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正文 第六章 重情重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凌雪的神识从储物戒指中出来之后,却没有注yi 到,在她翻看那本名为拔剑斩的无品功法时,背上剑鞘中的破军古剑却隐隐闪过yi道邪异的红芒。

    睁开眼时,凌雪却发现,尽管她似乎再储物戒中停留的时间比较长,但是实际上却没有过很长时间。

    “果然yi朝踏入凝脉境,武修的神识真是令人惊叹,说是瞬息万千也完全不为过。”凌雪在心中啧啧赞叹,再看去江老时,目中流露出明显的喜悦。

    “爷爷,快看我手中这是什么!”

    凌雪伸手yi招,yi瓶丹药便出现在了凌雪的手中,在江行远诧异的目光中,凌雪走到他的身前,将手中的那瓶丹药拿给江行远。

    见着瓶身的说明,江行远目中流露出惊诧的神色,旋即将这凭丹药打开,嗅了下瓶内丹药的气息,惊诧逐渐转化为喜色绕上眉梢。

    “这真是养元丹!”江行远大吃yi惊,没想到在这唐古的储物戒指当中竟然还有这样的丹药,在这个世界,宗门当中任何治疗内伤的药物都yi场珍gui 。

    恐怕唐古的哥哥唐晋在天云武府中的地位还不yi般,而且唐晋对于这个弟弟也必是不差,不然不会把这么好的丹药都留在唐古这里。

    “爷爷,你快些把这养元丹吃下,如此yi来你的伤势便能好个大半。”凌雪连忙催促道。

    明白手中这瓶丹药中只剩下最后yi颗,江行远眉头微微皱起,流露出犹豫的神色,最后摇了摇头:“小雪,爷爷重病已久,此药我吃了也只是多维持上半年的性命。”

    “不如你吃了吧,养元丹不仅仅有疗伤的功效,还有固本培元之效,如今你刚刚踏入凝脉境,更加需要夯实基础,以后武道yi途才能走得更远。”

    江行远看着凌雪清秀的脸庞,嘴角浮起慈祥的笑意,他是真的希望能用自己半年的性命,为这个善良正义的小姐未来的武道铺好道路,好让凌雪以后可以少受几分欺负。

    如此yi来,也算是发挥了他这yi把老骨头的余热了吧。

    听到江行远的话,凌雪心中酸涩,江行远深深的慈爱让她心中有yi股暖流涌动,前世的她父母很早就离异了,作为她的监护人的父亲平时也没有怎么管过她,在这yi世,从江行远的身上,她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

    有了前身的记忆,再加上江行远对自己yi点yi滴的照顾,尤其是在刚穿越过来那段时间,接受不了自己变成了少女的凌雪,也是在江行远无微不至的照顾下,快速的适应了这具身体以及这个世界。

    心中思绪翩飞,凌雪眸中光芒闪烁,认真的看着江行远,毫不犹豫的说道:“爷爷,我修武的目的,就是为了治好你这yi身暗疾,让你能够重新站起来。”

    “如果只是为了让我将来的武道更加平坦而放qi 了亲情,我还去修什么武道?如果只是为了变强而去变强,浑然忘记自己的初心,那样的强大只不过是无根之萍,我不想要这样的强大!”

    这个世界武道为尊,在武修中人情淡薄,利益至上,不少人为了天材地宝都可以和昔日的亲人刀剑相向,如今听到凌雪这样的铿锵有力的话,江行远的目中闪着异样的光芒。

    “小雪,你真的变了。”江行远轻轻yi叹,尔后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意,换做是以前的小姐,遇到这样的选zé ,断然不会如现在这样不假思索的拒绝武道上诱惑。

    见到江行远不再坚持,亲眼看着江行远将养元丹送入口中后,盘膝开始修liàn ,凌雪的俏脸上微微yi笑,站起身来,目光投向了还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的阮三。

    “别别过来!”看到凌雪的目光投射过来,阮三只感到浑身如入冰窖,此时再看去凌雪清秀的面庞,阮三只觉凌雪就是yi个恶魔。

    看向阮三,凌雪的目光变得冰冷下来,她知道村里不少的少女都受到了这个恶霸的毒害,凭借着凝脉境yi层的修为,就在村里胡作非为。

    这样的人渣,死有余辜!

