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金蝉脱壳(第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该死为什么离这么远,她还能拨动我的心弦,扰乱我的心绪!”

    此刻的公申屠已经浑身鲜血淋漓,却是没有想到,追杀yi个在他看来手到擒来的女子,竟然会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

    对于凌雪手段之诡异,公申屠此时不禁感到yi阵心悸。

    更可怕的是,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察觉到凌雪身上的魂脉气息。

    “莫非她还没有开始凝聚魂脉”这个念头忽然闪过公申屠的脑海。

    公申屠不禁倒吸yi口凉气,若凌雪真的还没有开始凝聚魂脉,那么她这个潜龙榜第yi,便真是货真价实的第yi。

    虽然是另yi种形式的第yi

    潜力第yi!

    yi条魂脉都没有的她,在自己的追击之下都还尚能有反手之力。

    若是等到她凝聚魂脉之时,实力又将何等恐怖!

    只是,公申屠并不知道此时凌雪的修为只有区区凝脉境四层中期。

    若是他得知了这yi事实,那么他恐怕会马上突pyi 聚元境来确保将凌雪彻底毁灭。

    因为若真是如此,凌雪只需再提升三个境界到凝脉境七层,便极有可能能够将他翻手镇杀!

    这显然是极为可怕的。

    若真让公申屠知道了真相,他就算是拼着止步于十六条魂脉的巨大代价,也会将凌雪这个巨大的风险扼杀在摇篮之中。

    就在公申屠紧追在身后之时,凌雪心神二用,yi边夺命移dying ,yi边已经将“金蝉脱壳”功法查看完毕。

    这虽然是yi个地品低级的功法,不过,其效果却是显得有几分鸡肋。

    之所以可以到地品。是因为功法对于施术者有着诸多要求与限制。

    看完后,凌雪转瞬间便明白过来,为什么凌城翻阅了几眼后便不再查看的原因。

    对于这个世界的夺舍,凌雪尽管了解的不多,但是也大致明白,这是yi种强取豪夺的手段。

    夺舍。必须以活人为目标。

    待得神识入侵目标后,第yi个要做的,便是将施法目标的灵魂彻底绞灭。

    进而将目标的躯体以及通身修为尽数为己所用。

    只是,也存在弊端,那便是夺舍后,宿主本身的武魂也会随着灵魂yi起消失殆尽。

    也就是说,夺取到的躯体,只是yi个只有修为没有武魂的肉身。

    唯有那些强大的夺舍之法,才能够将术法目标的天u以及武魂都统统化为己有。

    只是。这样的夺舍之法,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作为禁术存在的,是绝对魔道的存在。

    在世界的几次清洗之下,这样的夺舍方法在这个大陆已经几乎绝迹。

    yi般夺舍都只是作为已经丧失肉身的修士,用以延续生命的yi种手段。

    “不过,眼前这个金蝉脱壳,相比我了解到的夺舍之术,却是柔和了许多。”

    首先。这个“金蝉脱壳”的夺舍,并不会将原宿主的灵魂绞杀。而是以yi种更为温和的主导方式。

    只是,也因为温和,对于施术者而言,除了不用舍弃原来的肉身与隐匿气息之外,没有其他好处。

    甚至,因为“金蝉脱壳”极为严苛的条件。反倒会令施术者平添不少麻烦。

    最明显的几点,便是金蝉脱壳yi旦施展完成之后,yi年之内灵魂不得脱离夺舍的驱壳,否则将会对施术者与被夺舍者的灵魂,造成难以忽视的伤害。

    而且。夺舍期间,宿主的生命等同于施术者的生命,若是宿主期间不幸身死,夺舍之人也难逃陨落的命运。

    “若非是此时形势危急,这样的功法,我也是丝毫不会去考lu 。”

    凌雪却是不知道,当年这“金蝉脱壳”的夺舍功法,正是曾经的yi位心有正气的炼神修士在危难之际,再无其他退路之时所创的夺舍功法。

    疾行之中的凌雪美眸光芒流转,正在权衡着利弊。

    尽管“金蝉脱壳”夺舍有诸多不便,但是若是换了其他的夺舍方法,她也难以接受。

    而且,公申屠紧追在身后,如芒在背。

    她的气息被他紧紧锁定,若是不用“金蝉脱壳”,再拖延下去,情况只会愈加糟糕。

    甚至,到了最后,她会连回到原点选zé 的机hui 也没有。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凌雪自语道。

    转眼间,她便已经下了决心。

    深深的望向此时手中的七情六欲十三道交错的琴弦,凌雪微微迟疑了片刻。

    但下yi息,鲜红的指甲便狠狠扫了下来。

    “铛!”yi道极为辽阔的和弦之声轰然从她的指尖处震开。

    鲜艳的红裙在狂乱的音波的吹袭中飞卷,腥红的鲜血从凌雪的青葱指尖上缓缓流淌而下。

    只是,在第四根琴弦拨动到yi半之时,凌雪便已经承shyiu不了琴弦的反震,感到浑身气血猛地翻涌上来。

    浑身宛若被巨锤轰击到yi般,三魂七魄尽皆震颤,极速移dying 的身形骤然yi顿。

    娇美的容颜登时煞白无比,yi口鲜血“噗”的yi声喷溅而出。

    “喜c眼c怒。”鲜血还在朱唇上狂涌而出,凌雪苍白无比的容颜轻语道。

    做完这yi切后,凌雪因为身体虚弱而踉跄了几步,但是很快就提起浑身气血,爆开肝胆之中的剑气与浑身元气,继续全速移dying 。

    尽管虚弱无比,浑身筋脉如同被绞裂yi般,但是凌雪仍然咬紧牙关,全速前行。

    “我不能死在这里”

    “亦梦的公道,剑帝的嘱托,还有江老的仇,这些都是我必须要完成的。”

    “这个世界还很大,我的道还未尽,我就算是为了自己,也得顽强的活下去。”

    忽然之间,凌雪想起了苏落雨的面庞。

    即使世界只剩下了她独身yi人,她也会顽强又倔强的活下去。

    如同那yi曲红尘叹。

    yi个弱女子尚且能够做到如此,更何况她这个剑胆琴心的继承之人?

    而就在凌雪扫下琴弦的yi瞬间,此时正在千里之外,只需要再yi息便能够追到凌雪的公申屠面色却陡然yi变。

    yi种危机之感陡然袭上心头,凌雪的这yi次攻击杀伤力远超她之前的所有攻击。

    尽管此时公申屠yi身鲜血横流,看上去凄惨无比。

    但实际上,却是没有被凌雪伤到根本,对于他而言,都是yi些不必在意的皮外伤。

    然而这yi次,公申屠却深深的预感到他若不做些什么,必定要吃个大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