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落子退敌(4K大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听到幽魂对于那个炼神级女修的位置描述,凌雪心头飞速回想起,苏落雨的红尘叹中浮现的景象。

    隐约之间,凌雪已经猜测到,这个炼神级高手到底是谁。

    这个人,在苏落雨的记忆中,一直有着神秘的地位,在红袖之中虽然看似没有职位,但是苏落雨的印象中,此人的地位,甚至还在四大名魁之上。

    若是能够得到这个人的庇护,此番劫难便算是渡了过去。

    转念之间,凌雪已经有了主意。

    “楚公子,如今落到你手里,我也认了,不过这是小女子的第一次,却是不愿随便。不若楚公子随我到天香阁的闺房去,到时你想做什么,便都随你,如此可好?”

    凌雪先是轻咬薄唇,随后露出些许妩媚笑意,对着楚文鸿说道,声音显得柔弱无比。

    前一刻妖冶无比,这一刻却小鸟依人,这前后千变万化的气质,看得楚文鸿不禁心痒难耐,不过他却没有注意到凌雪金黄色眸子中忽然闪耀过的冷厉光芒。

    也就在这时,本已经无法克制自己的楚文鸿,却又禁不住想要顺从这个少女提出的这一点小要求。

    “好,那就一切听岚岚的。”

    说着,楚文鸿便跟着凌雪向楼下走去,想要伸手去,抓住凌雪那纤细白皙的手腕,不过凌雪似是能够提前看穿他的心思一般,却是先他一步悄然抽开了手,令楚文鸿抓了个空。

    妖瞳的三个能力之一,洞察!

    楚文鸿目光微微一冷,身为聚元修士的他,岂能容忍被一个凡人女子如此戏耍,心中不快间,正想要动用元气强行抓住凌雪,却见凌雪忽然转过身来,三千青丝空中旋起,犹如起舞清影。

    只见少女一只手正俏皮的负在背后,而另一只手则是伸出一根青葱般的玉指,立在那诱人的樱桃小嘴上,薄唇诱惑的勾起弧度,这个噤声的性感动作,令楚文鸿看的眼睛都直了。

    “咯咯,楚公子,待到添香阁内,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又何必如此心急。”

    “是,岚岚说的是,倒是在下猴急了。”

    楚文鸿终于安分老实下来,乖乖跟在凌雪身后,目光一直落在少女纤长白皙,隐隐约约在淡青色薄褂内现出来的大长腿,听着木屐踩在地上发出的清脆动人“哒哒”声,仿佛是一根鸿毛不断撩动他的心一般,目光不由自主就又望向少女小巧玲珑,白嫩可人的雪足。

    本来以凌雪如今的修为,根本难以成功将楚文鸿魅惑的神魂颠倒,完全听从她的要求。

    但是琴心异象“香肌称罗绮”却是令凌雪的姿容加分太多,再加上四成妖化带来的机灵百变的妖冶气质,更是大大增加了魅惑与洞察两个技能的成功率,所以才有了现在这样顺利的效果。

    此刻正值晌午,不少食客都在红袖之中,很多人都望见凌雪与楚文鸿二人。

    走在凌雪身后的楚文鸿感受到旁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心中很是享受。

    而且看到凌雪真的也只是乖乖在前面带路,没有耍任何花招,楚文鸿也逐渐放下心来,心中隐隐约约的一抹不安,此刻也因为楚文鸿对即将来临的春意强烈期待,而被抛到九霄云外去。

    待到两人走到一片桃花盛开的粉红林子中时,楚文鸿忽然停下脚步,目光渐冷的望着还兀自在前面走着的凌雪。

    “岚岚,如果我说的没错,这里并不是天香阁的方向吧。”

    楚文鸿目光微微眯了起来,心中已有不耐,彻骨的杀意随着聚元境修士的元气压力弥漫而出。

    少女踩着木屐,继续往前走了两步,终于也停了下来,转身露出一抹追忆的笑容,楚文鸿望着凌雪迷人的面庞,此刻却不再那么迷醉,魅惑还有洞察的效果,已经随着楚文鸿的警觉而消失。

    不过感受到这一切,凌雪并没有表现出丝毫害怕的情绪,而是在眸子中流露出一抹莫名温柔的神色,令本来想兴师问罪的楚文鸿,不禁又再次软下心来。

    “这片桃林名为梳拢林,楚公子你看,其上的枝叶,是不是像极了女子梳髻的形状,不少事先得到通知的红袖女子,在第一次接客伴宿前,都会来到这里抚琴一曲,也算是对自己守了十几载岁月的清白所做的深挚告别。”

