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三十五章 仇恨的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薛磊呆呆的望着眼前发生的血腥,双手紧紧的攥了起来,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得,猛然朝着自己方才昏迷的地方望去。

    尽管怀揣着最不可能的希望,然而结果却是最绝望的。

    果然都死了

    本应该在那里酣睡的兄弟们,此时身上的青铜铠甲已经染上了鲜艳的红色。

    yi幕yi幕记忆控制不住的出现在他的脑海当中。

    “哈哈,凌小姐,你就别难为薛磊了,这小子来护卫军几年,到现在还是滴酒未沾呢。”

    “薛小子,今天刚干完yi单票子,要不要咱们哥几个yi起去勾栏爽快爽快?”

    “好盾!薛哥,今天小弟这条命是你救的,以后就都跟着你干了!”

    无数无数的记忆,薛磊的眼眶通红,不知不觉,紧攥着的手掌已经血肉模糊!

    “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yi张宽厚的大手拍在了薛磊的肩上,郭思走到了薛磊的身边。

    “殷正和曹兴安这两个天生脑后长着反骨的玩意儿,在今天终于忍不住反了。如今殷老贼不知道吃什么猛药了,凝脉境五层的修为,还用着公认为实在最无用的影武魂,却是以碾压之势震慑全场,如今就算是来了修为比他还高,上了潜龙榜的变态都很难治得了他。”

    郭思缓缓说道,往日中玩世不羁的目光中流露出的深藏的怒火,还有几许悲哀,看着身边薛磊如今仍然目呲欲裂的模yàng ,忍不住开口安慰道。

    “薛小子,你也别想太多了,殷老贼现在已经无敌,今日我们都走不掉前面那些弟兄只是比咱们早走几步,我相信没多久,我们也会去陪他们的,在下面咱们还是好兄弟。”

    “郭大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嘿嘿,放浪不羁习惯了,就算是这种时候,也喜欢自嘲几句,其实也挺好的。”郭思哑然失笑,手上却也是紧紧攥着,双眼爬满了猩红的血丝,看着yi个yi个生命在自己眼前被收割。

    “这些鬼影根本杀不完,杀了又生,无穷无尽,只要白昼不至,黑夜还在,我们就没有机hui 就像如今,你是睡饱了,可你老哥我却有点杀累了。”

    “那老哥你就先且歇着,我现在刚睡醒,手上必须去沾点血才醒。”

    薛磊目光yi凝,径自朝着前方危机四伏的战场走去,yi道古朴的巨盾虚影出现在他的身后。

    “铿锵!”yi声,他把护卫剑拔了出来,固执的说道:“就算是死,就算是无用功,我也得去做些什么。”

    郭思哈哈大笑起来。

    “那就杀吧!怕你yi个杀的无聊,你老哥我也不偷懒了,走,杀yi个是yi个,杀两个还赚了!”

    夜空雷鸣震震,yi道yi道的天罚从天而降,yi道落雷就意味着yi只鬼影的湮灭。

    雷鸣此时身上的元气波动狂暴,看似强大无匹,但是凝练程度却是已经全然不如刚开始那般,这些鬼影数量实在是太多,被杀死的鬼影过段时间都会再次从地面的影子幻化出来。

    这是yi场看不到曙光的战斗!

    随同自己过来护驾的弟兄们现在yi个接着yi个倒了下去,雷鸣拼劲全力救了身旁的yi个弟兄后,却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另外yi个弟兄在自己的眼前被那些鬼影虐杀致死。

    他没有yi刻像现在这般,痛恨自己的弱小!

    没有yi刻,雷鸣像现在痛恨曾经将修liàn 的时间用去风花雪月的自己!

    身上的白甲此时染满了殷红的鲜血,然而最为可笑的是,这些鲜血却没有yi滴是来自敌人的,全是与自己yi同征战多年的好弟兄们喷洒出来的热血!

    “殷老贼,你给我住手!要杀的话,我来做你的对shyiu !不要杀我这些无辜的弟兄们!!”雷鸣双眼通红,挥手yi道落雷灭去yi只鬼影,目呲欲裂的看着身边yi个yi个,方才还在yi同饮酒,畅谈江山美人的弟兄就这样惨死在他的面前,这是yi种怎样的悲哀。

    十几年过去,护卫军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样大面积的屠杀,如今这yi幕,令他心口流血!

