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妖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凌夕!”

    “大人!”

    “凌雪!”

    这一幕突如其来,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一时震惊悲痛之下,不由得惊呼出声。

    “来的正好,血祭还差点鲜血,用你们的鲜血来填补刚刚好。尤其是……还有一个逍遥强者的鲜血。”

    一道佝偻的身影从阴影处缓缓走了出来。

    望见这道身影的时候,凌云子脸色大变,眸中猛然闪过一阵惊骇之色。

    “祭天宗宗主夏侯狐!你竟然还没有死!”

    仔细一看,却是一个两鬓染霜,鹰钩鼻,嘴唇苍白,微微驼着身子的中年修士。

    这张脸,凌云子在武府藏书阁之中翻阅幽弥计划历史的时候,因为他是祭天宗这个魔宗的巨擘,所以记忆尤甚。

    在那段历史的记载之中,当时听天阁与武府联手对付祭天宗,当时的祭天宗宗主以一敌二,尽管当时击伤了当时武府的府主还有皇天赐二人,但是自己也受到了致命的重伤,虽然遁走,但是其寿元应该无法支撑其活过三年时间。

    却是没有想到,记载中断定无法活过三年之人,却是硬生生的撑到了千年后的现在,虽然气息已经远远不如传说中那般强大,但却也不是在场上任何人能够对付的存在!

    “云天见过宗主。”望见夏侯狐的出现,广云天敬畏的微微颔。

    不过神色间却很寻常,显然从一开始,夏侯狐就一直在某处暗中观察着所有人的行动。

    此时只见夏侯狐黝黑的手上正抓着一道神光熠熠的白银锁链,正是这条锁链将凌雪的身子直接贯穿!

    手中微微一动,少女纤细的身子登时朝着他的方向倒射而去,与他擦肩而过的瞬间,他悄然松开了手掌,让银链随着少女一同倒射。

    几息时间不到,凌雪便落在祭台之上,银链这时又向上飞去,高高挂在虚空之中。

    令此时的凌雪正巧悬挂在底下的幽弥剑之上,胸口处的鲜血顺着玫瑰红裙缓缓流淌而下,滴落在漆黑无比的幽弥之上。

    正在凌雪的鲜血落在幽弥的一瞬间,一种极为妖异的气息自幽弥身上流露而出,席卷八方,仿佛来自九幽地狱一般,来自无妄城四面八方的无数怨气奔流犹如了疯似得,朝凌雪的身上涌动而去。

    滴答,滴答!

    不知道是第几滴鲜血,本是殷红的血液,开始变成与凌雪的竖瞳一般的明黄。

    “好对头还活着,我自然得想方设法多活些时日,没有死,还真是令你们失望了。”

    感受到此刻幽弥的变化,夏侯狐目光一亮,冷笑着说道。

    “好人不长命,魔修遗千年,这句古谚语还真是说的一点都不假。”

    凌云子目光一闪,便明白身为三级修仙国魔宗宗主的夏侯狐,必定有很多残忍无比,以活人生命力作为献祭,强行延长生命的方法。

    可想而知,他能够活到现在,并且还将修为恢复到这个程度,必定有惊人数目的修士惨死在他的手下。

    越是没有底线之人,越是能够不择手段让自己活下去。

    “广云天,杀了他们,进行血祭。”

    夏侯狐一想到祭炼千年的幽弥即将能够现世,目光中不由得燃起炽热的光芒,此刻正迫不及待的想要让血祭快点结束,好触摸传说中的死亡魔器。

    “夏侯宗主且慢,在下有个不错的建议,我相信你肯定会感兴趣。”

    正在这时,白面鬼忽然说道,嘴角浮起几分诡谲的笑意。

    “哦?”夏侯狐目光微微眯了起来。

    白面鬼此子诡诈多端,而且还是怨念极重的怨鬼所化,当年为了用怨气祭炼幽弥,他在城主府底下根据远古一个聚灵阵法作为基础,构画了一个连通整个无妄城全部怨气的阵法。

    却没有想到,此子在所有人走后,竟然还有气力走动,最后力竭恰好倒在阵法中心,之后经过数百年连夏侯狐都无法推测的变化之后,竟然凭借怨气重生过来,虽然修为仅仅停留在当年死去时候聚元境圆满的修为,但是因为其遭遇形成的前无古人武魂,却是让他拥有堪比炼神级别强者的战斗力。

    显然,白面鬼最大的执念就是残杀当年与无妄城事件有关的修士。

    这其中不仅仅有天云武府、听天阁,他们祭天宗也在其中,而且必定还是他最为仇恨的一方势力!

