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都市修仙

正文 第1084章 一剑斩杀!(第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小子,本老祖一念之下,可让沧海倾覆,大地陆沉,山河变色,整个人间化作魔国。你真的不跪下投降。你要知道,本老祖能带给你的,是整个中土,乃至整个遗弃星域都无法想象的力量。那将让你掌人生死,寿元万载,几近不死不灭!”

    黑雾身影双眼吞吐血芒,声音无比诱惑。

    此刻,陈凡但凡是一个普通神品金丹,说不定都受到那股诡异精神力量影响,以及神秘者话中的美好前景而心神动摇。

    但陈凡只是冷笑:

    “你不过区区一个黑暗血族的纯血小崽子,侥幸活过了一万载,靠着血脉天赋积累,勉强踏入元婴行列,竟然敢来诱惑我?信不信我把你两只翅膀都揪下,当成蝙蝠火烤了?”

    “吼。”

    黑雾身影暴怒。

    噗嗤。

    虚空中两道血色光柱凭空浮现,射穿苍穹,如两柄天剑把云雾山周围的云气都搅碎。黑雾散去,彻底现出那身影真面目。赫然是一个浑身满是黑色鳞甲,背生一对大号蝙蝠翅膀,嘴生犬牙,双眼猩红如血的黑暗血族。

    纯血黑暗血族,若能活过一万岁,依靠体内积攒的无数年血能和黑暗魔力,将会进阶‘血王’境界,相当于人族元婴。

    但它们纯靠肉身与天赋神通,威能比起同阶人族强者差得远。

    “人族小子,你知道的事情不少啊。”血族老祖伸出猩红舌头,舔舐着嘴唇,两只獠牙闪耀尖锐寒芒,它一双血瞳盯着陈凡脖颈,眼神无比贪婪。

    血族老祖不知道陈凡力量到底多强,但陈凡那一身宝血,在它眼中,就如同一只人形神药般,无时不刻不在释放诱惑力,让人扑上去拼命吞噬。血族老祖相信,自己若能吸干陈凡,必然能再次进阶,甚至成为‘血主’,仅次于传说中的血神大能。

    “不过,你知道的再多有何用?此刻,本老祖降临。你哪怕神品修为,也逃脱不掉。”血族老祖如夜枭般笑着,尖锐刺耳。“本老祖没有跟着那些星海大教神子一起,攻入地球内部世界,就是想乘机偷袭一两个星海大教的弟子,说不定能吞噬一两个人族元婴的血精,积攒根基厚度。没想到,尽然碰到你这个宝物。快快跪下投降,献上一身宝血,本老祖就放过你亲友家人。否则...”

    “嘿嘿。”

    他冷笑一声,双手一抓。

    “嗖。”

    七八个没来得及逃入楚州城,在城外苦苦挣扎的先天修士,直接被他抓入掌中,凌空爆成一团团血雾,然后被血族老祖一口吸入鼻内。

    “哼,血精淡薄,连一只妖兽都不如。这样的人族,本老祖便是吞千个、万个,也没法晋级血主境界。还不如吞你一个。”血族老祖说着,一双血瞳越发贪婪。

    它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掌,抓向陈凡。

    “快过来,为老祖的进阶献身吧。”

    刺啦刺啦。

    虚空中,有五条血芒吞吐不定,凝成实质,都有十数丈长,如同血色神爪般,带着猩红的神光,轰然抓向陈凡。那一抓还未到,铺天盖地的威势就凭空降下,整个燕归湖都被压的水降三丈,无数北琼派弟子双腿发软,瑟瑟颤栗,便是两三位先天长老,也差点跪下,只有阿秀勉强还能站立着。

    “老师。”

    阿秀面现忧色。这一击太恐怖,可轻易猎杀巅峰金丹。

    “当。”

    虚空中凭空浮现一层淡银色光幕,笼罩住整座云雾山,将陈凡护在其中,挡下了血色神芒的一爪。

    “呵呵,依仗着这个法阵吗?这就是你最大依靠?”

    血族老祖冷笑,目现轻蔑之色。

    地球上道统残缺,术法不存。它根本不相信,有什么法阵能抵挡自己的全力一击。要知道,元婴一击,可是能毁城灭地的?

    “轰。”

    下一刻,血族老祖再次一抓击出,它此刻,将全身法力都用上,恐怖的法力滔滔不绝,横亘长天。周围无穷的黑色雾气更汇聚而来,化作一条长达千丈的黑雾龙卷,轰然砸在‘周天大阵’上,让山河崩塌,天地倒悬。

    无数围观者都骇然。

    就算老青龙都窒息,只觉这一击之下,就算十个自己在当面,也会被撕成粉碎。许多人都面带忧虑望向陈凡。期望他亲手布下的法阵,能够多撑片刻。这时,就算对陈凡再报希望的人,也仅仅指望他能逃出血族老祖的追杀魔爪罢了。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

    “咚。”

    黑雾长龙极大在银色光幕上,虽然让周天大阵微微一晃,但竟然停了下来。看那微微颤抖的光幕摆动幅度不大,明显再来个十下、百下都能支撑住。

    “这?”

    不仅地球人族惊呆。

    无数在远处围观的黑暗异族,乃至在各自老巢中透过法术、网络观看的异族同时傻眼。

    陈凡的法阵,竟然能轻易挡下血族老祖的攻击,这岂不意味着,血族老祖无法奈何他?陈凡永立不败之地?

    来拿血族老祖都意识到这点,无比惊怒。

    “该死,我不信!”

    它疯狂怒吼。

    周身一层层血能狂涌,疯狂燃烧,化作血色火焰。它双手抓着血色火焰,口中念念有词,催动血脉之力,最后凝聚成一柄赤红色的长枪。

    血脉神通‘鲜血之抢!’