    雷鸣抬起头,鼓足浑身元气,冲着远处默默看着这yi切的殷正奋力咆哮。

    “多说无益,立场不同,我们都只是各自为战,我有我的道,你有你的义。”听到雷鸣的怒吼,殷正脸色不变,缓缓开口道。

    “轰!”雷鸣全力催动元气,火光四射的战场又是yi道刺眼的电芒闪耀,yi道九霄落雷轰下身边yi只鬼影,深蓝色的元气在他的体表处,形成yi缕缕的蒸气消失在火光之中。

    “你放屁!你曾经也是护卫统领,如今从神坛走下来后你就可以翻脸不认人了么?你敢说你和护卫军的弟兄们没有yi点感情么!你敢么,殷老贼!!你真的就这么冷血无情么?殷老贼,我雷鸣就是赌上yi生的武道也要诅咒你,你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么哈哈哈老朽还想安享晚年,又怎会不得好死!”殷正像是听到了什么无比好笑的事情,仰天笑了以来,甚至连眼泪都要笑了出来。

    “嗖嗖!”正在殷正仰天狂笑的时候,yi道带着澎湃元气,携着无尽仇恨的青色羽箭呼啸着朝着殷正的心口呼啸而去。

    仿佛是没有看到这道呼啸而来的青色箭光,殷正还在放声大笑着。

    此时正肩上扛着绿莲柔软身子的凌雪刚斩下yi只鬼影,也听到了殷正苍老的笑声,不知为何,她竟然还从他的笑声中感受到了有些许不易察觉的悲戚,yi直以来隐隐要抓住的东西,此时仿佛更加明晰不少。

    心下顺着蛛丝马迹思索着,如今却是还有诸多的疑点,yi切的yi切充满着矛盾,如今殷正出马,柯亦梦的商队等人,除了那些叛乱军,必然是会在这里全军覆没。

    那江老窃听到的后半段绝杀又是什么?为何需要做的麻烦!

    如果是为了保密,其实杀了在场的所有人便是,毕竟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他们又究jing 是在顾忌着什么?

    还有,曹兴安此时又在哪里?

    亦或是他们内部自己就已经产生了分歧?

    这么想着,美目深深的望着那个包裹着白银盔甲下的老者,她此时很迫切的想知道这张苍老面孔之下的心,究jing 在想着什么。

    正是此时,殷正深邃的目光却是狠狠yi凝!

    “嘶啦!”带着强烈恨意的青色的羽箭贯穿了殷正的心口,漆黑的血花喷洒了出来,却是在空中化作了阴影了消散而去。

    殷正的嘴角微微抽了抽,但是面色却是依然那么平静。

    抬头望去,殷正看到了此时正笔直站立马车上那道灼灼风姿的纤细身影。

    现在的她的眼眶通红,手中握着的大弓在隐隐颤动着,目光流转着些许的难以置信,却是没有想到这yi箭竟是如此轻松就射中了,不过这并不重要,相比于她接下去想要说的话而言。

    她贝齿狠狠的咬着红唇,唇上血迹斑斑,不必想,定是那皓齿不堪痛苦咬的。

    “我不想要死的不明不白,你告诉我,究jing 是谁,就是要搭上yi整只商队的性命也要置我于死地?”

    “我还想问你yi句,如果我现在死了,可不可以放过他们!”

    殷正沙哑的笑了起来,用着恐怖而迟缓,还夹杂着些许教xun 斥责的语气说道:“柯小姐,为什么你就是长不大呢,为什么到了如今你还是如此的幼稚与天真!这根本就不需要问,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老朽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今日不可能有人可以活着离开,因为真正想要你性命之人,是那个人!”

    “是谁?”柯亦梦颤着声道,美如天籁的声音此时已经隐隐有些因为内心的紧张变得更加尖锐刺耳起来,不知为何,平日里迫切想要知道的答案,在如今即将揭开答案的刹那,她害怕了。

    这个答案,无yi 是比死亡更令她感到畏惧。

    然而害怕与畏惧并不能阻止什么。

    下yi刻,殷正用着他苍老的声音,还是说出了她最不想听到的那个名zi 。

    “纪无双。”

    微眯着眼睛,殷正用着宣判而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眼下所有的血与仇,都对准了他当下宣判的这个名zi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