    若非计划需要他的配合,而且要杀他也极为困难,夏侯狐定然不会放任这样一个潜在对手在身边存活这么久。

    这一次幽弥计划彻底结束之后,夏侯狐就决定利用幽弥将他彻底杀死。

    至于所谓的合作……那种东西就让它骗鬼去吧。

    “夏侯宗主,如今这个女人只是一个尚未觉醒的半妖,虽然足以圆满契合幽弥千年的祭炼,炼制出传说中的死亡魔器,然而,若是能够让她完全觉醒,那么,一个真正大妖之血,可是很有可能炼制出越死亡魔器的存在,令幽弥成为天下惊骇的妖器。”

    正在夏侯狐心中闪过无数念头的时候,白面鬼裂开嘴唇,露出惨白的牙齿阴森说道。

    “妖器……”

    听到这两个字,夏侯狐面色微微一变,眸子爆射出强烈的光芒。

    妖器的说法,他并非是第一次听说,然而要令半妖强制觉醒实在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此他虽然有所觊觎,但是经过几番努力思虑之后,就放弃了这一不切实际的想法。

    只是,如今听到白面鬼重新提起,对于妖器的渴望火焰,重新在夏侯狐的心中燃烧起来。

    “我知道夏侯宗主在担心什么,不过于在下看来,或许若是以前有史记载的半妖而言,难以强制令其完全觉醒,但若是这个女人的话,在下倒是有些办法。”

    夏侯狐嘴角微微一勾,目光炯炯的俯瞰着此刻在底下正斩杀怨灵,怒目望着这边的凌云子等修士。

    无事献殷勤,他知道白面鬼定然还有自己的算计在其中。

    不过,这个直钩确实很诱人,虽然不知道白面鬼笑脸的背后藏着怎样的阴谋,但是夏侯狐已经决定将这个直钩狠狠咬下,然后再顺着勾子,将钓鱼之人吞噬殆尽!

    身为宗主级别的人物,虽然功力大不如前,然而仍是有这份魄力在其中!

    “寻常半妖内心冰冷嗜血,尽管没有觉醒时的病态,但是不会因为外界的影响产生足以导致觉醒的怨恨,但是此女不同,她身为半妖,但是情感丰富,相信夏侯宗主观察了这么久,也了解到我并非妄言。因此,若是将她所珍视之人,在她面前狠狠虐杀……”

    “恐怕还不够吧。”

    夏侯狐愈心动起来,不过忍不住疑问道。

    “当然不够,不过……若是将她的所处时空无限回溯,将残忍的记忆不断重复,无数份怨恨的叠加在一个时间之中,我想那份怨恨,就连是作为怨气集合体的我,也要颤抖吧。”

    白面鬼望着夏侯狐微微一变的神色,便明白,自己已经差不多彻底打动夏侯狐了。

    时空幻觉之道,若是用于行刑虐杀,那种滋味非常不一般。

    如今,剩下的,只是打消他最后的顾虑。

    “无论是妖的彻底觉醒,还是妖器的祭炼成功,必可能会云动九州,令神州大地的大能强者有所注意。不过夏侯宗主可别忘了,这里可是我的武魂世界,听天阁借助天的力量,都无法洞悉这里面的情况,我想其他大能,也难以察觉吧。”

    “当然,没有什么事情没有风险,尤其是这样高收益的事情……在下还是恭候夏侯宗主自行定夺吧。”

    白面鬼不再说话,袖手望着底下的战斗。

    “富贵险中求,你说的真是对呢,白面鬼。”

    夏侯狐目光闪烁之间,最后终于意味深长的缓缓说道。

    而就在这时,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夏侯狐看来,本已经完全无法动弹分毫的凌雪,纤细的手指忽然动了一下。

    “鲜血……怨气……怨恨……更多,还需要更多……然后……拔开它!”

    一个邪恶无比的声音,犹如恶魔的轻语一般,正在少女的耳畔不绝响起。(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