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都市修仙

正文 第1010章 跪下求饶?(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浩荡的苍穹中,万里无云,烈日当空。整个帝神山周围,只有数十个光团悬浮,每一个光团都是一位元婴天君,其他修士,根本没资格浮空,只能乖乖乘坐海舟,或者在附近岛屿上观战。

    此刻。

    一辆外形朴素的黑色马车踏空而来,谁都知道,必是元婴大修至。而这马车如此特别,早就传遍天荒,乃是陈凡专属座驾。

    “陈北玄来了。”

    那一刻。

    天荒无数修士凡人瞪大眼睛,仔细打量马车,生恐漏过一丝。陈凡虽闯出偌大威名,隐然号称天荒第一,但见过他的人,真屈指可数。

    “是陈天君来了。”

    妹妹徐娜激动叫着,徐柔一张柔媚婉约的俏脸,也露出一丝笑意。

    “两位仙子,你们若想见陈北玄,本公子可以引荐。我家乃是北荒大族,我祖与陈北玄平辈论交。想来陈北玄会卖本公子一丝面子。”

    之前出声,身着华贵,一身宝光的青年修士,嘴角含笑过来,脸上带着一丝倨傲。

    “多谢公子,不用了。”

    徐柔拉着妹妹,不着痕迹的让了几步,转过头去不再理会,让那青年修士脸色微微一僵。

    而此时。

    原先笼罩在云雾混沌中的帝神山,也猛地发出一声轰鸣巨响。云雾散开、混沌消退,露出阵容。众人只见,帝神山上,无数仙家楼阁高耸,一条通道,从山脚掩面至山顶,而在最顶端,一座古老殿堂巍峨高大,一道道惊天动地的气息,正由那殿堂中升起。

    “外人拜山者,遵从我帝神山神律,一律从山脚下爬起,历经十三关,登顶之后,才可朝见我帝神山神主。”

    一个身披白袍,面无表情,非常陌生的修士凭空浮现,略带倨傲说着。

    他赫然是一位元婴天君。

    但此刻,却站在山门前,做着引宾之事。让无数修士倒吸一口凉气。堂堂天君,放在任何一个天宗,都是镇宗老祖级别的人物啊。这帝神山太奢华了,果然底蕴深不可测。

    许多人转头,看陈凡如何回答。若遵从法令降下,恐怕七日以来积蓄的心气,尽数坠落。再无法与帝神山抗衡。

    “咔嚓。”

    此刻。马车门忽的打开。

    两男一女,从马车中走出。为首的青年,一袭青衣,黑发黑瞳,浑身没有一丝一毫的气息,云淡风轻,宛如踏山郊游。他身后的少女,身材高挑修长,穿着紫衣,面容绝世,周身真龙盘旋,气势惊天。另一位老者,同样深不可测,乃是元婴大修。

    青年背负双手,目光直视帝神山,淡然说着:

    “我此来,非拜山。”

    “既然不是拜山,那就降下云车,等我帝神山长老什么时候有空,再见你。”元婴天君轻哼一声,依旧桀骜。

    “大胆,我家主人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区区一个看门奴仆插嘴。”

    站在陈凡身后的蛟尊者,猛地踏前一步,手掌探入虚空,化作一只足有方圆亩许大小,笼罩无数电光的黑鳞蛟爪。

    那蛟爪一出,恐怖的气息,就压塌天地,让方圆百里修士都身形一沉。

    “你敢对我帝神山动手?”

    白袍天君猛地瞪眼,他身形暴退,感受到到这一爪的威势,绝非普通元婴能挡。可蛟尊者何等强大?在域外成道三万载,乃是实打实元婴中期修士,哪怕进入天荒,受法阵压制,威力也非区区一伪元婴可敌。

    “啊。'

    白袍天君一声惨叫。

    他直接半身被蛟爪撕裂,生生抓下一只胳膊,连带大片血肉被撕下来,无数神血,喷薄而出,洒满虚空。

    这对一位元婴修士,并非重伤。但堂堂帝神山天君,却被陈凡一个仆从,一爪击败,大损帝神山威名!那白袍天君,气的就双眼血红,哇哇大叫,想要出手报复。

    但陈凡理都未理会他,依旧目光直视山顶大殿,面色淡然:

    “我此行。一,向你帝神山讨个说法。华族数千年的仇怨,从当年齐天君到今日大长老,皆须说清,且把我华族被撸高层,全部奉还,还不能有丝毫伤害。”

    “二,帝神山动手的神将白河,以及其他神军,必须交出,让他们偿还我华族这数个月受的苦难。”

    “三,我华族死伤上亿人,数千年无法修炼。这笔债,帝神山必须一一还清。你们还不完,就把山门卖了,神宝拍卖,天药打折。这代还不完就下代还,下代还不完则下下代。子子孙孙,直到你帝神山还清我华族千百年血债后,才算了解。”

    “否则...”

    说到这,陈凡一顿。

    “否则如何?”

