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黑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白面鬼不可思议的沿着那只白皙藕臂往上一看,正是那个一袭玫瑰红裙的少女,只是不同的是,她原本明黄色的竖瞳,此时变成了神秘深邃的金黄竖瞳。  ?

    面前的少女正一脸狡黠笑意的望着自己,放在她那张倾城容颜上,令人感到愈加的摄人心魂。

    若是说先前的白面鬼在望见凌雪的姿容时,有的只有惊艳,然而此刻,竟然也微微有些心动起来。

    不过凌雪的容貌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真正变化的是她身上的气质。

    仿佛此前她的所有锐气都尽数收敛了起来,如今表现在外面的,唯有勾人心魂的风情。

    “什么时候,她挣脱了锁心链的控制……”

    此时贯穿凌雪胸口而过的锁链已经消失不见,本来被穿透的血肉也不知道在何时完全恢复如初,就连她的玫瑰紧身袍袖上也看不见任何破损的痕迹,若非此刻银白色的锁链正惶惶然的在半空悬挂,白面鬼甚至产生了一切都没有发生的错觉。

    全场寂静。

    所有的目光全部聚集在凌雪的身上。

    “那是凌雪么……”

    夏悠然哭的通红眼睛怔怔的望着凌雪。

    “好陌生……真的如他们所说……觉醒变成真正的妖怪么。”

    项飞英目光复杂无比,尽管此刻凌雪的外貌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但是不知为何,望着远处正在嫣然浅笑的女子,项飞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从来不会这么笑。

    昨天那个说着要为万世开太平,有着侠肝义胆的貌美女子似乎已经一去不复返。??? ?

    “不可能,凭借她的修为,哪怕是觉醒了,也不可能挣脱锁神链的束缚……锁神链可是三品仙器,若是没有命中还好,若是成功束缚,就算是炼神境强者绝无挣脱的可能!”

    震惊、惊喜、难以置信……

    各有思绪的同时,他们终于看清了诸方势力角逐千年,终于祭炼而出的妖器——幽弥。

    “幽弥不是仙剑么……那又是什么……”

    望见凌雪纤纤玉手上握着的漆黑之物,众人不禁流露出怪异的神色。

    “噗!”

    而就在这时,凌雪旁若无人一般的捣鼓着幽弥,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她轻车熟路的将幽弥缓缓撑开,下一刻,无数气旋震荡开来,只见一把幽光四射的黑伞被她盈盈握住。

    红裙黑伞,金瞳迷人,倒是有种别致的诡异美丽。

    “幽弥怎么变成了一把伞!”

    莫九歌一脸无法置信。

    传说中的武府镇府仙剑,怎么如今变成了这般柔弱之物!

    “经过千年的祭炼,恐怕这一把幽弥已经产生了淡薄的自我意识,会将其中潜藏的万千利器尽数利用起来,朝着幽弥本能认为最优的方向发展,因此,在经历千年时间的斗转星移之后,幽弥形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夏侯狐不愧是一宗宗主,转瞬间便反应过来,“不过,无论如何变化,幽弥本身作为剑的本质都不会改变,因为这是它的初生之本。”

    只是,夏侯狐至今没有想明白的是,为什么作为活祭品的凌雪此刻还没有死去。

    以献祭者之死为终结,化作死亡魔器之生的开端。

    这也是何谓死的一个含义。

    更何况,如今的幽弥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死亡魔器,而是一把超然在死亡魔器之上的妖器。

    一种传说之物,若非他们在这里亲眼见证奇迹的发生,否则都不会相信,会有真正的妖器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毕竟,因为妖的极度稀有,觉醒的妖更是凤毛麟角,这样的东西,在记载之中都是语焉不详,谁也不知道真正的妖器具有怎样的威能!

