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三十章 一触即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角马车外传来殷护卫长的苍老却有劲的声音。

    “科二小姐,眼下还是押运商队重要,莫要听信他人谗言,去想些子虚乌有之事为好。”

    凌雪嘴角微微泛起了冷笑,暗道这殷护卫长如今终于也是坐不住了,她推测的果然不错,这个殷护卫长确实不是站在柯亦梦这边。

    如今护卫军的高层都已经叛变了,底下叛变的怕是也不少。

    只是,此刻她心中还存了疑惑,殷护卫方才酒会中途消失踪迹,究jing 又是去了哪里?

    这个问题,如今却也是没有答案。

    听到殷护卫长的声音,柯亦梦yi颗心直接落到了谷底,今日,怕是走不了了。

    只不过,让凌雪心中颇为有些疑惑的是,他们在马车里说的话,为何会yi字不落的尽数落到殷护卫长的耳朵里头,心中不由得暗暗留了心思。

    殷护卫长的yi番话听起来虽是温和,实则却是杀机暗藏,听得绿莲心里头yi跳,yi想到她和小姐的小命即将保不住,心里面也开始害怕起来,不过嘴上却没有输了气势:“平日里看着正气硬朗的yi个老头,原来也是和曹管家yi样是yi路老不死的货色,过去几年我真是瞎了眼了!”

    “柯小姐,绿莲,你们不用担心,我先出去看yi眼。”

    凌雪面色如常,微微颔首说道,毕竟已经不是第yi次在生死之间徘徊之人,更何况,现在还远远没有到达这么危机的时刻,她自然是不会太慌乱。

    而且,虽然如今是女儿身,但她的心里面始zhying 是男人,这种时候,作为男人的她更是需要沉着冷静,慌乱不得。

    说着,凌雪便掀开车帘,目光深深的望了眼马车上的yi片阴影,向外踏了出去。

    “凌小姐真是不yi般,听到殷护卫长的声音时奴婢当时就吓了yi跳,凌小姐方才却是毫不变色,也不知她如何练就出来的胆色!”看见凌雪镇定自若,绿莲似乎也受到了凌雪的感染,稍微有些放松下来。

    “凌小姐确实不是非同yi般,不是池中之物,不过如今却是我们将她拖累了。”柯亦梦点了点头,虽说是凌雪二人主dying 要求加入商队,但她的心里还是难免几分愧疚,轻轻yi叹。

    车外,江行远正守在角马车之下。

    yi个身披白银重甲的老人正笔直的站在江行远的对面,布满斑驳皱纹的老手稳稳的放在护卫剑的剑鞘上,篝火的焰芒在高亮的盔甲上幻舞着,苍老的眸子里闪烁着如苍鹰yi般锐利的光芒。

    在他的左右,更是有yi圈的护卫兵手持护卫剑围在角马车的周围,yi阵比黑漠的寒风还要凛冽的肃杀的气息吹拂到凌雪的脸庞上。

    她忽然想起了前世历史小说中所描绘的兵变,或许威在威势上不如史书上描写的那般壮观,但是这如秋风yi般冰冷的杀机,她却觉得有过之而无不及。

    “殷护卫长真是好大的威风,怎么,这是准备要造反么?”

    凌雪嘴角浮起yi抹冷笑,说道。

    “凌小姐此话却是严重了,老朽也只是秉公办事,如今做得是过分yi些,但也是yi心yi意为了我家柯二小姐着想,还望凌小姐莫要恶yi 挑拨。”闻言,殷正苍白的眉毛微微yi皱,脸色yi正,冠冕堂皇的说道。

    如今殷正配合他那yi副充满正气的老将军脸庞,若是不明白事理之人,怕还会被他此番胡话骗了过去。

    凌雪的秀眉微微yi挑,暗道这个老头子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水平也是yi流,脸皮之厚丝毫不亚于曹管家,如今这yi番话的厚脸皮程度更是直逼蒋中正那句“攘外必先安内”,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果然要做个有人气的好反派,也是需要有yi颗不要脸的厚黑心的,心里这么想着,凌雪正想要出言讥讽,却听得天籁般的声音从马车里传了出来。

    “殷正,你的好意我心里领得,自是穷思竭虑为我考lu 周到。如今我思前想后,凌雪小姐此时再留在商队里,确实延误押运,不如请凌小姐与其随同的江老就此离去吧。”