    一个声音,猛地从帝神山中升起,那声音威严深重,宛如九天帝王的律令般。他一出声,千里云动,雷霆大震,无形的威严,就凭空浮现,压在每个人心间。

    ‘高手,至少是帝神山长老,乃至神主!’

    许多修士,都心中一惊。

    “否则,我就踏平你帝神山,砸烂你的山门,毁尽你的道统,把世间所有与帝神山相关者,尽数斩杀,男的贬为奴,女的贬为娼。然后把对我华族下手的刽子手,以及你帝神山高层尽数擒拿,抽出你们的魂魄,用天荒最深处的地心之火,灼烧十万年!”

    陈凡一字一句说着,丝毫未理会那神主的声音。他字字如铁,双眼无比坚定。那是陈凡当着祖庙一千多位战死的华族长老面,亲口立下的誓言!

    “好胆!”

    “狂妄!”

    “不知死活!”

    那一刻,帝神山为之撼动。

    无数股强大的气息,冲霄而起,震动寰宇,冲的方圆三千里内的云层,都凭空消散。

    “一股、两股、三股...我滴乖乖,足足有二三十个。每一个,都不比天君差,难道帝神山有二三十个元婴天君?其中有一些,甚至远在一般天君之上啊。”

    有人数着,不由砸舌。

    诸多天君,更是面色冷峻到极点。知道这场战斗,无法避免。

    “咔嚓。”

    山顶大殿的门打开,一个黑袍中年男子,率众而出。他穿着绘制星纹,宛如银龙一般的华丽黑袍,古老庄重,气势肃穆,宛如人间帝王,但比起帝王,强何止千百倍。

    在他身后。

    六位修士,并排而行。那六位修士,有身着金甲,有垂垂老矣,有妖气冲天,有白面青须。但无论任何一个,修为都不在蛟尊者之下。

    “是五大不朽道统的掌教老祖,那金甲者,应该就是帝神山第一神将白河了吧。”

    一位老修士惊呼。

    至于后面,二三十个元婴修士鱼贯而出,随着这些元婴的,是足有数百上千,穿着银甲,修为在半步天君,丝毫不比任何一个宗门长老弱的诸多天将们。更有无数身披黑甲、青甲的神军,冲天而起,罗列帝神山两旁,驾驭云雾,无边无涯,宛如神兵天将般。

    “哒哒。”

    有许多修士,吓得牙齿都在颤抖。

    太强了。

    一位神主,六位元婴中期掌教,数十位元婴天君,再加上数百个天将。这种庞大的势力,十个天宗都无法抗衡。

    “难怪帝神山镇压我天荒万载,太强,太强了。相比之下,踏天教与长生天域,真不算什么?”连一些天君,都不由摇头。

    至于月珑长老、花弄影等人,更是心中一沉。

    一边是陈凡三人,大猫小猫三两只,勉强能打的就陈凡和蛟尊者,一边是数十元婴汇聚,无数战阵神军云集,可以轻易踏平天下任何一个宗门的帝神山。

    这两边差距实在太大,几如天渊。

    “就凭你,也想踏平我帝神山?”

    有帝神山长老龇眼,斜厄陈凡。

    “区区一个金丹,修为再强,能强过几位掌教和第一神将?不需要神主出手,我等几人列阵,就能轻松擒杀他。”另一位长老阴测测说着。

    “不错,以为杀了几个元婴初期,就敢来帝神山放肆。当年雷霄五祖多强?不也被我宗一纸镇杀,为了他一人,动用如此大阵势,足以让他死的瞑目了。”第四神将开口。

    黑袍神主和几位掌教,根本不屑于说话。

    他们存在,就是一种威慑。宛如泰山砸进筹码盘中,把天平瞬间倾斜到极致。陈凡就算是元婴中期,乃至元婴后期,面对这样的阵容,也得退缩。

    “陈天君,算了吧。您与帝神山,都是我天荒重要力量。不如向神主低下头,从此两族化干戈为玉帛,世代交好,岂不美哉?”

    旁边围观的光团,一位天君开口。

    他是忘情天域天君。

    “就是,帝神山何等强盛,神主大人心胸宽广,想来不会计较陈天君的小小冒犯。您还是就此退去,免伤何其。”另一位逆佛域天君说道。

    诸多天君,同样不看好陈凡,连静海天君也都微微摇头。

    “陈北玄,你若束手就擒,跪在我帝神山山门下,对我神主叩首求饶。我帝神山可以放过你以及华族,允许你们,世代为我帝神山守边,为帝神山下属最高等级奴族。”

    第一神将白河开口,他高高在上,目光俯瞰陈凡,语气中带着无比倨傲,仿佛神灵恩赐般。让陈凡和华族当奴仆,是最大的赏赐。

    陈凡根本懒得恢复,只是口中吐出一个字:

    “杀!”

    他周身身形猛地一晃,化作十万丈高,几于天平齐。浑身金光闪耀,九重神力加身,不朽金身催动到极点,一只大脚,环绕金光宛如不周山砸下,猛地一踏,踩向帝神山山顶。

    那一刻。

    帝神山顶所有人,同时色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