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祭天行走!(4K大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听着身后杀猪般的咆哮声,赵无极微微一笑,不过似乎想起了什么,流露狡猾神色的眸子中闪过几分担忧的神色,稍稍停住脚步,他回身望了一眼低沉阴森的苍穹。

    “她很强,不会有事的。”

    似是看出赵无极在担心什么,薛磊说道。

    闻言,赵无极笑了起来,说道:“也对,她可不仅仅是我所认识的夜凌夕,还是潜龙榜第一的凌雪。”

    “没错,而且我师尊说过……”

    薛磊说到这里,微微一顿,眸子闪过几分异样的神色。

    “什么?”

    “天云国的天下,同辈之中,唯有我有资格斩杀她。”

    赵无极剑眉一挑,认真的望向薛磊。

    这个武魂阴森可怕的少年,实力高深莫测,他的师门传承定然强大无比,至少,肯定不是天云武府这种等级的传承能够比拟的。

    而这样的少年,他传承师尊说的话,定然不会有错。

    凌雪可能死于任何人的手下,但是真正有资格杀她的,唯一人尔。

    这种话,尽管傲慢无比,然而也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凌雪天赋资质的肯定,像凌雪这样的天骄之女,也是有大气运在身,显然不会轻易死去。

    凌雪的师门传承在古老以及强大的程度上,也不会弱于他的传承,应该是两个自古就有仇怨的传承宗门,总门长辈因为某种缘由无法走出传承之地,或者是因为受到某种契约的制衡,相互之间无法直接爆发战争,只能通过宗门行走之间的生死之战来解决两个宗门跨越时间以及空间的恩怨。

    只是……赵无极能明显感受到,薛磊明显也是喜欢凌雪的。

    “若真有打败她的机会,你会杀了她么。”

    薛磊沉默了半晌,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酒囊,拧开囊口,自顾自的喝了几口,随后问赵无极道:“喝么?”

    若是雷鸣或者绿莲在此,定然要惊讶的目瞪口呆,当年在柯家护卫队中还是滴酒未沾的薛磊,如今竟然会随身携带酒囊,这绝对是一则令人震惊无比的新闻。

    薛磊在前往无妄城的路上,途径城镇的酒巷时,忽然想起凌雪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

    “谁家姑娘不喜欢修为强大,举止豪迈的男子,你现在这样子,就是太老实了,没听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么。”

    当时薛磊心中微微一动,就买了一些酒放在储物戒之中,有时候想起凌雪的时候,就会喝上一两口。

    同时也是为了缅怀一下当时一块喝酒的弟兄们,虽然最后他们都死在了殷正的手上,但是他们仍然永远活在他的心中。

    “噗!”赵无极伸手接过薛磊手中的酒囊,不设防的喝了一大口后,马上忍不住被烈酒呛得喷了出来,不由得像看怪物一般看着薛磊,尽管这酒还比不上罗睺的醉仙酒,但也不是赵无极能够接受的烈酒。

    “我去,你这家伙不仅天赋恐怖,而且酒量竟然也和凌夕一样变态!”

    见着赵无极的反应,薛磊不由得莞尔一笑。

    “我这一次前来无妄城,只是为了幽弥剑而来,我只要将幽弥剑取回即可,其他事情不用去管。”

    只是,说这话的时候,薛磊心中却是浮起些许阴霾。

    若是凌雪与他争夺幽弥剑,到时候他又该怎么做呢……

    正在想着,薛磊的面色忽然微微一变,只是还没等到他反应,方才还因为烈酒而呛得两眼汪汪的赵无极却是面色一凝,抓起身边的薛磊,身形便是一闪。

    下一瞬间,方才薛磊以及赵无极所站立的地方,便被恐怖的法力轰击出一个巨大的深坑来。

    飞沙走砾,烛光疯狂摇曳起来。

    “凌天羽,雷昊,是你们。”赵无极轻飘飘的落在另外一个地方,望着不远处站着的几十个聚元修士为首的三人,冷冷说道。

    凌天羽一身黑衣,身上有种淡淡的龙威流露出来,令人看了遍不禁心生膜拜之心,此刻他拥有三个瞳孔的眸子中,正流露出如同看待瓮中之鳖一般的神色。

    雷昊一身蓝色的长袍飘飘,目光中电光闪耀,不过此时强如凌天羽以及雷昊却都落后为首的白色斗篷之人半步,赵无极的目光微微眯了起来,此人的气息与他所熟悉潜龙高手都不同,显然不是通过武府试炼来到无妄城的“外人”!