    柯亦梦此番话意思很明显,就是要杀要剐,你们就冲着我来,不要连累到其他无辜之人。

    听到柯亦梦的话,凌雪心中微微yi动,如今她的实力已经暴露大半,柯亦梦若是想要多yi分生存的机hui ,那么最明智的做法便是想办法将自己留下,就算再不济,好歹也能分走殷正他们yi些心神。

    可柯亦梦却出乎意liàyi 的选zé 让她离开,真真是yi个追求古侠之风的好女子,凌雪在心中暗叹,更是不忍柯亦梦就此死在阴谋之下。

    “柯二小姐此言非矣,来者既是客,有朋远方来,不亦乐乎,按照老朽的想法,只是招待短短yi天有损我们柯家大家族的待客之道,不如就让我们再多招待凌小姐几天如何?”虽是询问的话,却是透着不可置疑的语气,殷正如今虽然yi把年纪,但声音反而中气十足。

    凌雪犹自冷笑,想起自己暴露的功法,踏雪无痕这样的人品顶级功法虽然在天云武府这样的超然存在中并不是非常珍gui ,但是对于柯家这样的世家而言,却确实是yi件足以令人眼红的极品功法,自是明白此时的殷正打着什么主意。

    角马车中,绿莲眼神焦急的看着自家小姐,柯亦梦听到殷正的话,也明白了如今自己也是保不住凌雪,yi种深深的冰冷和孤独的感觉袭上心头,沉默了半晌,开口道:“殷护卫,我平日待你如何?”

    听到柯亦梦的问话,殷正的目光里光芒闪烁,望着角马车,角马此时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空气中无处不在的杀机,正在不安的躁动着。

    他深邃的眼神仿佛穿过了时光,看到了yi个yi脸阳光的女孩笑嘻嘻的朝自己扑过来,这个女孩yi口yi个殷爷爷叫的他心花绽放。

    有时候这个小女孩还会偷偷拿着自己喜欢吃的糕点小心翼翼的递给自己,天真无邪的说道,“这个很好吃的,因为就剩下这yi个了,亦梦念着殷爷爷中午守卫辛苦没吃的上饭,便偷偷拿给殷爷爷吃的哦,不过不要告诉曹爷爷,不然他可要吃醋的。”

    “殷爷爷,你和曹爷爷都没有孙女,要不让亦梦给你们当孙女吧,我想我太爷爷如果知道了,yi定会开心的。”

    “父亲太过分了,殷爷爷只是yi点小小的失误,就这样责骂您,亦梦这就去帮您骂回去!”

    渐jiàn 的,所有的画面都被狂风吹走,只剩下yi架冰冷的马车。

    嘴角微微抽动,深深吸了yi口气,殷正的面色很快平静下来,淡然道:“老朽想要安享晚年,不敢站错了队伍,如今只能对不住小姐的厚爱,还望见谅。”

    车内传来yi声幽幽的叹息,还夹杂着几声清脆的怒骂之声。

    “凌小姐,既然走不得,不知你如今意下如何?”

    如今曹管家不在,只有yi个殷正护卫长,或许此时拼yi下,还有逃出生天的机hui !

    凌雪此时也在思量着,不过如今要动手只能动用蛇剑武魂,不动用武魂根本没有机hui ,但是,yi旦动用武魂,以元气那爆zhà yi般的消耗速度,只能破釜沉舟,再无退路。

    只是,没有选zé 了。

    再往后拖下去,等敌人完全布局完成,更是毫无生机!

    青葱玉指悄然的按在了破军古剑的剑柄之上,目光平静的望着对面那个站得笔直的老者。

    察觉到凌雪的意图,江行远也缓缓将元气调动了起来,薛磊他们此时还未清醒过来,都还yi脸醉意的躺在篝火旁边。

    夜幕此时深沉的可怕,黑风狂舞,营地的火焰跳动的更加躁动起来。

    而在这时,却听得yi声怒喝之声:“殷老贼,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这里放肆!”

    话音落下,众人循声看去,望见雷鸣正带着二十几个护卫队的兄弟们赶到了这里,他们沉重而密集的铠甲交错之声在这片黑漠里不断回响着。

    雷鸣布满沧桑的老男人脸上,此时竟散发着强烈的威严,剑眉倒竖,怒视着殷正那深邃有神的眸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