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 细思恐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不可能……”

    萧笑笑喃喃说道。

    伸手将画纸揭下,扔到了一边,“不要动,我再画上一张。”

    凌雪望了地面上的宣纸,不知是不是萧笑笑有意为之,并没有将正面朝上扔到地上,而是将被水墨浸透的背面朝向顶格,好奇心使然想要拿过来看一眼,不过听到萧笑笑的话,只得暂时作罢。

    很快,萧笑笑便提笔开始画第二幅画。

    完成后,似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似乎想起了什么,面色又是一变。

    “我再画上一幅。”

    揭下画后,萧笑笑再次阻止了正想要起身的凌雪,马上接着动笔。

    只是,这一副画刚开始画,萧笑笑的目光却是骤然一变,甚至纤细的身子都微微一僵。

    “咚!”

    随之,凌雪望见萧笑笑的画笔从她的手指上滑落下来,落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正待凌雪想要说话时,萧笑笑先一步开口,声音透着几分恐惧,“你到底是谁。”

    凌雪目光一闪,却是没有想到三幅画画完,萧笑笑的前后态度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反差,心中想到某种可能,更加迫切想要看下画中究竟是什么,不禁站起身来。

    萧笑笑没有阻止凌雪,只是深吸了口气,望着面前的美丽的少女,她已经断然没有了先前调笑的心情。【ㄨ】

    凌雪捡起一幅画,正是萧笑笑松了口气的那一幅画,上面是一个绝色女子的模样,仿佛就如同照镜子一般,将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都原原本本的复制出来一般。

    这张画看似没有问题,但是联系到萧笑笑最后的表情,凌雪明白这其中定然还有蹊跷。

    微微思考了会儿,因为没有结果只好作罢,凌雪旋即拾起第二幅画。

    看到这幅画时,她的目光微微一凝。

    “这画中……是什么?”

    只见画中犹如有无限水波荡漾一般,两条活灵活现的水墨鱼儿正在盘旋着跃动。

    若是仔细看,还会发现,这两条鱼将整片宣纸的空间均匀的分布开来,然而在两条鱼的中央,似乎有所残缺,因为这里的涟漪像是被人生生断开一般,若不是萧笑笑的失误,那就是这里确确实实缺了什么东西。

    “这是阴阳鱼。”

    萧笑笑紧紧盯着凌雪,缓缓说道。

    “阴阳鱼?”凌雪喃喃道,在前一世阴阳鱼也有很多记载,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老子第四十二章》中的一句话——“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阴阳鱼为太极图的中间部分,因此在前世,也被人习称为阴阳鱼太极图。

    只是,凌雪却是不知道,为什么萧笑笑明明画的是自己,最后却出现了阴阳鱼之图。

    而且她的表情是那么震惊,很有可能这幅阴阳鱼之图,在神洲大陆,有着完全不同于前世的意义。

    “我所画之物,便是你所迷茫之物……之所以迷茫,是因为,这正是你的己身之道。无论是谁,都很容易深陷在自己所设的囹圄之中,无法认清自己,也就是所谓当局者迷,因此,修士最难悟透的,便是己身之道。”

    萧笑笑似乎终于从第三幅画的阴影中稍微走出一些,对凌雪解释说道。

    “也就是说,阴阳鱼,便是我的己身之道么……”

    凌雪还想继续问些什么,不过萧笑笑却是已经重新拾起画笔,将手上的画翻了开去,在画室那张画中蓦然一划。

    所化位置,正是画中的凌雪!

    空间陡然转换开来,回过神后,凌雪发现自己已经不在画室之中。

    想起萧笑笑望向自己的目光中,最后流露出的惊悸,凌雪秀眉微微蹙起,最后一张画上的内容她最终还是没有看到,而且她感觉有些愧对萧笑笑。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而方才进入画室时,只是刚过晌午一些时间。

    这时候凌雪这才知道,方才在画室中,萧笑笑为了画自己的三幅画,究竟花了多少时间。

    心中不由得愈加感到愧疚,不过此刻以自己的功力,若是萧笑笑不想见自己,她怕是找到明天,也不可能见到萧笑笑。

    深深望了眼已经黑下来的各个画室,凌雪手中郑重的抓着两张画纸,离开了香象楼。

    与此同时,就在凌雪没有注意到的香象楼深处。

    一个气质绝佳的女子正面色苍白的望着面前的画卷,虽然只是动了几笔,但是呈现出来的画面,已经足以令她感到畏惧无比。

    那是七八张连在一块的漆黑嘴巴,嘴巴上长满密密麻麻的尖锐利齿。

    人类的残肢还在嘴巴上残留,淋漓的黑色墨汁缓缓流淌而下。

    “滴答!”

    墨汁终于划过画板,滴落在地上。

    而就在这时,萧笑笑嘴角缓缓溢出鲜血。

    “我知道太多了么……她,究竟是人还是什么怪物……”

    她难以想象究竟是什么人的道,才会如此血腥,令人遍体生寒!

    而且,最关键的是,是第二张看似最为正常的画。

    “那张画,最为细思恐极。”

    萧笑笑说道,抬起画笔,将面前之画一手划掉。

    最后“噗通”一声倒在画室之中。

    鲜血缓缓流淌而出,与黑色墨汁,诡异的混合在一起。

    ……

    “砰砰。”

    沉闷的敲门声,伴随着开始啼叫的夜莺响起。

    雪天依推开门后,望见是凌雪,又惊又喜。

    “岚岚,快进来。”

    凌雪手中抓着两张画卷,便进了门。

    一方面,她没有忘记给雪天依的承诺。

    另一方面,是因为自从离开香象楼的画室后,她便感觉很是压抑,因此想来这个傲娇女人这里,来换一下心情。

    “你手中的这是什么呢?”

    “两幅画。”

    雪天依接过手后,对阴阳鱼倒是不太感兴趣,看过几眼便放到一边,反倒是看到第二幅凌雪的全身画后,眼睛猛然一亮,“岚岚,你莫非是见到画魁萧姐姐了,这个女子简直与你如出一辙,就像是刻出来的一般。”

    听到雪天依提起萧笑笑,凌雪俏脸上的笑容有些不自然起来。

    忽然看到了雪天依桌上放的丹药、蜂蜜、香料以及果糖之类的物体,不禁秀眉微微一扬。

    “这些是什么?”

    凌雪开始转移话题。(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