    “薛磊,看来是和你一样的家伙呢。”赵无极笑了笑,伸手整理了下他戴在右手上的白手套,浑身的气血已经慢慢调动起来。

    若是光凭借凌天羽以及雷昊两人想要抓住他们俩,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然而此时半路却又杀出一个神秘的第三方势力,却是令赵无极的心紧紧提了起来。

    “确实是很像,甚至他也和我一样,也是被称为魔修的一种,只不过,是最低等的那种魔修。”

    薛磊一边观察着三人,一边说道。

    “最低等的魔修……呵呵,少年人说大话之前,还是先掂掂自己的分量吧。”

    为首的白袍修士听到薛磊的话,却不动怒,只是微微一笑,撂下斗篷,露出柔美又高雅的相貌,他的眉目分明,眼珠子是纯粹的漆黑,黑得仿佛一片深不见底的深渊一般,旁人多看一会儿便有一种快要被吸进去的错觉。

    “先自我介绍下吧,我是祭天宗的宗门行走——莫九歌,这一次特地找到你们的目的,是为了幽弥剑的彻底觉醒寻找血祭核心,而少年人,我通过观察,发现你正是这个最好的人选。”

    莫九歌的语调很是奇怪,尽管语言相通,但是却有了些异域腔调,可以让人很容易一耳朵就听出他并非天云国本地人,而是外域宗门的行走。

    只是听到祭天宗的时候,赵无极面色陡然一变,目光一下子仿佛要喷出火来。

    “祭天宗!好啊,凌天羽还有雷昊你们两人作为凌家与雷家的第一天骄,竟然勾结外域魔修,设计谋害同为天云国的修士,这可是一等一的大罪,你们可知道!”

    天云国中,无论内部竞争如何残酷,只要不动用魔修的手段,不要做的太过火,一般都是不会有人会去制裁的,但是若是动用魔修手段,在性质上就截然不同,因为魔修若是不加以扼杀,最后会危害的将会是整个国家修士的安全,而若是与域外魔修勾结,这样的性质更是比在本国动用魔修手段更加恶劣,在天云国的各大明面上的罪行之中,已经可以列到最严重一列。

    “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我来无妄城,不正是为了变强而来,如今祭天宗开出的条件比武府还有听天阁更加诱人数倍,既然利益一致,怎么做不都是明摆的么。”

    凌天羽眸中诡异的三个瞳孔微微一转,冷笑着说道。

    不过听到凌天羽的话后,赵无极面色上的怒色却是突然消失不见,只见他摇头轻笑,说道:“早就见你们脑后生反骨,有现在这样反应也并非是那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只是你们真的以为,仅仅凭借你们这些人,就可以留住我们么……”

    莫九歌闻言,嘴角浮起几分莫名的笑意,轻声说道:“似乎忘了说一件事情了,我不是一级修仙国的宗门行走,而是三级修仙国的宗门行走,尽管只是三级修仙国中一个蛇鼠一般见不得光的小魔宗,然而要让你们开开眼界也是绰绰有余的事情……”

    只见莫九歌从腰间的一个棕色布袋中摸出一个漆黑的球体,本就阴森无比的无妄城一下子变得更加阴森可怕起来,原本正要朝这里扑过来的怨灵猛兽忽然颤抖的往后退着,仿佛见着某种极为可怕的东西一般。

    “魔器,黑暗囚笼。”

    莫九歌微微一笑,将元气融入到漆黑的球体之中,只见漆黑的球体开始缓慢的流转起来,阴森无比的世界,陡然变成无尽漆黑的世界,空气仿佛都要凝滞起来。

    “称号白骨,实力可排潜龙前十,在没有怨灵魂牌保护的情况下,可以随意斩杀怨灵,吸收怨灵身上的怨气后不会遭到怨力的反噬,这样的人,必定是宗主所说的此次血祭的关键——怨因之体,能够在这里捕捉到,这一次的血祭也就可以正式全面启动,千年祭魂,一朝祭血,我宗跨越千年的大棋,终于快要收尾了……”

    此时凌天羽以及雷昊,还有他们身后的几十名聚元境修士皆是已经冲入到漆黑的世界之中,与其中的赵无极还有薛磊战斗起来。

    感受着囚笼之内开始不断爆发的元气波动,莫九歌的嘴角噙起一抹冰冷的笑意。

    “幽弥计划……传说中的死亡魔器将要彻底苏醒,这是我祭天宗沉寂数千年终于重见天日的关键标志……宗主说过之后会将这一顶级魔器交到我的手上,让我代表祭天宗去参加百朝大会,去会会神州大陆那些真正的天骄们,为了这一天,我今次就是赌上一切,也要圆满完成宗门任务!”

