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独步天途

正文 第九百八十九章 破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喵的,九品武士还真是够强悍的,不但可以轻松而且持续的施展刀气,近战能力还如此强,更重要的是他喵的还能掌控军气!”张仲军吐口口水的嘀咕着。

    跟在张仲军身边的足轻们虽然各个身上有伤,但却没有人战死,这是最好的结果。至于为毛处于上风时刻,却突然逃窜?他们又不是没眼睛的家伙,哪儿看不到那个青木家的九品武士的强悍,哪儿看不到那九品武士没入军阵中后,那军气直接提升了两个层次的场面?

    再留下来战斗的话,黑川大人能不能逃走不敢说,毕竟不知道他手里还有没有回城令牌。但自己这些人却绝对是被砍下脑袋尸体肥田的下场了。

    原因?很简单,九品武士方面,对方青木家一个,咱这边也有黑川大人,看他们的战斗可以打个旗鼓相当不分上下。再然后青木家有数十个武士,咱这边没有,青木家有上千个足轻,咱这边才99个。

    最后一个可以比较的,咱这边有军气,人家青木家也有,而且军气的浓度比咱这边搞了两个层次。

    所以怎么看怎么算,自己这边都处于弱鸡状态,也是黑川大人决策英明,一发现不对劲立刻带着咱们逃窜,也就这样才留下了咱家的小命啊。

    紫川家的足轻是在庆幸不已,他们还没有为了注定要丧命的事情而去拼搏功勋,因为这样的功勋拼搏下来都不会属于自己的!功劳还是得有小命在才能享受啊!所以紫川家的足轻们对于张仲军带队逃窜,是非常敬佩和满意的。

    张仲军没有在意这些,他思索着之前的战斗,九品武士的厉害确实厉害,但张仲军却始终感觉得怪怪的,仔细思索着其中的几个战斗场面,换做自己都可以趁势来一招狠的,没可能那个明显比自己强了一点的九品武士做不到这点。

    再想一下其他几个差不多的战斗场面,张仲军有些恍然了:“他喵的,敢情那货一直没有认真的作战啊,打了这么久其实都还留了不止一手啊!”

    张仲军倒没有被人轻视而恼怒的心态,反正自己还不是九品武士,能够和留手的九品武士打成个平手,已经好牛逼了不是吗?

    至于那个青木家的九品武士为何留手?那就不清楚了,说不得那人和竹上村树的关系好,知道自己和竹上村树的关系,所以特意留手呢?

    又或者人家是等着去那地穴源滴血,不愿意失去这么一个重要的机会,所以留手呢?

    反正理由多多,对方故意留手和自己打了个平手却是事实。

    不过现在终于明了这九品武士多么牛逼了,难怪自己怎么都达不到九品武士的地步,不说其他的,单单一个可以持续施展刀气,而不让身体出现耗损,就是自己现在做不到的事情呢。

    哎,都不知道得怎么修炼才能突破到九品武士这个地位啊。

    张仲军停下来思索的时候,队伍已经离开战场老远老远,大家都停下来歇息恢复体力和军气,现在大家都知道紫川家那边肯定得到消息了,所以都很淡定的在道路上摸黑歇息。

    和他们想的一样,之前那个足轻捏碎回城令牌回到紫川家那个戒备森严的地方,虽然是晚上,但也第一时间被检查身份,询问一番后,这个足轻被送到了他在军营中原来归属的武士面前。

    这个足轻没有资格直接向紫川家的家督禀报消息,甚至都没有向奉行厅禀报消息,更重要的是,他属于野战部队,连进城池都没有资格。

    所以他就算想要通过向家督禀报消息来建立功勋也没有什么办法,乖乖的把博阳镇的事情向自家这个顶头上司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这名报信的足轻,以为自家上司得到消息后,立刻向管理营地的总头目禀报,然后自己就会被直接带到城堡里向家督殿下禀报消息,再然后家督发布命令,调兵遣将的召集人马连夜出击攻向博阳镇。

    但结果出乎他的意料,那个武士听到消息后,只是嗤嗤冷笑一下:“那黑川正德也太过自以为是了吧?人家博阳镇是附属家臣,哪儿能够允许他家的兵力在身边失踪的,连夜出来寻找不也是正常的事情吗?就凭借这个就说人家反了,那也太过荒谬了。”

    “大人,不是这样,是……”这名足轻还想辩解,但却被那武士怒喝:“你想干什么?啊?是不是想把这消息禀报上去,然后引起我们紫川家大军出动去攻打博阳镇?为了你们的自家的功劳,就想逼反数个附庸武家?你们实在是太过丧心病狂了!”

    听到这样的怒吼,这名足轻被雷劈了一样,怎么明明博阳镇的武家袭击自己这些紫川家的兵丁,到了大人嘴里却变成了无稽之谈?让他们出兵去救,反而像是要逼反博阳镇?为了自己的功劳去逼反博阳镇?开玩笑吧?自己什么身份啊,有可能做这种事?就算是黑川大人也不可能做这种事啊,因为黑川大人也才是个足轻队长,有资格通过逼反附庸来夺去功勋的只有那些部将大人才能做到啊!

    看到属下愣愣的样子,这位武士冷哼一声:“好了,退下吧,别把这事到处乱说,你之前说的那些事,你达到我这个位置后就知道,这一切都是正常的,那些半独立的武家那个不是紧张兮兮的,所以我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他们还愿意竖起紫川家的旗帜,我们都一般不去刺激他们的。也就是黑川正德这个新人,无所顾虑的跑到人家老巢去安营,他们能够忍耐大半个月才动手,都算是给面子我们紫川家了!”

    “啊?!”足轻目瞪口呆了,不可能吧,这些附庸的武家袭击主家的军队,居然是一种正常现象?!

    “走,赶紧走,看到你这傻逼样就火大。”武士刚摆摆手做出驱逐的姿态,在那足轻就傻愣愣的想要掉头离去时,这武士突然说道:“等下,为避免这货大半夜的乱喊乱叫吵到了贵人,还是把他关闭起来,等天亮了再放出来吧。妈蛋,睡着正熟被吵醒,头都有点晕,我回去继续睡觉,你们把他捆起来丢到角落去。”说着打着呵欠离去了。

    而那报信的足轻,就这么呆滞的不敢相信的被几个足轻捆绑起来丢到帐营角落里。

    这足轻也自怨自艾,但也没有怎么担心,自家上司不是说天亮就放了自己嘛。只是没想到,那些附属武家袭击主家的部队居然是正常现象,真真是难以理解啊。

    正胡思乱想时,突然发现眼前出现个黑影,还没看清是谁,嘴巴被捂住,然后心口一疼,意识就陷入黑暗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