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宠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莫非是和妖孽一起呆久了,自己也会被同化成妖孽么……!”

    赵无极望着原本只能由自己护在身后的公孙兰,竟然也可以开始稍微独立的斩杀怨灵,不禁瞪大了眼睛,而且这个女娃儿的战斗天赋极好,心理素质却是比外表看上去好上不少,在面对数只怨灵同时围攻的时候,还能不失理智,做出较为理性的战斗判断。

    赵无极不知道,这是凌雪留在血夜修士体内,剑胆琴心剑气与妖气二者合二为一的浊白明黄色气体带来的效果,而且因为公孙兰受到过地狱般的遭遇,心魔比较重,凌雪在她体内留下的妖气与剑气会多上不少,随着炼化的怨气逐渐增加,这股气息带来的增益会愈加明显起来。

    这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就算是当初将剑胆琴心传授给凌雪的人,恐怕也没有想到,神道与妖道的结合,第一次发挥作用,并非是在继承者身上,而是在这样一群名不经传的小修士身上。

    “对了,你为何一直称凌雪为主人呢。”

    趁着怨灵被斩杀的空档,赵无极笑嘻嘻的问公孙兰道。

    “因为是主人解救了我,所以就是我新的主人。”

    公孙兰歪着头想了想,随后说道。

    听到公孙兰的话,赵无极目光微微一凛,嘴角上的笑意却是收敛起来,在无妄城,他见过太多被糟蹋的少女,如今公孙兰虽然只是风轻云淡的一番话,但是赵无极却能够深刻感受到这一番话背后的肮脏血腥。

    “新主人好温柔的,而且新主人身上的气息很好闻,有种淡淡的碎花之味,沁人心脾,尤其是……公孙兰感觉自己已经离不开新主人了,这一辈子就跟定了新主人。”似是想起了什么,公孙兰补充说道,只是中间像是提到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担心影响主人的清誉,最后只得红着脸将剩下的半截话吞了下去,将心中的结束语提前抛了出来。

    “尤其是……”

    赵无极浓眉不禁一挑,公孙兰这半截话说的暧昧无比,而且加上此刻俏脸上令人想入非非的绯红,直教他浮想联翩,心痒无比,毕竟这显然是凌雪的贴身侍女,若是发生点香艳的摩擦也并非不可的事情。

    且战且退时,赵无极旁敲侧击,就是想要套出公孙兰的下半截话,不过公孙兰想到这可能会影响主人的清誉,作为一个一心一意只为了主人的好宠奴,自然是不会再更多的细节泄露出来,不过这也令赵无极愈发肯定公孙兰与凌雪之间定然有触发过某种福利事件。

    “这回要是能出去,不然我去当凌雪的贴身男侍,或许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一个多金帅气身手又好的不行的侍从,那个女人应该会笑纳的吧。”赵无极一边想着,一边轻松躲过一只怨灵的攻击,反身扑杀怨灵。

    因为白面鬼的能力被凌雪紧紧牵制住,所以府邸内部的时空开始变得有迹可循,很快所有人便退到府邸的两扇青铜之门外,不知何时两扇巨门已经紧紧关闭。

    所有人知道凌雪此刻还在里面阻挡强敌,众人心中感激无比,更是不敢耽误时间,血夜修士挺身而出,顶在最前面,犹如人墙一般将后续的怨灵大军抵挡在外,前方众人奋力推开两扇青铜巨门,无妄城外面的世界一览无余,甚至众人还看到了站在不远处一身大红袍,犹如帝王一般的听天阁阁主皇天赐。

    仿佛是看到曙光一般,所有人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然而下一瞬间,他们的欣喜若狂的瞳孔却狠狠一缩。

    因为——

    天堂与地狱尽管只有一步之隔,但是此刻疯狂撞向青铜门外的修士却发现无形的空间之中,似乎有一层他们看不到的屏障将两个世界彻底隔开一般,两个世界的人们能够互相看得见,然而却始终无法踏出融入另外一个世界的一步。

    “这是……怎么回事!”

    “不要啊!明明已经走到这里了,为什么出不去啊……”

    四只灰色的石像鬼煽动着巨大蝠翼,冰冷嗜血的望着此刻如同沙丁鱼一般围堵在两扇青铜门口的修士们,底下怨灵发出凄厉的嚎叫,如灰白色洪水一般冲击着挡在前排的修士。

    恐怖,正感染着每一个修士。

    “皇阁主,快救救我们……”

    昔日潜龙榜上的一个个大人物,此刻在巨大的恐惧面前,竟然比凡人还不堪,在求着远处闭眼安息的皇天赐时,一个个男子汉甚至如同绝望的女子一般,已经泣不成声。

    “是他们,使他们在下绊子让我们出不去!”

    忽然一个修士歇斯底里的怒吼道,颤着手,指着此刻正在进行施法的听天阁修士,他们皆是紧紧闭着眼,不敢去面对这一张张狰狞的面庞。

    “皇天赐!我是凌云子,天云武府剑宗宗主,你莫不成敢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将我坑杀在此,还不速速打开禁制!”