    红袖先前还有个规矩,若其中红袖女子还是完璧,便会梳以长辫,待到第一次接客伴宿后便梳髻,称作“梳拢“。

    梳拢桃林便是取的这个意思。

    凌雪此番话并非编撰,这片桃林,是苏落雨记忆中便有的地方。

    在苏落雨成为花魁的第一天,她提出谁要是能够拿到秦风的项上人头,就将她自己的清白拱手奉上后,苏落雨便来到这片桃林,抚上三天三夜的竹琴,也就是在这里自创出琴曲“红尘叹”,随后第四天,风逍遥提着秦风的项上头颅来到苏落雨的闺房。

    “楚公子且先听我抚琴一曲,随后我便随你回到添香阁。”

    凌雪微微一笑说道,没有待楚文鸿说话,便坐了下来,伸手一挥,一道紫色神秘的古琴便忽然出现凌雪面前,淡淡的紫气虚影在凌雪身后浮现而出。

    望见凌雪身前忽然出现一把古琴,楚文鸿目光微微一凝。

    倒不是他看出了紫琴的不凡,而是凌雪身上分毫元气没有,手指上也只有一枚普普通通的储物戒指,他想不通这把古琴从何出现。

    不过回想起凌雪方才话语中,温柔的眸子中,流露出的一抹淡淡哀伤,他心中微微一动,却是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凌雪抚琴。

    七道火焰微弱无比的琴弦从玉指上缭绕而开,尽管此刻元气尽皆始化,但是因为凌雪在火焰之道上,已经有了一些境界,此刻稍微化些火焰琴弦来倒是没有问题,不过已经没有了燃烧修士心弦的能力。

    这一幕看的楚文鸿目光震惊,一是为凌雪一介凡人却能指尖生火的手段,二是为了凌雪抚在手下的七道琴弦!

    少女手起滑落之间,清幽绕梁,急促之时,如那高山流水,有种胸中难平的血仇激荡,抖弦舒缓之时,惆怅缠绵。

    正是苏落雨的自创曲“红尘叹”。

    如今的凌雪,已经可以完美将红尘中的情感完美倾泻而出,与此同时,她还学着苏落雨当初传授给她的手法,将此刻心中执念,也一齐酝酿到红尘琴曲之中。

    而且因为与兮璃儿斗琴的过程中,凌雪已经将琴技的基础彻底掌握,此时再加上七弦琴道与紫琴的效果,在琴音境界上,已经远远胜过苏落雨的水平。

    楚文鸿尽管对于琴道没有了解,但是却能感受到凌雪高超的琴技,目光中流露敬佩的同时,也因为想到之后将要发生的**,而变得愈加炽热起来。

    眼前这个少女越是优秀,**之时,楚文鸿便能感受到愈加强烈的征服快感。

    “这是……落雨的红尘叹?”

    梳拢桃林深处的一个竹屋内,一个有着美艳绝伦面容,妖娆无比身段的女子,本来正捏着一颗黑色棋子,望着桌子上的复杂棋局深思,忽然听到这悠扬缠绵的产生,忽然一怔,目光中闪烁出追忆的神色。

    “原来如此,本来不想管这许多,不过既然你与落雨有缘,那么便是与我有缘,我便帮你一把。”

    浓妆成熟的面庞上,浮起一抹微笑,妖媚女子自语道。

    若是苏落雨在此,看到这个女子,便会亲切的喊上一声夏姐。

    此人便是,一直在红袖之中有着谜一样地位的女子,夏络秋。

    “不对,这个琴意……你在求救?!”

    楚文鸿神色蓦然一变,勃然大怒,当即气血爆发而起,弥漫而出的恐怖元气压力令琴音狠狠一滞,七道火焰琴弦顿时熄灭,凌雪娇躯微微一震,嘴角溢出些许鲜血。

    “我就在这里,地为床,天为被,直接将你就地正法了,我偏要看看你叫破天,又有谁能够来救你!”

    说着,楚文鸿便想要闪动身形,强上了凌雪。

    “啪。”

    忽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如同一颗棋子落在棋盘上一般,楚文鸿身形猛然一震,便轰然飞射出去。

    而就在这时,竹屋内,持着棋子的夏络秋,也正巧将手上的棋子放上棋盘。

    望着方才落在棋盘上的那颗黑子,夏络秋目光闪烁。

    “此子背景过于庞大,稍作教训即可,倘若过分了,待到他师门之人借由因果之道寻来,那将会是红袖的灭顶之灾。”

    三级修仙国的大宗门天鹤教,尽管只是小小一个外门弟子,但是既然天鹤教派他出来,他代表的也是天鹤教的门脸。

    若是过于欺侮,定要结下难解之仇,而若只是稍加惩戒,以天鹤教的大派威严,定然不会兴师动众前来寻衅。

    “三息之内,离开之地,否则杀无赦。”

    一道淡淡的女子声音从天地间传来。

    凌雪目光微微一闪,明白自己果然赌对了。

    红袖幕后的东家,也就是整个红袖的掌舵人,便是苏落雨记忆中的那位神秘的夏络秋!

