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九十八章 红尘尽,悟琴道(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自从那yi日苏落雨放出用yi个秦风便可以换她yi晚初夜的话后,秦家便直接炸锅了。

    没有什么事情,比性命被当做红尘女子yi晚初夜的对等品更加让人感到侮辱了。

    但是,秦家上下,却没有人敢找上教坊,去找苏落雨要yi个说法。

    “混账东西,我们秦家的脸全让你yi个人丢尽了!”

    秦家家主秦易勃然大怒,怒斥秦风道。

    而秦风则是浑身颤抖的跪伏在地上,哭喊道:“爹,你可yi定要救孩儿啊”

    秦易膝下有四个儿子,秦风是其中最无用的yi个。

    当初竟然连yi条魂脉都没有凝聚出来就聚元,这yi点已经让秦风大感脸上无光,如今加上现在这yi件事,更是烦厌到了极致。

    “你可知道苏落雨以什么理由杀你的!”

    秦易双目圆瞪,想起苏落雨的理由,他此刻已经青筋暴起,恨不得马上就大义灭亲。

    “孩儿不知”

    因为心中无xiàn 的恐惧,秦风此刻连说话都已经开始不利索起来。

    “本来我还想帮你这逆子yi把,找人去里与苏落雨试图调解,然而却被苏落雨生硬的直接拒绝了。”

    “那人回来后,我才知道,原来你这孽子,不仅杀人夺宝不说,而且还将她的生身母亲至死,真是畜生啊!我秦易兢兢业业这么多年,所作所为自问无愧于心,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儿子!”

    听秦易说完,秦风终于想起了十几年前的那天发生的事情,本以为已经过去这么久,不会有人去提起此事,没有想到如今竟然被人重新挖了出来!

    当初却是留了yi条漏网之鱼!

    “原来当时我太小看那个小贱种了,她以为她躲在门缝里我没有注yi 到。但其实我注yi 到了,没有杀她,只是因为让她痛苦的活着,我会更有快感!”

    秦风想通yi切后,像是痴狂yi般的开始喃喃自语起来。

    想到现在有大把的人想要他的脑袋,内心无xiàn 的愤怒与恐惧直接将他的头脑冲昏,其状若疯狂。

    yi切,竟然全是因为当初被他无视的yi条漏网之鱼!

    “你去哪儿?”秦易问道。

    “我去把那个贱女人碎尸万段,yi个红尘之女竟然敢拿自己的初夜和我yi个聚元修士的性命相提并论,我yi定会让她体会到比那yi日更加恐怖的地狱”

    只是。秦风刚踏出府邸门口,便瞳孔骤缩,生命的气息顿时消散。

    yi道鲜红的细线出现在他的脖颈之上。

    yi个灰袍中年修士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边,手上轻轻yi提,秦风充满无尽恐惧的脑袋便被摘了下来,无头尸体“噗通”yi声倒在地上。

    “十二条魂脉的气息”

    秦易望着远处那道灰色的身影,目光微微yi凝。

    他自己也只是十五条魂脉,若是与其yi战,就算能够战胜他。也必定要付出血的代价。

    “我乃荒心城城主府供奉,特来取秦风首级。秦家主,这样的儿子,死了便是死了。还望您与我动手之前,三思后行。”

    秦风即使在聚元境中再弱,那也是聚元境高手,只有凝脉境六层的风逍遥自然拿不了秦风的脑袋。

    因此。想要拿下秦风的人头来博得美人yi笑,风逍遥只能借助他老爹的能量来完成。

    正巧城主府中有yi位凝聚了十二条魂脉的聚元境供奉,风逍遥付出不小的代价。终于将他说通。

    正是眼前这位灰袍修士。

    几息之后,见秦易仍然没有动作,那道灰色的身影纵身离去。

    yi日后,率先提着秦风头颅来见苏落雨的,正是风逍遥。

    风逍遥把秦风死之前发生的yi切都告诉了苏落雨。

    这是他特意交代供奉去留心注yi 之事。

    尽管是骚包,但他不是草包,明白苏落雨报仇的目的,除了杀人这个最直接的意图,还有就是想看仇人死之前的反应,来获得最后大仇得报的快感。

    “你倒是很有心。”

    苏落雨坐在木椅上,微微仰着头望着,正站在面前的风逍遥,嘴角微微勾起。

    最后瞥了眼那张带着无xiàn 恐惧而死去的面庞,苏落雨微微yi笑,渐jiàn 褪去覆于玉体之上的罗裙。

    木桌上,写满秦风二字的鲜血凌乱的白纸,终于被yi阵长风吹走。

    红绫飘下,衣带渐宽,落雨无悔。

    大仇已然得报,琴声到这里,便已悄然结束。

    后面的事情,众人内心也已经知晓。

    不知不觉,yi首风尘复仇之曲,已经随清风而去。

    众人脑海之中浮现的画面像破灭的泡沫yi般,不知不觉已经消失不见。

    貌美如花的女子们此时皆是面露复杂的望着此时正端坐在木椅上的苏落雨。

    她们却是没有想到苏落雨原来还有这般曲折的过去。

    不少女子在看到秦风被杀,苏落雨卧薪尝胆十多载,终于大仇得报之时,已经泣不成声。

    从琴音中,他们已经彻底代入了苏落雨的角色之中,看到仇人终于不再逍遥法外,她们都有yi种发自内心的舒畅之感。

    “曲名红尘叹,道尽我十几载芳华领悟的琴道,不知你悟了多少?”

    没有在意周围人的反应,苏落雨只是平静的望着凌雪问道。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琴道,亦是如此。

    凌雪深深吸了yi口气,目光复杂的望着苏落雨。

    没有她与苏落雨萍水相逢,她却为了让自己尽可能的感悟琴道,了解琴音中的情感,就将她过去的yi切通过琴音全尽数表达了出来。

    “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浸淫琴道十数载,刚开始只是把琴作为yi种工具,到现在大仇得报的我,已经将琴道都视为生命。如今帮助你,只是因为我想看看传说中的七弦琴道,是什么样子。”

    望见凌雪复杂的神色,苏落雨只是平淡的说道。

    “苏姑娘的传道之恩,凌雪铭记在心,今日,必定不会辜负苏姑娘yi番教导。”

    千言万语,最后都化作如今这yi句话。

    走回到紫色古琴旁,凌雪跪坐下来,纤细的玉指抚摸过紫色的古琴。

    方才苏落雨琴音中的yi幕幕场景再次在凌雪脑海中浮现出来。

    听完苏落雨这yi曲红尘叹,犹如亲自经li 过感受过苏落雨十几载的琴道yi般,凌雪已经抓住了琴道冥冥之中的关jiàn 。

    “无论是弦还是音符,都只是人间万情的承载之物。”

    “情,才是琴曲之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