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堕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为什么……”

    项飞英青涩的面庞上微微一白,喃喃自问道。

    认真的望着凌雪的双瞳,可惜此刻凌雪明黄色的眼珠中,除了冰冷嗜血之外,什么都没有,项飞英并不能找到任何他想要找到的情绪。

    凌雪感受到项飞英此刻的情绪波动,不动声色的将目光移开。

    这是凌雪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因为心虚而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

    看到项飞英此刻难受的模样,凌雪也不好受。

    毕竟眼前的这个少年方才还舍身救过自己的性命,但是在凌雪看来,长痛远远不如短痛,现在说清楚了,虽然不一定能够真正阻止项飞英越陷越深,但是自己也算是表明了态度,而不是像前世的绿茶婊一样一直态度模糊的享受着项飞英对自己的种种付出,乐在其中。

    既然她认为自己不可能会喜欢上项飞英,而项飞英对于自己的付出,都是基于对自己的倾慕之情,她确实无法回应这份感情,她不可能做到一直心安理得的接受项飞英对自己的付出。

    眼下直接与项飞英直接说开,对双方都是最好的。

    “师姐,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紧紧攥起拳头,项飞英用着沙哑的声音低声说道。

    听到项飞英的话,凌雪微微一怔,师姐这样的称呼,在无妄城,她还是第一次听项飞英主动称呼自己,不知为何,听到这样有距离感的称呼,凌雪感到有些不适应的同时,心中竟然不知不觉间也浮起几分酸涩的感觉。

    而此刻,项飞英望着凌雪精致光滑的侧脸,不禁回想起那一夜,客栈里那个醉酒躺在白色大床上,长腿白皙,红裙轻褪,醉态迷人模样的少女。

    他不求能够像那天一样能够毫无心理压力的静静望着凌雪静谧睡梦中,微微挂起几分写意笑意的红粉俏脸。

    也不求能够像那一日一样温柔的帮她捋顺额前的秀发,抚摸她额上的光滑肌肤。

    因为,他清楚凌雪与他相距甚远,完全是仙子与凡人之间的区别!

    尽管他的武魂是甲等武魂苍鹰武魂,然而就算是这样,在凌雪的面前,仍然什么都算不上。

    这一点项飞英一路过来感觉愈加明显。

    一样是凝脉境圆满,十条左右的魂脉的修为,凌雪能在三位队长级修士的面前,将车禹城强行斩杀,而自己在车禹城的一斧子面前,却是连躲开的资格都没有!

    “难道你可以像弟弟一样保护我,我就不能像保护姐姐一样保护你么……是谁规定的,为一个人付出就一定是为了爱情这种东西,我单单纯纯简简单单只是为了亲情不可以么……我承认我喜欢你,但那也只是师弟对师姐的一种仰慕喜欢,并非为了所谓的********,还希望师姐不要误会。”

    “我之所以挺身而出,舍命保护你,是因为在无妄城中,你若是死了,我和其他人也难以在这座死城中存活下来,退一步说,就算你只是怨灵化,没有死去,也有可能将我们所有人杀光,既然横竖都是死,我倒不如挺身而出,阻止你继续怨灵化,寻求你接下来的庇护,因此……我并非感情用事,只是在正确的时间做了我认为对我最有利的选择!”

    “飞英!你不要说了……”

    柳菲雨捂住嘴,不禁说道。

    这样说的话,队长会伤心的吧。

    想起几次救了自己的凌队长,此刻听到项飞英话后的心情,柳菲雨不由得为凌雪感到心疼起来。

    不知不觉之间,因为凌雪对柳菲雨的两次救命之恩,凌雪已经走入她完全封闭起来的心灵之中,除却她那个亲弟弟,此刻凌雪却是她心中第二个亲近之人,

    不只是柳菲雨有所反应,其他人此刻仿佛受到惊吓一般望着项飞英,在第八十一分队中,恐怕敢于这般和凌队长说话的唯有这位凌队长的同门师弟了。

    只是,此刻凌雪状态诡异,一双妖瞳冰冷无比,项飞英竟然还敢如此与凌雪说话,所有人不禁都为他暗自捏了一把汗,生怕凌雪一言不合便不会顾上同门感情,一剑直接将项飞英斩杀了去。