    听到凌云子的话,皇天赐终于睁开那双皆是白瞳的可怖眼睛,喃喃说道:“自从被那个人刺瞎眼睛之后,我的听天武魂能力也大不如前,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有办法可以从府邸的绝杀之局中逃出来,我本来只是为留下魔门修士所做的后手,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截住他们,这下可有点麻烦了……”

    “不过,妖的气息,并不在这群人的身上,而是在府邸的深处……只要那个女人还在里面,就不算太糟。”皇天赐摸着一根权杖的手微微一动,嘴角泛起几分胜券在握的笑意。

    正在这个时候,几道强悍无比的气息出现在皇天赐的周围,绫罗绸缎极尽华贵,正是绝龙候、青衣候、九霄候等世家宗门之主皆是到了现场,目光森然的望着仍然一脸淡然的皇天赐。

    “皇阁主,敢问你们听天阁这是想要与天云国的所有世家开火么!”

    九霄候雷鹏天眸中电闪雷鸣,紧紧的盯着皇天赐因年老而开始色衰的容颜。

    “你们听天阁莫不是以为天子之剑在手,就真的能将四方世家不放在眼里?”绝龙候目光扫过此刻青铜门内的众人,发现了凌天羽的身影,心中微微一安,旋即冷冷望着皇天赐说道。

    这么多逍遥大佬齐聚逼宫,正在施法的听天阁弟子心中畏惧无比,虽然明白皇天赐实力莫测,但是若要与这么多位逍遥同时相战,必定胜负难测。

    “五息时间,放人。”就在这时,皇天赐忽然微笑说道。

    听到皇天赐松口,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缓解不少,尽管五息时间并不多,但是却是足够眼前的这些修士从无妄城撤退。

    听天阁子弟皆是松了一口气,松开手中元气,倏然屏障消失,修士们狂喜的从里头飞射而出,感受到外界纯正的元气气息,有种逃出樊笼,再世为人的感觉。

    然而,并非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感觉。

    “五息!怎么可以,队长还在里面,此时门口已经被怨灵包围,根本来不及出来……”

    血夜的修士怒道。

    “都先别走,你们谁与我们一同进去,将凌夕救出来!”

    夏悠然抓住一个修士的手臂,哀求道,尽管此刻焦急无比,但是她知道,在听天阁面前,凌雪这两个字是禁忌,断然不能说出口,否则便是彻底断了凌雪的生路。

    本以为修士会扭头留下,然而夏悠然却被修士将手狠狠甩开。

    “这样的地狱,我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对不起,时间只有五息,不要耽误我!”

    想起这条命还是凌雪救下,修士最后还是忍不住回头对此刻一脸怆然的夏悠然说道。

    这样的场景,一幕幕的发生着,血夜的人不肯离去,想要多求一个帮手,但是这些被凌雪舍身救下的修士,却终究不肯重新踏入险境,一方是绝望的地狱,一方是生机的天堂,没有人能够抵住这样的诱惑。

    白无心等人望着此刻血夜的修士,目光有些复杂。

    但是到了他们这个层次,都很清楚,皇天赐亲自坐镇这里,不论凌雪如今来得及来不及赶到这里,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这一次的大局,凌雪这个古妖,定然是核心,最后的献祭,怕是要用妖血来作引导。

    所以,虽然欠了凌雪一个大大的人情,但是他们却也断然不会犯陷天真的去救凌雪,因为这一切毫无意义。

    转眼间,剩下最后两息时间!

    “够了,她这一次必死无疑,皇天赐在这里,断然不会有她逃脱的机会。”

    正在这时,已经空荡下来的青铜门口,凌云子拍了拍夏悠然的香肩说道。

    夏悠然怔怔的望了凌云子一眼,当初她怨化的一幕场景此刻油然跃出心中。

    “好厌恶这样的自己,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真的好丑……从外表到内心,哪里都好丑,这还是我么……你杀了我吧,我已经回不去了……我已经回不去了!”

    “不,你能回来。”

    当时救了自己的是她,最后醒来,将自己拥入怀中的,安慰自己的也是她……

    她,也能回来的,一定!

    “噗通!”

    夏悠然跪了下来。

    “凌师叔,悠然知道自己任性,可是悠然真的想求求你,去救救凌雪吧,悠然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求过人,也从来没有跪过谁,这一次是悠然第一次开口求人,凌师叔……”

    少女哭泣着,紧紧抓着凌云子染血的白袍。

    凌云子白袍后的狂草剑字,此刻无法再恣意起舞,望着府主的孙女,魂宗宗主的女儿,此刻竟然为了一个流着古妖血脉的女子向自己求情到这种程度,凌云子心中无限复杂。

    不知不觉,两息已过。

    皇天赐目光漠然的望着这一切,轻轻挥手,无形屏障再次浮现出来。

    “别跪了丫头,进去救她吧,反正……现在我也出不去了。”

    凌云子宠溺的揉了揉夏悠然的秀发,说道。

    这妮子倔强的很,长这么大好不容易求人一次,真是令人为难。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