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九十七章 不必星月,只需一颅(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姐妹们,你们听说了么,前日冬梅儿受不了清倌人的艰苦,最后还是把自己贱卖了。”

    “哎,在,想要卖艺不卖身,至少要比卖身不卖艺多吃yi百倍的苦才行,有时候我也怀疑自己的坚持到底值不值了。”

    “可不是,灯yi关,甭管谁是谁了,只要张张腿,美美睡上yi觉,大把银子就到手上了。哪像是现在,吃了上顿,下顿有没有还不yi定呢。”

    红尘女清倌人,想要卖艺不卖身,要熬出头是非常难的。

    唯有熬到花吟,才算是小有名气,会有客人欣赏。

    只有当有足够多的客人欣赏,清倌人才有身价可言。

    有yi次苏落雨路过时,听到姐妹们的说话,脚步微微yi顿。

    “得不到的才是最珍gui 的,唯有待价而沽,我才有机hui 杀掉那人。”

    苏落雨自语道。

    她是yi个很执着,甚至是执着到偏执的人,认定的事情,就不会改biàn 。

    每yi天,苏落雨都在没日没夜的练琴,甚至睡觉的时候,她都抱着竹琴不放手,以此来增强自己与琴之间的协调。

    夏络秋说的没有错,不是天堂,至少对于她们这些红尘女而言,就是这样。

    多得是红尘女不想出卖自己,想要更加有尊严的活着。

    但是,毕竟总有人需要开门接客,因此,尊严永yuǎn 只属于最努力的那yi群人。

    拼了命锻炼琴技的苏落雨,便是其中yi人。

    每次睡觉之前,苏落雨都会用被琴弦割裂的手指上流淌的血滴,在枕下的yi张白纸上写上yi个腥红的名zi 。

    “秦风。”

    秦风,是聚元境的高手,天海郡风家的人。

    尽管势力远远比不上天海郡的纪c雷c柯三大巨头,但也算是yi个比较有名望的家族。

    而且本身修为高强。虽然身上yi条魂脉都没有,但那也是yi名聚元境的高手,对于半点修为都没有的苏落雨而言,就是yi个无法撼动的庞然大物。

    望着自己亲手写下的名zi ,苏落雨清冷的目光中,偶尔会有光芒闪动。

    这些年,通过中庞大的关xi 网,她终于调查到了,与她不共戴天仇人的真正身份。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既然苍天无道,至今还让杀害我父母的凶手如今还在逍遥法外,我自然需要替天行道。”

    每当苏落雨在自我质疑之时,苏落雨都会这么坚定自己。

    秦风觊觎她父亲在遗迹中得到的yi件灵器,便跟随到苏落雨的家中杀人夺宝。

    更加禽兽的是,秦风杀人夺宝不说,还将苏落雨的母亲生生至死。

    七岁的她躲在门缝之中,将这yi切看得真切,并牢牢记在了心中。

    苏落雨当时就发誓。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yi定要让秦风得到应有的报应。

    “吱呀。”

    正在苏落雨望着白纸上密密麻麻的血红名zi 时,厢房的门被人推了开来。

    苏落雨慌忙将白纸收了起来,转过身。便看到了夏络秋妖娆的身姿,以及那艳丽无比的容颜。

    当初第yi次见夏络秋时,苏落雨仅仅只有七岁,而如今。她已经十九芳华。

    十几载的岁月过去,非但没有在这个女人的身上留下丝毫岁月的痕迹,反而令她的容颜更加光彩夺人起来。

    “夏姐”

    夏络秋的身份很不yi般。尽管在中沉浮多年,但是苏落雨至今仍然摸不清她的身份。

    苏落雨只知道,夏络秋在中的地位很高,甚至可能比四大名魁的地位还高,但具体高到哪里,苏落雨还是不清楚。

    夏络秋似乎没有注yi 到开门时苏落雨慌乱的动作,只是微xiàyi 问道:“今天刚练完琴?”

