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独步天途

正文 第九百八十六章 掺和(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很简单的事,大家都一下子就能看出,这是一支部队在摸黑行军,你要说博阳镇见到自己这些人没有按时回来,跑出来寻找,就不说这个理由合不合理,毕竟博阳镇那边可是连城下町都不让自己这些人进去,会因为自己没有按时回来而费心出来寻找?

    就说博阳镇那边关心自己,特意派人出来寻找吧,就算晚上离开聚集地,在这道路上行走会有危险,可以不用如此大阵仗不是?派出个百人队来寻找都是非常重视了,现在看看那火把的距离,在看看那隐隐约约的身影,他喵的,没有上千人,可以把自己眼睛给挖了!

    哼哼,派出上千人来寻找自己,博阳镇的青木家还真是够重视自己啊,这个时候没有人怀疑张仲军说的青木家准备袭击自己的事情是假的了。

    大家都能瞬间想到青木家的计谋,肯定是按照自己傍晚固定回营的习惯来设定埋伏,很大可能是如同最初那样的埋伏在道路两侧的稻田中,等着自己这些快要回营的时候放松警惕的瞬间,突然袭击。

    而那个时候,自己这些人也是最疲倦,也最没警戒心的时候,真要给这么多人埋伏袭击,绝对会损失惨重,而一旦有了损失,军气的绝对会因为军阵人数不足而崩溃掉,到时候绝对就是任由屠杀了。

    说不定把自己这些人全部灭口后,青木家还会向紫川家发个通讯说自己这些人遇到盗贼袭击全军覆没,至于收尸?想都不用想,青木家巴不得拿自己这些人的尸体去肥田呢!

    一想到那情况,足轻们都忍不住打个寒颤,妈蛋,真是差点啊!要不是黑川大人提前得到情报,出来就不回去,恐怕自己这些人现在已经被埋在稻田下当肥料了。

    至于这些青木家的兵丁会摸黑出来寻找自己这些人,那就简单了,他们看到自己这些人没有按时回去,肯定是猜测不休,遇到盗贼啦,还是发现阴谋啦等等这些猜测。

    而准备做大事的青木家,自然不会允许这种不确定的情况出现,很自然的就会让埋伏的兵丁出来寻找的。

    对于上面这种随口一句,下面就得跑断腿的事情,紫川家的足轻如何会不明白?甚至整个天下底层人员都对此非常了解。

    对上面来说,遇到这种不确定的情况,不就是一句话嘛,一句话就可以得到确定的结果,对上级来说算得了啥?而下面的人呢?虽然绝对不愿意如此多事,但没法,上面下达了命令,只能硬着头皮出来了。

    所以这种摸黑行动的事情也会出现。

    足轻们在胡思乱想,张仲军瞟了一眼远处的火把,扭头对着自己直辖的9个足轻中的一个最老实稳重的足轻说道:“你拿着这个回城令牌回紫金城,然后赶紧向奉行厅禀报青木家袭击我们的事情。”

    “大人!”这个足轻看着张仲军手中的回城令牌一脸的不情愿。

    嗯,回城令牌是任何人都能使用的令牌,就是说,你只要能抢到敌人的回城令牌,你也可以使用,但这会让你直接出现在敌方的老巢。

    并且这个回城令牌停止作用时的地方,惯例是各势力严加监控的地方,所以你使用敌方的回城令牌,法术效果停歇时,你会惊愕的发现大票的强力武装围在四周虎视眈眈的。

    如果你武力高超,自然可以从这种围困中逃脱一劫,如果你不牛,那就等着被打趴下,然后进行严刑拷打的审讯吧。

    因此回城令牌虽然谁都可以用,但不是自己人,真的不敢随意使用其他人的回城令牌。

    还有一点,回城令牌因为都是回到各势力的老巢,所以这种令牌除了自己人会用外,其他人碰都不碰。

    但离城令牌,因为都是抵达某处城外,比如张仲军执行任务时领的离城令牌,就是直达到博阳镇的城下町,这个位置博阳镇没法掌控,因此还算是安全的。不像是回城令牌,一使用,他喵的直接抵达紫川家在军营中特别布置出来的一个位置中,这个位置绝对是易攻难守的倒霉地,而且这个位置周边也时常有重兵和牛逼武士轮流守护着。敌人想通过使用紫川家的回城令牌偷袭,绝对是送死的行为。

    这样离城令牌岂不是特别受敌对势力的欢迎?特别受那些犯罪分子的喜欢?毕竟这可是逃离城市的最好工具啊!

    但制作令牌的人早就想到这点,所以回城令牌没有使用限制,而离城令牌却是有限制的,必须领取令牌的人才能使用,而且这玩意还是和任务时限挂钩的。

    比如张仲军领取的任务是治安一个月,那么他的离城令牌时效也就是一个月,就算张仲军有其他能耐去到任务目的地,一个月期限后,那块可以直达目的地的离城令牌也会立刻失效。

    当初张仲军知道这些情况的事情,可是愕然得很,他都没想到这个世界居然把力量遍布到这些地方,并且运用得如此细致了。

    张仲军当然知道这个足轻满脸不情愿是啥意思,不就是想着等下的战斗中多砍下几个头颅好获得更多的功勋嘛。

    所以也对症下药的说道:“你这回去禀报消息的任务也非常的重要,别忘了,这可是确定我们这么多兄弟攻击青木家的正确性,也是确定青木家真的造反了的事情,可以让本家提前做好准备,也才能让本家防备青木家搞的大事不会破坏本家的格局!因此,这种第一时间回去禀报消息的任务,可是大功一件,不比我们这些征战前方的兄弟功劳差的!”

    听到这话,只要脑子不是有问题的,一下子就明白这是正理,有了这个想头,自然就会感觉到自己只是跑一段路,就可以得到拼死厮杀的功劳,这样的好事干嘛不做呢?

    所以这个足轻故意做出一个为难不情愿的样子,但却也不迟疑的接过令牌,然后跑到路坡下挡住光芒后捏碎令牌,瞬间闪掉了。

    张仲军这才控制着军阵,居高临下的瞄着下面越来越近的火把,做出一副准备袭击的样子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