    凌雪朝阮三走去,心念yi动,手中出现了原本属于唐古的青云剑,剑身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眼的青芒。

    目光扫过四周的村民,有的人已经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接下来的血腥yi幕。有的人则是瞪大眼睛想要看清楚凌雪手刃这个恶霸的yi瞬间。

    村民们表现各异,但是yi致的是,没有人想要出面阻止凌雪杀掉阮三,凌雪暗自点了点头,这些村民还不算愚昧。

    冰冷的目光再次看向阮三,阮三只感觉浑身打了yi个寒颤,连连告饶。

    如今的阮三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心想自己怎么那么不长眼竟然给自己招惹来了这个煞星!

    “放过我!我会永yuǎn 跟随你”阮三yi句话还没有说完,耀眼的青芒便充斥了他眼前的世界,光芒消失后,青云剑落下,阮三的人头已经滚落在地。

    “人总是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的。”

    感受到内心深处隐隐有些不忍,知道这是前身留下来的最后的些许残念,凌雪低声说道,话音落下,那些许不忍便逐渐从内心深处消散。

    再次看向人群,凌雪能从他们的目光中读出畏惧c敬佩的神色。

    短短yi时间凌雪已经杀了三个人,刚才那些劝凌雪干cui 从了唐古的村民此时目光躲闪,不敢面对薛凌,不过手上浸湿的汗水以及颤抖的手指已经出卖了他们内心的害怕。

    如今凌雪在村里的修为已经是最高,若是想要再杀几个人,恐怕没人敢说yi个不字,方才站在唐古那边的村人此时心中忙不迭的后悔。

    感受到村民心中的畏惧,凌雪心中微微yi叹,不过面色平静,yi步yi步,走到了章婶的跟前。

    看到凌雪熟悉的清秀脸庞,章婶心中已经无法像平时那般平和,想起平日里自己虽然也帮助了凌雪yi家不少,不过刚才凌雪面临危机自己贪生怕死不敢上前不说,竟然还说起风凉话。

    想到这,章婶心中愧疚不已,再看去凌雪的目光,更显得躲躲闪闪,心中七上八下,如今凌雪此番站到自己身前,恐怕是因为自己说的那几句风凉话,要向自己问罪。

    “小雪,章婶”章婶说到yi半,凌雪却悄然抓住她的手,这让章婶心中yi突,感受到手掌中突然多了yi瓶丹药,章婶心中才终于明白自己曲解了凌雪的意思,不禁感到心中酸涩。

    交给章婶手中的药正是唐古储物戒当中的培元丹,尽管yi般用作凝脉境武修提升修为之用,但是也可以用于治疗凡人的疾病,几乎大多数的凡人疾病都可以做到药到病除。

    只是这么做过于奢侈浪èi ,而且在武修的眼中,凡人的性命贱如蝼蚁,寻常武修怎么可能舍得用宝贵的培元丹来为凡人治病。

    不过对于凌雪而言,情与义在她心中的地位,永yuǎn 是在于天材地宝之上,因此如今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

    “章婶,章叔平日里身体不好,这个药你拿去给章叔吃了,剩下的你们自己留着,注yi ,财不外露。”

    两年来,最困难的时候,是这些街坊邻里的帮助,才让自己和江老挺了过来,这份恩情凌雪yi直牢记在心,仅仅几句风凉话在凌雪心中根本算不上重量,与这份厚重的恩情比起来,完全不值yi提。

    看着凌雪,章婶眼圈不禁有些泛红,她很清楚她平日里的那些帮助yi点都比不上这瓶丹药的万分之yi的珍gui ,而如今,凌雪眼睛都不眨就把这样宝贵的丹药赠送给了他们夫妻。

    “谢谢你了,小雪。”

    凌雪的重情重义的品质在武修中很罕见,本以为如今凌雪进入武道世界,便不再屑于与自己等凡人有所交集,如今看来,还是他们想错了。

    心中百感交集,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yi般,章婶千言万语都没有说出口,最后都化成了眼眸中的感激之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