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风雨欲来(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那是一个很简单的解法,便是直接将被黑子虎视眈眈觊觎的白子弃掉,此后,虽然白方还是处于劣势一方,但是便能借此逃脱黑方的吞噬,立于不败之地。> ≧≯

    但是这个解法并不稳妥,很有可能黑方背后蕴藏更深厚的杀机,不仅会将弃掉的白子吞噬的一干二净,还会顺势将剩余的白子一网打尽。

    当然这个可能并不高,因为这并不是简单的围棋,而是天地大局,将白子吞噬干净后,黑方将很可能要面临他们所难以承担的风险。

    “夏姐,都是璃儿的错,是璃儿害了凌雪,更是害的红袖风雨飘摇。”

    兮璃儿率先打破沉默,李小白悄然握住她不住颤抖的玉手。

    “谁对谁错现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好准备了么。”夏络秋抬头望了兮璃儿一眼,指了指棋局,“如今的局势,你应该看得明白吧。”

    “真的只能这样子了么……”

    听到夏络秋详细说起,兮璃儿越听越是心惊。

    这时候她才明白,原来点名要见凌雪争夺名魁的南门康还有宰嘉懿两人,只是表面披着道貌岸然外衣,内里实则十恶不赦的魔修。

    百里侯宰嘉懿,仙魔同修,为了变强,无所不用其极。

    其炼神气海如同一片血海炼狱,令人心生无限胆寒,而且性格极为怪异,喜好虐杀与其交欢的绝色女修,欣赏她们在窒息的痛苦中坠入巅峰快感的表情。

    落入这样的魔修手中,下场可想而知。

    而另外一人,靖宇候南门康,虽说手段不如宰嘉懿那般令人毛骨悚然,但是其令人指程度,却丝毫不下于宰嘉懿。

    他的炼神气海极为特殊,可以具现而出,化作一座名为锁妖塔的滔天巨塔。

    这座大塔外表看似冠冕堂皇,大义凛然,不过里面封印的不是各种妖兽,而是他镇压调教的各色各样绝色炉鼎。

    他的气海独特之处,便是可以将镇压在气海中的绝色女子,对他的痴缠转化做愿力增幅己身,而且姿容愈是绝色,修为愈是高深的女子,就可以给他带来愈是强大的增幅,为了增强自身修为,南门康已经收集到数百个来自低级修仙国中的绝色女子。

    这样两个魔头明天便要莅临红袖,令兮璃儿如何不感到心乱如麻。

    红袖还有众多姐妹在这里,根本离开不得,这场群芳宴,也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

    “凌雪她没有错……不如让她独自离开吧。”

    “这场局是楚文红布下的,主要针对的就是凌雪,你换作是他,可能轻易放走她么?”

    夏络秋摇了摇头,否认道。

    “夏姐,那,那你不能帮她突破么……凌雪那么厉害,达到炼神后,说不定能够拼得一线生机。”

    回想起这两个魔头的令人胆寒之处,兮璃儿不禁心头一颤,她这几日因为帮助凌雪而被救赎的愧疚感,却是被重新再次唤醒,而且这次远远胜过前次百倍!

    “我做不到。而且,就算能够做到,那又如何,她突破后也只是炼神初期,在这样的深邃的波澜大势之中,甚至掀不起一点浪花。”

    夏络秋微微挑眉,抬眼望向镂空的窗台。

    此刻乌云压城,潮闷的空气将本来将要绽放的绚烂昙花狠狠压下,凝重的水滴在娇艳欲滴的花苞边缘缓缓流淌,若是加上点清风,便能使水滴溅落,令这朵昙花猛然绽放,虽然只是一现的灿烂。

    只是此刻天气已经静寂到了一定程度,没有半点微风拂过世界。

    暴雨将至的前夜。

    无论是靖宇候南门康,都是炼神境中期,而且这两人都不是寻常的修士,而是作为二级修仙宗门的宗门行走。

    “宗门行走”这四个字,便代表着他们能够轻易碾压同阶。

    就算凌雪惊才绝艳,天赋异禀,真的在群芳宴上临场突破,但是她凭借天云国的修仙底蕴积累,就算有妖剑幽弥在手,也不可能敌得过已经达到炼神境中期的两人。

    “我能帮她的,都已经做了。最后能做的,只是送她一个元气大阵,祝她证道突破,让她有机会在群芳宴中努力掀起丁点浪花。”

    同一时间,凌雪来到雪天依房门口。

    抬手想要敲门时,微微一顿。

    却是想到,这个并不宽敞,但是却暖心舒适的房间,自从那一天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来过。

    深吸了口气,没有多想,凌雪敲门。

    雪天依诧异的推开门,见到凌雪娇艳的俏脸时,眸子陡然亮了起来,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岚岚,你怎么来了……”

    雪天依觉得自己就像是做梦一样,恍惚间,仿佛突然回到凌雪突然来到自己房间,为自己弹奏凤求凰的那一晚。场景是那么相似,只是如今同样又惊又喜的心情,却是多了几分生疏的距离。

    “明天的群芳宴,你表现到花芙的水准即可,最多只能是花吟,不要再多,明白么?”

    凌雪直接跳过了寒暄,开门见山说道。

    “最多到花吟……为什么?”

    雪天依有些不能理解的睁大眼睛,自从琴技突飞猛进后,她就对群芳宴开始愈加期待起来,如今正值紧张的无法入眠时,凌雪此番话,无异于是一盆冷水浇在她的头上。

    望着雪天依的大眼睛,凌雪说道:“相信我。”

    少女目光一怔,旋即似是想起某些甜蜜的事情,白皙的俏脸上逐渐浮起一层迷人的红晕,“天依答应你。”

    凌雪微微一笑,便准备要离去,不过雪天依却忽然喊住了她。

    “等一下,岚岚。”雪天依跑到橱柜里,拿出一件玫瑰色的紧身袍袖长裙,“这件衣服……天依已经帮你洗好了,今日你来了,正巧就给你了。”

    白昼在即,天地间潮湿阴翳的几乎要滴出水来,一股说不清的冰冷肃杀气息在整个红袖中蔓延起来。

    悠扬激昂的琴音还在林间盘旋回响,然而亭中已经没人。

    房中,凌雪望着镜子中自己光洁性感迷人的身子,目光闪烁。

    她手中拿着的,正是临走前,雪天依拿给自己的由琴心“香肌称罗绮”异象形成的玫瑰长裙。

    黎明的光芒熹微起来,凌雪没有再犹豫。

    纤细的玉手伸过仿佛量身而制的袖口,紧束的上衣将腰身的完美,以及挺拔的酥软体现的淋漓尽致,乌黑的长如瀑写下,伴随的是鲜艳瑰丽的逶迤长裙旋转铺开。

    幽弥伞轻轻握在掌中,望着镜中英气蓬勃,美艳不可方物的自己,凌雪柔和的墨撤瞳孔逐渐流转出利剑的锋利。

    “悟道讲究有始有终,这一场红袖历练,我如何开始,便如何结束吧。”

    话音落下,窗台忽然卷入几道清风,梳妆台前的三幅画卷忽的分了开来。

    阴阳鱼画卷以及全身画卷上的笔墨,在晨光中流淌着神秘的漆黑幽光。

    尤其是那两只活灵活现的阴阳鱼,似乎在墨光荡漾的画纸中游荡起来一般。(。)8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