    “不过,无论是妖的觉醒还是妖器的出世,都绝非一件寻常的事,就算这里是在白面鬼的武魂空间之内,现在的情况,也未免也太诡异了点。”

    “而且还有一个疑点,那就是她如今的形态,却不像是妖觉醒的形态,根据记载,当妖觉醒之后,身体会膨胀变大,丑陋不堪,相貌可怖,与人类形态有着截然不同的外观,但是她如今除了瞳孔的颜色发生了变化,却是再没有其他明显变化……”

    尽管如此,但是最后幽弥剑的变化,却是成为妖器的显著特征,若非是有觉醒之妖鲜血的滴入,不可能会令本身已经是死亡魔器的幽弥,再次发生蜕变。

    夏侯狐目光紧紧眯了起来,望着此刻撑着伞的少女,有种极度不安的感觉。

    尽管此刻她的身上没有流露出任何令他心悸的气息,反而寻常的就像是邻家女孩一般,但是正因为如此,夏侯狐内心反而愈加忌惮起来。

    在觉醒之前,就能够与聚元境的白面鬼战个不分上下的水平,就算不是完成觉醒,单单是得到幽弥这一点,就令他必须得提起十二分精神对待。

    在他看来,加上幽弥剑的凌雪,很可能能够达到与他还有如今达到炼神境的白面鬼差距不多的战力,若是如此,接下来很可能会是一场艰难的三方混战,而且他还得留足一定元气,用以施展血炼挪移之法,否则必定要栽在此刻正在无妄城外界的皇天赐等人手中。

    与皇天赐交手多年,夏侯狐自然明白这只老狐狸的狡诈与算无遗策,寻常的挪移之法定然无法逃脱,这个血炼挪移是他在一个绝地之中偶然获得,属于上古传承术法中的一类,即使是三级修仙国中,这般的遁法也是极为了得的存在,否则他也不会胆敢依照这样的方式深入虎穴,敢在听天阁的地盘夺走幽弥。

    “你们很想要这把伞么?”

    就在这个时候,凌雪似乎完全忽略此刻身边的白面鬼,转头望向祭天宗的弟子莫九歌他们,忽然说道,嘴角仍然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没问题哦,只要你们谁能杀了你们的宗主就没问题。”

    没有人注意到,在凌雪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金黄色的眸子光芒微微流转了一下。

    “哈哈哈……”听到凌雪的话,夏侯狐先是一怔,旋即马上大笑起来,“真是天真的女娃儿,他们都是我一手带大的孤儿,视我如亲生父亲一般,若说其他人都可能背叛我,我唯独不相信他们会背叛我……”

    只是夏侯狐还没说完,笑声便忽然戛然而止,脸色微微一变。

    只见莫九歌还有二十几名的祭天宗子弟,听到凌雪的话,仿佛是听到圣旨一般,目光变得炽热无比,一边朝着夏侯狐缓缓走去,一边不断的喃喃着“幽弥”二字,

    他们心中对于幽弥的**之火,已经在无形之中被凌雪撩动。

    而且因为****之火也在熊熊燃烧,少女柔软的声音已经成了他们无法抵抗的魔音。

    “别着急,你不是很喜欢看戏么……先让你看一场好戏,随后我再来陪你玩。”

    凌雪望了眼身边正在拼命挣扎的白面鬼,伸出白皙的手指,轻轻挑起他的下巴,带着诡谲的笑意说道。

    “她究竟对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不能动弹……”白面鬼漆黑的眸子终于流露出惊恐的神色,“而且……为什么我愈是看着她,我就愈加感到她迷人无比,仿佛只要她一句话,我连整个心挖给她这样的事情都能感受到愉悦!”

    而这,才是令白面鬼感到最为恐怖的事情!

    自从复活过来,除了病态的愉快与怨恨,这是他第一次感到害怕的时候!

    尤其是,在少女光滑的指尖触碰在自己的下巴的时候,他竟然产生一种拼命想要摇尾乞怜的冲动,这才是最无法令他接受的事情!

    而就在这时,令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的战斗爆发了。

    莫九歌他们真的在凌雪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下,去攻击夏侯狐口中所谓视若亲生父亲的夏侯狐!

    夏侯狐目光一冷,身边狂蛇猛动,当即将扑杀过来的修士击飞出去,有的修士甚至在一击之下,已经受到了致命的伤害。

    然而,令夏侯狐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些本该已经死去的修士再次爬了起来,仿佛看不到身上的淋漓伤口,再次朝夏侯狐杀过来。

    有的腿断了的魔修,则是在地上不断爬行着,似乎根本察觉不到身上剧烈的痛楚一般。

    所有人不禁目光狠狠一缩。

    好生残忍!(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