    那长枪上,无数层血焰熊熊燃烧,同时条条锁链凭空浮现,缠绕在长枪上,不知锁住了多少冤魂。这是血族赫赫有名的神通,据说随着亲手击杀吸血的人越多,这门天赋神通威力就越大,到最后,甚至可以一枪洞穿星辰,击杀大能。许多异族知道,血族老祖动用这门神通,已经是动了真怒。

    “去。”

    它手掌一挥,血色长枪轰然射出。

    嗖。

    血枪上一秒还在它掌中,下一刻,就横越数千丈虚空,来到陈凡身前。

    噗嗤!

    一层银色光幕如同星辉点点凭空浮现在陈凡面前,死死阻拦血色长枪。但那长枪的威势太恐怖,可洞穿九幽,射下天日,磅礴的血能在其上翻腾沸滚。它一寸寸缓慢而坚定的向陈凡刺去,与银色光幕发出激烈的碰撞声。

    无数星屑、血花从两者交击处绽放。

    恐怖的闪电在枪尖迸发,许多修士相信,他们若上前,恐怕连一道闪电都支撑不住。便是老青龙、李祖师等人,也会被瞬间洞穿。

    “咔吱咔吱。”

    血芒璀璨,银辉震天。但最后,血色长枪在进入光幕三尺内,就再也进不去,只能爆炸成一团璀璨绚烂的血色焰花,凭空消散开来。

    “怎么可能?”

    血族老祖瞪大眼睛。

    这是它全力一击,如果不算上黑暗血族的肉身,和各种各异的诡异神通。就算血族老祖自己凭空站在那,都未必能挡住‘鲜血长枪’的一击。

    “这是什么法阵?”

    它双瞳目光闪耀,第一次郑重,凝视那周天大阵。

    陈凡不理它,转头望向阿秀:“之前你受伤,体内的那记‘毒血咒’是它释放的吗?”

    阿秀重重点头。

    一双秀目望着血族老祖,无比痛恨中带着一丝后怕。那毒血咒折磨她六七年,若非陈凡出现,此刻的阿秀早就浑身精血枯竭而死。

    “原来这北琼的小丫头,是你的弟子?呵呵,她实力不错,鲜血的味道也很好。可惜没有等‘毒血咒’完成,将她彻底化作我的尸僵,否则我手下又多了一具强大傀儡。”血族老祖阴声笑着,如老枭一般。

    “陈北玄,我可能打不过你这层乌龟壳,但那又如何?你不可能一辈子都躲在这乌龟壳中。你的弟子、亲人、朋友,还有许多都在云雾山和楚州之外。我已经派人去抓他们。到时候,我会当着你的面,一个个吸干他们鲜血,炼制他们的神魂,让他们化作本老祖手下的傀儡尸僵。哈哈。”

    说完,血族老祖仰天大笑。

    那一刻,便是无数透过屏幕观看到的人,都能感受到血族老祖双瞳中的恶毒与阴寒。

    ‘是啊,阵法是不能移动的,陈真君可怎么办啊?’

    许多修炼者心中惶恐。

    阵法虽然强大,但却必须依靠一山、一水或灵脉的力量。一旦脱离阵法范围,陈凡依旧要任凭血族老祖宰割。

    老青龙等人心里想的更多,周天大阵可以护住楚州。但楚州之外,整个地球,却赤果果暴露在血族老祖眼前。它只要愿意,完全可以吞灭整个地球,吸干数十亿人族。那时候,谁能抵抗它?

    就在无数人内心绝望的时候。

    陈凡忽的伸出手掌:

    “阿秀,看老师为你报仇。”

    说完。

    他轻轻一跺脚,喝道:

    “剑起!”

    唰!

    整个云雾山、燕归湖乃至楚州。同时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道剑光,从大地上轰然射出,直射九天,把无尽的黑暗领域都冲破,化作一条璀璨星河般,横亘长空。

    “这是?”

    无数人惊诧。

    而血族老祖更是猛地一僵,感受到那铺天盖地的森森剑气,面色难看到极点。就看到一道道剑芒,瞬间撕破虚空,把血族老祖的领域,射的千疮百孔。无数黑雾被搅碎,整个领域和黑暗法则都被斩裂。

    “这么多灵宝,乃至天宝,你怎么能找到如此多法器?”

    血族老祖不信。

    但虚空中,九道剑芒惊空,直接一个绞杀,如匹练横天,就将它的黑雾肉身都绞成粉碎。血族老祖虽然依仗着化身神通,凭空出现在数百丈外,但也元气大伤,脸色苍白,疯狂叫着。

    陈凡不理,只是驾驭剑气,疯狂绞杀。

    到最后。

    第五次把血族老祖的肉身绞成粉碎,再次让它依仗神通逃脱后,陈凡终于不耐,轻轻双手一合,口中吐出二字:

    “剑成!”

    轰隆。

    那一刻。

    天地失色,日月无光,万道剑辉齐齐一聚,汇成了一道丈许长,吞吐不定的璀璨剑芒。那剑芒,仿佛一条星河所化,其中无数到星光点点,银芒闪耀。哪怕相隔千万里,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那银色剑芒的璀璨与锋利。

    周天星河剑阵终现狰狞。

    此剑,可斩元婴!

    “不。”

    血族老祖在剑阵出现那一刻,就脸色狂变,疯狂嚎叫着,身形瞬间化作一道黑色龙卷,转身就欲逃跑。

    但陈凡只是一指。

    丈许长的银色剑芒,就如同一条蛟龙般绞杀而出,瞬间横越千丈虚空,一剑将血族老祖,连肉身带体内神魂,从头劈成两半!

    只是一剑。

    血族老祖陨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