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独步天途

正文 第947章 入仕(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搞完这个,这个中年人才那笔蘸墨,对着卷轴的文字,在文案上的一张纸张上抄写着什么,写完后,略微查看一下,点点头,再次在纸上盖章。

    看看纸张再看看卷轴,确定没错后,中年武士满意的点点头,示意小姓把纸张递给那个跪着的黑衣人:“你把这个交给黑川正德,告知他被我紫川家录用为足轻队长,知行10石。城中的武士宅有他一间房子,给他……嗯,可以一直休息到到下月1号,到时必须准时前往政务厅领取任务。告知他迟到了可是会被扣知行的!”

    “是,小的遵命!”黑衣人接过那份纸张嗖的一下子消失了。

    中年武士收起卷轴放回书柜,然后起身伸个懒腰,对小姓说道:“后面的考核我就不看了,让那些笔吏做好评比资料,我明天再做决定!”

    “是!恭送大人!”两个小姓跪伏在地的送走拍拍屁股走人的中年武士。

    张仲军和那个考核官打了个旗鼓相当,最后靠着已经掌握的,用掉全身力气一招刀气,劈飞了考核官而获得胜利,当然,张仲军自己也气喘吁吁一副耗力过多的样子,都胜利了,他才不会拿体力丸来吃呢。

    虽然张仲军劈出了刀气,但显然那个考核官的盔甲就是防御这点的,因此对方只是被劈飞,却一点事都没有,真正的战场上,没了力气的张仲军可谓是死定了。但既然是考核,当然就是张仲军赢了。

    挣扎着行礼后,张仲军摇头拒绝了三人阵的战斗,他也不想这么丢人,可不吃体力丸的他,还真就没法和之前的那几个战胜单人考官后就对战三人阵的武士相比。

    甚至有可能,吃着体力丸的张仲军也没法和之前考核的那几个武士抗衡,毕竟之前人家可是很轻松的打赢了单人考核官的。

    明白到自己这黑铁骑士在这个世界简直就跟弱鸡没啥两样,张仲军心头唉声叹气的:“妈蛋,这个世界意识真是过分啊,居然直接把自己圣骑士的实力吸干成黑铁骑士的实力,这世界意识应该是有意识做到这点,让自己的实力只比足轻强一点吧?”

    考核结果不会当场宣布,但能够战胜考核官的人肯定会成为紫川家足轻队长的这点,却是不容置疑的。因为单人考核官可不是足轻,最低都是紫川家的足轻队长。打赢他们的人没有资格担任足轻队长的话,那就不是侮辱其他人,而是侮辱紫川家自己了。

    张仲军自怨自艾的在足轻的陪同下离开了城堡,没法不自怨自艾,因为他询问后才发现,他喵的这么多武士后裔的人来考核,居然只有他打完单人战就无力进行三人阵的考核,其他人可全都是轻松打完单人战,然后气势汹汹的挑战三人阵。

    不过让张仲军有些奇怪的是,按理自己这样的实力给人轻视是非常正常的,可引着自己出城的足轻的神情却非常恭敬,和自己说话都是一口一个大人,完全以下属身份相待的样子。

    这让张仲军很是不解,但他也没在意,确定只要单人战胜利的武士后裔,一定能成为紫川家的足轻队长,那么这就足够了。

    一出城门,张仲军就几颗体力丸、精神丸的吃下肚,精神体力都恢复的他,终于有心情和时间开始在这个紫金城下町晃悠了。

    张仲军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后,那个和他对打的考核官脱下盔甲后,在场的紫川家的人都恭敬行礼口呼大人,一个资格老的笔吏更是上前说笑:“大人,之前那个黑川正德的武艺如何?居然能够胜你呢。”

    “哈哈,是个不错的武士,虽然还没有进入九品,但也是权九品,只要能够熟练的掌握刀气的施展,而且不会像之前那样体力全无,那么就是一个纯正的九品武士了。”这个模样刚毅帅气的武士哈哈大笑起来。

    “嗯,笔头大人已经确定黑川正德为足轻队长了。可惜啊,要是对方是九品武士的话,直接就能授予待大将职位,稍微立功直接就是部将了。”笔吏满是感慨的说。

    “不不,我还是认为职位不能轻许,应该从底层做起,毕竟只要有能耐,一样能够得到高位的!”这个武士很是顽固的说道。

    在场的人一个个脸上都满是赞同的应和着,可内里可没少咒骂:“他喵的,你这货是九品武士,而且还是紫川家的一门众,当然可以大咧咧的说要从底层爬起来,我们这些外人,只要能够占到高位,谁他喵的愿意从底下爬起来啊,高高在上不好吗?”

    这边嘻嘻哈哈,张仲军也满町的乱窜,好一会儿后才惬意的回到当初投宿的宿屋,而人才一进门,宿屋的店主就屁颠颠的过来点头哈腰的说道:“大人,您终于回来了,城里来的大人已经等您好一会儿了。”

    “咦?考核结果这就出来了?”张仲军满是惊奇,现在一天都还没过去呢,结果就出来了?不是说让众人待在城下町几天的等待通知吗?

    虽然这么想着,张仲军还是整理一下仪表,然后快步朝宿屋专门准备的会客屋走去。嗯,必须有这个地方存在,总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把趁客人不在来访的人员直接带入客人的房间内吧?东西少了赖谁啊?

    来到会客屋,就见到一名穿着武士服的中年人,很是淡然的享受着茶水。不过张仲军一眼就看出对方应该不是个普通的武士,或者应该说不是那种习惯正面战斗的武士,因为对方很自然的坐在了这个会客屋最不容易被偷袭,也最容易撤离的位置上。

    别小瞧这种习惯,因为那种习惯阵上正面厮杀的武士,绝对是坐在最光明正大的位置上,而且浑身都会有着一股正大光明的嚣张味道,哪儿像这个武士,身上有着一股躲在暗中窥视人的味道。

    这家伙或者太过习惯于暗中的生活,搞得光明正大的时候都有些不习惯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