    “莫非前辈你便是红袖背后的东家!”

    楚文鸿目光震惊无比,不禁出声问道,不过桃林中无声无息,却是无人回答。

    深深吸了一口气,楚文鸿明白这个神秘女修实力高深莫测,定然是那炼神修士,想要杀他易如反掌,如今之所以留手,只是看在自己师门的份上,若是自己再不识好歹,只怕会白死在此。

    目光深深的望了凌雪一眼,尽管被凌雪摆了一道,但凌雪此刻表现出来的玲珑百变,与精湛琴技都令楚文鸿愈加沦陷。

    此刻楚文鸿的想法,便是一定要得到面前这个女子,还有就是想出一切可能的办法报复兮璃儿,这个拿他当枪使的女人!

    “你逃不出我手掌心的。”

    留下这句话后,楚文鸿便纵身离去。

    凌雪冷冷望了楚文鸿离去的身影一眼,便将紫琴收了起来,重新将幽弥拾起,此刻她的金黄色妖瞳,已经恢复成墨澈中带点赤红的迷人眸子。

    而在这时,凌雪心中蓦然一惊。

    却是不知何时,身边已经站了一个身姿妖娆,娇媚无比的女子。

    不过很快凌雪便收住心神,望向身边这个女子,与苏落雨记忆中的模样如出一辙,锋锐的岁月刀刻并没有在她的任何一处肌肤上留下丝毫痕迹。

    依然是那那么光彩迷人,妖媚多姿,只是眉宇间的忧伤,似乎又浓郁了几分。

    “苏岚岚谢过前辈。”

    凌雪欠身行礼说道,感谢之情溢于言表。

    夏络秋微笑点头,不过却是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转而望向不远处,那正繁树盛开粉红的桃树林。

    “出来吧,不要藏了。”夏络秋冷冷说道。

    凌雪目光一闪,她竟然也没有注意到,这里居然还有第三人的存在!

    “念见过夏姐。”

    夏络秋话音落下,桃红中便跃下一道洁白的身影,仔细一看,原来是兮璃儿肩上的那只白猫,直到这时,凌雪才感受到这只猫的气息。

    看到念,凌雪的目光变得冰冷起来,明白这只猫,应该便是兮璃儿派来监视自己行动的。

    正是因为兮璃儿,她才差点险些遭受羞辱,若是她没有苏落雨交给自己的红袖记忆,只怕此刻已经令楚文鸿将自己的身子给玷污了。

    这种事情,就算是与自己有些感情的项飞英,她都无法接受,更何况是楚文鸿这样的修士!

    此时凌雪对于兮璃儿的仇恨,已经到了难以化解的程度。

    “念可并不只是监视你的,她跟你过来,也是为了保护你,方才即使我不出手,念也要出手了。不过它的实力只比楚文鸿稍高一些,为了减少麻烦,我还是先出手了。”

    望着凌雪此刻冰冷的俏脸,夏络秋忽然说道。

    凌雪一怔,不过感觉到白猫身上还有些不稳定的元气波动,便明白夏络秋说的话没有错,方才念应该真的要出手了。

    只是,她也感到几分莫名其妙,既然不想害自己,为何又要设计如此险棋来试探自己。

    如果只是试探,根本没有必要做到如此过分的程度,如此试探,在凌雪看来,甚至还是属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式的试探。

    “看在我救了你的份上,你就原谅璃儿的任性吧。其实,若非情况特殊,平日里的璃儿是一个很识大体,而且也很温柔的人,你若是与她相识久了,便会明白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温柔?就算不会有性命之虞,光是这番凶险试探,又如何匹配得上温柔!”

    若是夏络秋不说,凌雪倒不会如此气愤,此刻她提起,凌雪一时也忘了面前之人,不仅是救过自己的恩人,而且也是一个自己现在无法力敌的炼神修士,连声质问起来。

    不过夏络秋看到凌雪丝毫不惧怕自己,似是想起了当年苏落雨这个丫头的倔强模样,轻轻一笑,也没有动怒,只是伸出手指点在凌雪握在手中的幽弥上。

    “这一切,都要从这里说起……”

    眸中闪过追忆,夏络秋缓缓开口。(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