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诗中有异象(第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赵无极第yi次感到原来人生如此灰暗。

    “曾经去留如飞的潜龙大盗赵无极已经不见了”

    察觉到储物戒之中的银两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减少时,赵无极感受到来自整个世界满满的恶yi 。

    此时他正yi脸颓丧的跟在凌雪三人后面。

    望着凌雪yi袭红裙的纤细身影,赵无极却是半分欣赏的兴致也提不起来。

    “这女人,绝对是我赵无极的克星!白无心亲自出手都没能抓住我,然而我竟然被这个女人收拾的服服帖帖!”

    “夜凌夕为什么我从未听说过这个名zi ,这个女人究jing 是什么人!”

    想起来方才那种笑比哭还难受的诡异感受,赵无极现在还心有余悸。

    这个叫做夜凌夕的女人的手段,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从未听说过,谁的琴道造诣高到可以用他人之心作为掌中之弦的程度,然而她却做到了。

    在赵无极眼中,这个极其美貌的女子,也开始变得极其深不可测起来。

    凤上人望见赵无极yi脸哑巴吃黄连的模yàng ,嘴角不禁泛起几分笑意。

    同时望向凌雪的目光之中,也多了几分异色。

    凌雪这次露的这yi手,令得凤上人对她高看甚多。

    在凌雪拨动赵无极心弦的这个小小动作里,凤上人能感受到,凌雪些许的道之气息。

    不知为何,在感受到凌雪的道之气息时,就连已经位列逍遥榜的她,也会感到心悸。

    “那yi日,大能拔剑能斩苍穹,而她得到了这个大能的传承。说明她最强的道,应是剑道”

    “只是,如今看来,她的琴道也是极为不弱,却是不知道她所说的荒古琴宗,是真是假。”

    凌雪在自我介shàyi 的时候。便说了她名为夜凌夕,来自荒古琴宗。

    不过,名zi 都是假的,这个宗派的真实度,凤上人认为也得打个大大的问号。

    “夜小姐,你看这面扇子如何?”第yi次来到天海郡这般繁华的都城,项飞英入城之前受到的惊吓早已抛到九霄云外。

    而且佳人在侧,凌雪的yi颦yi笑都令项飞英目光异色连连。

    与凤上人yi起时,项飞英便没有这般的感受。

    因为第yi次见面时。凤上人便已经表明她与他的长辈有些因缘,项飞英在心中早已将凤上人当做自己的yi个长辈来看待。

    因此,尽管凤上人姿容也是yi等,而且气质脱尘飘逸,但项飞英心中却是生不起半分旖旎的想法。

    而对于凌雪却是不同。

    尽管知道凌雪的修为必定不止是凝脉境四层,但是她流露在外的凝脉境四层气息,却是让项飞英心生不少亲近之感。

    毕竟他的修为可还有凝脉境六层,凤上人已经说过。他的修liàn 天u很不错,此番便是要带他进入武府。

    进入武府后。修为必定还能突飞猛进,将来未必不能超过这位夜小姐,好好保护她。

    尽管这位夜小姐看起来比自己大上几岁,不过项飞英却是不在乎,反而因为凌雪举手投足流露出来的成熟风情而心中爱慕更甚。

    “嗯?”凌雪闻声看去,却是yi家贩卖文房四宝的小摊贩。老板yi身布衣,热情洋溢,正在热情的叫卖着。

    此时项飞英手中按着的yi把扇子上,扇身是粉红色的木质。

    扇中之画逼真无比,竟然有蝴蝶信以为真。绕着木扇翩翩起舞。

    在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凌雪神色微微yi闪,却是没有想到这这张画却是与其他裱起来的画不同。

    尽管是静态之画,但是凌雪却没有想到,这扇上之画,竟能呈现出衍化之势。

    恍惚之间,凌雪仿佛看到这幅画在画师极为细腻的笔触之中缓缓展开的过程。

    尖细的画笔在虚空中划动,参差不齐的叶子yi道道展现在扇子之上。

    yi阵清风袭来,yi朵朵红艳的牡丹也随之盛放。

    扇面上画着的是台阶之上,长着满满的娇艳无比的红牡丹。

    卷曲的粉红花瓣,如丝般的润滑。

    牡丹在百花之中怒放,群芳黯然失色。

    “诶嘿,这位公子眼光真是好,这把扇子可是我家小店的镇店之宝,这可是出自琴棋书画四大名魁中的画魁之手,尽管不是巅峰之作,但意义却是非凡。”

    望见项飞英书中的扇子,老板神色yi亮,马上说道。

    老远便看到项飞英阔绰的手笔,老板心里那个羡慕嫉妒恨,心想这么个大肥羊怎么还不来自己这边。

    此时见项飞英过来,老板自然要拿出浑身解数。

    不过老板却是没有看到在他说出“镇店之宝”四个字时,跟在项飞英身后的赵无极狠狠抽动的眼角。

    “确实是好画。”凌雪微微yi笑说道。

    听到老板夸好眼力时项飞英没甚感觉,此时听到凌雪这yi句温婉柔媚的夸赞,项飞英不禁喜上眉梢,神色更加亮了几分。

    此时老板也望向凌雪,却是不禁微微yi呆。

    饶是在天海经商多年,形形色色的女子都见过不少,但是如凌雪这般貌美的女子,还真是第yi次见过。

    肌若凝脂气若幽兰,yi颦yi笑之间直教人欲罢不能。

    “美画佩佳人,这位小姐若是喜欢,小的可以打个对折。”老板说道。

    说话之间,不由得望向少年项飞英,神色表明的意思很明显:“这位公子,真是好手段,竟能令这般人间难觅的女子与你yi起同行逛街。”

    读懂了老板神色之间隐晦的意思,项飞英少年心性,不禁心中更是得yi 了几分。

    “为爱红芳满砌阶,教人扇上画将来。叶随彩笔参差长,花逐轻风次第开。”

    凌雪没有去看老板与项飞英之间的眼神交流,却是忽然想起前世的唐代,罗隐有首诗与此扇中画极为契合,情不自禁下,不禁开口吟诵而出。

    不过马上,凌雪的美眸之中流露出几分讶异之色。

    却是没有料到,仅仅是吟诵了前两句,画中之牡丹竟然突然光华流转起来。

    本是栩栩如生的鲜艳牡丹,此刻仿佛就要腾跃出画中yi般,红艳欲滴。

    yi阵长风袭来,yi股牡丹的芬芳竟然从画中流露而出。

    “言出法随是异象!”凤上人目光yi凝,却是没有想到,凌雪只是随性作诗,竟然能引得这幅不俗之画的共鸣。

    闻到画中牡丹之香,周围之人不禁都停下脚步。

    像凌雪这般美貌的女子,yi举yi动已经令人流连忘返。

    如今竟然出口成章,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居然还能引起画中之物的共鸣,出现异象,更是令人大开眼界。

    在这个世界中,武道至上,有才气的女子本就少见,更遑论是凌雪这般风情万种的女子。

    yi时之间,众人不禁都望向站在画摊之前,yi袭红裙轻轻飞舞开来的绝色女子。

    就连心疼囊中银宝的赵无极此时眼角都停止了抽动,望向凌雪的目光多了几分异样的神色。

    “真是yi个奇女子,不光琴道之上深不可测,眼下随性吟唱而出的半首诗,竟有如此令人惊艳的文采,更是引发画中的共鸣异象,却是不知道全诗作成,又是何等景象”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