不禁更加擅长伪装,而且托大的本领也见长不少。”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蓝竹轩已经画完宫阙图的一部分,抬头想要看付明月的进度,却见她甚至连画纸都还没拿出,只是微笑的望着自己作画。

    付明月说道:“半个时辰后,我再动笔。”

    蓝竹轩银牙暗咬,感觉自己遭到了侮辱,不过既然付明月如此托大,她更是想要看到付明月落败时懊悔的模样。

    没有再耽误时间,蓝竹轩再次沉浸在紫府宫阙之中,描绘的速度,甚至比先前还要快上不少。

    半个时辰,不多不少,在蓝竹轩已经绘画刚完成两成的时候,付明月也取出画纸,在宽敞的玫瑰路上铺开作画。

    尽管质地柔软,不过对于画艺已经到了她这个境界,这点影响已经微不足道。

    付明月一出手,两者之间高下立判,只见她手下行云流水,不小一会儿便将宫阙一角临摹而出。

    宾客看的频频点头,议论纷纷,有的甚至开始嘲笑红袖的能力。

    感受到这次群芳宴上的剑拔弩张氛围,想到凌雪可能修为尽失,而且就处在风波的中心,项飞英目光闪过几分担忧,对身边一个血夜修士侧耳交代了几句。

    血夜修士点头答应下来,从殿内侧门悄然离开。

    夏悠然注意到项飞英的动作,微微一笑。

    回头望着掌中的金灿色传令符,其上有火焰的星火在慢慢灼烧,正是已经使用过的象征。

    三个时辰转瞬即逝,蓝竹轩面色苍白的望着付明月手中的画卷,却是已经将整张紫府宫阙图完成,而且细节处理上也极为精致,远远看去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怎么可能……”

    反观自己手中的画卷,却是刚把紫府宫阙图完成九成,更不用说去雕磨那些细节。

    最重要的是,付明月还是整整等了自己半个钟头才开始绘画,此消彼长之下,两人之间的差距需要多大,才会形成这样的强烈反差!

    听到宾客隐隐约约的指点,红袖众人面沉如水。

    陆续有女子站到舞台上去挑战付明月,然而,无论是琴棋书画四艺的哪一种,都被付明月以压倒性的胜利取胜。

    若是不算上兮璃儿她们,具有名魁之姿的仅仅剩下凌雪一人。

    意识到付明月这六年内的进步后,红袖不少人开始升起一种叫做绝望的感觉。

    凌雪明白该自己动身,目光闪烁之间,准备起身。

    不过这时候萧笑笑忽然说道:“岚岚,你不是她的对手,在台下看着便好,付明月的挑战,我接了。”

    听到萧笑笑的话,凌雪想起她身上还有血奴契约的存在,会不自觉的帮助自己。

    ……

    红袖的四大名魁终于出场,在萧笑笑站起来的一刻,场面瞬间沸腾起来。

    萧笑笑颜如朝霞映雪,而且其气质更是远胜先前上场的红袖女子,唯有这样的女子,才能驾驭的住现在的场面。

    尉迟枫剑眉微微挑起,嘴角露出笑意,对身边的赵无极说道:“赵道友,精彩终于来了。”

    赵无极一笑,说道:“确实,在下也一直在期待红袖的名魁出手呢。”

    不过赵无极虽然如此说,不过心下却是飞速急转起来。

    作为一个大盗,能够安然活到现在,甚至还能在黎国中遇到为难时,急中生智,攀谈上尉迟枫,获取尉迟枫的好感,成功化解危机,赵无极的心智毋庸置疑。

    此刻他自然察觉到了蹊跷之处。

    天下王侯如今为了凌雪而来,不过楚文鸿从出现到现在却只字未提苏岚岚三字,而是一直在针对红袖,却是不知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凌雪毕竟是第一个令她动心的女人,虽然并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感觉,不过他也不能让凌雪就此轻易落入陷阱。

    他正在极力思考,接下来若是突发事故,应该如何应对。

    萧笑笑此时已经站到舞台之上,远远遥望着远处的付明月,说道:“不得不承认,这六年你真的进步很多,看来确实是将不少床上的功夫,用到四艺上了。”

