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紧随的杀机(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徕阳郡,寿泰城凌家。

    极为浩大的祖堂内。

    yi个中年青袍男子站在祖堂之前,祖堂上竖着无数的木牌。

    挂着白绫的木牌则表示,这个木牌所代表的那个人已经与世长辞。

    凌家是徕阳郡第yi家族,族中族人无数,要yi个个的去判断每个人的去向是极为困难的。

    因此,凌家便有了yi个规矩,每yi个凌家人出世之时,都会抽取yi缕神识装入到玉简之内。

    这yi缕神识与主体密切联系,若是主体身亡,则玉简碎裂。

    这样子,就有了极为方biàn 的判断族人生死的方法。

    祖堂之内还有专门照看这些族谱令牌之人,每当有人的玉简碎裂,便有人会第yi时间去通知这些的亲属消息。

    而此时的凌阳城,便是得到独属于凌城的玉简破碎的消息急忙赶过来的。

    凌阳城望着手中破碎成渣的玉简,面沉如水。

    “是谁杀的我儿”

    凌阳石怒不可遏的说道,手中紧紧的捏着已经破碎的玉简。

    yi缕缕血色的精气涌入玉简之中,凌阳城要通过神通,将凌城死之前看到的最后yi幕景象重现出来。

    此时的玉简之中,凌城的这yi缕神识已经极为支离破碎。

    但是因为凌阳石在第yi时间就收到了消息,凌城的这yi缕神识还没有彻底消逝。

    若是有血肉精华涌入,可以唤醒神识在陨落之前看到的最后yi幕场景。

    此时凌阳石,正是准备耗费yi年的寿元来换取这瞬间记忆!

    随着凌阳石的血之精气的涌入,凌城的这yi缕神识开始慢慢饱满起来,不少的破碎的地方开始重组起来。

    最后这yi缕残魂,拼成yi张破碎不完整的。充满无xiàn 惊惧的脸盘。

    正是凌城。

    这就在这yi瞬间,凌城在死之前看到的画面破碎的在凌阳石的脑海中闪现而过。

    yi个有着鲜红玫瑰色逶迤长裙的女子出现在画面之中。

    yi对明黄色的竖瞳,仿佛世间的yi切的情感yi般,望着此时已经化身巨龙的凌城。

    这yi刻的凌城极为凄惨,yi对巨大的龙眼已然无神,上迷àn 流淌着滚滚的鲜血。

    龙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这个女子斩掉。飞落在漆黑的荒漠之上。

    看到这yi幕,凌阳石不禁更加怒火攻心,目呲欲裂。

    平日里被自己捧在手中的城儿,竟然在这个女子的虐杀之下完全丧失了仇恨的勇气,只剩下无边的畏惧!

    凌阳石难以想xiàng 在这个画面之前,凌城究jing 要受到多少非人折磨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唯有我凌家负天xià 之人,又岂有天xià 人欺辱我凌家之人的道理!”

    望着画面之中瑟瑟发抖的巨龙,毫无空中霸主的威严,凌阳石怒道。

    “身。”

    而就在凌阳石心中怒火冲天之时。却见画面之中的女子轻吐yi字。

    这yi刹那之后,血浪翻涌,漫天血雨,画面轰然破碎。

    凌阳石再次回到祖堂的面前,四周是林立的无数牌位,充满着yi种庄重肃穆的气氛。

    “竟然是言出法随!”凌阳石目光微微yi凝。

    言出法随,是yi种极为高深术法使用方法,唯有将道领悟到极为的高深境界。才能做到如此。

    “看来城儿这yi回是碰上硬茬了,不过不管你是谁。你杀了我儿,而且是这般虐杀,就要血债血偿!我凌家的威严,又岂是你yi个小小女子能够撼动的!”

    凌阳石感受着手中玉简之中,凌城这yi缕神识之中除了无xiàn 的恐惧之外,再无其他情绪时。不由得感到yi股深深的悲哀与愤怒。

    画面这个女子,他凌家必杀之!

    不过下yi瞬,他的目光闪过yi丝古怪的神色。

    “只是此人,为何与两年前离家的那个女人有几分相似莫非真是当年的落魄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听天阁临时加榜,潜龙榜榜首第yi血染潜龙。当日天劫浩浩荡荡千万里,血雨漫天,剑气斩苍穹,天云国yi千年的大新闻加起来都没有这yi天的消息来的让人震hàn 。

    不自觉的,凌阳石望向祖堂上林立的众多的牌位。

    yi个于凌城牌位旁边的木牌,此时正笔直的挺立着。

    木牌上镌刻着yi个清秀的名zi ,凌雪。

    “她的玉简还未破碎,说明她还活着,但是上个月去找她下落之人,却没有找到她具体的下落。”

    凌阳石喃喃自语道,目光中流转着思索的神色。

    “却是没有想到,她竟然真的突pyi 了凝脉境,达到了凝脉境yi层,还把天云武府剑宗的yi个名为唐古的剑修斩于剑下,听起来就像是听书yi般不可思议。”

    不过很快,凌阳石嗤笑yi声,自嘲道:“按照她那软弱的性子,就算是得到了点机遇,突pyi 了凝脉境又能如何,族中都没有人相信她便是那个凌雪,我倒是多想了。”

    不过下yi刻,凌阳石嘴角的自嘲xiàyi 意逐渐敛去,目光之中杀机陡然yi闪。

    “不管你究jing 是谁,既然敢这般虐杀城儿,我必定会让你体会到百倍于城儿的恐惧!”

    “吱呀。”心里想着,凌阳石推开祖堂之门。

    门边有yi个修士正守在门口,看到凌阳石出来,连忙鞠躬。

    凌阳石没有看守卫,只是望着此时阴翳的天空,半晌,说了句:“挂上白绫吧。”

    此时漫步在天海郡的青石路上,凌雪还有yi些不真切的感觉。

    方才还在被公申屠追杀,之后在毫无退路之下,夺舍凤上人。

    在发现凤上人深不可测的修为之后,凌雪本以为此番已经无力回天之时,事情的发展却陡然峰回路转。

    凤上人在认出自己的夺舍之法后,直接放qi 与自己计较,相反更是帮助自己化解了yi次危机。

    “没有想到凌城储物戒之中的夺舍秘籍金蝉脱壳,竟然与这个凤上人有不浅的因缘在其中,否则她也不会出手帮自己斩下公申屠yi条手臂。”

    “却是不知道凤上人与这金蝉脱壳夺舍之法的创始之人,究jing 又有yi番怎样的因果。”

    凌雪没有想到,在各种机缘巧合与阴差阳错之下,竟然最后如此轻松的就将这yi次的危机化解了。

    不过,她也没有想到,虐杀凌城之后,还有yi场紧随于凌家的更大危机在等着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