    ……

    “凌夕,怨力定然是听天阁的阴谋……”

    凌雪望着手中的漆黑魂牌,上面写着一个鲜红色的名字——车禹城,正准备捏碎怨灵魂牌,将其中的庞大怨力全部吸收之时,却是忽然听到夏悠然的有些虚弱的声音。

    此刻的夏悠然面色有些苍白,望向凌雪的目光很是复杂。

    凌雪将她从怨灵化的状态中解救出来的时候,她从凌雪这里获得到从未体会过的感动,同时当时怨灵化时接受凌雪宗门传承的记忆也留了下来,其中的痛楚她还能清晰的感受到,对于凌雪心中的那一分小小的妒忌已经消失,此时对凌雪,夏悠然只剩下倾慕以及感激。

    方才从床上悠悠醒来,四下一看,就望见凌雪正握着怨灵魂牌,夏悠然明白凌雪想要做什么,心中不由得紧张起来,连忙坐起身来,握紧粉拳,阻止凌雪道。

    “你醒了?”

    “嗯……真是多谢你了,凌夕,我不仅给你拖后腿,而且还给你带来了这么多麻烦,不仅嫉恨你,想要杀死你,而且还令你身陷囹圄……”

    夏悠然说着,忽然想起了昏迷前最后看到的景象。

    那时车禹城、符道一还有井腈纶中间区的三大队长都齐聚到府邸之中,眼看几乎已经是无解之局,却是不知道最后结果如何……

    正在夏悠然回忆着,却是不经意间看到凌雪手中的怨灵魂牌上鲜红的名字,写的正是车禹城的名字!

    若是车禹城的魂牌都落在凌雪的手上,那么当时的结果几乎已经呼之欲出——

    凌雪凭借一己之力,力抗三大队长,还能强行斩杀车禹城!

    想起那三位队长的可怕实力,夏悠然此时心中不禁惊骇无比,不过转念一想,这可是潜龙榜上排名第一的女子,做到这一点,似乎也并非是这般需要惊讶的事情。

    “别想太多,你看我现在也没缺胳膊少腿的,不要太介意,而且有些地方,我也确实没有和你协调好,比如说直接从你手上接过队长的职位,却没有与你多沟通,是我疏忽你的感受了。”

    “没有的事……像凌夕你这样的强者,本就没有理由去细想我这样弱者的想法,我作为弱者,只需要听从和服从便是……像嫉恨你,甚至对你刀刃相向的事情,本就是罪大恶极的行为……”夏悠然听到凌雪安慰的话语,不知道想起什么,不自觉的咬紧红唇,低着头嗫嚅道。

    “悠然。”

    “啊……凌夕你……”

    夏悠然正想接下去说什么,却是忽然微微一怔,目光微微凝了起来。

    因为此刻正坐在床上的自己,已经被凌雪揽入怀中,感受着少女身上的芬芳以及温暖,夏悠然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感觉到无尽的温暖几乎将她包围起来。

    “你太功利了,我们之间没有所谓的强者与弱者,你只需要将我当做你的朋友就好了。”

    少女温柔婉转动人的声音在夏悠然的耳畔响起,令夏悠然的俏脸微微一红,心旌不由自主的荡漾起来。

    “朋友……么。”

    “对,朋友。”

    拥着夏悠然半晌,直到感觉怀中的娇躯彻底放松下来,凌雪这才微微一笑,轻轻抽出身来,准备接着进行刚才被夏悠然打断的工作。

    “凌夕……怨力,会成为你的心魔的。”夏悠然红着脸低声道。

    “没事,相信我。”

    凌雪嫣然一笑。

    这句话对于夏悠然而言,却是极为熟悉,她不禁想起当时她绝望的告诉凌雪她无法变回人类的时候,凌雪也是这么回答她的——

    “相信我。”

    望着凌雪娇艳欲滴的秀靥,夏悠然仿佛某根心弦被拨动了一般,心中犹如小鹿一样乱跳起来,面晕浅春,眸子里闪过异样的光芒,用着细弱蚊蝇的声音说道:“悠然相信凌夕。”

    夏悠然从来没有对一个男修假以辞色过,更是不可能对哪个男修动过春心,此时她却是没有想到,处在凌雪的身边,竟然会不自觉的突然开始紧张起来。

    凌雪轻轻点头,此时她的心思已经回到手中的漆黑魂牌之中,倒是没有注意到夏悠然此刻的少女作态。

    “咔擦!”下一瞬间,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响声。

    澎湃的怨气轰然从凌雪手中的漆黑魂牌中爆发开来。

    三千秀发陡然飞舞。

    本就阴森的房间,陡然化作灰白色的地狱世界。(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