    虽然是在夸奖,不过其中轻蔑嘲笑之意却是显而易见。

    付明月微微一笑,说道:“逞口舌之快是没有用的,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话音落下,两张画卷同时出现在两人手中。

    对上萧笑笑,付明月却是丝毫不敢再次托大。

    萧笑笑说道:“不若你也让我半个时辰,我倒要看你敢不敢。”

    付明月说道:“为了不让你输的太惨,我还是与你一同比试好了。”

    萧笑笑冷哼一声,便开始作画起来。

    在台下的蓝竹轩看到萧笑笑流畅无比的笔力,以及只消看几眼紫府宫阙图便能过目不忘的能力,目光复杂。

    她本以为萧笑笑比起她,只是胜在画道上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如今一见,方才明白自己还是太天真,就算只是画艺,萧笑笑也不是她所能比拟的。

    月明珠的曦光在两位绝美女子的俏脸上缓缓流转,殿外数百灯笼还在风雨中飘摇,烛光摇曳。

    两人斗得难舍难分,宾客更是能够从她们二人的斗画中,感受到那笔墨之间的凶险。

    付明月见萧笑笑紧追不舍,却是丝毫不紧张,只是微微一笑。

    不过这一笑之后,她的速度,却是有了质的飞跃,只见她的明眸中却是忽然有了淡淡的紫光流转。

    “紫府之意!”

    察觉到付明月的变化,萧笑笑心中顿感不妙,仔细一查看,心中猛然一跳。

    才发现原来萧笑笑竟然已经从这幅紫府宫阙图中,领悟到当年大儒司马圣的紫府之意!

    虽然只是残缺的紫府之意,但是却仍然能够在大大提升作画者的绘画准确度与速度,在绘画上颇有心想事成之意。

    “笑笑要输了。”

    感受到付明月的变化,凌雪自语道。

    她明白萧笑笑再无其他底牌可以逆袭。

    果然,情势陡然逆转,虽然萧笑笑也愈加全神贯注起来,提升速度,但是仍然比不过付明月的速度提升,在作画的进度上,逐渐被付明月拉开差距。

    “一个半时辰!”

    付明月笔尖最后在画纸上一点,一张完整的紫府宫阙图立时完成。

    全场震惊起来,看的出来付明月确实一点元气都没有使用,纯粹凭借的是精湛的画技,就算是紫府之意,那也是画艺中的一种运用。

    付明月说道:“真是可惜呢,你输了萧笑笑。”

    萧笑笑望了一眼此刻尚未完成的画卷,说道:“因为要赢你的,并不是我,兮璃儿一定会赢你的。”

    说完萧笑笑便径自走下舞台。

    鲜红宽敞的舞台,一下子就空了下来。

    名魁落败,这对于红袖的打击是空前的,因为名魁代表的便是红袖四艺四道的最高水平。

    “我去会会她!”李小白怒发冲冠,想要走上台去,却被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拉住。

    兮璃儿说道:“诗书方面,你不是她对手,你很清楚的。”

    李小白深吸一口气,说道:“可是……”

    兮璃儿道:“这一战,我已经等了很久了,每一日每一夜,本来以为当年的屈辱已经永远无法洗刷。如今既然有了这个机会,我就要将当年所承受的所有耻辱,统统讨回来。”

    兮璃儿站起身来,如瀑般泻下的长发轻轻飞舞,一步一步走上舞台。

    在所有人惊艳的目光下,兮璃儿轻轻抚摸了脖子间的白猫念,问道:“准备好了么。”

    “好了。”念的猫眼愈见锐利起来,两者之间仿佛沟通了某种联系一般,兮璃儿的明眸中渐渐浮起一层赤色。

    全场议论纷纷的嘲笑声终于停歇下来,所有的目光,都聚焦这个称为红袖名魁之首的少女身上。

    “我来与你一战。”

    赤色的眸子淡淡望向远处那道不可一世的纤细身影,兮璃儿终于说道。(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