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柳菲雨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柳菲雨,我其实很羡慕你呢。”

    正在柳菲雨望着灰白色火焰将凌雪淹没之时,目光中流露出担忧的神色之时,忽然听到耳畔充满怪异感觉的声音,心中不由得狠狠一跳。

    夏悠然没有去看凌雪的情况,而是不知何时,已经越过凌雪出现在柳菲雨的面前。

    面色苍白,令人无限遐想的薄唇,正呈现出致命的殷红。

    此刻的夏悠然双瞳中充满怨恨的灰色之气,本来坚毅靓丽的俏脸,此刻有一半浮现出了令柳菲雨看的心中畏惧的灰色光纹,就连夏悠然此刻的一举一动,都与此前斩杀的怨灵极为相似。

    一样的令人心中生寒,一样的诡谲无比!

    “你,你不要过来!”

    柳菲雨惊恐的说道,只见一道荆棘的虚影在她的身后显现出来,下一瞬间,无数道漆黑的荆棘缠绕上夏悠然的娇躯,企图拦下这个可怕少女前进的脚步。

    只是,夏悠然怨化之前,柳菲雨就远远不是这个同门师姐的对手,更何况是如今怨化后,修为气息倍增的夏悠然,只消眨眼间,所有的荆棘便在灰白色火焰下灼烧干净。

    柳菲雨的双瞳惊恐的缩起。

    夏悠然还在一步一步的走进柳菲雨,嘴角诡异的笑意愈加明显起来。

    柳菲雨慌乱的后退着,一道一道的荆棘疯狂在她面前生长而出,然而都如同扑火的飞蝶一般,马上在夏悠然面前化作齑粉。

    “恐怕你们谁也不知道我的另外一个身份,我其实是魂宗宗主夏天云的亲生女儿!”

    “难怪……难怪我总觉得宗主对你的态度总是与其他弟子不一样……”

    “那又如何!就算我父亲是魂宗宗主又如何,我想要的,他什么都给不了我!所以我很羡慕你!”

    此刻夏悠然已经一步一步晃动着走到柳菲雨的面前,望着面前苍白诡异的面庞,柳菲雨感觉心脏都快停止了,只是颤抖着下意识说道:“如此耀眼的你,拥有如此令人羡慕身世的你,为什么要羡慕我,我明明什么都需要依靠别人的施舍……”

    想要再用元气召唤荆棘封住夏悠然的行动,然而或许是因为过于恐惧,柳菲雨颤动的手却是再也无法调动紊乱无比的元气,心中狠狠一沉。

    “你不会像我想的那么多,你也没有多么大的理想,只要两腿一张,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所有一切,就是这么简单,而我却不能像你这样,因为这不是我的道,你说我为什么要在一开始,就选择一条根本不可能行得通的道呢。”

    在此时已经怨化的夏悠然看来,本来可以靠脸吃饭的自己,却固执愚蠢的选择要凭借自己,用数倍的努力,数倍的汗水,去追求一个缥缈虚无的未来,这样的行为,简直无比可笑。

    只是,听到夏悠然的话,本来因为畏惧而颤抖着的柳菲雨忽然沉默了下来,嘴角浮起几分苦涩的自嘲笑意,原本因为恐惧而短促的呼吸,突然之间,也变得平稳起来。

    “你又懂什么呢?我修炼到聚元境,都是我用着其他人数倍的努力修炼得到的,我通过出卖身子得到的一切,我都拿去换成元气石,去维系我那在武府外门的可怜弟弟的寿元,我想要的不多,只是想要他过得好好的,然而这个看似简单的事情,却好难,他的身体却仍然一天一天的恶化下来,我承受着所有人的白眼以及嗤笑,却绝望的发现,其实我什么都改变不了。”

    “没有选择,最后我只好前来参加这一次的武府试炼,尽管已经明白无妄城中,定然凶险无比,但是我仍然想要为了我的弟弟搏一搏机缘,不然两腿一张,什么都能得到的我,为什么又要进来冒险!”

    “你明明过得比我,比绝大数人还要轻松自在,还要衣食无忧,你凭什么用着这样可怜怨恨的语气诉苦,比起绝大多数女修,你已经是很被上天青睐的一个,想想一路上看到的完全沉沦的女修,你有什么好不满的……有什么好羡慕我的!”

    柳菲雨贝齿紧紧咬着红唇,这些从来没有说与外人听的话,甚至她的弟弟,她都从来没有说过。

    为了让弟弟能够心安理得的接受着一切,她甚至都是在等弟弟熟睡过去之后,才用那些用肉体以及努力凭借自己努力完成宗门任务换来的元气石,摆好简陋的补元阵法,对弟弟进行治疗,因此,平日里,她甚至还要受到弟弟的嫌弃以及白眼。

    她感到数十年的委屈,仿佛在这一瞬间全部涌上心头,晶莹的泪珠在微红的眼眶上打着转,纤细的手指搅着自己红袍的衣角。

    在柳菲雨的身后,原本就有荆棘虚影的存在,此刻不知不觉又多了一道昙花含苞待放的虚影。

    昙花虚影!

    “我承认我很低贱,你可以嘲笑我,看不起我,但是我也有我自己的道,一条一直追求却永远无法触及的道,唯有这一点,我不想被你就这样看轻!”

    柳菲雨泫然欲泣的目光中,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倔强神色,毫无畏惧的迎上夏悠然此刻令人毛素悚然面庞下的幽深瞳孔。

    “是我错了么……”夏悠然苍白的面庞上微微一怔,原本对视柳菲雨的目光变得有些躲闪起来,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身上不断溢散出来的怨力也出现了短暂的停顿,就连半边脸上浮起的灰白光纹都在这时有些淡化开来,本来就要割开柳菲雨白皙玉颈的尖锐指甲也呈现出往后缩小的趋势。

    几滴鲜红的血液,从柳菲雨的脖子上流下,白皙的肌肤上,已经被夏悠然划开一道浅浅的伤口,若非是如今夏悠然心中的怨恨受到动摇,此时流下的鲜血,只会更多。

    “菲雨说的没错,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挣扎与追求,谁也没有比谁高尚多少,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必羡慕别人的,更无需感到高人一等,坚持自己的道就足够了。”

    一道气旋轰然爆开,无数的灰白色火焰先是疯狂散开,紧接着骤然一顿,便往那道呈现出来的红裙倾城的纤细身影疯狂倒卷而去,少女仿佛感受不到火焰之中蕴藏的恐怖热量一般,无数灰白色环绕在雪白的肌肤之上,下一刻全部化作白烟渗入到她光滑的肌肤之中。

    鲜红身影的美目中,几道明黄色的光泽转瞬即逝。

    所有灰白色的火焰荡然无存,只有空气中残存的灼热气息,证明着方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境。(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