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独步天途

正文 第九百九十六章 分润(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紫金县城的张仲军,先把兵丁放回去,同时还去营地查找一下之前那个报信足轻的消息。

    结果让大家愕然,因为那足轻胡言乱语,被值守的武士关了一晚,结果那个足轻半夜逃窜消失不见了!

    张仲军本想去找那个所谓的值班武士,结果被其他小队长们拦住不让他去,奇怪询问为什么,小队长们直接一句:“军营所谓的值班武士,只有村下胜真大人,他是部将格,是军营武士中最高家格的武士。这种失踪一个足轻的事情,对那位大人来说根本就连小事都算不上。而且惹恼部将大人的话,那位兄弟的家人都会出事的。”

    看到这些足轻们躲躲闪闪的眼神,再想到部将级别的武士居然深夜处理一个足轻,然后这个足轻居然还能半夜潜逃消失。

    张仲军明白,这些足轻们都想到了不妙的事情,恐怕是那个报信的足轻打扰了那位部将大人,然后给这部将干掉,对外则宣称关押一晚以作效尤,结果那足轻半夜逃走消失了。所以紫川家不追捕这个逃走的足轻都算好的了,真要再计较,恐怕那足轻的家人都会有问题。

    明白这些,张仲军叹口气,难怪当时一个晚上紫川家都没有什么反应,敢情消息根本就没有传达到紫川家督耳边啊。

    这可以光明正大拥有私人武装的世界,真他喵的乱啊!下面的人随意干掉信使,阻碍了消息传递,上下人等居然一副理所当然的的样子。

    虽然张仲军很不爽,但没法,他也没有资格去面见一个部将,而且这种连足轻都习以为常的事情,自己拿出去说嘴,上下人等都不会支持自己。

    所以算了,张仲军叹口气,点点头说道:“等休假的时候,你们陪我送一笔钱给那位兄弟的家人吧。”

    “大人仁义。”众足轻们恭敬行礼,然后他们进入军营,自此张仲军和他们的上下级关系算是断开了。

    送走了这些陪了张仲军快一个月的足轻,张仲军进入城内,来到任务厅交付了任务,得到可怜兮兮的几点任务功勋,正要离开时,却被人请到偏殿,然后一个笔吏笑眯眯的说道:“黑川正德大人,您这次治安巡逻可是建立下不菲的功劳啊,足足有五百六十七具盗贼的首级,单单这些首级就足以您晋升为足轻大将还有多呢!”

    张仲军眨巴下眼睛,他之前都忘了当初让商队把盗贼的首级送到紫金县城来的事情了。而且他也没想到,只是区区几百个盗贼首级,居然就能让自己晋升到足轻大将的级别?他喵的,那自己辛苦领取任务搞毛啊,这些任务的奖励都他喵的才是一点两点功勋的啊!

    靠着做任务得做多少次的任务才能晋升为足轻大将啊!真的还不如自己领兵出去剿灭盗匪更能升级啊!

    不过张仲军虽然心底嚎叫,但也明白,好处没这么多好赚的,看任务厅的任务就知道,功勋可是能够拿来换知行的,可自己现在就算提升为足轻大将了,功勋也就这么几点,估计晋升足轻大将后,将会得到最少100石知行,然后就啥都没有了,到时还得负担起出兵4个足轻的重担,换做其他武士的话,肯定痛苦难耐了。

    不过自己不需要在意这些,自己储物戒指里还有足以快速开发荒地的法术粉,而且4个足轻的私兵名额,自己也终于能把在京都厮混的四个豆兵给召唤过来了。嗯嗯,到时候再领到治安任务,都不需要去军营要足轻,凭借自己的四个豆兵,加上自己,一共五个九品武士,这实力应该能够横扫那些盗贼了!

    张仲军摸着下巴思索着这些有的没的,那个笔吏等了一阵,看到张仲军还一副沉思的样子,不由得暗自嘲讽:“妈蛋,这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虽然听出老子话里蕴含着味道,却到现在都还没想出到底蕴含着什么意思,真他喵的蠢啊!”

    张仲军虽然在沉思中,但还是眼光八方的,很自然察觉到这个笔头眼神的变化,不由得故作夸张的一拍手掌,一副恍然的模样说道:“原来如此,好吧,笔吏大人,不知道这多出来的功劳,能够给在下换来什么?”

    笔吏鄙夷的笑了笑,妈蛋,土鳖就是土鳖,说话都这么直接的,不过算了,起码人家明白自己话里的含义,也乐意把这多出来的功劳分润出来,总好过那些一条筋的傻逼是不?

    想到张仲军这么上路,而且看这货的能耐,以后有的是交道打,所以这笔吏立刻换成亲近的笑容说道:“正德兄,你那多出来的功劳可以帮你换来更加肥沃的土地,还可以帮你换来4名精锐足轻哦。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能够得到一批家中武士的友善,并且这种友善,将会随着时间发展而变成盟友哦。”

    张仲军了然,这种分润功勋的事情,可不是一个两个武士和一个两个笔吏就能伸手,也不是他们能够守稳的,背后肯定有着一个地位崇高的重臣当靠山,然后下面还有一票家臣掺和,可以说绝对是形成一个利益集团的。

    自己要是敢不分润,哼哼,绝对不用多久就会被网罗罪名,搞得自己要么出奔,要么被格杀,没有其他选择的。

    自己都如此,所以就更不用提那些足轻们的功劳了。或者再有武士在场的时候,足轻们的功劳都是属于带队武士的,比如现在,杀掉那么多盗贼,功劳都是自己一人,和那些足轻没有丝毫关系。

    不过这样也好,要把功劳让给那些足轻,不是爱护他们,而是害了他们。他们想要谋害一个足轻队长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更不要说处理那些不懂事的足轻了。

    张仲军暗暗叹口气,感慨这五年就从村主晋升为县主的紫川家也堕落了,但脸上却摆出一副思索的模样,然后在那个笔吏惊愕的目光中,摇了摇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