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独步天途

正文 第九百九十章 入股地穴源(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次杀掉足轻的人,正是之前那个武士,他起身后,随手一甩,一道火焰就直接把这个倒霉的足轻烧成粉末,但诡异的是,衣服、草鞋,等一些个人物品以及捆绑住他的绳子居然一点损伤都没有。

    武士一边说着:“妈蛋,火焰术毁尸灭迹都得两次才行,真真是浪费时间呢。”随手把绳子拿起来抖动一下,然后丢在一边,再然后又是一道火焰飞射出来,把衣服草鞋等个人物品烧成粉末,再然后才拿出扫把和簸箕,把粉末扫掉,再然后细细的均匀的倾倒在帐营角落。

    搞完这些后,这个武士才满是兴奋的咂咂嘴:“嘿嘿,博阳镇居然反了,这岂不是说地穴源要提前发作了?哎,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希望青木他们几个武家不要放老子的鸽子,乖乖把老子的血液滴入地穴源内,不然,哼哼,老子会让他们明白一名八品武士的愤怒是有多么恐怖的。”

    说到后面,这个武士脸上已经是满是狰狞了,好一会儿,武士抹了一把脸,然后身形消失不见了。

    天刚蒙蒙亮,博阳镇的青木家,就召集了家中所有九品武士,以及家中公认功劳资格最老的家臣们,穿上最华丽的衣服,骑上家中最好的骏马,然后在一批精挑细选的精骑护卫下,就这么轰隆隆的冲出了城门。

    早起的町民有些发愣的看着青木家的家督和家中的大人物,就这么光鲜无比的出门离去,不由得议论纷纷。

    “这是怎么回事?家督大人居然这么早就出门了?这是许多年未曾有的吧?”

    “是啊是啊,据说昨晚还派出大军去追杀紫川家的部队呢,怎么才过一晚,家督就带着家中重臣离开城池了?不是应该加强防御,准备抵挡紫川家的讨伐军吗?”

    “嘿,你们说家督他们会不会是提前逃走了?”

    “呸,说什么话呢,咱们博阳镇什么时候怕过紫川家的,而且家督真要转移的话,会只带上这么点人离去?”

    “嗨,不要乱想了,家督他们这样一身华丽服饰出门的情景,老朽当年可是看到过的,那可是天使来给家督颁布官位的时候,现在家督和家中重臣又是这样,说不得又是天使要来了,所以早早出门五十里迎接呢。”

    “真的?本家好像没做出什么大事吧?这就得到官位的提升?不大可能吧?毕竟我们可是依附在紫川家下面,没有紫川家的许可,本家可没法申请官位的,要知道本家昨晚可才去追杀紫川家的治安队,还打了一场折损不少人呢,紫川家会允许这个?”

    “说不得就因为天使要来了,所以才把紫川家的治安队赶走呢,因为那治安队可不会允许天使颁布这样的旨意的。”

    “好了,大家该干嘛就去干嘛吧,反正这些事和我们没有多少关系。”

    “是啊是啊,哎,我还得赶紧去采购才行呢。”随着这声响起,大家都开始各忙各的了。没法,町民就是这种心态,你占据主城的时候,老子交税侍奉天经地义,但你要被赶走了,那不好意思,谁占了主城,咱就侍奉谁,无一例外。

    竹上村树站在庭院外,聆听着远去的马蹄声,目光复杂的看向那可以看到尖顶的城池建筑,叹口气:“我也该离开这里了,你帮我护着她吧。”

    随着这话语落下,他边上出现了一个跪坐的黑衣人,他平静的看了竹上村树一阵,有些疑惑的说道:“大人,你真的要孤头一注的投效那个黑川正德?他可只是一个足轻队长啊。”

    “呵呵,你可以拭目以待,一年后我能否光明正大的迎回她。”竹上村树笑了笑,突然黯然的叹口气:“你知道,我不想再等了,在等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黑衣人点点头,他可是知道竹上村树数年来是多么痛苦,一个胸有沟渠的大才子,居然需要一个女人以死来维护生命,这种羞辱和无力,让他都没怎么睡过安稳觉。

    他也不是没试过离开这里去寻找有能力的主公投效,但可惜,青木盛行可是把他盯得紧紧的,在博阳镇晃悠没有问题,但胆敢离开这里,却绝对会被殴打一顿绑回来的。而且那些监控者非常的恶劣,都不打脸,也不打出伤痕出来,专门施展暗手,让你痛不欲生,可身上偏偏找不到丝毫的伤痕。

    这是为了预防竹上村树向那位夫人诉苦显示证据的手段,但却不想想,竹上村树是什么人,就算真的把他打得遍体鳞伤,他不但不会诉苦,反而那位夫人派人视察的时候,还会故意装作没事人一样的展现一下。

    而现在,青木家可是把所有得力人手都给派往那个地穴源的地方戒备侦查,而监控竹上村树的密探就是青木家数一数二的存在,所以这个时候全都撤离出去了,也就是竹上村树最好离开的机会了。

    至于竹上村树和黑川正德见面,为毛可以隐瞒下来?这当然就是黑衣人的能耐了,当然最重要的是,竹上村树没有离开博阳镇,真要他昨天跟着黑川正德离去的话,黑衣人再能耐,也没法瞒住那些监控者的。

    明白到这点,黑衣人点点头:“行,夫人我帮你护着,就等一年后,看看你家主公是否能够完成诺言了。嗯,西门那里有支商队,我已经替你买好票了,你过去就能跟着商队抵达紫金县城。”

    “谢谢。”竹上村树点点头笑道。

    黑衣人没有询问他这次投靠的对象做不到诺言会如何,他很清楚,竹上村树已经快要忍耐不下去了,要是那位黑川正德无法完成诺言的话,相信竹上村树会直接自杀的。

    至于之前竹上村树为何不自杀?还不就是青木盛行威逼他,胆敢自杀的话,立刻把那位夫人也给杀掉的缘故。

    可以说,青木盛行是用两个人的生命互相威胁着他们,让他们乖乖的在青木盛行的眼皮底下痛苦的生存着。黑衣人不是没把这个事情说给竹上村树知道,但没法,这就是阳谋,只要双方还顾虑着对方的生命安全,这个威胁就能起作用。

    对此,黑衣人都只能说青木盛行这货的性格好恶劣呢,不就是年轻时竹上村树的名声盖过还是世子时的青木盛行嘛,居然一直记恨到现在。

    看着竹上村树一身轻松,什么东西都没带的进入商队,然后商队施展赶路法术启程离去,黑衣人也跟着消失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