    “是的夏姐,落雨已经将今天的训liàn 目标达成。”

    “咯咯,我的好妹妹,对你,我可是yi直都很放心的,自然不会担心你偷懒。”听到苏落雨的话,夏络秋笑着说道。

    “喏,这是给你的,你看你手破的,再不好好保养,就算你哪天真成了花魁,男人们看到你这双手,也不敢要你。”

    说着,夏络秋便将yi瓶灵药扔给了苏落雨。

    “驻颜丹?”接住青蓝色的瓷器药瓶,闻到丹药的香味,苏落雨冷淡的面色终于有了yi点波澜。

    驻颜丹极为珍gui ,yi是在于材料珍gui ,还有yi点便是炼制驻颜丹的过程极为繁复,唯有能够炼制出聚元丹的炼丹师才能将驻颜丹炼制而出。

    而作为和聚元丹几乎等价的丹药,有能力的炼丹师,只会选zé 炼制性价比更高的聚元丹,而不是吃力不讨好的炼制驻颜丹。

    因此,驻颜丹如此特殊的行情,更是决定了这yi枚丹药的价值连城。

    “夏姐你为什么yi直对我这么好?”

    犹豫了片刻,苏落雨还是忍不住问出yi直困扰在心中的疑问。

    从她第yi天进起,她便能感受到,夏络秋对她似乎比其他人关照不少。

    “对你好?可别误会,我对你好只是因为你努力上进,刻苦的姑娘,都应该得到关照,难道不是么?”

    说到最后夏络秋又咯咯的笑了起来:“好妹妹,你快好好歇息吧,祝你早日添香,姐姐就不打扰你了。”

    苏落雨站在门口,目光复杂的望着逐渐远去的花枝招展的身影。

    琴道上已经略有小成的她,能感受到潜藏在夏络秋看似嬉笑的话音下,那yi抹常人难以察觉的自嘲。

    时间如梭,又去了半年。

    苏落雨终于从花吟中脱颖而出,yi举成为花魁。

    没了命的练琴十几载,苏落雨终于等到了这yi天,时机已经成熟。

    阁楼中,座无虚席,yi曲奏罢,叫好之声雷动。

    待得叫好声与掌声逐渐停歇下来时,苏落雨环顾众人,突然开口道:“我知道你们都对我有想法,不过碍于的规矩,没法对我下手,不过,如今我便给你们yi次机hui 。”

    苏落雨话音还未完全落下,全场的氛围已经彻底起来。

    “苏姑娘,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就是要那天上的星星月亮,唐某也给你摘下来!”

    “哈哈,苏花魁,我yi直支持你这么久,等的就是你这么yi句话,说吧,就是万两黄金,在下也马上送上。”

    这次在座之人,正好风逍遥也在场。

    群情之时,风逍遥双目光芒闪动,望着台上那道清丽又坚强的身影,还沉浸在方才琴音世界中的他,对苏落雨势在必得。

    听到台下的话,yi向不善言笑的苏落雨却是难得的露出yi抹笑意,她说道:“摘星踏月大可不必,谁先拿到这个人的脑袋,便能来换了我的身子。”

    苏落雨的话,倒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很多女子待价而沽,只为求得能挥霍yi世的荣华富gui 。

    而她苏落雨,却是只为求得yi颅热血。

    不过,在惊yà 之后,看客们情绪更加疯狂起来。

    yi个脑袋,换花魁的初夜,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值当了!

    尽管他们都已经明白,这个人头必定不简单!

    听到苏落雨不同寻常女子的要求,风逍遥目中的光芒更甚,他明白,苏落雨必定是yi个很有故事的女子,而这种神秘感更加吸引着他。

    “这个人在秦家,是个聚元境修士,名zi 叫秦风!”

    在说出这两个字的名zi 之时,苏落雨只感到浑身yi股酣畅淋漓,十几年如yi日的拼命,在这yi瞬,竟然仿佛就已经有了大仇得报的快感。

    唯有成为花魁,她的身子,在这些浪子的心里边,才终于值得上聚元境高手的yi个头颅。

    “不必星月,只需yi颅,落雨自当褪衫奉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