    “你说什么……”凌雪妖瞳微微一缩,转过头来紧紧盯着项飞英。

    被这一双仿佛择人而噬的双瞳紧盯着,项飞英感到浑身冰寒无比,仿佛下一刻就要被这双妖瞳的主人撕碎一般,然而此刻项飞英却是分毫不退让的与凌雪冰冷的目光相迎。

    “如果你能这样想,那是最好不过。”半晌,凌雪终于淡淡说道。

    项飞英紧攥着的拳头,此刻指甲已经抓破了掌心的皮肤,几滴鲜血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缓缓流淌而下,在他亲口对喜欢的人说出这样的伤人又完全不坦诚的话时,他的内心极度不好受,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砰砰!”

    忽然世界仿佛颤了一下,凌雪恍惚之间微不可查的微微晃了下身子,深深吸了口气,缓了过来,心中明白这是因为体内元气虚浮加上情绪波动的结果。

    秀眉微微一簇,凌雪没有再去看项飞英,望向此刻正站在项飞英身边,目光呆滞神情涣散的公孙兰。

    冰冷的俏脸上却是出现柔和的曲线。

    尽管妖瞳还是那般的冰冷。

    “铿锵!”一道白金色的元气在凌雪的手指上缠绕而起,伸手一挥,公孙兰玉颈上,有着灵器材质坚硬度的铁锁项圈像是被神兵利器斩断一般应声断裂。

    然而公孙兰的目光仍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涣散。

    “兰奴见过新主人。”

    不知是不是触动了车禹城调教后的某个条件,公孙兰终于有了些变化,只见她抬起呆滞的眸子看了凌雪一脸,嘴唇微动,一声机械的声音传入凌雪的耳畔。

    ……

    深夜已至,怨灵在府邸外开始逐渐横行起来。

    府邸内烛火摇曳,凌雪此时已经带着公孙兰他们进入新的一间房间之中,一般来说凌雪会单独选择一个宽敞的房间作为练功房,但是发生了夏悠然的事情后,此刻她却是对几个女修放心不下,便决定还是与夏悠然他们住在一起。

    而且,已经神志堕落的公孙兰,也是令凌雪心中怜惜无比,想要好好照顾公孙兰一番,如果可能的话,她还希望着若是有希望,想要让公孙兰回到曾经那个天真烂漫的少女。

    此时,夏悠然正昏迷在木床上,帮忙照顾夏悠然的是柳菲雨。

    望着此前对自己恶语相向的夏师姐,此刻柳菲雨的面色上却是没有仇恨,而是无微不至的照看着夏悠然。

    “兰姐,你已经不是谁的宠奴了,你现在就是你自己。”

    凌雪望着面前的公孙兰,柔声说道。

    “你是公孙兰,你有着你深爱的宗门,花榭轩,他们还等着你回去呢,你不是想要成为强者,回去扶持宗门么,现在这样怎么可以!”凌雪紧紧的盯着公孙兰呆滞的瞳孔。

    此刻凌雪的妖化状态已经解除,瞳孔如同平时一般风情与锐利并存。

    “花榭轩……”听到这三个字,公孙兰呢喃的说道,无神的眼珠子中,忽然流出两行清泪,一下子瘫软在地。

    “终于有效果了么……”正在凌雪稍稍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准备弯下身子去搂住公孙兰安慰她的时候,不过下一刻她的面色却是不禁微微一变。

    公孙兰偎依着凌雪纤细的玉腿,凌雪以为她只是寻求一个依靠。

    然而却没有想到公孙兰却会忽然伸出香茗舔着自己白皙的玉腿。

    湿润,温暖的感觉出现在凌雪的纤细玉腿上。

    一瞬间触电般的触感从小腿处传遍全身,凌雪的俏脸不禁浮起几分绯红,慌忙的退后几步。

    惊疑不定的望着面前仿若真如宠物一般趴伏在地上的公孙兰,心中升起一种深深的悲哀,羞怒的问道:“兰姐……你做什么!”(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